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鉴宝术士目录 > 第一百八十章 推背图【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章 推背图【求订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五千字大章,订阅凄迷到崩溃,求一下订阅)

    林洛来到江老家的时候,江老似乎知道了林洛要来拜访他似的,正在客厅里等着他。

    陪着江老的不仅有周笑生还有林洛的师傅黎华清。

    “小林,你来了。”

    江老看到林洛走了进来,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他坐下,“陆徽庆要抽你佣的事情我知道。我已经给他递话了,不过这人完全是捞偏门的,他不买我老头子的账,他叔叔是盗门的副门主陆千秋,我和他没交情,怕是帮不到你了。”

    “江老,难道就没办法帮小洛一把?”

    林洛是自己的徒弟,自从知道那陆徽庆打今古的主意之后,黎华清就请动了江老,希望江老出面敲打敲打那陆徽庆。

    本来他以为事情很简单,以江老的面子,只要和那陆徽庆说一声,他不应该不卖江老面子,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那陆徽庆后面竟然有盗门的副门主这个大靠山。

    “师傅,不要让江老为难了。”

    林洛摇了摇头,道:“师傅,周叔,我这次来是向江老求件东西的,这件东西只有江老才有,只要江老把这件东西借给我,陆徽庆的事情,我自然能够解决。”

    江老一摆手,就道:“老头子我没帮上你很惭愧,其实有条道还能走,那就是报警,你要是愿意这么做,我老头子扛下来。直接送那陆徽庆进大牢,他只要进去了。休想在出来。”

    “江老,你的这份恩情,我记下了。”

    林洛知道江老有这个能力,那陆徽庆不足为虑,但后面的陆千秋却非常让人头疼,林洛道:“小子就是求件东西,只要你借给我,这件事情解决并不难。”

    “我也老了。不怕得罪人,就算把他侄子送进牢房。那陆千秋真个来了沧松,我顶多留在家里,多找些人手,他还真能杀进来不成?”

    江老似乎在答非所问,他还要往下说,可看林洛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准备自己解决了,江老没想到林洛会这么有胆色。

    江老出头并不完全是为了林洛,他在古玩行混迹了这么久,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拼出来的,可谓德高望重。

    如今有人在沧松用这种手段欺负同行,他这个行当里的老人家不出来抗。那还真说不过去。

    江老收住下面的话,想也不想,就道:“你说吧,你要什么?只要老头子我这里有的东西,你尽管开口。”

    林洛一听就知道江老这是打包票了。只要他开口,任何宝物都可给他。

    “江老。有本书被称作奇书,这书叫推背图,不过后来丢失了,图纸也散落在了民间。那盗门的副门主陆千秋,一直在暗中收集推背图,我是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我想从江老这里借的东西就是推背图。”

    林洛开门见山,把他此行,要求的东西直接说了出来。

    眼下事情紧急,林洛也顾不得无礼了,张口就要借推背图。

    江老是何等人物,一听林洛的话,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因由,只是还有些不敢相信,“林洛,你确定要借推背图?”

    “嗯。”

    林洛没有任何犹豫,点头淡声道:“江老借我推背图之外,我还想借你的别墅一用,就是你上次举行古玩交流会的那栋别墅。”

    “好。”

    江老只是一沉思,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挥手对站在自己身后的心腹管家道:“去,把我收藏的推背图拿来,交给林洛。”

    “这?”

    管家一听有些犹豫,没有立刻动身,那推背图可不是普通东西,它的价值不言而喻,可不是普通的宝物能比的。

    “我让你拿你就去拿!”江老皱了一下眉头,对那管家喝道。

    看到江老动了真怒,管家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去拿推背图了。

    “小洛,你真的要对付那陆千秋?后路都想好了?”黎华清不得不问一句。

    这外八行中的门派,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和这帮人打交道,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些人的能耐。

    林洛拿推背图怕是也难以满足那陆千秋的胃口,说不定反而会害了自己。

    “师傅,我心里有数,你不用为我担心。”

    林洛没有解释,这种事情也没法解释。

    当初给梁游起解释那是因为逼不得已,因为要借用梁游起的人脉,所以才把事情和他摊开了说。

    看林洛如此固执,黎华清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叹了口气。

    江老的管家很快就回来了,亲自把一只保存完好的竹筒递给了林洛,道:“林先生,推背图江老收集了三张,都是完好无损的,就在这只竹筒里面,希望能帮到你!”

    “谢江老。”

    林洛把东西接过来,对江老躬身一礼,就冲江老毫无保留的把东西拿出来,就值得林洛的尊敬,“江老,等我解决这次麻烦,东西定会完好无损还回来。”

    “你自己小心,万事莫强求!”

    江老道了一句,眼睁睁的看着林洛告辞离去,等他走后,对有些担心的黎华清和周笑生道:“这沧松怕是要出大事儿了。”

    “江老,小洛不是要把推背图献给陆千秋么?怎么还说要完好无损的给你还回来呢?”

