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续: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6千字)

续: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6千字)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请注意章节的字数,有的亲以为千千只更新一章太少,但一章里通常是好几千字,二合一章节!】

    杜橙和山鹰这俩货在电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后来才知道竟是彼此认识的人……岂止是认识的,还一起去过沧粟岛呢!

    “原来是杜医生……”

    “瘦子,山鹰……你快说童菲怎么了?有人跟踪?戴眼镜的?”杜橙越听越是心惊,脑子里立刻浮现出的就是陈尧那张阴沉无比的脸。

    杜橙坐不住了,虽然知道山鹰是给童菲送手机去家里,但想到陈尧的举止那么怪异,竟然跟踪童菲,杜橙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必须要亲自问问童菲才行。但此刻童菲的手机在山鹰手里,山鹰正往童菲家赶,可杜橙已经等不及。

    座机……对啊,他可以打童菲家的座机!

    杜橙拨通了座机电话,可是没人接,不由得纳闷儿了,怎么回事,山鹰刚不是说送童菲回家了,这才一会儿的时间,童菲理应还在家没出门啊,再说了,她晚上要给他送餐,现在她该在家做菜才对,怎么会没人?

    杜橙当然不会知道,童菲正经历着水深火热……她是听到座机响,可她没办法去接。陈尧紧紧揪着童菲的衣领,勒得她呼吸困难,愤怒加上恐惧,她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

    “陈尧……你……你冷静一点……先放开我再说……”童菲被扼住脖子,脸涨红,说话很吃力,她的力气敌不过眼前这个处于癫狂状态的男人。

    陈尧哪里听得进去童菲的话,他赤红的眼睛燃烧着复仇的火焰,好像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单单是童菲,她的脸和另一张女人的面孔重叠……他的前女友。

    这就是陈尧病发的象征,他在受到刺激之后就会将对前女友的仇恨转嫁叠加在童菲身上,双重的恨,双重的报复心理,才导致他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擅自进入童菲家,只因以前他曾偷偷地配了一把钥匙。

    陈尧不但没有放开童菲,反而是越发勒得紧,那双猩红的眼发出骇人的光芒,阴狠地说:“女人全都是不甘寂寞不知好歹的jian货!你们就只喜欢年轻帅气的男人,可你们又想要得到其他人的关心和呵护,所以你们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你们除了会利用和欺骗,你们还会什么?你明明就是想跟杜橙在一起,还非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既然答应了跟我交往,为什么还要跟杜橙纠缠不清?你说过会不会跟他有瓜葛,可你做了吗?jian女人!”

    陈尧越骂越难听,各种以前不曾在童菲面前说过的不堪入耳的话,此刻他都能一股脑儿说得顺溜,尤其是他身上那种狂暴的戾气,浓烈得仿佛整个屋子都塞不下。

    童菲被扼住咽喉,太难受了,她也想破口大骂,但理智告诉他,陈尧的情况太异常了,就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一样,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他杠上,她一定会吃亏的。她不怕痛不怕伤,可她不能不顾孩子,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是一个即将当母亲的女人!

    “陈尧,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没有欺骗你……我跟你分手不是因为杜橙,真的是因为我适应不了你的脾气,你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呢?”童菲焦急地解释,但陈尧是个有心理病的人,正是犯病期,怎么会听进去呢,他只会更加愤怒,认为童菲还在狡辩,欺骗!

    “你住口!别想再骗我,我不会上你的当!你们这对gou男女,以为撇开了我,你们就能在一起了吗?以为怀了他的孩子就能嫁进他家的门了?老天爷不会放过你这种无耻的女人!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还是想着别的男人,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不要脸!”

    随着这一声怒吼,陈尧右手手臂高高抡起重重落下,狠狠抽在童菲脸上!由于力道过猛,童菲被抽得眼冒金星一阵眩晕,脚下重心不稳,身子不受控制地往沙发倒去!

    “不————!”一声凄厉的惨叫,饱含着惊恐,童菲在肚子撞到沙发扶手时,发自本能的恐慌,惊得魂飞魄散!

