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鉴宝术士目录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慎重考虑

第一百七十五章 慎重考虑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大章节,一更)

    从晌午一直忙到下午下班,坐镇都是各擅期长的专家,基本上大家都没有互相探讨的可能。毕竟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相同,就算要互相交流,那也是和跟自己功底差不多的人交流,不然还真的难以辨别出个一二来。

    古玩征集鉴宝会一结束,林洛这边倒是有所收获,但都是近代一些画家的作品,多数价值有限,但加在一起,也算价值不菲。

    “三叔,咱这古玩征集鉴宝会算完了啊,赶紧的走呗。洛哥找你还有事儿呢。”

    眼看博物馆举行的这次古玩征集鉴宝会结束了,专家纷纷离席,骆兵河看到三叔骆成杰走了过来,连忙对他道。

    “呵呵,我和贾馆长说几句,你们等我一下。”

    骆成杰听到骆兵河的话,一点头,举步朝那忙着收尾统计物件儿的贾馆长走去。

    他要收购民间鉴宝出的古玩,待会自然是要留下来交接做账的,正在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统筹以及给作品分类。

    “老骆,你过来了。”

    贾馆长看到骆成杰走了过来,对他的助手打了个招呼,道:“你帮我招待骆专家一下,我这边抽不开身,别怠慢了骆专家。”

    骆成杰听到苦笑了一下,不过也知道这是圈子里的行规,既然贾馆长这么做,他也不好说什么。

    林洛来这儿本来就不是参加古玩征集鉴宝会的,只是被那阎井逼迫,一步步赶到了这一步。

    博物馆就是鉴出多少古玩来,也和他没太大关系,林洛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他惦记的还是那修复字画的高手,这方面的人林洛并不认识,不然就不会来找骆成杰了。

    “林洛,我要留下来加班,恐怕不能请你吃饭了。改天有空我和家燕一定好好请你一次!”

    刘延池也被留下来加班了,他本来准备晚上亲自宴请林洛的,可刘延池哪儿知道林洛晚上被骆兵河安排好了,自有去处。

    “刘哥,你这话就见外了啊,不用你请洛哥。你和洛哥是同学,洛给帮你。那还不是份内的事儿么?”

    骆兵河知道刘延池是林洛的同学,林洛既然让自己三叔给他介绍工作,那肯定是把这个同学放在心上的,当即便道:“我看也么没多少工作,你赶紧收拾一下,要不和贾馆长说一声。先行下班,一会跟着我和洛哥去个地方,咱们好好唠唠!”

    以三叔骆成杰和那贾副馆长的关系,刘延池是骆成杰举荐过来的,骆兵河想来,那贾馆长肯定会给几分面子的。

    再说刘延池是第一天上班,多少有点仓促就职的意味。下班请个假应该不难。

    “刘哥,去请个假吧。”

    林洛看刘延池望了过来点了点头,刘延池很清楚,自己和那骆家没法比,人家请自己那是看在林洛的面子上,那是客气,自己若是不知深浅的一口应承下来,反而不美了。

    看到林洛这般说。刘延池便点了点头,赶紧折返了回去。

    林洛的根底不在京城,刘延池既然是他的同学,多和骆成杰这样的专家处,还是有好处的。

    林洛和骆兵河没有等多久,就看到骆成杰和刘延池走了出来。

    “林东家。”

    见到林洛,骆成杰直接道了一句。叫住了林洛,他这样称呼林洛也习惯了,懒得改口了,走到林洛身边。便把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了林洛,笑道:“这是规矩,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收下吧,多少是个意思!”

    林洛接过厚厚的信封,就是一愣,笑了一下,也知道这是行内的规矩。

    人家是请专家过来帮忙的,怕是那贾馆长通过自己的关系请来的人,既然如此就不可能按行内价来,但也不能没有所表示。

    所以就私下安排了红包,总不能让别人白忙活啊。

    虽然骆成杰说给的不多,但林洛已入手,就摸出来了,厚厚的两沓,差不多两万块。

    林洛没想这贾馆长出手这么够意思,但林洛也清楚和这次的收获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古玩行当里,时来运转,成就富翁,那也只是分分钟钟的事情,一旦获得民望,身价自然不菲,今天来的都是圈子里有名望的人,尤其是骆成杰。

    这么说来,两万块也不多,毕竟今天博物馆的收获不小。

    刘延池看到林洛那厚厚的牛皮信封,心里很是羡慕,但嫉妒却是谈不上的,感激还来不及呢。

    若不是林洛,如今他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好的工作,他做人向来就是与人为善,多个朋友多条道路,也正是因为如此,林洛才帮了自己一把,怎么可能嫉妒。

    “刘哥,你和嫂子什么时候结婚?”

