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鉴宝术士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骆家【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一章 骆家【第二更】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4000+,新的一年还有几分钟,求个吉利。给点支持。)

    第二天清晨,林洛在酒店的自助餐厅用了餐。

    他刚用过早餐,黄玉浜的电话就过来了,告诉林洛他的车已经在酒店外面候着了。

    林洛和他通过电话,就赶了过去,到门外的时候,果然就看到黄玉浜的车停在酒店外面。

    “小洛,吃过早餐了吧?”

    看到林洛走过来,黄玉浜打开车门,让他坐进来,不忘道了一句。

    “嗯。用过早餐了。”林洛听后,淡淡一点头,道:“黄大哥,现在就去骆家吧。”

    经过一夜的休息,林洛神完气足,恢复的很不错,昨天把那风水庙给化解后,又给骆家增持了气运,想来骆老将军的身体也会好不上不少。

    就算还没有苏醒,也断然不会像在医院的时候那般虚弱了。

    黄玉浜听得点点头,等林洛上车,就让他司机直接开往骆家祖宅。

    骆家祖宅是一栋四合院,这片地儿住着的大多都像骆家这种豪门,就算不在一个级数上,也相差不太多。

    车子过来的时候,查的很严,但在黄玉浜报出身份,拿出一个绿色证件之后,警卫便没有在拦截,车子一路畅通,开到了骆家的四合院大门外。

    在骆家四合院的大门外停了下来,黄玉浜推门下车,等林洛从车里走下,带上他的东西,便道:“小洛,就是这里了。这里就是骆家了。”

    “黄叔,你来了。”

    就在林洛和黄玉浜从车上走下来时,一个身穿军装,英姿勃勃的年轻人从四合院的大门走了出来。

    这男子很年轻,步履稳健,一走出来。就对黄玉浜呵呵笑了起来,可等到他看到黄玉浜身边的男子,有些错愕,“是你?今古的林东家?”

    林洛在这里见到骆兵河没感觉到任何意外,在京联中医总院的时候,林洛就见过他的三叔骆成杰了,在骆家的祖宅碰到骆兵河。林洛已经预料到了。

    林洛朝他点了点头,暗道:我和黄玉浜是兄弟想称,那是因为自己认了穆青婉做干姐姐,这骆兵河却叫黄玉浜黄叔,自己明显是占了他便宜的。

    “兵河,这是你小婶认得干弟弟。也是我的兄弟,按辈分你要叫一声小叔。”

    黄玉浜何等人物,一看骆兵河看向林洛的目光,就知道这小子对林洛非常不服气。

    他自然也不会知道昨天林洛对他们骆家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骆成江也不可能告诉他。

    看到他的样子,黄玉浜就皱起了眉头,道:“别在门口站着了。跟个门神似的,我这次过来,是带小洛看老爷子的,难道骆大哥没和你说我带人过来?”

    看到黄玉浜严厉的目光,又是当着林洛的面训斥自己,这让心高气傲的骆兵河相当的不爽,奈何黄玉浜是他的长辈,他就算一个万个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黄叔。我爸让我在这儿接你的。”

    骆兵河是没想到他那做将军的老爹是让自己来接的人中会有林洛,这让他有些诧异。

    想到林洛在沧松今古对他和三叔不冷不热,交割古玉之后,就要送客的样子,就有些不爽。

    骆兵河说着就在前面带路,边带路边道:“黄叔,你和林东家是兄弟。但他太年轻了,可不能做我小叔,我们各论各的……”

    “好啊,以后你就叫洛哥吧。你们各论各的。”

    黄玉浜没等骆冰河说完,就挥手打断了他,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也不揭穿,“别废话了,赶紧带我们去见骆老将军。”

    骆家的祖宅很大,分前后院,骆老将军此刻就在后院,骆家的女眷此刻都安排在了前院。

    后院里骆老将军的三个儿子都在,家里现在的事情都是以骆家长子骆成江拿主意。

    老爷子染病,他住的房间只能有男人可进去,女人是不允许进去的。

    这是有原因的,男性代表着阳气,尤其是当骆老将军的两个儿子,都是做将军的,更能镇得住阴场。

    女人属性为阴,被认为守护在重病患者旁是不吉利的,在医院或许骆家没有这么多规矩,但在骆家祖宅,轻易间是不会让女眷在场的。

    所以林洛跟着带路的骆兵河走进骆老将军休息的主屋时,这里除了骆老将军的三个儿子之外,就只有一个医道圣手在此了,这人正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一员,专门给中央各单位领导看病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很大权限的。