    童菲的身子慢慢下坠,跌坐在地板上,吃痛地捂着小腹,冷汗涔涔。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比起此刻她的肚子,根本不算什么,巨大的恐慌包围着她。

    童菲强忍住眩晕的感觉,缓缓抬头,嘴角已是有血丝浸透……陈尧一巴掌将她嘴巴打出了血,但他却丝毫不会觉得过分,他完全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看到她唇边的血迹,他仿佛更兴奋,更有报复的快gan。

    “陈尧……你……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如果我的肚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一定要你偿命!”童菲已无力再站起来,但她眼中崩射出强烈的恨意,足以让陈尧有那么一秒短暂的恍惚和心惊。这是一个母亲的呐喊,不是逞能也不是夸张,她是真的在这刹那有种近乎疯狂的愤怒!

    没人比她更知道自己的肚子有多么难保住,可陈尧却为了报复她而选择了伤害她。如果肚里的孩子有事,她真的会跟陈尧拼命的!

    然而此刻,童菲不敢乱动,就怕会引起肚子更多的不适,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有坠感的疼痛了……

    山鹰已赶到童菲家门外,按了几次门铃都没人开门,他也觉得太奇怪了,明明看见童菲进门去之后他才走的,这才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难道她出去了吗?

    杜橙又打电话来了,山鹰接起来也告诉了杜橙这个情况。

    不详的预感充斥在心头,杜橙再也按捺不住,拔掉身上的输液管子,抓起外套就跑。

    正好方凯琳推门进来,看见杜橙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她情急之下也只能跟在后边追喊:“橙子你去哪儿?你还在输液呢!”

    “我有事,回来再输液!”杜橙匆匆丢下这句话就跑得没了踪影,他来不及仔细去思考,他在听到陈尧跟踪童菲时就已经心不在这里了。

    山鹰也十分纠结,没能将手机交出去也不行啊,他只能等着杜橙来。

    屋子里,陈尧站在童菲面前,像地狱使者般阴冷无情,他自认为是在宣判一个女骗子,他看到童菲痛苦他就感到开心。

    “怎么才一巴掌就受不住了?装什么可怜?你不是女汉子吗?你不是挺拽的吗?别以为我会被你这样柔弱的样子给忽悠到,你想博取同情,想我放过你?呵呵……休想!”陈尧狞笑,犹如恶魔张开了血盆大口,一把将童菲抓起来,狠狠地又是几巴掌扇了下来。

    童菲痛得脸都发麻,感觉脑袋都快爆开了,倒在沙发上难以动弹,而陈尧还更丧心病狂地一拳一拳落在她身上。童菲可以忍受其他身体部位的疼痛,但唯独就是腹痛越来越强烈,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几番快要昏厥过去却都还凭借着一股意志力在撑着……“不……不能失去孩子,不可以!”童菲脑子里劈过一道闪光,在最危急的时刻,身体里被激发出了一丝潜藏的力量,那是求生的渴望!

    “救……救命啊——!救命——!!”童菲聚起全身仅剩的力气,额头豆大的汗珠浸出来,她背上落下拳头,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呼救了。

    陈尧听着童菲的惨叫,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阴森恐怖地笑着:“你叫,叫死了都不会有人来帮你的,凡事欺骗我背叛我的女人都该死,该死!”

    若是平时的童菲,还能跟陈尧抗争一下,兴许谁吃亏都不一定,但由于最开始陈尧一巴掌将童菲打得差点摔倒,肚子撞到沙发的扶手上,因为她失去了先机,才会让陈尧有了进一步伤害她的机会。

    门外,山鹰终于是听到门里有异常的声音传来……不对劲啊,好像是有男人的声音,还在笑?并且笑得很怪异?

    山鹰呆滞之际,身后传来杜橙风风火火的脚步……

    “山鹰,怎么样了?”杜橙气喘吁吁,看样子因为身体还在病中未康复,他的体力也比平时打了折扣。

    山鹰指指门,一脸凝重:“我们得想办法进去看看,童菲可能遇到麻烦了。”

    “什么?”杜橙惊骇,脸色大变。

    这门时防盗门,窗户也都是安装了防护栏的,哪是说进就能进,光凭两个男人这么赤手空拳的,根本没可能进得去!

    就在这时,门里传来清晰的惨叫声,这可把杜橙给惊得跳了起来!

    “是童菲!是她遇到危险了!”杜橙又惊又怒,大力拍打着大门,但这是没用的,防盗门纹丝不动。

    山鹰也慌了,看来情况比想象的严重,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事情紧急,我看我们还是……”

    “报警!”杜橙眼睛都红了,拿起手机按报警电话,前所未有的恐惧袭来,他不敢再耽搁,恨不得警察能立刻飞过来!

