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续:开业典礼,你去不去?

续:开业典礼,你去不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这人一激动起来也顾不得形象了,只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惊喜的消息。如果这只是普通人,怀上了第二胎或许还不一定有晏季匀这样高兴得差点痛哭……只因为,他深知这第二胎来得太不容易了,他是中过冥蕉毒的人,在毒素未彻底清除之前,他是不可以让水菡怀孕的,那时的他,虽然时常都在幻想着能跟水菡再生个孩子,可究竟能不能实现愿望,最重要的就是看毒是否能解。

    彼时的担忧和惆怅,除了水菡,没人能够体会到。所以,现在证实水菡怀上了,晏季匀这刚强的大男人也禁不住眼眶泛红,心情澎湃,满满地都被喜悦包围着。

    无视四周的人投来怪异的目光,晏季匀抱着水菡,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大大的吻,响亮得很。

    水菡粉脸通红,羞赧地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人家都在看我们呢。”

    “看就看,我们是两口子,怕什么,亲个嘴儿嘛,太小儿科了,走,回家去!慢点走路,我扶着你啊,老婆。”晏季匀俊脸上尽是幸福的笑意,眼底的*溺还会发光,大秀恩爱的样子简直能让周围一片人都不得不羡慕嫉妒恨地盯着他和水菡。

    好,晏少一向都是这么强悍的,不奇怪了。

    刚走下楼梯转角,晏季匀才想到了一件事,顿时疑惑地看着水菡,眉宇间露出不解:“怪事,前几天不是还用验.孕棒检查过了,是一条红线啊,没怀,可今天医生却说你怀上了。老婆,该不会是医生搞错了?”

    这个问题,水菡也纳闷儿呢,但她觉得医生搞错的可能性比较小。

    回家之后,晏季匀将自己前几天买的验.孕棒剩下那没用的一只拿出来,仔细看了看日期……原来是快要过期的东西了,他买的时候还没留意看。

    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导致水菡在自己测时验.孕棒不准确,只显示了一条线。

    还好她是今天感觉不舒服了还呕吐,来医院检查,不然还不知道是怀孕了。

    这天大的喜事,立刻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进啦双方家人的耳朵里。邵擎和水玉柔,晏鸿章和晏锥,全都来了,一起庆贺这振奋的大喜事。

    晚饭的时候,别墅里已经是很热闹了,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气氛融洽又温馨。

    小柠檬最开心了,坐在水菡旁边时不时睁着圆圆的大眼对着妈妈的肚子瞧,似乎是巴不得妈妈能早点生出宝宝来。

    晏季匀现在可是成了水菡的专职保姆,前前后后照顾得极为周到,完全不顾其他人的目光,乐在其中。

    邵擎这刚毅的脸上露出几分欣慰的笑容,故意大声对妻子说:“玉柔啊,我觉得这儿的佣人都可以不用了,有女婿照顾水菡就行。”

    水玉柔闻言,哑然失笑,配合地说:“是啊,说得没错。”

    晏鸿章佯装没好气的表情对晏季匀说:“你这小子,这么快就成妻奴了,真是……就不能硬气点啊?”

    晏季匀却理直气壮地说:“爷爷,不是您时常都在我耳边唠叨着要我对水菡好点吗,现在又说我不硬气……”

    爷孙俩的对话立刻惹来大家的哄笑,水菡则是感觉心里甜极了,有家人的疼爱,有老公的尽心呵护,比什么都来得窝心。

    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大家都相处得很和睦,欢欢喜喜地一顿饭,吃下去可是格外美味的。

    坐在晏鸿章旁边的人是晏锥,就他最冷静了,说话比较少,低垂的眼帘里隐含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无奈……水菡都怀第二胎了,晏季匀就快要有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可是晏锥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反差实在有些大,怎不叫人心生感慨呢。

    嘴上说着不想结婚,但实际上说这种话的人是否就真的是不想呢?谁不想有个温馨的家庭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小孩,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幸运的。往往说那种话的人,心里是特别孤独和寂寞的。眼下晏锥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也颇为怅然。

    自己的真命天女在哪里?谁才是那个陪他共度一生的女人呢?如今的他,贵为炎月集团的董事长兼商会主席,身份光鲜耀眼,可真正懂他的人又有几个?虽是和晏季匀早就尽释前嫌了,兄弟俩关系还处得不错,但在女人那方面,晏锥至今都还没有一个目标……自水菡之后,他似乎是很难对女人动心了。

    比晏锥更揪心的人当然是沈蓉了。她可是暗地里留意着儿子的表情变化,但却发现……晏锥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淡淡的,静静的,看不出异常来。

    沈蓉是暗暗捉急,自己这儿子还真淡定,看着人家晏季匀都有第二个孩子了,而晏锥却似乎是一点都不急于成家吗?想抱孙子,这念头早已是沈蓉的执念,做梦都在想着呢。

    当妈的干着急,今天受到水菡怀孕这消息的刺激,沈蓉越发的对抱孙子一事更加渴望了。不由得在想,难道自己的儿子在某方面的取向有变化吗?该不会他已经不喜欢女人而变成喜欢男人了?

