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第223章:谁是新总裁?

第223章:谁是新总裁?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某个想要偷香窃玉的男人此刻只觉得心跳狂飙,呼吸骤紧,就跟个初涉情场的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幻想了无数次她的唇是什么味道,今天终于是能如愿以偿了吗,怎不叫人心神荡漾,一霎间像是灵魂都要飞出体外了……身为堂堂梵氏家族的掌舵人,梵狄在面对自己在乎的女人时竟能纯情到这份儿上,实在让人太不可思议了。

    近了,只差一厘米就能吻到她,梵狄现在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最本心的意愿在驱使着……

    水菡浑然不知自己抱着的是谁,正做着美梦呢,娇憨的小模样纯美无暇却又不经意间蛊惑人心,像梵狄这见过无数美女的男人都把持不住地欲要一亲芳泽。

    梵狄的唇在触到水菡那一刹,整个人就跟中了电击似的颤了颤,脑子轰鸣之际正想要加深这个吻,却不料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凑近了说:“妈妈,我才是宝宝啊……妈妈抱的不是我……妈妈……”

    小柠檬憋屈地摇着水菡的胳膊,可怜极了,他听到妈妈在呢喃,分明是在喊他,但抱着的却是干爹,这小家伙感觉自己很亏,所以才会提醒水菡。

    梵狄猛地缩了回来,刚才那美妙蚀骨的感觉一下子就被破坏了,他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满脸燥热,比女人还妖娆的面容上红得滴血。

    “小柠檬,你真是我的好宝贝儿啊……”梵狄伸手捏着小柠檬的脸蛋,笑得十分苦逼。这小家伙是天使还是恶魔,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就醒了?

    这时,水菡也已经睁开了眼睛,茫然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和孩子,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揉揉惺忪的眼皮,水菡嘟哝着:“宝宝怎么啦?刚刚妈妈还梦到你呢。”

    小柠檬撅着小嘴儿,圆溜溜的大眼瞄着梵狄,这可把梵狄给瞧得背脊发毛,赶紧地捂住了小柠檬的嘴巴,一边冲着水菡讪笑:“小柠檬说饿了,我们吃饭去!”

    水菡望着梵狄和小柠檬的样子,感觉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上来哪里不对,蹙了蹙眉头,正好肚子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唤,跟着梵狄身后就出去了。

    梵狄这时咬着小柠檬的耳朵千叮万嘱:“刚才看到的事别告诉你妈妈,听见了吗?”

    小柠檬抬抬眼皮,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滴”的表情出现在三岁多的孩子脸上,可算是让梵狄感到纠结啊,又不是太大声威胁小柠檬,可又不想小柠檬去告诉水菡……【最快更新首发于言.情小.说】梵狄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太没出息了,怎么面对水菡时他就成虾米了呢?归根到底还是他在于水菡的接触中能感受到水菡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保守,老实,他如果只是想将她当成是玩具似的耍一耍,他早就可以强吻她n次了,但谁让他偏偏就在乎她了呢。面对一个行为检点老实的女人,就像是面对濒临绝种的珍稀动物,他有点顾虑自己若是太直接,将她吓到,她会撒腿就跑,所以他只能慢慢来,试图能一点一点走进水菡的心,他相信自己是有机会的。

    =======呆萌分割线=======

    水菡回家等了两天,没有接到“伯乐”广告公司的电话,她也没有太过郁闷,或许跟晏季匀之前的劝慰有关系,她明确了自己要在平面摄影这行业里走下去,所以对于这第一间应聘的公司没指望了,她也不会消沉,另外再找就行。

    这天,水菡将自己面试需要的东西都带齐了,打算去其他广告公司试试。可就在她正要出门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因为这个电话,水菡今天出去找工作的事就耽搁下来,因为有件重大的事情需要她出面,工作,跟这件事比起来就显得轻了。

