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续:又一次背叛

续:又一次背叛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梵狄身上,他接下来会怎么做,这是大家的焦点。在他示意荷官继续发牌的时候,这场赌局也接近尾声了。

    荷官袁馨深深地看了梵狄一眼,这位冷美人的神情有着动容,似乎也是在为梵狄感到惋惜,但她的职责就是发牌,她即使担心也只能压抑着。

    两位裁判很是默契地互相对望一眼,点点头,继续关注赌局。梵狄深邃惑人的目光落在袁馨身上,这双让人忍不住会沉溺的眸子里迸发出两道摄人的精光:“手别抖,继续发牌,你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荷官,可别丢了金虹一号的脸。”

    梵狄这话说得有点突兀,而袁馨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垂眸盯着手上的牌,掩去眼底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这一把,没什么悬念,因为梵狄拿到的牌实在不怎么样,而卡布他们拿到的却是赢面很高的。所有人都以为梵狄会挣扎一下,以为他不会跟,但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梵狄却若无其事地大手一挥,顺带给了旁边贺东和程绍一个眼色,带头将面前的筹码全都推向了赌桌中间……

    三人加起来一共只剩下一亿筹码,全押上了,一块都没留!

    不只是卡布他们感到意外,就连两位裁判和梵狄手下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梵狄这是糊涂了吗?把筹码全押了,就手上这副烂牌,输得可能很大,怎么他还要下注?按照正常的做法,梵狄这一把应该不跟。

    但偏偏他就是跟了,还全押上,一副傻到家的样子。

    卡布与两位赌王纷纷面面相觑,梵狄这是明摆着认输了吗?虽然这情况有些不正常,但三人还是因巨大的惊喜而忽略了这一点“不正常”,压抑着内心澎湃的情绪,强作镇定地继续赌局。

    贵宾厅里响起了卡布得意的笑声,印度赌王欢喜得开始说印度话而不说英文了,韩国赌王更是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想不到这么顺利,还以为梵狄多了不起,以为会有什么惊险,可现在,胜利就在眼前,梵狄输了,而他们已赢走十亿,这不仅是金虹一号的损失,更是一种耻辱!

    但真的会是耻辱吗?梵狄输得好干脆,从他淡定如常的神色根本看不出是个输家,好像这钱不是自己的一般。

    “哈哈哈哈……梵老大,你太够意思了,送十亿给我们花?哈哈哈哈……”卡布得意忘形,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金色筹码,笑声震天。。

    两位裁判露出惋惜的表情,看似十分无奈地宣布梵狄输了。荷官袁馨神情呆滞地站在原地,仿佛魂儿都飞走了,看向梵狄的目光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异样……是愧疚?是歉意?是心虚?

    胜利者的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刺耳,贺东和程绍此刻的心情难受极了,他们觉得对不起梵狄,对不起金虹一号,自责,愧疚,难过,失落……

    卡布等人笑够了,这才站起身准备收拾起面前的胜利果实,准备闪人。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缄默的梵狄却站了起来。

    “先别急着走,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裁判。”梵狄狭长的眸子含着几分玩味,像是轻松调侃似的看着裁判:“如果刚才的赌局有问题,还能判我输吗?”

    一句话,轻轻淡淡的,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顿时,鸦雀无声。

    几秒的寂静之后,卡布第一个不服气地吼道:“梵狄,你这是什么意思,输不起就直说,现在才来说赌局有问题?两位裁判都在这里看着,能有什么问题他们不知道的?”

    “梵狄你想耍赖吗?”韩国赌王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搂紧了自己的密码箱。

    印度赌王气愤地指着梵狄:“愿赌服输,你想做什么?”

    这三个家伙看似镇定的表面,却掩饰不住眼底细微的惊慌与焦急,赌局都介绍了,他们来此的目的顺利完成,怎么还会节外生枝?他们满以为可以拿着钱走人的!