    林洛知道刘延池和那林家燕订了婚了,不然介绍的时候,不会说是他未婚妻了。

    看到刘延池愣住的时候,林洛呵呵一笑,道:“看来你们还没定下日子,不过你说也快了,那我就先随礼吧。这钱你收下吧,就当是我给的礼金了,我在京城也待不了多久,很快就要赶回沧松,不知道何时再见,你且收下。”

    刘延池一愣,看到塞进手里的牛皮信封,入手沉甸甸的就要拒绝,可林洛却对他摇了摇头,拒绝的话便没说出来。

    心中却是震惊不已,看看如今的林洛,真的是不可揣测,一出手就是两万,这只是结婚的礼金而已,这个价码已经不低了。

    刘延池知道林洛发达了,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两万块随手就送了出去。

    “林东家,你找我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现在总该说了吧。”

    林洛和骆成杰坐在了车子的后面,骆兵河坐在了主驾驶上发动了车子,刘延迟坐在了副驾驶上。

    车子发动后,骆成杰便对林洛道。

    “三叔。洛哥在潘家园那里掏了个宝贝,是那唐伯虎的作品。”

    林洛还没有回应骆成杰呢。骆兵河却先一步对他三叔道了一句,把他和林洛在潘家园掏宝的事情说了一遍。

    “哈哈,林东家。你这运气还真是好啊。随随便便去一趟,就能陶到宝贝,而且还是唐寅的作品,这恐怕不是运气能形容的了。”

    骆成杰听到林洛掏的宝贝是唐寅的作品,也想知道是什么作品。

    “是唐寅的作品。”林洛苦笑一声,道:“只可惜这幅作品有些地方损坏了,太过可惜了。我想找个修复字画方面的高手,还请骆转家帮我一把!”

    “这?能方便我看看看?”

    骆成杰听得一动,一个身影浮现在眼前,但见不到作品他也不好说,不好请人来,“你看我鲁莽了。现在不方便看东西,走,等我们到了地方,再看看你掏的宝贝。”

    林洛听得,便是点头,骆成杰这般说,那意思已经在明显不过了。显然是要等到亲自鉴赏过作品之后,才能做决断。

    林洛倒是理解,人情这种东西就是用一次少一次,在没有确定林洛掏的唐寅作品是否是真迹,损坏大小等,是不会冒昧介绍给林洛的。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车子开进了一个巷子里。穿过狭窄的巷子,前面的道路一片开阔,直接开进了一个院子里。

    找到了一个停车位,车子骤然一停,就泊了车。

    林洛推门下车,发现这里是个很大的农场,停车区附近建造一些木屋。和农家乐没多大区别,但隐隐又有些许不同。

    这二人停泊的车,看那车牌林洛就知道来这里的人怕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了,这儿比较僻静。能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市中心附近占这么大的一片地儿,怕背后的人也不是简单角色。

    “洛哥,刘哥,怎么样?这儿是不是很大啊?”

    骆兵河一下车,就呵呵笑道:“这里可不是一般地方能比的,我带你们去小祠堂。”

    “呵呵,林东家,这儿分为大祠堂小祠堂,大祠堂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可以进去的,小祠堂一般招待的人就很少了。”

    骆成杰看到林洛迷惑的样子,连忙解释了一下。

    “骆专家,那那些小木屋呢?”刘延池很好奇,那院子里建造的漂亮的小木屋,不可能全都是休息睡觉的地方吧。

    “嘿嘿,刘哥,那是为富商提供的地方,俗称暴发户,就是这儿的肥羊。”

    骆兵河嘿嘿笑着解释了一句,从他的语气中,不难看出,对于那些富商不屑一顾,不怎么看在眼里。

    这也难怪,骆老将军是为数不多的开国功臣,在军中有很大的权势,这些军人更看重的手里的权势,哪儿会把商人放在眼里。

    骆兵河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他的看法代表了相当一批军中大少的看法。

    “说什么呢?让林东家笑话!”