    周笑生琢磨着刚才林洛说过的话,就有些疑惑,但很快他脸上就浮现一丝愕然,“江老,这,这不会是林洛要设局对付那陆千秋叔侄吧?”

    黎华清在一旁听得也是一怔,江老皱眉瞪了周笑生一眼。“你们也回去吧,我老头子有些累了。想要早点休息。”

    听到江老这般说,黎华清和周笑生只好一块离开了江老这里。

    ……

    两天后,陆徽庆在自己床上醒来穿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干咳的声音,下意识扭头望去,顿时就被惊住了,“你,你是谁?怎么。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紧张什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

    一个五十多岁,近六十岁的男子,听到陆徽庆的话,转过身来,轻声一笑,看着他道。

    这人器宇不凡,身穿青灰衣衫。穿着非常简朴,脚下穿着黑布鞋,这陆徽庆的穿着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但这身衣服朴素的衣衫装束,穿在这个男子身上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气韵。

    “叔,你怎么来沧松了?”

    看到眼前的男子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像是自己的幻觉。陆徽庆顿时大喜,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急慌慌的穿上了衣服,忙问道:“叔,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难道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值得让你这位盗门的副门主亲自赶来一趟?不会是盗门的长老叛变了吧?”

    陆徽庆一向知道陆千秋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飘忽不定。所以对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也没有感觉到太奇怪。

    反而很好奇陆千秋是为了什么事情,才会亲自赶来沧松一趟。

    “我为什么来,待会你自然会知道,穿上衣服,待会跟我出去一趟。”

    陆千秋道:“我听程立前说,你看上了个肥羊,准备狠狠榨他一笔,那人不是太配合?有没有这事儿?”

    “叔,有这回事儿,不过这就是小事儿,虽然那小子很拧,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给了他两天时间,今天下午他肯定怪怪的按我说的办。”

    陆徽庆回应道:“你这次过来带了多少人?还是没有带人?只通知了沧松这边的人?”

    “我这次过来是秘密过来的,上面的人不知道。只是通知了留在沧松的一些心腹。”

    陆千秋淡淡的道:“别问这么多了,我不会在沧松呆太久的,我正要要去取件东西。那人手里既然有这种宝物,若是以后你留在沧松,你们也好接触一下。”

    “叔,你神神秘秘的,你要带我去见谁啊?”

    陆徽庆一脸的茫然,道:“我那肥羊不知道有没有跑路呢?跟着你过去,万一他跑路了,我也不知道啊。”

    “陆爷。”

    就在陆徽庆跟着陆千秋出了房间之后,恭候在一旁的程立前连忙迎了上来,看到陆千秋很是恭敬,对陆徽庆道:“那姓林的还在四合院呢,一直没有出来,他跑不了,他的家业都在这儿呢,陆爷我看我们在等一上午就好,他肯定就范。”

    “那好,这边交给你。”

    陆徽庆听的呵呵笑,道:“看来那姓林的真的是被吓到了,我看他肯定会乖乖就范,老程,你就留下来看场子吧,顺便也帮我看好那只肥羊。

    他是做线上生意的,咱们是捞偏门的,所谓瓷器不与瓦罐斗,他只要不傻,就不敢报警。”

    陆千秋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陆徽庆的话,心中一直惦记心腹老魏所说的三张推背图,就在那个林水先生的手里呢。

    他这次匆匆的过来就是为了那三张推背图。

    一想到自己又收集了三张推背图,对集全推背图又迈进了一大步,陆千秋就有些激动。

    看来自己似乎真的要改运了,说不定自己这个盗门副门主还能进一步。

    陆千秋和陆徽庆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停了不少车,足足有五辆车。

    陆千秋一向比较小心,就算隐藏身份行动的时候,也不会不带人手,这些人都是盗门在沧松的人手。都是陆千秋的心腹。

    “上车。”

    陆千秋上了车之后,旁边还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只是穿着非常奢华,气度不凡。

    看到陆千秋上了车,正要开口,陆千秋却对他挥了挥手,低声道:“老规矩,不要露出马脚。”

    “叔,什么事情,弄得神神秘秘的。”

    陆徽庆上车,从透视镜看到后面的陆千秋对旁边的男人说的话。小声嘀咕了一句,扭头对坐在驾驶位置的人道:“老魏。咱们这是去哪儿?怎么还不开车?”

    “开车。”

    陆千秋旁边的气度不俗的男子对老魏一摆手,司机老魏便直接发动了车子。

    沿着古玩街驶上了大道,朝市郊驶去。

    看到陆千秋旁边的男子一副大东家的样子,陆徽庆心中撇了撇嘴,暗道什么东西,不过陆千秋就在车上,他也不敢造次。

    车子到了近郊移动别墅的大门口后,就被守门的人直接拦了下来。

    那人中等身材。是名男子,只是戴着帽子,胡须浓密,看不出真实年龄,“是陆先生么?林水先生说了,今天只需陆先生过来,若非陆先生陆千秋本人。就请回吧。”

    “老魏,是这里么?”