    “郭老,我送送你。”

    骆成江看到黄玉浜如约而至的把林洛带了过来,连忙对那收起行医箱的老人说道。

    这名老人看起来年龄要比骆成江还要大上不少,长得慈眉善目,给骆成江把完脉开了方子,就准备离开了。

    骆老将军病后,他就一直在给骆老将军治病,只是效果很不明显,开了方子之后,也有些忧心忡忡,怕是认为骆老将军是挺不过这一关了。

    听到骆成江的话,医道圣手郭老一摆手,道:“别送我了,没能帮上骆老将军,我很惭愧啊。不过他的脉相现在比以前强了很多,我在研究研究方子。”

    郭老道了一句,就背着行医箱要离开房间,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脚步,看向了林洛,有些诧异的道:“年轻人,你也是学医的?”

    林洛本已经给这老人让出了道儿,正准备给骆老将军看看呢,可突然听到这老人的话,表情一愣,忙摇头,道:“前辈,我不是医生,我只是懂略懂一些医术罢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林洛在医术上的造诣,他自然是知道没有眼前这位老人家深厚的。

    这深厚的功底绝非是一日之功就可以达到的,是一个长年累月的过程。

    林洛在风水和鉴宝上的造诣已经初窥门径,但那也不过是因为他继承了爷爷的记忆,把经历转化为了自身的经历,才会有今天。

    可医术他懂得实在有限。

    “可我怎么嗅到你这包里面有金银花呢?”郭老炯炯有神的盯着他。道:“金银花是解毒用的,你来这儿应该是给骆老将军看病的吧?”

    郭老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脸色变了一下,看了神色有些不自在的骆老将军的三个儿子,叹了口气,道:“骆将军。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秘,我是医生,救人治病才是最重要的,面子值几个钱?你们请来这个年轻的医生,应该是认为他有独到之处,才会请来的吧。既然如此,我就留下来看看这位小友的道行如何!”

    郭老也明白了,一开始他以为黄玉浜带过来的年轻人,是黄玉浜的什么人呢,跟着过来看看骆老的。

    黄家和骆家的关系,他也听说过,黄玉浜带林洛过来。他也没多想。

    可现在想到刚才在自己离开,那骆成江似乎很急切的要问黄玉浜身边年轻人,似乎有什么话要和他说,他顿时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了。

    林洛和他一样,也是一名从医人员。

    只是林洛如此年轻,却被骆家高看一眼,心中也在揣测林洛是不是出自中医世家,是哪个医道圣手之后呢?

    林洛哪儿知道郭老是这么想他。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只不过是懂一些医术上的土法子,知道恢复元气的方法而已,而骆家老爷子就是这么个情况,所以他才会赶过来。

    若是其他的病,那也只能找其他医生,找他也没用。

    “郭老。这是林洛。和你一样,也是学医的。”

    骆成江看到郭老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不解释也不好看啊,那也太不把郭老当回事儿了。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他在体虚风寒这方面很有一手,虽然年轻,但却擅长此道,所以就请了过来。你留下来也好,你们可以共同探讨。”

    “嗯。”

    郭老是一大早就赶过来的,他倒是知道骆老将军被从医院接回来静养的事情,因为他一直是负责治疗骆老将军的一员。

    他的到来,倒不是骆家把他请过来的,而是他对骆将军的这个病情非常纳闷,脉相很古怪,开了方子,也不见苏醒,就一直在琢磨着,所以就赶过来再看看了。

    哪儿想到会碰到一个年轻的后生,“小友,别顾忌我老头子在这里,骆老将军的病情耽搁不得,既然你在这方面很有一手,那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赶紧的给骆老将军看看。”

    林洛被他这么架上来,心里有些怪怪的,自己怎么就堂而皇之的成了医生了呢?

