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第286章:能把他气到内伤的女人

第286章:能把他气到内伤的女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未经梵狄允许就随意触碰他的身体,这简直就是在找死的举动。尽管他有伤在身,可他刚喝下一碗鱼粥,稍微有了一点力气,才能在女孩儿不防备的情况下将她推到在地。

    女孩儿怔怔地呆滞了几秒,然后从地上站起来,不哭不闹,只是随手拍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尘,两眼瞪得溜圆,哼哼哧哧地说:“早知道这么凶,我就不救你了……真是的,白眼儿狼!”

    说着,还毫不掩饰地鄙视了梵狄一眼。

    梵狄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还是压不下心头那股火……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鄙视了,并且还说他是白眼儿狼?

    打架拼命的事都不会让梵狄眨一下眼睛,但他的尊严不容挑衅……白眼儿狼啊,直接是被梵狄视为侮辱的字眼。

    女孩儿也知道梵狄现在是纸老虎,伤不了人的,她不会再被吓到了。将旁边的一个小盒子拿过来,坐到梵狄身边,手又伸了过去……

    “你昏迷的时候是我给你换的衣服,伤口也是我给你包扎的,又什么可紧张的……”女孩儿嘴里小声嘀咕着,无视梵狄那杀人似的目光。

    “别碰我!”梵狄涨红的俊脸不知是尴尬还是给气的,及时抓住了女孩的手腕,不准她碰他的伤口。

    也难怪梵狄会怒火中烧,这伤口在他大腿根部,那么敏感的地方怎么能随便碰,但想起自己昏迷时就是这个女孩儿给包扎和换衣服,他真是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这货一脸死灰,活像是受辱的小媳妇一样,可那女孩儿才没他这么别扭,坦荡的目光里露出不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确定要自己换药吗?很疼的……”

    在她心里,没去多想关于男女有别的事,她只当他是个需要人救助的伤者,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毕竟他一个人流落到这里也挺可怜的嘛,她就不跟他计较了,只是想不通他干嘛这副表情?

    梵狄才不管她是装的还是真的有这么单纯,他是打死都不肯再让她换药的。

    “你把药箱放下,我自己换。”

    女孩儿见他这么固执,她也不多说了,将药箱放下,端起空碗就出去了,在不多看梵狄一眼。

    梵老大就是牛,都伤成这样了还要自己换药,那个痛啊,简直不是人受的。看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梵狄硬是手不抖心不颤,熟练又利索的换药。受伤嘛,又不是第一次了,在道上混的人哪有不受伤的,包扎伤口,他太有经验了。

    才刚包扎好,房间门又被推开,竟是那女孩又端着皱进来。

    “你还没吃饱,再来一碗。”

    “……”梵狄有点纳闷儿,怎么这小姑娘不怕他?刚才还将她推倒在地,她一点都不记仇?

    这回还真是梵狄想多了,人家小姑娘可真没记仇。或许跟生长环境有关系,她乐观开朗,不高兴的事儿一会儿就会忘记,并且她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梵狄也确实是还没吃饱,一碗粥只能让他的肚子垫垫底而已。

    先前没好好品尝,现在这次他吃得没那么快了,稍慢些,方能吃出这粥的鲜美。

    果真是很好吃,没有腥味,有着淡淡的甘甜,鱼肉鲜嫩,米粥很滑,不咸不淡的,恰到好处。

    女孩儿黑亮的眸子打量着梵狄,好奇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梵……”梵狄话到嘴边立刻改口:“阿凡。”

    “你叫阿凡?我叫徐颖欣,你可以叫我小颖。”

    梵狄没说话,继续埋头喝粥。

    “大家都叫我小颖,知道为什么不叫我小欣吗?因为我表姐叫小馨,温馨的馨,为了区分开来,所以大家都叫我小颖。”女孩儿自问自答,全然没有因为梵狄的淡漠而尴尬。

    这也幸好是她救了梵狄,否则梵狄是不会听人说废话的……至少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事,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女孩儿又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发现梵狄的碗空了,顺口又问了一句:“还要吗?”