    这么一想,沈蓉顿时一个激灵灵哆嗦,有点不安了。若晏锥知道自己的母亲因为他至今未再婚而产生那种想法的话,不知他又做何感想呢。

    水菡怀孕,就不能让她常往店铺跑了,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晏季匀在忙活着,但是他乐在其中,每当感到疲倦和烦躁时,回到家里,面对着老婆孩子,他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他是舍不得水菡操劳,自己包揽了很多事做。店铺要开张,要起步,有一段时间是得加紧忙活了。

    晏季匀和水菡开的店铺就要开张了,这么大的事,当然是要搞得隆重而热闹,即使有的人远在国外,也还得跑回来参加,比如梵狄和小颖。

    小颖因为身兼重任,是美食文化交流大使,需要时常往h国跑,有时还要去其他国家和城市,正是她的事业春.风得意,发展良好的时候。梵狄虽然不能每次都跟她一起,可只要他能抽出时间,还是会放下公馆的事务,陪小颖一道。上个星期两人就去h国了,为了能及时赶回来参加店铺开业典礼,在那边办完事就动身,没有再去其他地方玩儿。

    开业典礼这事儿,是水菡早早就通知了她好友们的,再加上她怀二胎,真是双新临门。

    ======呆萌分割线======

    某车展现场。

    一辆一辆闪亮耀眼的豪车在灯光下流光溢彩,闪烁着灿烂而贵气的光芒。每辆车旁边都有一位穿得极为xing感的车模,与这些世界级豪车相互辉映,也不知是人衬了车还是车衬了人,将这展厅照耀得格外亮堂。

    这是一个奢华富丽的世界,豪车令诸多车迷们惊艳,而这些顶尖的车模则犹如百花齐放,竞相争艳,大胆的穿着为车展增色不少。无论是车还是人,那都是许多**丝们一辈子或许都难以企及的。

    某世界名车在此举办的车展,吸引了不少富豪们前来观瞻,围了一大堆人在拍照,多数是男士,举着相机手机对着车模拍个不停……

    其中有一位车模显得比较与众不同。只有她一个人才是穿得比较正常一点,不像其他的车模那样只是在身上挂两块薄得可怜的遮羞布而已。她穿着一袭半透明镂空水蓝色长裙,将她那青春诱.人的身段包裹得紧紧的,勾勒出令男人浮想联翩的曲线。特别是领口处的风光,别说是男人看了会吞口水,就连女人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相比起其他的车模,她算是穿得比较多的了,其他人穿的就跟比基.尼差不多,在一众美艳的车模中,她这样就显出了特别之处,受关注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其他车模。

    这女人本就生得很漂亮,有着一张年轻青春的脸,五官秀丽,具有一种古典美的韵味。尤其是那樱桃小嘴,一点朱红,更是让某些男人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念头。

    这样的古典美人,却又有着极致的xing感,矛盾的两种气质在她这儿形成了一种巧妙的融合,清纯与美艳并存,使得她能在众多车模中成为一颗璀璨的星。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之所以这么穿,不是因为她真的聪明,而是……她有一个很喜欢的男人,身份尊贵,和他在一起,她不能在公共场合穿得太露,即使是工作的需要也不行。她不想让他觉得她是廉价的,她要提升自己的形象,不以露.肉去博取眼球,她要变得端庄大方,才能配得上那个男人。

    别看她一直都在微笑,但实际上心里却是在冷哼,不屑。眼前这些男人,她一个都看不上眼,可是却还要对着他们假笑。脸都笑僵了,肚子还饿着,咕噜咕噜叫呢……真是厌恶透了这份工作!如果她喜欢的那个男人能早点将她娶回家做全职太太,那该多好啊,她就不会是站在这里任人用目光yy,她就不会再是车模,而是车主。

    直到车展结束,到了后台化妆间里,这女人再也小笑不出来,阴沉着脸,心情不美丽。想起这当车模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她是天天都在幻想着某男的求婚,可她不能直接表达这样的想法,她只能隐忍着,等待他开口的一天。