    骆成杰有些皱眉头,自己这个侄子真是够狂的,不知道这世界上能人多的很么?富商怎么了?

    自从经历了林洛的事情,本就不认为权势可以解决一切的骆成杰,这种想法就更深了。

    骆老将军的事情就是个例子,若不是遇上了林洛,他们骆家再如何权势滔天,怕也难以找到骆老将军病倒的根由。

    有些事情不是你权势厚重,就能解决问题的,做人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骆兵河尴尬的笑了笑,生怕林洛误会,道:“洛哥,你可别误会啊,我倒不是说你。那那帮家伙真的是暴发户,来这儿从来都是只点最贵的,真不明白为什么当这个冤大头,还乐此不疲。”

    小祠堂果然不是很大,比一般公用教室小很多,但也能摆不少座椅八仙桌,林洛扫了一眼,八桌整。

    看到这里,林洛一愣,这小祠堂的这种格局,让林洛皱了一下眉头,但却没说什么。

    一到这里,骆兵河就要叫人,骆成杰却打断了他,直接对林洛道:“林东家,可以把你的化作打开了,让我也涨涨眼!”

    骆成杰虽然对这儿的美食非常感兴趣,但和他的老本行相比,他还是对古玩更加感兴趣。

    这字画就是古玩的一个分支,他多少也有些研究,只是字画上面的造诣,没有他在玉石上的建树深厚而已。

    “好。”

    林洛一点头,便把自己的军包取了下来,直接拉开拉链,把包裹住的唐寅作品【钱塘景物图】拿了出来,把两幅仿作打开,里面的唐寅的真迹就出现在了骆成杰面前。

    “钱塘景物图?”

    骆成杰看到这幅画,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毕竟林洛说这是真迹,他还是有很大兴趣的。

    拿出自己的放大镜,就开始一寸寸的鉴赏了起来,先从画作的装裱开始研究。

    这一来二去,就过去了二十分钟,骆兵河等得有些焦急了,道:“三叔,怎么样?洛哥的画作是不是真迹?”

    “嗯。”

    骆成杰点头,道:“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太可惜了,这副画作题诗的位置一些字迹出现了损坏啊,就算要修复,这难度也很大啊。”

    这种真迹修复,和完全仿作,还是有很大本质不同的。

    真迹修复承担的风险实在太大,而仿作本身就是仿品,就算仿作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或者失误,那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

    大不了从头来过。

    可真迹修复,一旦修复出现问题,那无疑是致命性的过失,没有从头来过这一说,承担的风险自然很大。

    “骆专家,正是因为我不认识这方面的高手,才想请你帮忙。”

    林洛就是考虑到上面的原因,才没有贸然动手,亲自出手修复。

    毕竟经验这种东西有时候也是需要代价的,就算以后要练习,也不应该用这种真迹练习,代价太大。

    “林东家,其实我倒是倾向于不修复这幅唐寅的真迹,就保持它现在的样子,虽然价格可能会大打折扣,但毕竟不用承担太大的风险。”

    骆成杰沉思一番,慎重的道:“你要知道再高明的大师,在表演拿手绝技的时候,也是或多或少出现些许失误的,只是外行人看不出来罢了,但内行人一看就明白。

    这修复字画上的瑕疵就相当于走钢丝啊,我觉得你还是慎重考虑为好!”

    林洛点了点头,显然认可了骆成杰的这种说法,但他还是道:“骆专家,古玩行里也没有瑕不掩瑜的说法,我还是想请你介绍个这方面的高手,帮我修复一下。”

    林洛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去修复,甚至那修复青花瓷碗的事件,他觉得都有可能重演。

    但这字画和那青花瓷碗修复不同,这字画的损坏是缺失的部分,怕青花大瓷碗的修复不可能重演,是行不通的……(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