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续:亚撒当众宣布已有结婚对象(8千字求月票!)

续:亚撒当众宣布已有结婚对象(8千字求月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好消息!现在更新可以先发后审了,大家多多支持啊!】

    这位说话面带微笑,好似慈祥长者一般的中年男子就是文莱现任财政大臣——默罕默德。系皇室旁支,也就是亚撒和哈吉的远亲,但也属于皇室成员。他这是第一次带女儿进皇宫,并且是刚满二十岁的小女儿。

    默罕默德是财政大臣,他所说的话当然份量不轻,立刻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原本是欢欢喜喜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一点怪异了,每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看起来十分有趣。

    欣特祖母望着默罕默德女儿笑而不语,哈吉伸手摸着自己嘴边的小胡子,赫淑娴的手轻轻戳了一下老公的腰……亚撒的父亲博西,悄悄用手抓住了妻子的手指,递个颜色示意她别说话。

    默罕默德左边的两个男子是亚撒的两位堂弟,同属亲王,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似乎觉得这件事很有趣。

    而当事人亚撒俊脸上的笑意就有点凝固了,微微眯起了蓝色的瞳眸,迸射.出两道凌厉的光线锁在默罕默德身上,瞧着对方和蔼可亲的面容,亚撒心底在腹诽:“老狐狸,真是死心不死,前几年想着把大女儿塞给我,现在又要把最小的女儿塞给我,你不盯着我你会死么?”

    心里这么说,可亚撒却笑了,尴尬的气氛又活跃起来,欣特也不动声色地说:“默罕默德,你的提议确实很好,亚撒亲王是该结婚了,都29的人了还不结婚,这在皇室里边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的一个特例。不知道默罕默德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为我们推荐一下呢?”

    这话说得,亚撒的心咯噔一下……糟糕,祖母该不会是早就知道默罕默德今天会有这一出?不会是事先策划好的?

    默罕默德欣喜地点头,示意身边的女子站起来……

    “女儿,抬起头来,让大伙儿看看你。”默罕默德说话间露出明显的得意。

    这女子叫“莎约”,是默罕默德的小女儿。她穿着时尚,但是戴着头巾。一袭深红色连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腰上系着一根纯金镶钻的精美腰饰,凸出她诱.人的小蛮腰……浑身上下裹得比较严实,长袖长裙的,胳膊和大.腿都不会露出来。

    她的五官不属于秀气型,分开看,眼眉深邃,鼻子挺直,嘴唇略显丰厚,还是个方脸。但这些全都组合在一起却又形成一种特别的韵味,尤其是她那双闪动着光亮的眼睛,青春活力中隐隐透着几分难掩的野.性。总结一句话就是,这个女子有点辣。

    由于信教的关系,未婚女子不能穿着暴露,还要裹头巾。但即使是这样,也不会影响到莎约天生的气质。看到她,就会联想到她的性格是跟积极向上,勇往直前,热情如火等等词汇联系在一起的。

    欣特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惊艳,颇有深意地说:“不错不错……”

    这到是实话,但论外表和气质,莎约是配得上亚撒的。出于礼貌,哈吉和赫淑娴夫妇也都频频点头,只是却没有急着表态。

    “莎约,介绍一下你自己。”默罕默德再一次示意女儿。

    莎约大大方方地一笑,一点都不怯场,清脆的声音不急不慢:“我叫莎约,今年二十岁,毕业于m国波士顿大学mba,刚回国,还没有正式工作。”

    就是这么简短的自我介绍,尤其是后边那句“还没有正式工作”都能被她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这不是丢脸的事而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没错,当众人听完莎约的自我介绍,全都惊讶了,就连亚撒也是不由得暗暗心惊,看向莎约的目光中少了几分不屑,多了一分欣赏之色。

    这是因为,m国波士顿大学mba实在是个很牛*的专业,中文的意思就是——工商管理硕士。

    20岁拿到硕士,这不是天才是什么?20岁就能在波士顿大学拿到mba,那更是天才中的学霸,学霸中的战斗机,可以甩开人家好几条街了。这就不奇怪为什么默罕默德在提到自己女儿时这么得意,不奇怪为什么莎约那么富有自信。她绝对有这种自信的资格,哪怕现在没工作,都只是因为她刚回国,而这种人才,走到哪里都是会受到欢迎的。

    哈吉是个惜才的人,身为现任国王苏丹,他的眼光不能局限在某一处,对于莎约,他第一印象不错。

    哈吉爽朗地笑着,赞赏地看着莎约:“真是皇室的福气啊,小小年纪就能拿到mba,比亚撒可强多了……哈哈哈,没工作不要紧,默罕默德,你可不能放着人才不用,赶紧地给你女儿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