    助理跟在她后边,一脸赔笑,忙不迭地将座椅拉出来让她坐,殷勤地递来饮料,谄媚地问:“洁莹啊,你今天真是太美了,这条裙子可比那些穿得暴.露的女人强太多,简直就是秒杀全场,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些男人的眼光,多火辣,多热络啊,明天的车展新闻一出来,你的照片肯定又是最受欢迎的一个,你的知名度一定会再提升一个档次……”

    助理是个大约三十几岁的女人,喋喋不休满脸兴奋,情绪高涨得很……没错,这车模就是卢洁莹。

    但是卢洁莹却是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懒洋洋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地说:“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什么时候我能脱离这日子,那才是最该庆贺的事。”

    助理闻言,愣了愣,随即赶紧附和:“对对对,咱们的眼界可不能这么低,就算在这一行闯出一朵花来,那还是车模。但如果你那位亲爱的可以将你娶回家,那就不一样了,你呀,到时候立刻身价百倍,可不羡慕死外边那帮女人了!呵呵呵……”

    卢洁莹听着这话,那是相当的受用,脸色稍微缓和一些,露出几分笑意,眼底的光芒闪了又闪,整个思绪都飞到亚撒那里了。

    这时,化妆间的门口传来人声,原来是有人送花给卢洁莹。

    卢洁莹是本市颇有名气的车模,有时享受的待遇还挺好的,比如这化妆间,虽然小,可却是她一个人用,隔壁的那一间大,人却不少。

    助理将花收进来,是一束冷艳的蓝色妖姬。

    可卢洁莹却是连看都没心情看一眼,不耐地低喃:“不知道又是哪个无聊的男人送的……”

    这种送花的事,卢洁莹已经习以为常了,一点都提不起兴趣,不管这花再怎么好看……

    助理将花束里的卡片拿出来看,却只看见上边一串英文,意思是在夸赞卢洁莹今天的表现很好,人很漂亮,可是却没有落款显示是谁送的。

    就在这时,身后却响起一个磁性的男声……

    “真是可惜啊,我竟然被说成是无聊的男人。”这声音,听似是惋惜,其实眼角还带着一抹自信又笃定的笑意。

    卢洁莹惊喜地回头,下一秒,只见她已紧紧贴在男人的怀中……

    “亲爱的,花是你送的吗?我还以为是别人……”卢洁莹甜甜地笑了,想不到亚撒会来,她心里别提多兴奋了。

    助理已经识趣地退走,关上了化妆间的门,在外边守着呢,真是敬业。

    亚撒在女人眼中是温柔多情种,送花这种事他很在行,也知道女人喜欢什么,送什么她们才会开心。公寓是送了一套给卢洁莹,现在又是送花,看起来还真是挺*爱她的。

    “怎么现在我不是那个无聊的人了吗?”亚撒这轻松调侃的语气分明是在打趣。

    卢洁莹抱得更紧了,仰头痴痴地望着这张百看不厌的俊脸,含情脉脉地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没在卡片上署名,我不知道是你送的……不过这不是也说明我对你是一心一意么,不会被别的男人所打动。我……永远都是属于你的……”

    这火辣的身子在他怀中有意无意地惹火,娇声软语,温柔得能让男人的心都融化了。

    亚撒这双深不见底的瞳眸泛起一簇暗色的火焰,抬手在她性感的翘tun上拍了一下:“真乖!”

    这两个字,很多女人是没有免疫力的,听到男人说时,心花怒放,甜蜜蜜喜滋滋的,两眼冒出的都是红心。

    “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就走。”卢洁莹在亚撒脸上亲了亲才离开了他的怀抱。

    “我帮你换……”亚撒顺手将旁边的一条白色裙子拿在手里,望向卢洁莹的眼神越发邪魅惑人了。

    亚撒的狂野大胆,也是卢洁莹喜欢他的原因之一,跟他在一起,她会感觉自己特别有活力,仿佛整个人都会被他燃烧。

    现在的天气并不热,可卢洁莹却觉得在亚撒的注视下,在他这好像有魔力的指尖下,她已是有点呼吸不稳,略显粗重,一双媚眼如丝般凝视着他,身子在轻轻颤抖着……男欢女爱,最简单的一面就是满足视觉和手感,再其次才是最后发生关系的一步,这样才情趣。

    亚撒是个高手,这方面向来是经验丰富,卢洁莹已经软软地缩在他怀里喘气,娇滴滴的模样格外动人,欲说还羞,欲拒还迎,三分娇羞,七分妩媚,乖巧的任君采撷的女人,怎不叫男人食欲大动呢。

    可这毕竟是在化妆间,亚撒再怎么洒脱还是会注意一下场合的,火热的大掌撩拨着她,等于也是在考验他自己的定力。

    狠狠捏着她的蜂腰,亚撒眼底的暗火越发深浓,轻轻地攫住她的耳垂,充满魔魅的嗓音蛊惑无边:“我准备了一瓶红酒,一会儿你想怎么喝?”