    梵狄连正眼都没瞧这三位,更没瞧两位裁判,而是将目光紧紧锁住眼前的美女荷官,袁馨。他嘴角那一缕冷笑显得异常冷酷,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眼神,让袁馨禁不住心里发毛,攥紧的掌心里全是汗。

    “大家先别走,给你们看一样东西,看了之后,你们就明白了。”梵狄慢悠悠地说着,伸手将刚才赌局中用过的纸牌全拿了出来。他早有准备了,用过的二十八副纸牌全都是放在桌子旁边的一个金属板上,大家都能看得到的位置,并且还用玻璃罩罩住,用过的纸牌被放进去之后就没有人再碰过。

    加上现在桌上的一副,一共是二十九副纸牌。也就是赌了二十九把。

    有的人不明白梵狄要干什么,但袁馨的脸色却越来语苍白,身体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梵狄将金属板移到赌桌上,顺手从裤带里掏出一副透明的手套戴着,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将这一堆纸牌打散了,不再是整齐地放着,而是散乱地铺开,牌的背面朝上。

    卡布和两位赌王的脸色也不好看,预感更是有着危险的气息,有意无意地看向门口……那里有梵狄的人守着,谁敢从这里冲出去?

    梵狄走到墙边,抬手一按开关,灯熄了,同时,赌桌上方亮起了一束紫色的灯光……紫外线灯!

    整个赌厅里只剩下这一点光亮,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被紫外线所照射的纸牌背面出现了一丝一丝细如头发的痕迹,密密麻麻……刚才开着普通的照明灯就看不出来,现在关了照明,在紫外线下就能看个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懂,这代表纸牌被人做了手脚,这也是梵狄之所以会输的原因!金虹一号有内鬼,与敌手里应外合,而这个内鬼就是——荷官袁馨!

    可怕的寂静,空气都变得窒闷,只听见有人喘粗气的声音……那是恐惧的象征。

    “啪啪啪——”梵狄拍着手,唇边溢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声:“不错,你们配合得挺好……如果光从手法上看,我还真没看出破绽,不过,你们好像忘记了,演戏要演全套,你们在外边赌厅里赢钱的时候去了袁馨所负责的那张赌桌,你们的眼神交流太频繁了,却不是那种第一次见到某个美女该有的眼神。袁馨是金虹一号上出了名的冷美人,什么样的帅哥她没见过?你们三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浑身上下看不出哪里吸引人了,可是她在外边赌桌遇到你们时却经常会将目光流连在你们身上,你们之间的眼神微妙的互动,出卖了你们,所以,很不幸,在来贵宾厅之前,我通过监控录像看出了你们不对劲,将计就计引你们来赌,就是要看你们如何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戏的。袁馨在牌上做了手脚,否则,你们能赢吗?”

    原来如此!梵狄这番话说完,袁馨已经是全身冰冷瘫倒在地,表情痛苦,眼睛泛红。

    卡布和两位赌王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原来他们从未赢过,都是梵狄在耍猴戏!梵狄早就看穿了他们,他们自以为高明的做法,在梵狄眼里简直就是儿戏,太菜了!

    其实他们很倒霉,他们真的没有自己出千,只是因为有内应,以为内应可以帮助他们大获全胜,可没想到一切都是白费,就好比是幼稚的小鬼在大神面前过家家……

    “你你你……梵狄……你胡说!这不关我们的事!”卡布死鸭子嘴硬,干脆来个不认账。

    韩国赌王和印度赌王更是爆出一连串的脏.话,死都不承认自己是跟袁馨里应外合。

    但不承认就完事了么?梵狄招招手,立刻山鹰就带着两个穿荷官衣服的小伙子进来了。

    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下,吓得语无伦次,只知道一个劲向梵狄求饶。

    梵狄冷酷的眼神如刀刮过,飞起两脚踢在荷官脸上,顿时惨叫连连。

    “你们也是内应,昨天今天都在帮着卡布和两个赌王赢钱,看来是你们来金虹一号的时间太短,不太明白这里的规矩,对待叛徒,我向来会怎么做?”

    两个男荷官只剩下求饶的份儿了,跪在地上,脸肿了嘴角还挂着血丝,再也不敢有所隐瞒,全都招了……他们不是不知道叛徒是何下场,他们是被人利用了,满以为真的梵狄会输,然后他们能悄悄地离开金虹一号远走高飞。

    所有人都低估了梵狄,他从监控录像上是没看出卡布他们出千的手法,因为对方根本没亲自动手出千,问题都出在金虹一号的荷官身上,就是有了内鬼,敌人才会得手!

