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玄幻魔法 > 领先四十年目录 > 第四章 移民狂潮

第四章 移民狂潮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厉克农这位前辈,巫山从来没有见到过,三年自然灾害刚刚结束,他老人家六二年就去世了,一直引以为憾。

    想不到,突然之间就得到了他孙子的消息,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地下战线的人,轻易不在人前显耀,因此,就像朱建国他都不认识这个厉超。

    要是不少人都认识的话,说不定就会给他的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很容易就会被敌对方所发现。毕竟间谍与反间谍,一直都是地下战线的主旋律。

    前些日子,巫从西来电话询问,他把电话打给朱建国,后来不得不求证于徐世友。

    不管厉家人认识与否,巫山是带着厉克农粉丝的心情来做这件事情的。

    一转眼过去了二十多天,他差不多都把这茬给忘了,倏忽之间,厉超都出现在视线里。

    党对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从来都不曾松懈。毕竟只要军队不乱,再大的风浪也不过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想想年,那些激进的学生在全国上下闹得多么厉害,外媒都认为中国的政体都会发生改变,准备到时候给新任领袖打好关系呢。

    一夜之间,军队出动,该抓的抓,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瞬间偃旗息鼓。

    只要是驻军,在任何一个地方,一把手都兼任部队的政委,漠北雇佣军也不例外。

    曹学友感到棘手之极,他和巫山差不多,对厉家人更有些顶礼膜拜的味道。

    毕竟上兵伐谋,能不动手尽量用另外的方式解决。还可以减少人员的伤亡,何乐而不为?

    就是这样一个家族,他们家的三代被卫兵抓了起来,顺带巫从西也遭了池鱼之灾。

    本来这家伙纯粹就是在旁边处理各种麻烦的,连厉超都认为对巫家来说。在漠北可以一手遮天,没什么事情能够难倒。

    制度就是制度,古代都有杀俘不祥的说法,现代军队哪怕当年抓住了倭国的士兵,我们也只有好吃好喝的供着。

    漠北的地域太大,曹学友的指挥部。挨着乌拉尔山区不远,离定北市稍微有段距离,巫山不得不启用了军用直升机。

    飞行员这段时间以来,经常在两边飞,还是比较熟悉的。

    机场上。今天没什么事的军事指战员都来了,很显然,大家的目的都不一样。

    张好古的神色最为复杂,原以为自己已经爬得够快了,想不到论功行赏,他不过是弄了个第一副政委在头上,幸好还带着军队。

    要不然,双方差距太大。真无法面对,京城张家毕竟介于超级家族和一流家族之间。

    他是想说情,腹稿都打好了。厉家为了地下战线,前赴后继,连厉超他父亲厉威俩口子最后都埋骨异国他乡。

    至于他本人和厉家真还没什么交情,但张老曾经有一段地下工作的经历。

    有一次,差点儿就被gmd的宪兵给逮住了,最后在厉克农的策应下。虽然牺牲了几位同志,绝大多数都顺利回来。

    这是真正的救命之恩。据说那次,厉老还为此负伤。张家人一直记在心里。

    机场上不是说话之地,大家匆匆握手,分头上车。

    巫山特意和曹学友在一辆车子上,大家也没啥异议,毕竟军队两位大佬肯定有些话要说。

    “曹司令员,熬好享受在漠北的时光吧。”他说话的时候,看不出半点儿疲惫。

    “老巫,什么享受哇?”曹学友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么一句,没好气地说道:“原先都准备好了应对这边的寒冷,还真他妈不是人呆的地方。”

    “士兵没事儿吧?”巫山悚然一惊:“要是因为天气的缘故造成非战斗减员,那就是天大的麻烦,影响我们的战斗力。”

    “那倒不至于,”曹学友摆摆手:“本身我们带过来的士兵,都是以北方兵为主。”

    “同时,每次站岗的士兵,半个小时一换岗。在外面执勤的也一样,在外面随时走动,半个小时还是挺得下来的。”

    “你刚才说得啥意思?”他顿了顿,有些狐疑地问道:“我都准备在这里扎根了。”

    “你不知道?”巫山瞅了瞅车子里,除了他们俩,就一个司机在。

    “我远房的表侄儿裴俊。”曹学友示意可以说些比较机密的话。

    “徐主席十月份要退了,”巫山斟酌了下,还是实言相告:“军队肯定要大换人。一个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在同一地方呆多久。”

    “你没想想申江来的那位,他心里不踏实啊,估计他不会给老军人和有根基的人机会。”

    曹学友深以为然,有些遗憾地说:“太可惜了,我虽然对这里的天气比较痛恨,还真舍不得,今后再带兵可就难咯。”

    “这有何难?”巫山神秘地一笑:“今后全国的军队都在你的指挥下,难道你真还想发动大的战役?同志哥,那可是国战!”