    梵狄这样长期居于高位的男人,骨子里是高傲而自恋的,他就算是还没吃饱也不会表露出来……多没面子啊,所以干脆闭口不语。

    小颖眉头一皱,又露出那种让梵狄抓狂的同情的眼神:“阿凡啊,你到底还要不要吃呢?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你干脆点说不就行了吗?”

    梵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咬咬牙:“我……”

    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只听门口砰的一声……

    “死丫头你又在偷懒!不用干活了吗?”随着这凶恶的吼声,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站在小颖身后抬手往她后脑勺一抓……

    “哎哟,疼……”小颖呼痛,却是不敢乱动,她的头发被人抓着呢。

    中年男人放开了小颖,语气却是更加不善,嫌恶地瞄了瞄梵狄;“你还真能吃,都喝两碗粥了还不够?我们家这丫头是挺傻的,所以才会把你这个不明来历的外人救回来,可这儿不是慈善机构,你醒了就快走,咱家没一个人是闲着的,没空伺候你!”

    梵狄放在被单里的那只手紧紧攥着,心头一股火苗在乱窜……被人像赶乞丐一般地赶走,这是莫大的侮辱,但有句话说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调的时候就别强装,否则只会害了自己。梵狄此刻异常冷静,他很清楚,他必须要借助这里养伤,眼下这情况,他连山鹰都不能相信了,他怎能贸然暴露自己的位置?

    梵狄还没说话,小颖到是先急了,上前一步站在梵狄床前,面朝着中年男人,焦急地说:“叔,他才刚醒,连下床都不行,怎么能走路呢,让他多留几天。”

    中年男人牛铃般的眼睛里迸射出凶光,恶狠狠地说:“多留几天?说得轻巧,家里多个人吃饭就是多了个负担,你跟你弟弟都快把老子给吃穷了,现在又要多个人?不行!少废话,快点叫他走!”

    中年男人不耐的拽了拽小颖,以示警告。

    小颖扭头望望梵狄,亮晶晶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决然的光芒,即刻又回头冲着中年男人的背影说:“叔,我这几天少吃点饭,我把我的分给他一些,这样就不会给家里增加负担了,行吗?”

    梵狄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是他被小颖的话给震撼到了……她自己的处境看上去也不好,竟然还愿意少吃点饭,省出一些给他吃?这个家庭该是有多么困难?他不过是个陌生人,她却能这样尽心尽力地为他?这是一种怎样的善心,他实在难以理解,可他能清晰地感应到,冷硬的心,不受控制地颤了颤,虽然是轻微的一点,却是那么不可忽视的触动。

    中年男人停下脚步,那张好似被砂石磨过的脸上尽是狠厉:“你tm少废话!我……”

    “够了,你不用为难她。”梵狄冷冷地冒出这句,声音不大,但蕴含着一种天生的威势,使得那中年男人不由得愣了愣,正待发作,忽地,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瞪着梵狄手里的发着亮光的东西。

    “这个你拿去,当作是我在这里养伤付给你们的报酬。”梵狄掌心里的,正是他戴的那一枚耳钉。

    “呵呵……不就是颗装饰的玻璃球么,又不值钱……”中年男人嘴上这么说,但那只手可不怠慢,一把抓过那颗耳钉,他眼里已经露出了贪婪的光芒。

    早在梵狄昏迷在床时,这男人就看到了小颖替梵狄换下来的衣服,都是名牌儿,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他年轻时也是在外边混迹过的,自然懂得从一个人的穿着来猜测点什么……连皮带都是价值上万的,那么这个受伤的人所戴的耳钉会是便宜货么?

    中年男人此刻真是心花怒放,掩饰不住的兴奋,握着耳钉的手在发抖……太激动所致。

    梵狄冷然嗤笑:“这颗黑钻够了么?”

    丢下这句,梵狄缩回被子里,懒得再看那男人一眼,闭目养神。梵狄知道,中年男人再也不会急着将他赶走了,接下来他可以安心养伤。

    诚如梵狄所料,中年男人的态度立刻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笑得合不拢嘴,点头哈腰地说:“是是是……您真是咱家的贵人啊,我马上叫小颖给您端饭来,您尽管吃,要吃什么尽管说,咱家一定会照顾周到的。”

    这……这是她的叔叔吗?一下就变得这么慈爱亲切?小颖人还处于呆滞中,中年男人狠狠掐了她一把:“还不快去给贵客盛饭!”