    “是,陛下。”默罕默德心里暗喜,觉得自己成功了一半了。

    欣特也是很高兴,越看莎约越是感觉喜欢,朝她招招手:“过来,让我好好看看,这孩子是怎么长的,20岁就能拿到mba,太了不起了。”

    莎约没有普通文莱女子那么害羞,这或许跟她曾出国读书的经历有关系。见欣特召唤,她笑着就上去了,一身红衣很像是一团火在燃烧着。

    赫淑娴和老公博西,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些许担忧……只怕亚撒对于今天的家庭聚会很不满意了。

    本来是家庭聚会,却没想到默罕默德带了自家女儿来,变相的成了相亲。还是在亚撒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能舒坦才怪。

    亚撒不讨厌这个叫莎约的女子,有才华的人,国家当然需要,但是这欣赏和喜欢是两码事,他看着祖母拉着莎约问长问短的,越发感觉心里不舒服,越觉得祖母这是故意安排的。

    为了不至于大家太尴尬,亚撒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埋头吃着水果,懒得去理睬那对父女。

    可旁边还有人见不得亚撒这么清闲,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瘦瘦的身影走了过来,坐在亚撒身边,装作很关切的样子:“亚撒哥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坐着,不上去跟莎约联络联络感情?”

    话是这么说,可这人眼里分明还有一丝取笑的意味……谁都知道亚撒最不喜的就是被皇室安排相亲,以前碰钉子的大臣和皇室远亲,那是不在少数,大家都知道亚撒很固执,但现在一回来就被安排相信,还这么突然,可想而知他心里多反感了。

    亚撒斜斜一挑眉,嘴角上翘,勾出一丝兴味:“达桑,怎么你觉得我应该去么?默罕默德又没说要把莎约嫁给我,有可能他的目标是你呢?虽然你已经有了三个妻子,但是还能再娶的。你要是看上莎约了,不如就娶回去。”

    “你……”达桑脸色一僵,被亚撒的话呛到了……整个皇室都知道他家的三个老婆个个都不是简单的货色,隔三岔五的吵架,打架有时都可能,要是再娶一个回去,估计他家更不会安宁了。

    另一位堂弟也跟了过来,调笑说:“亚撒哥哥,默罕默德摆明就是冲你来的,他先提到你应该谈婚论嫁,再推出自己的女儿,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亚撒哥哥,那个莎约看起来不错,20岁就能拿到mba,你们结婚生出来的小孩子,那更基因肯定是很优秀的……”

    “图仑,你也信这种基因论?反正我是不信的。你要是觉得莎约能生个聪明的孩子,你把她娶回去,哥一直觉得哥的基因已经足够强大了……”亚撒面露得意之色,想起了嫣嫣,那可是聪明宝宝,跟小柠檬不相上下的。他还用得着找莎约生吗?这两个堂弟当然不知道亚撒的孩子都五岁多了,机灵着呢!

    这叫图仑的家伙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可脾气到是不小,一听亚撒陶侃他,立刻黑了脸:“我都已经娶了四个老婆了,要不然,莎约还真可以考虑。”

    这三兄弟在旁边聊着,彼此也都知道各自说的话没几分是真的,连笑容都是不达眼底的,有种淡淡的疏离,但至少还能维持表面的平和。

    这两个人都是亚撒的堂弟,但平时少有来往,不如亚撒和哈吉那样关系铁。

    亚撒对于这变味的家庭聚会已经失去了兴趣,只想快点退场,但还有午饭没吃,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等午饭过后就闪人。

    幸好这午饭期间,默罕默德和欣特并没有将亚撒和莎约联系在一块的话题,只是对莎约赞赏有加,不停地夸着,其意思很明显了。

    欣特多少有点知道亚撒的脾气,今天他或许已经感觉到默罕默德的出现是她默许的,他能坐下来吃饭,没有掉头就走,也算是对她的尊重了,如果她再不管不顾地当众提出要亚撒和莎约交往,只怕他面子上挂不住,产生逆反心理。

    文莱皇室是出了名的极尽奢华,这一桌子的菜满满的,并且餐具都是纯金纯银的。坐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亚撒却有点心不在焉,他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兰芷芯和嫣嫣现在吃的什么?

