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山坳里的宇宙帝国目录 > 0063 杀!

0063 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感谢懒惰的人和书友140821070241755两位小伙伴的打赏,以下是正文:

    杏林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嘴巴足以塞下一颗鸭蛋。

    权冠清和马夫人的脸色瞬间都变得雪白,权冠清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说什么?你,你血口喷人!”

    马夫人却很快恢复了冷静,露出满脸悲愤的神色:“夫君,你死的好惨啊!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在你死后,却还要背上这等的恶名,辱及你的名声。我、我还有何等面目再活在世上,不如死了算了!”

    马夫人说着,便头朝旁边的树木撞去。但刚冲出两步,马夫人便被徐长老拦下。

    徐长老满脸怒容,看着苏毅道:“苏长老,虽然你贵为本帮客卿长老,但也不能胡乱说话,否则,帮里的弟兄可都不会答应!”

    苏毅浑不在意,看着满脸委屈的马夫人道:“马夫人,我心中有一个疑团,能不能请问你一句话?”

    马夫人柔弱道:“有什么话要查问我?”

    苏毅道:“查问是不敢。我听夫人言道,马副帮主这封遗书,乃是用火漆密密固封,而徐长老开拆之时,漆印仍属完好。那么在徐长老开拆之前,谁也没看过信中的内文了?”

    马夫人暗暗戒备,道:“不错。”

    苏毅道:“既然如此,那位带头大侠的书信和汪帮主的遗令,除了马前辈之外,本来谁都不知。夫人又何来慢藏诲盗、杀人灭口的话?”

    众人听了,均觉此言甚是有理。

    马夫人一愣,她没想到苏毅会抓住她言语中的破绽,而且又不知如何得知了她的私事。不过她的心机向来很深,不到最后绝不会承认。

    马夫人神色哀怜,语气却充满坚定的道:“苏长老既认为妾身不贞,那什么话也听得不顺耳了。妾身虽是一弱小女子,但也谨守妇道,从不曾给夫家半点抹黑。若苏长老不能拿出切实证据,那妾身就是拼死也要向苏长老讨个清白!”

    “哈哈,清白?”苏毅笑了笑,忽然目光如电一般转向了白世镜,“白长老,马夫人说她清白,你信不信?”

    白世镜没想到苏毅会突然向自己发问,脸色当即大变,再也保持不住一直的严肃。身形一个踉跄,惊骇交加的道:“我、我不知道。”

    苏毅的举动,更让丐帮众人看不懂了,而白世镜的反应也让众人大吃一惊,不由露出疑惑。

    白世镜乃丐帮执法长老,历来嫉恶如仇,刚正不阿。但听苏毅的语气,莫非白长老也和马夫人有所牵连?

    徐长老嘴里的话硬生生止住,他不知道苏毅到底在搞什么鬼,但似乎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事?

    苏毅看着白世镜戏谑笑道:“白长老?你真的不知?”

    “白长老,到底怎么回事?”乔峰见白世镜神色有异,已猜到了不对,大声喝问道。

    白世镜蜡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看了看群丐,又看了看马夫人,最终望向乔峰,目光变得坚定道:“帮主,白世镜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帮内的各位兄弟!马副帮主……”

    马夫人忽然尖声大叫道:“白长老,先夫在世时和你亲如兄弟,连你也要屈服在他们的银威之下,对付妾身吗?”

    听到马夫人的话,白世镜的神色变得无比复杂,眼里充满了挣扎。

    苏毅笑道:“夫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啊,咦?为什么眼里充满了慌乱?”

    接着,又转向犹豫不决的白世镜,神色忽然变得十分严厉:“白长老,马夫人说你和马副帮主亲如兄弟,但百年之后你可敢去见你的兄弟?杀兄弟,夺人妻,这就是嫉恶如仇的执法长老吗?”

    苏毅最后一句话,彻底摧毁了白世镜的心理防线,只见白世镜瞳孔猛缩,大声道:“不!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要杀马兄弟的!都是她,都是她这个贱人**我,还拿出了汪帮主的信笺让我对付帮主,才会这样的!”

    白世镜的话语一出,整个杏子林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会是这样!

    马副帮主的夫人和人私通,然后害死了丈夫,而私通的对象竟然是帮内最最刚正不阿的执法长老!不对,还有一个权冠清!

    霎那间,众人仿佛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

    权冠清脸色苍白,目光灰败,纵他有千般机智,此时此刻也无力回天了。

    马夫人则终于再保持不住平静,神情疯狂的大骂道:“白世镜,你就是个懦夫!猪狗不如!比马大元还要不如!”

    马夫人又叫又骂,神色已经是歇斯底里。见她骂声不断,旁边,吴长老点了她的穴道。

    乔峰看着白世镜,难以置信的道:“白长老,你为何这么做?”

    白世镜不敢与乔峰的目光对视,低着头,悔恨交加的道:“都是我当初一时糊涂,和这妖女有了私情,才明白她是想假我之手对付帮主。后来我们争执中被马副帮主撞破,争斗中我失手杀害了马副帮主。”

    “白长老,你,你,你……哎!”徐长老指着白世镜,手指颤抖,满腔话语堵在喉口,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白世镜忽然抬起头,翻手一刀插入了自己的心窝,鼓起最后的力气道:“不管乔帮主是不是契丹人,但他一直都是一个好帮主!”说完,登时气绝。

    见白世镜自杀,权冠清满脸惊慌的道:“帮主,各位长老,我是冤枉的!我承认,我是和马夫人有染,受了她的挑拨,但我和马副帮主之死毫无关系啊!而且我也是知道帮主是契丹人才会发起今日之事,我真没有半点恶意啊!”