    小颖一溜烟儿跑下楼去了,只是心里难免会迷惑……那颗小小的耳钉就能让叔叔改变主意,真神奇啊。

    小颖生活在这个朴实无华的小镇,没见过多少世面,眼界很小,她只知道有钻石,那种亮亮的透明的,可她不知道还有比那种钻石更珍贵的黑色钻石。而梵狄拿出来的耳钉就是一颗价格昂贵的黑钻。

    中年男人拿着黑钻就出门去了,迫不及待地找人鉴定……这小镇上不比城里,要鉴定这种高级货,他只能离开这个地方,去到几十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城镇上的地下赌场,找那里的人鉴定,如果是真的,他会卖掉,在赌场里好好玩几把,假如赢了,就能还清他所欠下的债务了……

    这是小颖的继父,一个刻薄又嗜赌成性的男人,在家对女人孩子又打又骂,去了赌场就跟个孙子似的。这个家本身经济条件不算差,但自从小颖的继父迷上赌博之后,家里的处境每况日下,虽是能靠着一间小小的面馆度日,但赚的钱都得拿去填赌债。

    还好这是靠海的小镇,居民们想吃海产很容易,鱼虾都是很平常的食物了,所以今天梵狄才能吃上鱼粥。

    小颖的耐心很好,这已经是第三次给梵狄送饭来了,还是鱼粥,只不过除此之外又端来了些肉。

    白菜炒肉片,菜多肉少,可先前因为继父在,小颖没敢端肉进来,梵狄只有粥喝。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和她甜润的嗓音,梵狄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有立刻动筷子,而是审视地望着眼前这张小小的脸蛋,他首次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为什么宁愿每天少吃饭也要留下我?就因为我这张脸还算不错?”

    梵狄此刻柔弱得像个病西施,但他眼中的两点寒芒却是能直刺进人的心里。他记得在迷迷糊糊中听闻小颖在自言自语,说他长得很好看,他当然会认为她是因发花痴才想留下他的。

    小颖一听,俏脸浮现出几分忧伤的神情:“前些日子我救过一条受伤的狗狗,当时我叔叔……就是我继父,他也是不同意我把狗狗养在家里,非要将狗狗赶出去,结果没过几天我就在路边发现狗狗已经……已经……死了,我很自责,假如我当时坚持要留下狗狗,它就不会有事,所以这次叔叔要赶你走,我不能再由着他了,我……”

    小颖发现梵狄的脸色不对劲,人也好像在发抖,她以为是他受不了伤口的痛苦所致,不由得略显紧张地说:“你没事?药箱里有止疼药,你没用吗?”

    “我……不疼……”梵狄牙齿缝儿里挤出这几个字,一张俊脸涨成绛紫色。他这么痛苦是因为他快被小颖说的话给气得想吐血……居然将他跟一条狗放在一起比较?这个小颖真有本事,他醒来之后已经被她气到不止一次了!

    看来,在这里养伤,最大的难题就是小颖,梵狄觉得自己真的很容易被她气得内伤……

    小颖不知梵狄的内心这么煎熬,她的思维模式很简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嘿嘿……阿凡,刚才你给我叔叔的那颗黑黑的亮亮的东西是什么啊?你说够你在这儿休养几天的稿酬,那是值多少钱啊?有五百块?”

    在小颖的认知里,几天的费用有五百块,那都算比较多了,可梵狄又一次被小颖的话给呛到,没好气地说:“那是黑钻,比普通的钻石还值得,那一颗最少值十万块。”

    “十万块?十万块?!”小颖震惊了,瞬间呼吸急促,几秒之后猛地转身拔腿就跑,嘴里还嚷着:“我要告诉叔叔让他把钻石还给你,十万块太贵重了!”

    梵狄顿时嘴角抽筋……这个小颖,急着跑什么!她手里还拿着筷子,而他面前放着一盘白菜炒肉,没筷子,让他怎么吃!【今天一万字更新已传。】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