    陆千秋皱了一下眉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对前面的司机道了一句。

    “门主,不会错的,是我和那林水先生牵线搭的桥。他手中的真迹我可是让人看过的,不然不敢把你老人家请来。”

    老魏说道:“再说咱们这次带来了这么多人,不会有事儿的。若是你不放心,要不你留在这里,我带阿隆先生过去?”

    老魏口中的阿隆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坐在陆千秋旁边,穿着打扮比陆千秋还要雍容华贵的男子。

    “老魏。那林水是何人?我在沧松也有一阵子了,怎么就没听到过?很大牌啊!”

    陆徽庆听得冷哼了一声,道:“我看就是装大尾巴狼,目的不纯,八成是要和我叔拉关系的,叔,你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这么兴师动众的?”

    “徽庆,这沧松可不小啊,有能耐的人物可多着呢,林水先生只是为人低调罢了。”老魏手心发汗,但面上却极力维持镇定,扭头对坐在后面色阴晴不定的陆千秋道:“门主?你看?”

    老魏显然是在征询他的意见。

    “不是来得时候就商议好了么?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再说你让人都亲自鉴定过了。既然是真迹,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陆千秋沉吟了一下,对老魏摆了摆手。

    老魏松了口气,摇开车窗看到那守门人,冷哼了一声,道:“人自然来了,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还不赶紧把门打开?”

    “啊,陆先生来了啊。”

    那看门人一听,赶紧把门给打开了,道:“陆先生还望不要怪罪,林水先生说了,他手中的东西贵重,刚刚入手,怕是已经被人得到了消息,可能除了陆先生之外,还有人看上了。

    但既然和陆先生的人谈好了,那自然不能在和别家谈,所以交代下来只需让陆先生的人进来,别的一概不让进这栋别墅。”

    陆千秋听得点了点头,车子驶入了别墅前院,在假山喷池那里停了下来。

    陆千秋看了阿隆一眼,阿隆点了点头,推门走了下来,陆千秋和老魏一左一右把阿隆护在了中间。

    这时早已有人从别墅走了出来,是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白白净净的一个年轻人,只见他鼻梁上驾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很是奢华。

    他已走过来,陆徽庆就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是谁?我怎么感觉好像见过你?”

    陆徽庆看来人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忙上前问道。

    “我是沐风,是林水先生的管家。他的一些产业就交给我搭理。”

    沐风道:“不知道哪位是陆千秋先生?本来林水先生要亲自过来的。但推背图他实在太过喜欢,正在别墅内堂研究。

    一想到马上就要出手,林水先生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免不得多看上两眼,陆先生不要见怪。”

    “我是陆千秋。”

    阿隆瓮声瓮气的道了一句,一摆手,道:“没有见怪的道理,让林水先生割爱,是我的不对,林水先生能够割爱,是我的荣幸。”

    阿隆说着,就点指了几个身穿黑色西装,七八个黑西装打扮的男子,示意待会他们进去的时候跟着他们一块儿进去,其余的人就留在外面。

    “陆先生,请!”

    沐风说着一摆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直接带着人进了别墅。

    到了别墅的客厅,陆千秋等人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这个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放大镜,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桌子上的几张图纸。

    “林水先生,陆先生到了。”

    沐枫走过来,对这坐在沙发上的人道,把阿隆介绍给了坐在沙发上的林水先生。

    “哦。”

    坐在沙发上的林水点了点头,收起了放大镜,站起来,朝那阿隆走了过去,伸出手道:“陆千秋先生,你好。若不是你的人要我给你留着这三张推背图,我怕是早就出手了,我能得到它们,真是我的幸运。”

    “林水先生说笑了。咱们还是先看东西吧。”

    阿隆淡淡笑了笑,等林水让座之后,他便坐在了林水的对面,而陆千秋和老魏却站在了两边。

    陆徽庆东张西望,盯着林水看了一眼,便扭头在别墅里来回打量,暗道这林水是做什么生意的,这别墅如此奢华。

    “嗯。”

    林水一点头,把手中的一张古旧的图纸递给了阿隆,又连续把其他两张图纸递了过去,笑声道:“陆先生,这是推背图第二十九图像、第三十图像、第三十五图像、上面记载的东西,我都看一遍,真是深受启发,没想到古人竟有如此智慧,真是智算江山啊!”

    阿隆点了点头,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古旧图纸,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放大镜,然后把图纸摊平放在了茶几上,小心的鉴赏了起来。

    他刚鉴赏完毕,就把图纸递给了旁边的陆千秋,“你也看看,你是其中的行家,这次带你过来就是帮我涨涨眼的。”

    陆千秋恭敬地点头,一矮身板,就凑到了摊平放在茶几上的推背图面前。(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