    不是说好自己帮骆家给老爷子看病,不许别人知道的么?这骆将军怎么还从外面请大夫来。

    这让林洛非常的不爽,不过好在只有一个郭老,他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骆兵河说道:“喂,林洛,黄叔找你来,那是信得过你,你可不要粗心大意,出了纰漏……”

    骆兵河现在都一脑袋浆糊呢,这林洛明明是沧松今古古玩店的东家啊,怎么突然就摇身一变,变成了大夫呢?

    虽然他不知道黄玉浜和林洛是怎么认识的,看样子和他关系很亲近。

    但他却揣测这林洛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故意和黄玉浜攀上了关系,对他自然也就一直很提防。

    这般说也是敲打林洛,让他不要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而以身犯险拿他们骆家老爷子的生命搏前程。

    可骆兵河没想到,他这句话说完,还不等林洛说什么呢,他做将军的老爹骆成江脸色却刷一下就变的很难看了,直接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目光前所未有的严厉,压低声音低声训斥道:“没大没小,这里哪儿轮得到你说话?给我出去,我没叫你,别进来!”

    骆成江一听儿子的话,他就一肚子的火,更何况他是见识过林洛的本事的。

    若不是林洛,老爷子恐怕脉相会更弱,身体会更虚,可经过一夜,脉搏明显强多了,这说明问题确实出在了那借助他家气运的风水庙上。

    虽然在黄老等人的帮助下,讨回了公道,钟家也因此元气大伤,可现在骆老将军毕竟还没有苏醒过来。

    骆成江一颗心一直悬在嗓子眼,夜不能寐,饭不能食,一颗心系在老爷子身上,若是骆老将军若是就这般走了,那骆家无疑是遭受晴天霹雳,后果会不堪设想。

    他的两个弟弟看到大哥这般,也是没敢乱说话,一直陪着他守夜。

    骆成江眼巴巴守了一夜,好不容易等着林洛来了,却听到儿子这般说林洛,简直肺都气炸了,人家是来救命的,又不是来索命的,这话简直就是诛心,脸色自然变得很难看。

    虽然骆成江声音压得很低,但众人还是听到了,骆成江的二弟三弟看到侄儿被大哥训斥,也没敢说什么。

    昨天商议对付大事儿的时候,就知道林洛对他们骆家起了何等作用了。

    骆兵河此时说这种话,就是找抽,骆兵河脸上挂不住,想要说什么,却被眼疾手快的三叔骆成杰,直接推了出去。

    到了门外,便低声喝道:“兵河,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林东家难道是骗子不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和你年轻,就和你一样不知轻重?”

    骆兵河有些不服气的道:“三叔,你怎么和我爸一样啊?那林洛咱们又不是没见过,他就是今古古玩店的林东家,古玩行当里的人,懂什么医术?那黄叔肯定是被他给蒙骗了,不知道和黄叔说了什么,才让黄叔把他带过来了……”

    “兵河,你去前院,赶紧给我去前院,敢来后院小心我一脚踹死你,别在这个关键时期添乱!”

    听到侄子的话,一向很少动怒的骆成杰,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了起来。

    这冥顽不灵的小子,根本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若是一开始他对林洛也有怀疑的话,那听到大哥回来讲述骆家祖坟发生的事情,那他再无半点怀疑。

    这种身怀奇技淫巧之人,行事又非常低调,昨天又帮他们剔除了有人借助他们骆家气运的风水庙,那是绝对有大本事的人,岂可得罪?

    他们骆家结交还来不及呢,更何况是在救治骆老将军的时候,自己家人口出‘恶言’,现在不敲打敲打骆兵河,酿成大错,就来不及了。

    骆兵河这会儿有些怕了,他爸是做将军的,身居高位,是带兵的人,行事作风自然是军队那一套,他从小就见惯了。

    就算当时那般训斥他,他也只不过是有些发憷,这会儿早就不当回事儿了。

    可现在看到一想温文尔雅的三叔,这般严厉愤怒,就有些害怕了,没敢辩驳什么,乖乖的去了前院。

    看到骆兵河去了前院,骆成杰才松了口气,赶紧步履轻缓的迈进了主屋,他从外面一走进来,就听到郭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友这一招真是高啊,真是一招妙招啊,我行医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医技!”(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