    “老大太帅了,哈哈哈!”贺东忍不住拍手称快。

    程绍也是监管之一,心里的痛快可想而知,一扫先前的郁闷,放声大笑起来。这滋味真好,刚才还觉得输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他们技术太差,而是有内鬼!

    “老大威武!”山鹰开始吆喝,得意洋洋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为梵狄端茶。

    在场的金虹一号的人都舒了口气,压抑的气息散去,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个男荷官招供了他们配合卡布等三人赢钱的事实,这么一来,卡布和两位赌王无从抵赖,而两个裁判也傻眼儿了,完全想不到有这样峰回路转的局面,他们上船的目的是有人邀请他们来负责见证赌局,可不知道内情原来是这样?

    袁馨刚才还沉默着,可最后还是扛不住这洪水般的压力,冷美人此刻也哭成了泪人,一边招供一边向梵狄忏悔,说自己逼不得已,家人被控制了,如果她不同意当内应,她的家人就会死……

    袁馨都招了,卡布他们再无从狡辩。都在愤怒地咆哮,嘶吼,垂死挣扎,但他们的出路都被堵死了,没有梵狄的允许,他们不能离开。

    梵狄冷冷地看向裁判:“你们现在再重新判一次,今天的赌局怎么算?”

    这还用说么,赌坛的规矩是怎样,就该怎么做。

    两个年逾花甲的赌坛前辈只能闷闷地宣布,刚才的赌局作废,并且,卡布和两位赌王所带来的全部赌金都应归梵狄所有,还要归还从金虹一号上赢走的钱。除此之外,他们将被金虹一号列入黑名单,没有梵狄的允许,再不能踏足这艘船!

    这都是小意思,最可怕的是,根据赌坛的规矩,出了这种事,卡布他们的命就算是交代在这船上了,主人要怎么处置,甚至要他们死,在赌坛里都是符合规矩的。

    赌厅里充斥着男人的吼叫和女人的哭泣声,一时间乱作一团。可这些,都不能撼动梵狄分毫,山鹰带着人将卡布和赌王以及另外两个男荷官下去了,赌厅里转瞬就只剩下梵狄和袁馨。

    袁馨哭得很伤心,悔恨不已,她在梵狄手下已有三年,知道梵狄是个什么样的老大,她心里一直敬重,可今天却走到了背叛的一步,她痛心,后悔,恨不得时光能倒流一次。

    梵狄居高临下睥睨着袁馨,面无表情地说:“我记得三年前你还只是香港一间小赌场的荷官,是我将你带上金虹一号,让你扬名赌坛,功成名就,成为东南亚最出名的女荷官之一,当时你曾许我今生永不背叛,可是,才不过时隔三年……这次的事,在赌局开始之前我派了香港的手下去你家,知道你的女儿被人关在家里囚禁起来,以此威胁你做赌局的内应。你女人现在没事了,但是,你也不必再留下,离开金虹一号,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走……”

    淡漠如水的话,却有着厚重的沧桑感,他说完便不再多讲一个字,转身走进了那扇门,只是,那背影显得格外孤清,仿佛遗世独立的一个人。

    袁馨僵直着背脊,泪流满面,连说谢谢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朝着梵狄消失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站起来,跌跌撞撞走出了大门……

    剩下的事就是山鹰他们去善后,梵狄到了顶层甲板上,独自一人席地而坐,面朝大海,一阵风来,眼眶微微湿润,发涨……又一次遭遇到手下的背叛,他的心情怎可能好受?还有,这次的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卡布他们只是棋子,谁才是幕后主使?那答案呼之欲出了。

    累,心太累……一个人要扛起的担子太重,有时候真的不想做那个强势无匹的梵狄了,只想有个贴心的人陪伴在身边,靠在她肩头,歇一歇。在哪里能够让他忘却自己的身份,接接地气?……有个地方,那就是,蜀香味餐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