    司机裴俊的手都在发抖,显然他听见了内容。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作为司机,也会有相应的调整,不管他继续给曹学友开车与否,加官晋级是肯定的事情。

    军队一号啊,当兵的人做梦都想要的位置,消息太突然,包括人称狐狸的曹大将军都感觉太不真实,他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那哪能呢?”曹学友故示平静,装作轻松地说道:“不说别人,就是你以前的顶头上司老刘,他的资历和人脉比我还胜三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巫山嗤之以鼻:“刘太蒙也好,陈昊苏也罢,那都是我们巴蜀系的好不好?”

    他点到为止,和聪明人说话。没必要说得太详细。

    不得不说,巴蜀系在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伤筋动骨。

    本来十月份才决定换届,尚昆提前就把主席的位置给交了出来。

    他的弟弟尚冰更麻烦,一份因为身体原因的声明,草草结束了任职生涯。

    最惨的是程西同。由于他自己的不检点,问题多多,现在早就关进去了。

    高层,甚至包括巴蜀系众人,对目前本系内良莠不齐,十分痛心。准备动大手术。

    要不然,若干年后,这个系别只能成为历史名词,不再辉煌。

    刘太蒙各方面都很优秀,更是徐世友的爱将。错就错在他出身巴蜀系。

    尽管他本人并没有在凯县出生,但难免打上了巴蜀的烙印,和那个地方的联系一辈子都斩不断分不开。

    曹学友去当军队内一号,也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毕竟刘太蒙在中南半岛的成绩确实耀眼,取得了不少领土。

    就地域面积的大小来看,和如今漠北雇佣军占有的区域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过,主席的位置你可别想了。”巫山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来自巴蜀:“应该是东方身兼三职,副的吧。”

    按照一般的流程,说不定明天。曹学友就会离开这里。

    到了首都以后,估计就会接尚冰那一职,换届之后迅速上位。

    这些年中国的事情波诡云谲,连巫山这个重生者都看不明白。

    东方的上尉,在另一个时空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

    他的从政轨迹。压根儿就没离开申江,更没有军队的阅历。

    但高层就是这么决定的。不仅让他上来了,还准备党政军一号集一身。

    或许日后平中华下令大打军队内的老虎苍蝇。就是在如今埋下的祸根。

    从这两年东方的手腕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军队内字没阅历没资历,那就换听自己话的人过去好了。

    厉超与巫从西一个囚室,他们俩好像一点儿囚犯的觉悟都没有,在那里谈笑风生。

    看到大队人马进来,其实隔了老远,两人就收声了。

    “哟,这不是我们风流倜傥的从西吗?”巫山黑着脸:“既然你把别人当朋友,咋不多干些脏活儿累活儿?”

    “这样,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溜回莫斯科。现在倒好,你哥们儿出了事儿,你在一旁算是什么?陪宰吗?”

    “那个巫”厉超马上就明白来的是什么人了,巫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厉家人,你还是叫我山哥吧,我朋友们都这么叫我的。”对他,巫山可温和了许多:“我查了你的年龄,是五九年的生的,我比你大了整整一岁。”

    他转过身来:“曹司令员,同志们,我怀疑这个厉超同志很不正常。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时之间成了孤儿,可见心里的仇恨有多大。”

    “我不是学医的,但在西医方面应该有专门的名词解释。这种仇恨日积月累,也就是说,他拿起枪面对俘虏,精神已经不正常了。”

    “枪杀俘虏,肯定要上军事法庭。”他给这件事情定了性:“但是在作案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话”

    剩下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

    这个年代的人,特别是军人,还是很坚守原则的。

    要是在后世去溜达一圈回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要说厉超有精神疾病的可能性,就是没有,律师们也会出招。

    其实,国外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律师的作用就是来解决各种疑难杂症的。

    想当年,一个富二代想追好莱坞的女星,放出话来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罗纳德瑞根在公开场合露面,那富二代就举起了枪。

    最后,那小子的律师打赢了官司,说他在开枪的那一瞬间,神智不正常。

    尼玛,早正常晚正常,偏偏那一刻不正常?