    他在这儿大鱼大肉,满桌子吃不完的山珍海味,可他的女人和孩子却在偏远的地方受罪,他哪里还会有多好的胃口。

    好不容易熬到了这顿饭结束,亚撒整个过程都很少说话,就在大家觉得可以圆满结束这次聚会的时候,亚撒却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站了起来……

    “请容许我说几句话……咳咳……”亚撒清了清喉咙,神色柔和而又不失严肃。

    赫淑娴下意识地心头一紧,虽然不知道儿子要说什么话,可直觉告诉她,多半是会令人震惊的内容。

    但眼前,欣特在,哈吉在,赫淑娴也不能不顾着场合,只能暗暗着急。可亚撒的父亲博西却是一脸轻松,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亚撒,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亚撒此举有什么不妥。

    欣特和哈吉以及默罕默德,莎约,还有两个堂弟,也都注视着亚撒,等着他发言。

    亚撒深不见底的蓝眸里泛起点点光泽,最后一丝犹豫也被坚定所代替,他很慎重地说:“我是想说,其实我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但是暂时还不适宜公开,等合适的时机,我会带她回来。”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灰色……消息来得太突然,事先没有任何人知道亚撒会这么做,就连哈吉都是震惊地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太出乎意料了。

    几秒的静默,随即只见赫淑娴也站了起来,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愤怒。在场的,除了亚撒就是赫淑娴知道,亚撒口中所说的对象是谁?兰芷芯,一个普通人,怎能嫁入皇室?赫淑娴只觉得亚撒是在故意赌气,胡闹。

    “亚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赫淑娴咬紧了牙,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亚撒拖走。

    “淑娴!”欣特一抬手,示意赫淑娴不要太激动,可其实欣特脸上也是挂不住的,肤色有点涨红了。

    “亚撒,你这孩子真是顽皮,你的结婚对象该不会是上次那个绯闻女友?叫什么莹的?”

    “不是。”亚撒如实回答。

    在座的都知道这件事,可亚撒却说不是那个女人?这就有点奇怪了,难道还有别的女人是他们不知道的?

    莎约也是紧紧盯着亚撒的眼睛,心情难以平静……她在见到亚撒之前就已经听父亲说了亚撒是如何如何有才干有能力,将文莱皇室在中国投资的公司经营得怎样风生水起。在见到亚撒之后又被他英俊挺拔的外表所折服,一颗芳心就落了一半在他身上,可现在他却说已经有了结婚对象,这不等于是在打她的耳光吗?

    哈吉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弟弟,那是谁?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能让你会想要跟她结婚?”

    这些问题也正是其余人心中所想,唯有赫淑娴此刻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但亚撒却不会继续透露更多,他又不是傻子,刚才只是试试大家的反应,不会真的将兰芷芯和嫣嫣的存在说出来。只有等他安全接回了人,他才会向皇室交代更多。

    “请原谅我现在不能说太多,但是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带她来见。”亚撒再一次表达自己的意愿,清晰而坚定。

    最感到被打脸的就是欣特了,身为祖母,她为孙儿的婚事操心,本来就是应该的,可现在看来,孙儿好像已经表现出逆反的心理了。

    欣特慈祥的面容变得沉郁,凝重地说:“亚撒,你是亲王,不是平民,你要知道,你的婚事是全国人都会关注的焦点。甚至全世界的人都会盯着你的婚事,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一个人,所以你不能随心所欲,至皇室的声誉于不顾。结婚的事,还是由皇室安排,你如果觉得在中国待腻了,就放个长假回来,好好修身养性,像你哥哥多学学怎么当一个成熟的有责任感的男人。”

    欣特这番话,听起来很沉重,说完之后也觉得不便再继续下去,挥挥手算是打招呼了,说自己很累,先下去休息,众人自便。

    亚撒沉默不语,耳边传来两个堂弟讥笑的声音……

    “亚撒哥哥,你都29岁了,也是时候懂事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啊。”

    “就是,看我们的婚事都是皇室安排的,不还是这么过来吗,也没见我们少块肉啊,再说了,家里有几个女人伺候,有时候也是享福嘛。”

    “对对对,亚撒哥哥,你还是听祖母的话,接受皇室的安排,早点结婚生孩子,我和图仑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两个男人就跟麻雀似的叽叽喳喳,比先前还活跃。

    一旁的默罕默德虽然一直没吭声,可这张老脸都气得发白了。他也是皇室的人,更是重臣,他认为自己的女儿嫁入皇室那是必然的,可亚撒这么不给面子,当众宣布已经有结婚对象,他这脸往哪里搁?

    “亚撒,你真是……真是太过份了!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默罕默德气愤地撂下这句话,拉着女儿的手就走了,带着一身不甘的怒火。

    “叔叔……哎呀叔叔别生气嘛!”达桑赶紧跟上,打圆场去了。

    图仑也不甘落后,追着上去了。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因尊重默罕默德还是有其他图谋,就不得而知了。

    赫淑娴本来也想上去呵斥亚撒一顿的,却被亚撒的父亲博西拦住了,冲妻子摇摇头,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赫淑娴也很给老公面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强压住怒火,愤然离场。

    转眼,这华丽的宫殿里就只剩下亚撒和哈吉了。

    哈吉先前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现在人一走得差不多了,他也是长长地舒口气,轻叹着拍上亚撒的肩膀:“弟弟,既然你现在不想让我们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我猜……她应该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女人。如果是一个家世身份都显赫的女人,你可能现在就已经带回来了。就因为她身份平凡,所以你知道现在带她回来也许会是一种伤害。我说得对吗?”