    卢洁莹的心肝都颤了几分,娇软的声音说:“你想怎么喝都行……”

    她知道今晚亚撒会去她那里,心里是又惊又喜,已经在开始脑补着一些火爆的画面……他不是每天都会跟她见面的,有时他忙得几天不见人影。她现在是住进了他买的公寓里,每天最渴望的事情就是亚撒的出现。

    亚撒是个很懂享受的人,他喜欢美好的事物,喜欢女人的温柔体贴,喜欢女人听话,喜欢女人以他为中心,喜欢她们乖乖的不惹他生气……如果要深度剖析一下亚撒这种心态,其实也不难理解。一个身份背景那样显赫的男人,如果私生活纯得像清水,那才是不正常。

    是人都会有*,是男人都会想要女人(除了某些特例)。在有的人眼中,亚撒是风.流花心,可若是换位思考一下,自己若有他那样的家世背景,指不定还比他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亚撒无论怎么玩,怎么在女人堆里打转,他都会抱着一个原则——不玩弄女人的感情,各取所需。女人们看上他的英俊和多金,而他又能从中解决某方面的需要。女人们会带着明确的目的接近亚撒,而他也会满足她们在物质上的需求。她们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只属于自己一个,可她们仍然愿意那么做……

    亚撒只会跟懂游戏规则的女人在一起,他不喜欢纠缠不清。对方得到了金钱或物质,就该自觉地知道进退。

    亚撒跟那种欺骗女人感情的渣男,是有着本质区别的,他从不玩弄和欺骗女人的感情,而女人也知道他是不会谈感情的。但这不要紧,她们只要在事后能得到一份价值不菲的酬劳就行。

    亚撒的生活方式,在富豪的圈子里太普遍了,很多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富二代们,大都是成家比较晚,大都是玩够了才会结婚的。

    可是,这一次,卢洁莹的存在似乎跟往日亚撒所接触的女人有所不同。她不像那些女人一样容易轻言放弃,不是甘于拿到一张支票或一根钻石项链或一套房子……她想要的,是真正掳获这个男人的心,成为他唯一爱的女人,成为他的妻子。

    卢洁莹这个目标和理想真是挺勇敢的,这是在她不知亚撒是文莱皇室的情况下,假如了,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心境?还会这么有勇气和信心么?

    而亚撒对卢洁莹也有些特别,就拿今天来说,他竟然出现在了车展的后台化妆间,还送了一束卢洁莹喜欢的蓝色妖姬。可见她在亚撒这儿还是比较得*的。

    这要归功于她的在亚撒心里有着一份别人都及不上的位置……亚撒以为她就是六年前那个让他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初尝滋味的女人。他或许不会记得别的女人是什么样子,可他对于自己身为男人的第一次,记得很清楚,记得在那个美丽的早晨,醒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卢洁莹……

    这一份特殊的情结,是其他女人无论如何都无法代替的回忆。从这一点就能隐隐窥探出亚撒的内心世界远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花花公子模样,他其实很念旧,对某些人某些事,他也是有可能重情的。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他是孤独的,因为到现在还没有女人能看透他这一面……

    只不过,那个能让亚撒放弃整个森林的女人,真的会是卢洁莹吗?目前看来,她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第二天。

    亚撒准时出现在公司,而比他更先来的,是兰芷芯……她的假期到了,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是时候来上班了。

    亚撒前脚进办公室,后脚兰芷芯已经将一杯香浓的热茶放到了他桌子上。看她低眉顺目的样子,又这么勤快,亚撒还真有点不适应。

    这男人不愧是精明绝顶的,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只见这货悠哉悠哉地靠在真皮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睥睨着兰芷芯:“说,是不是有事求我?”

    求?这词儿用得真气人。可兰芷芯现在却偏偏不能跟他硬杠,只得假笑两声说:“总裁英明,我是有事……明天我想请假。”

    “又请假?没人告诉你明天全公司都要加班吗?”

    兰芷芯似乎是料到亚撒会这么说,闻言,直截了当地说:“明天水菡的店铺开业典礼,难道你不去?”

    亚撒嗤笑:“我是要去,可我是老板,我可以不用加班,但你是员工……”

    这货摆明是故意刁难兰芷芯,看着她平静的面容在变色,他就觉得老舒坦了,心里在高唱凯歌……【6千字,明天继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