    山鹰刚才想说的根本不是报警,由于在梵氏公馆混得久了,山鹰知道,有时候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手下的兄弟反而更能起到作用。

    杜橙和山鹰刚听到的那一声惨叫,就是童菲最后能吼出来的声音了。痛……全身都痛,而最最疼痛的一处正是她的小腹。

    滔天的愤怒,悲恸,绝望,将这个惨痛的女人淹没,她是痛到浑身欲裂,痛到想昏死过去算了……但是,她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母亲,肚子里有个脆弱的小生命。

    难道,想要留住这孩子竟是那么难吗?陈尧……这个恶魔!

    童菲紧紧咬着牙,下唇被咬出了血她都已经没有感觉了……冰冷的绝望如海啸般袭来,她不想失去孩子,她唯有向恶魔求饶……

    “陈尧……求你……放过我……你恨的是我,可我肚里的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了,让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陈尧,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求你……求求你……”童菲沙哑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她再也顾不上尊严了,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能保住孩子!

    陈尧经过对童菲的一番狠手之后,高涨的复仇情绪并没有得到缓解,可以说他长期压抑的东西都被释放出来,一发不可收拾,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桀桀桀桀……”一阵低沉恐怖的笑声,陈尧弯腰将童菲拽过来,让她面朝着他,而他的眼睛就紧紧盯住了她的肚子……

    “你凭什么求我?这孩子不是我的,是杜橙的!”陈尧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凶狠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门内的僵持,门外的焦急,杜橙惴惴不安地等警察来,可现在对他来说,过去一秒钟都是煎熬!才刚三分钟过去,杜橙已经抓狂了。

    “山鹰,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家伙,能把这门给撬开的?”杜橙使劲拽着山鹰的胳膊,俊脸皱成了酸菜。

    山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奈地说:“大少爷啊,这是防盗门,不是木门,虽然我山鹰英明神武,可我现在身上没家伙,你让我怎么撬开啊……”

    杜橙的心都快碎了,不知道屋子里是什么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童菲的处境一定十分危急。

    杜橙用力敲打着防盗门,大声喊:“童菲……我来了,别怕!我会救你的!”

    这一声一声坚定的呼唤,透过门传到童菲耳朵里,那简直就是一道象征着光明的曙光照亮了她黑暗的世界!

    杜橙在门外都快急疯了,一咬牙,当机立断,拽住山鹰:“算了,我看警察那边也不靠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山鹰,你叫几个兄弟带家伙过来,把这防盗门给破了!”

    “行,没问题!”山鹰也干脆,立刻打电话了。

    门内,童菲听到杜橙的声音,差点哭出来,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捂着嘴,激动得难以自制……无暇去追究他为何会来,在这濒临绝望的时刻,杜橙的出现让童菲有了新的希望,只是紧跟着也是更多的心痛……她本来是打算今天晚上去医院就告诉杜橙关于她怀孕的事,但现在……万一她肚里的孩子没了,她岂不是成了罪人?难道杜橙在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也是失去孩子的时候吗?

    不……这样太残忍了,这可能是她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童菲眼眶泛红,终于是忍不住噙满了泪水,想要高喊杜橙的名字,但小腹的疼痛已经耗费掉了她全部的力气了。

    但陈尧听到杜橙的喊声就是另外的滋味了,加剧了这个人魔化的过程,他只会被刺激得更加邪恶!

    “呵呵……你们真是有情有义啊,拿我当牺牲品来成全你们的感情,你们……全都该死!”

    **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有时候非常手段还是挺实用的。

    果然梵狄的手下以惊人的速度赶到了,带着家伙,气势汹汹的就冲上楼来。

    杜橙心里一颤,深深感觉,幸好是他脑子转过弯了,知道叫山鹰带人来,否则还说不准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去解救童菲。

    门内,童菲正面临着最危险的时刻!

    陈尧居高临下站在沙发面前,两眼冒凶光,童菲瑟瑟发抖地求饶,她只希望能拖住一点时间,只要杜橙能破门而入……可是,陈尧不会给她拖时间的机会。

    童菲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她几番痛得死去活来,每次在昏厥的边缘都奇迹般的忍住了保持了一丝丝的意识……她只知道,若现在昏过去,孩子就真的没希望了。

    “陈尧……你这么做,真的不会后悔吗?我肚子里的是一条命啊……”童菲气若游丝,盯着陈尧,但她的一只手却悄悄地摸向了身后……

    “后悔?是啊,我真后悔会看上你,女人,全都一样的无耻!”陈尧落在童菲肚子上的两道目光充斥着嗜血的恐怖,在疯狂的狞笑中,他抬腿狠狠踩向了童菲的肚子!