    苏毅摇了摇头,道:“我说过,凡是有敢诬陷污蔑我大哥的人,我必让他血溅三尺!”说着,长剑闪电般的在权冠清颈间划过,斩下了他的头颅。

    乔峰看了眼死去的两人,最终目光落到被点穴的马夫人身上。挥袖遥遥一拂,解开了她的哑穴:“马夫人,你为什么要害死马大哥?”

    马夫人神色安静了许多,但目露凶光,恨恨的道:“你非问不可么?”

    乔峰道:“不错,非问不可。我是个硬心肠的男子,不会对你可怜的。”

    马夫人呸了一声,道:“你当然心肠刚硬,你就不说,难道我不知道?我今日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你害的。你这傲慢自大、不将人家瞧在眼里的畜生!你这猪狗不如的契丹胡虏,你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天天让恶鬼折磨你。你这狗杂种,王八蛋……”她越骂越狠毒,显然心中积蓄了满腔怨愤,非发不可,骂到后来,尽是市井秽语,肮脏龌龊,匪夷所思。

    乔峰自幼和群丐厮混,什么粗话都听得惯了,他酒酣耳热之余,也常和大伙儿一块说粗话骂人,但见马夫人之前斯文雅致,竟会骂得如此泼辣悍恶,实大出意料之外,而这许多污言秽语,居然有许多是他从来没听见过的。

    他一声不响,待她骂了个痛快,只见她本来脸色惨白,经过这场兴奋的毒骂,已挣得满脸通红,眼中发出喜悦的神色。又骂了好一阵,她声音才渐渐低了下来,最后说道:“乔峰你这狗贼,你害得我今日到这步田地,瞧你日后有什么下场。”

    马夫人的骂声令群丐都听不下去了,吴长风道:“帮主,这娘们已经疯了,要我说,现在证据确凿,干脆一刀杀了她,然后拿去祭奠马副帮主得了。”

    乔峰挥了挥手,平静的看着马夫人,他心中实在不明白,自己和马夫人这才第一次相见,她为何会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而且还残忍的杀死了自己的丈夫。

    乔峰道:“马夫人,你我素不相识,如今才首次会面,怎说是我害得你到今日这步田地?”

    杏林里,众人也都充满了疑惑,心中泛起了同样的问题。

    马夫人恨恨的道:“哈,你说我们才首次会面?不错,就为了这句话。你这自高自大,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的傲慢家伙,直娘贼!”

    她这么一连串的大骂,又是半晌不绝。

    乔峰由她骂个畅快,直等她声嘶力竟,才问:“骂够了么?”

    马夫人恨恨的道:“我永远不会够的,你……你这眼高于顶的家伙,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

    乔峰道:“不错,就算是皇帝,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马夫人只是喃喃咒骂,又骂了一会,才道:“你说首次见到我,哼,洛阳城里的百花会中,你就没见到我么?”

    乔峰一怔,洛阳城开百花会,那是一年前的事了,他与丐帮众兄弟同去赴会,猜拳喝酒,闹了个畅快,可是说什么也记不起在会上曾见过她,便道:“那一次马大哥是去的,他可没带你来见我啊。”

    马夫人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一群臭叫化的头儿,有什么神气了?那天百花会中,我在那黄芍药旁这么一站,会中的英雄好汉,那一个不向我瞧上一眼。倘若你当真没见到我,那也罢了,我也不怪你。你明明见到我的,可就是视而不见,眼光在我脸上扫过,居然没停留片刻,就当我跟庸脂俗粉没丝毫分别。伪君子,不要脸的无耻之徒!”

    乔峰渐明端倪,道:“是了,我记起来了,那日芍药花旁,好像确有几个女子,那时我只管顾着喝酒,没功夫去瞧什么牡丹芍药、男人女人。倘若是前辈的女流英侠,我当然会上前拜见。但你是我嫂子,我没瞧见你,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失礼?你何必记这么大的恨?”

    马夫人恶狠狠地道:“你难道没生眼珠子么?恁他是多出名的英雄好汉,都要从头至脚向我细细打量。有些德高望重之人,就算不敢向我正视,乘旁人不觉,总还是向我偷偷的瞧上几眼。只有你,只有你……哼,百花会中一千多个男人,就只你自始至终没瞧我。你是丐帮的大头脑,天下闻名的英雄好汉。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你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

    听着马夫人歇斯底里的话语,林子里许多乞丐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都是曾经参加了洛阳花会的,也都在花会上偷窥过马夫人。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娇滴滴,妩媚柔弱的女子,心思竟是这般的疯狂。

    乔峰叹了口气,说道:“我从小不喜欢跟女人在一起玩,年长之后,更没功夫去看女人了,又不是单单的不看你。难道你就因为我不曾瞧你一眼,就杀害了马大哥?”

    马夫人癫狂的大笑道:“哈哈,不错。乔峰,你这狗贼,当年我恼你正眼也不瞧我一眼,才叫马大元来揭你的疮疤。马大元说什么也不肯,我才叫白世镜杀了马大元。”

    癫狂声中,马夫人将她如何发现信笺,如何**白世镜杀死马大元,又如何利用权冠清策划叛乱一一说了出来。甚至连小时候嫉妒邻居女孩的新衣服,半夜跑去将别人新衣服全部剪烂的事情也讲了出来。

    虽然马夫人一直在笑,但杏林里众人却听的冷汗淋漓。

    见马夫人说出了所有的缘由,苏毅走上前,一剑刺入马夫人的心窝,说道:“下辈子少点嫉妒,其实温柔善良的女孩,才是最美丽的女孩。”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