    法律就是法律,那富二代无罪释放,连山姆总统都没办法。

    这事儿要发生在中国,那就只能说呵呵了。

    最先懵的是厉超。他甚至都想大声说他很正常,然而瞬间意识到在帮自己。

    巫从西愕然,曹学友愕然,张好古愕然,整个囚室的人都啼笑皆非。

    这间囚室是按照标准的囚室准备的。水泥台边,有一排暖气管道,大家进来都有些站不了,还有人在外面的走廊上。

    “哪个谁?”曹学友心里暗赞,只失神了瞬间,马上吩咐道:“政委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吗?赶紧的。送到医院去检查。”

    每个人的眼里都是笑意,旁边的人马上答应着照办。

    在司令部,巫山自然有自己的休息场所,哪怕他不经常来。

    不像是在以前的国土上,部队和政府间的距离短。不需要办公室什么的。

    这里要是坐火车一两天都到不了,直升飞机还要三四个小时。

    “你呀你呀!”巫山看着眼前的巫从西,恨不打一处来:“依照你的功力,为什么要他出手?你弄死个人比喝水还简单!”

    “叔,不是我不帮!”他立刻叫屈:“您不知道啊,说不定他真疯了,说是要亲手处决追杀自己父母的仇人才会有报了仇的快感!”

    “还是年轻啊,”巫山叹息着:“现在我们俘虏的白人。差不多十万。”

    “这些士兵服服劳役也就出去了,但那些当官的呢?要是他们知道被俘之后连生命都无法保障,不造反才怪。”

    “叔。您看,窗户上的冰都在融化,春天来了。”巫从西很不好意思,只好转移了话题。

    春天来了,伏尔加河流域的南部,早就感受到了春的气息。

    越往北走。天气越冷。雪倒没怎么下了,气温始终在零度以下徘徊。

    在西北利亚的一个农庄。这个农庄的名字叫巴库,可与巴库油田风马牛不相及。

    苏俄一直以来都是地多人少。当年沙俄还不断把欧洲区的人往亚洲区移民,造成整个苏俄境内,始终是人员严重不足。

    哪怕在布尔什维克统治时期,欧洲区经济发达,人口慢慢稠密起来,和中国的人口密度,根本就不再一个水平线上。

    叫巴库的农庄,据说是苏俄红军的一个指战员随口叫出来的名字,后来就这么一直延续下来,叫到了今天。

    巴库农庄并没有感觉到外面的改朝换代,依然过着苏俄时代的大农庄生活。

    农庄里面,还是书记负责制,现在的书记,叫叶皮凡,全称是叶皮法诺维奇。

    从苏俄建国以来,农庄就是叶皮凡家的禁脔,开创者是他的母亲叶皮法诺夫娜。

    在这里,所有的生产资料都是国家的,换句话说,是叶皮凡家的,其他人没有权利处置哪怕是一件小小的农机具。

    就连日常生活用的菜刀之类,都是大家到书记家买的。

    大冬天的日子,很不好过。去年的庄稼歉收,老百姓吃不饱饭,不得不时常到书记家借一点土豆面粉之类度日。

    农庄的最东头,住着一家叫伊萨阿克的,老伊萨阿科维奇当年还是老红军战士呢。

    随着老人的去世,在农庄里的一切特权都没有了。

    现在的当家人伊凡伊萨阿克,平日里可没少受农民们的气。

    没办法,当年的老伊萨阿科维奇,仗着自己的资格老,在世的时候,可没少找叶皮法诺夫娜的麻烦。

    树倒猢狲散,由于伊凡没有一官半职,等他父亲一去世,竟然造成了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吃饭吧,”妻子伊萨阿克夫娜始终不离不弃,她冲外面喊道:“阿廖沙,吃午饭了。”

    “妈妈,今天有黑面包吗?”这个六七岁的儿童听见吃饭急匆匆跑回屋里,手上还有一些雪渍。

    “阿列克塞,先把手洗干净。”伊凡眉头一皱:“今后少和那些小孩儿玩儿。”

    “可是爸爸,他们经常给我吃的。”阿廖沙的眼里满是困惑:“爷爷在的时候,我们一天吃三顿饭,现在只有两顿,我饿!”

    伊凡无言以对,默默地坐上了桌子。

    他一怔,轻声问妻子:“你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做了?”

    “是啊,”伊萨阿克夫娜咬咬嘴唇:“既然我们决定了,那就义无反顾。放心吧,路上的干粮都准备好了。”

    “对了,那件事情可信度多大?”

    “年前你不是看到了败兵吗?”伊凡也不确定:“那说明中国人确实占领了那片土地。”

    “再说了,最差难道比现在还惨吗?农活儿我啥都会,至少应该能吃上饭吧。”

    他冲发愣地儿子说道:“阿廖沙,干净吃饱,天黑以后,我们要走亲戚。”

    孩子不懂事,只要有吃的,早就洗过手,连刀叉都不用,把土豆、牛肉、黑面包往嘴里塞,连说话都没工夫。

    近段时间以来,民间到处都在说,翻过乌拉尔山,那边能吃饱饭。

    一时之间,不少老百姓昼伏夜行,往中国人的地盘进发。(未完待续)r580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