    这一霎,女人拼死一搏的尖叫声和男人的惨叫混合在一块儿,爆发出的震撼,正是杜橙和山鹰等人破门而入时见到的一幕——童菲手拿着烟灰缸,而陈尧弯腰缩着,手捂着额头在痛骂,他手指间已经流出血迹。

    “童菲!”杜橙大叫一声飞奔过去,在她倒下之前,将她接住搂在怀里,心已碎了一地。

    童菲呆若木鸡,软软地倒在杜橙怀里,一张脸青一块红一块的,嘴角的血迹尤为刺目,也刺痛着杜橙的心。

    “别怕……我在这儿……”杜橙紧紧搂着她,声音颤抖地抚慰,是她从未曾体会过的温柔。

    童菲嘶哑的喉咙几乎说不出话,激动不已却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了,微弱的声音喃喃说:“橙子……快送我去医院……我的肚子……肚子……痛……我们的孩子……一定不可以有事的……快点……”

    童菲语无伦次了,断断续续发出破碎的音节,却是将杜橙给惊了个里焦外嫩!

    “你……你的肚子……怀孕了?是我们的?”杜橙惊悚了,无法形容此刻是什么心情,有惊喜,可也有极度的恐慌!孩子不会有事?童菲这个样子显然是遭虐了,孩子还能保住吗?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杜橙来不及想更多,抱起童菲就走。

    童菲搂着杜橙的脖子,被他强健有力的臂弯抱着,这一刻,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安全感,觉得这个男人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宽厚,看着他紧张兮兮的表情,俊脸上都是细汗,他表情几多复杂,但却没有半点嫌恶,只有满满的担心和焦急。

    “橙子……你……你会不会讨厌我们的孩子?”童菲强忍着痛,吃力地问出这句话。

    杜橙的脸比碳还要黑,他现在是该说什么呢?想说的太多了,复杂的情绪在身体里冲撞,最最清晰的一个念头莫过于——童菲,他真的上心了。

    是的,这就是杜橙在刚刚过去的半小时里所能确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可他都还没时间消化,得到的却是一个震惊到极点的消息……她怀孕了,他是孩子的老爸。

    杜橙很愤怒,气的是童菲到现在才让他知道关于她怀孕的事,更气自己来得太迟!

    想起之前的种种,她的异常,她每次都说是减肥导致她瘦了,现在终于明白,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她的肚子。

    “童菲,你是想把我气得吐血吗?把自己搞得这么惨,知道吓死了我多少细胞?我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你,你最好是有个心理准备,想想该怎么跟我解释,哼!”男人凶巴巴的样子,看似是在责备,可是却饱含了浓浓的心疼和情意。

    童菲这时候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感到了欣慰和庆幸……她懂了杜橙的意思,她和他的默契在这一秒格外清晰,原来是她一直多虑了,他是在乎她的,既然这样,他怎会讨厌这孩子?

    童菲软弱无力地闭上眼,滚烫的泪水滑进他的颈脖,他身子一僵,但脚步丝毫不停,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杜橙知道,她定是受了很多苦,现在能被他抱着,应该也是种安慰,她可以哭,但只此一次……

    杜橙心急火燎地送童菲去医院了,山鹰以及几个手下将陈尧带走,抓回梵氏公馆,由梵老大亲自处置。童菲是梵狄要关照的人,居然有男人要伤害童菲,下场可想而知了……

    到了医院时,童菲的情况已是十分危急,她人已经昏过去,杜橙守在抢救室外边,听医生说起才知道,原来童菲怀上这一胎有多么不容易,她竟是zi宫先天异位!

    杜橙自己就是医生,就算不是妇产科,但也明白童菲的情况意味着什么,这个孩子的出现简直就是奇迹,而现在,有了陈尧那个意外,孩子能否保住还是个未知数。

    杜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恐惧过,见过无数血腥动过n次手术,他的意志够坚强了,但是如今惨痛落到童菲身上,他才领略到什么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他唯有祈祷大人孩子都没事……童菲一定很爱这个孩子,所以才会偷偷保住,假如失去,她会受不了的……【6千字!】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