    水菡是上午九点钟接到的电话,直到下午一点多了都还没出门。她在踌躇在紧张,她在等着打电话的人来接。她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了,她暗地里练习过很多次,如果到了那样关键的时刻,她该说些什么?该怎样面对那一群人?甚至她连站立的姿势都经过了反反复复的练习,为了让自己不发抖。

    =========================================

    炎月集团总部,下午两点四十分,距离三点钟开始的股东大会只剩下二十分钟了。会议室里已经在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进去,有晏家的人也有外姓股东们。

    这一次的股东大会被赋予了格外重要的意义,关系着炎月的将来,关系着炎月是否会易主炎月集团里最近浮荡不稳,公司里的员工们大都是惶惶不安的,包括一些股东们也是如此,他们在焦急地等待着晏鸿章出院,也在等着晏家的争斗快些平息下来。盼着盼着总算是到了极为重要的一天……为什么重要,因为乔菊在昨天股市收市之后告诉了晏季匀,并且知会所有股东,说她的股份现在跟晏季匀的股份一样多,各自占19%,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靠公司的股东投票决定由谁掌管公司。

    如果晏鸿章在,就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他可以有权利让晏季匀继续任总裁,但现在的情况都是因为有了家族斗争才导致乔菊会拼老命来跟晏季匀抢。晏鸿章之前已经将手中的大权都放给了晏季匀,现在晏季匀不但是总裁,也是暂代董事长的职务,乔菊要是将他拉下来,她自己坐上去,她是晏鸿章的老婆,坐上这个位置之后,她哪怕不是真正的董事长,也算是掌握了炎月的命脉,其后果可想而知多严重,用不了多久,炎月就得姓乔了。

    晏鸿章的30%股份是已经立下遗嘱,但究竟内容是什么,只有毛秉华才知道。他一直以保密为由没有向晏季匀透露半句。现在晏季匀和乔菊是只能将这30%的股份抛在一边来硬对硬。

    今天在股东大会的人明显少了。晏季匀的二姑妈五姑妈都没在,三伯四伯也不在,这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将手里的股份尽数给了乔菊,否则乔家哪有那么多钱能达到控股19%?她的几个子女加起来只占据8%的股份,说起来有些少了,但这就是晏家一贯的做法。只有继承人才可以拥有最多的股份,其他的晏家人都只能占据少额股份,这样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残酷的斗争,但实际上这不等于就能真的杜绝窝里斗。豪门的争斗从来都是无止境的。

    晏锥也在座,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输了……昨天股市一收他就知道没戏了。

    不是邓林不给力,而是乔菊和晏季匀之间争斗太白热化,邓林虽然也是在大力扫炎月的股票,但他却没能像乔菊和晏季匀那样从炎月的高层手中买到股票。

    乔菊是晏鸿章的老婆,别人怎么都要卖几分薄面,现在炎月过票炒得那么高,狠狠地敲老妖婆一笔然后拿着钱移民去国外,这多惬意的生活啊。

    乔菊除了在股市扫和她的子女支持,另一招就是说服炎月高层里的人卖股票给她,晏季匀也有这么做,两人明斗暗斗,能卖股票的人也都卖得差不多了,邓林和晏锥却总是会迟了一步。

    如今晏锥手里的股份也就9%,说来也是大股东之一了,可比起乔菊和晏季匀,晏锥算是出局。

    晏鸿瑞,晏锥,黄敬,另外还有两个外姓股东,乔菊,晏季匀……会议室里就这么几个人。这就是晏家人窝里斗的结果……股份只有那么多,晏家人占据的比例加大了,董事会的股东人数就少了。

    这局面令人有些伤感,办公室都显得冷清了许多。黄敬那几个外形股东也都是一脸阴沉,而晏鸿瑞就更纠结了,他该支持谁?

    晏锥从进来就没说过话,坐在晏季匀右侧的位置,低垂着眉眼一口一口喝茶,喝到杯子空了也没再倒水。

    晏锥的运气确实差了些,如果不是有乔菊加入战局,晏锥很可能跟晏季匀斗个势均力敌,但偏偏乔家人一直都留意着晏鸿章的情况,早就知道他身体不好,从那时起就在慢慢地买进炎月的股票,当时做得很隐蔽,直到乔菊回来,晏锥那边才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劲敌。

    晏锥不甘心,他压抑太久了,他和母亲都渴望着能扬眉吐气。只要他上位,只要他能掌控炎月和晏家,他就能拥有他最想得到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愤恨,怨怒,不甘……种种情绪在身体里撞击,他准备了那么久,却输在多出了乔菊这老妖婆的存在,难道他这辈子真的就只能屈居人下?晏锥看向乔菊的眼神里满是狠色,他心里产生了一个怪异的念头……这一票他支持谁?晏季匀还是乔菊?晏锥狠狠地咬牙,桌下的拳头紧紧攥着,就在刚刚几秒钟里推翻了自己在开会之前的决定,一个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决定……

    连续经历两次投票,晏季匀的心情可想而知了。最可悲可笑的是,与他竞争商会主席的是乔新,而此刻,与他竞争的是乔菊。

    会议室的气氛像是充斥着西伯利亚冷空气,沉默中饱含着剑拔弩张的味道。就这几个人,大家连敷衍都懒得动,到这份上,没什么可隐瞒的,晏家人窝里斗,公司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啊,外界更是传得沸沸扬扬了。

    像这种紧张凝重的时刻就是不见血的战争,外边的人是不会想象到经历了怎样的过程之后炎月才会雨过天晴,他们看到的只有表象,繁荣与混乱,他们看到的是结果,至于怎样造成这些结果,却是由这些手里掌握着公司大量股票的人才能决定。

    投票的结果很简单,二比二。但也透着诡异。晏鸿瑞竟然弃权了,而晏锥却出人意料地投给了晏季匀。黄敬投给乔菊,另外两位外姓股东也分别投给了晏季匀和乔菊。就这样二比二的结果,僵持不下。

    晏季匀坐在首席的位置,岑冷的面容尽是一片阴沉,眼底隐藏着一缕凄凉,他看向晏鸿瑞,而对方却别开了视线。让晏季匀感到痛心的是,叔公居然会弃权?这是让他意外而又愤怒的结果。晏鸿瑞是晏鸿章的亲弟弟,平时为人低调而亲切,是晏家里人人尊重的长辈,他以前从未参与过家族纷争,安分地守着自己手上的股票,不曾做过对不起晏家的事。毫无疑问的他应该支持自己的家族,支持晏季匀,可他却弃权。虽然也没支持乔菊,但弃权,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对晏家的不忠。这太说不通了,太令人费解,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家都公认的好人却在这时候扯了晏家的后腿。

    晏季匀没有骂晏鸿瑞,此刻没时间跟他计较,只是心里已经将晏鸿瑞这个人剔除。关键时刻谁站在谁的一边,选择只有一次,不论是什么理由,既不支持就等于对立。

    乔菊比晏季匀还气愤,她似乎是与晏鸿瑞在之前达成了某种协议,而现在晏鸿瑞却临时变卦了?

    “晏鸿瑞,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弃权?”乔菊两眼冒火,怒视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

    晏鸿瑞并不紧张,笑得有几分诡异地看着乔菊:“大嫂,稍安勿躁,我弃权当然是有理由的,我总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呵呵……”

    “什么?”乔菊一时搞不懂晏鸿瑞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晏鸿瑞缓缓站了起来,视线却落在了会议室的大门,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还没来呢,是时候该到了啊……”

    其余人诧异,还有谁没到?该到的不都已经到齐了吗?晏鸿瑞这是在搞什么?

    晏季匀眉头一皱,对于二比二的僵局,他心里也是沉重,但此刻他忽地感到心脏处突突地跳了几下,隐约有不安之感。霎时,只见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赫然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令在座的每个人都惊了。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晏鸿瑞面露喜色,赶紧地走过去相迎握住了对方的手。【下午还有更新。】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