    亚撒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动,哥哥真是很了解他。

    “哥,你是不是也认为我刚才不该那么做?”

    哈吉哑然失笑,眼底却含着一丝苦涩:“不,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当年我也面临过像你一样的情况,但是我还不够勇敢,最终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

    “哥……”亚撒无言感激,哥哥的认可,对他来说很重要。至少这是第一个站在他这一边的亲人,并且还是现任国王,这对亚撒是很有意义的。

    “那哥哥您可以说说到底您喜欢的女人是谁吗?”亚撒晶亮的蓝眸闪耀着好奇,这个问题,从小到大,他都问了无数遍了,但哈吉却从未正面回答过。

    今天的哈吉却有些不同,比起往日,他似乎更感xing了一点,兴许是被亚撒的行为勾起了感慨。

    哈吉琥珀色的眸子望着窗外远处,那个方向是皇宫的大门,他幽然的眼神就像是在极目眺望远去的爱人……

    “那个女人,她家摆了一个烤鱼摊,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无意中路过,去吃了一回烤鱼,那时候她只是个年纪跟我一般大小的姑娘,但她做的烤鱼很好吃,我喜欢那个味道,是在皇宫里吃不到的。每次看着她烤鱼时候的样子,我就觉得那画面特别美,炭火映照着她红红的脸,她的腼腆,羞涩,她的每个笑容都是那么迷人。她不知道我这个熟客的身份,只见我经常去吃,于是就开始跟我聊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可我却只能捏造一个假名告诉她……”哈吉眼底的苦涩又深了几分,回忆起一些往事,依旧是会触动他的心。

    “她傻乎乎的,从未怀疑过我的身份,甚至有一次因为下雨,我又想吃烤鱼,只能派人去告诉她,叫她烤好了之后送到皇宫来。而我在皇宫门口去拿烤鱼的时候,她问我怎么会住在皇宫,我只能谎称自己的父亲是皇宫侍卫……她从不质疑我,她给我的永远都是微笑和温暖。我们一起去看海,一起在山林里采蘑菇,我们有过一段纯纯的快乐的日子……”哈吉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嘴角不自觉地扬着,可见他的这段回忆有多美好。

    但紧接着,哈吉就露出沉痛的表情:“在我十六岁那年,我被封为王储,十八岁就在皇室的压力下,被迫娶了第一个妻子。当时,我的那个她,知道我结婚了,并没有怨恨我,她说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叫我不要担心。可是,我没想到,她会为了我守贞到现在,二十年了,她都没有结婚。我看到她领养了两个孩子,我也暗中资助那两个孩子去国外留学了……而我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只能偷偷去看她摆摊,看她卖烤鱼,有时也会派人去为我打包一份,但我没有再去打扰她的生活,我甚至都没问过她知不知道我就是现任苏丹……”

    偌大的宫殿里,富丽堂皇,极尽奢华的装潢和摆设,都在显示着这个皇室有多么的辉煌和尊贵不凡,但此刻却因哈吉的一席话,让人窥探到,辉煌之下隐藏着的心酸与遗憾。

    亚撒深深地被震撼了,第一次听哥哥说这些话,他太能体会哥哥的感受了,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一幅纯美的画面……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牵着一个同龄的少女,漫步在海边,夕阳下,晨曦中,在山林里,湖泊旁,都留下了美好而动人的身影。那份恬静与温馨,一定是镌刻在哥哥灵魂深处,永不遗忘的,属于自由的味道。

    而那位不知名的女子,能为哈吉守贞20年而不嫁人,亚撒对于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在这个国家有宗教信仰,那些人真的可以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很多事情,源于这个信仰的本心。

    亚撒抬眼望望这富丽华美的宫殿,感慨地说:“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真正渴望的不是成为世界最富的皇室,我们最想要的是自由。不被皇室所束缚,不被所谓的责任而捆绑一生,向外外边自由的空气,渴望自由地呼吸……哥,这些年,真的苦了你。”

    哈吉默然,随即那复杂的眼神看着亚撒:“你潇洒自在很多年了,其实你比我幸福多了,如果有一天你坐到我的位置,你……”

    “哥,说什么呢,赶紧打住!你的病会好起来的,你还要继续当苏丹,别想偷懒啊!”亚撒不让哈吉继续说下去了,那个话题太沉重。

    哈吉也是被亚撒表情逗乐了,哈哈一笑:“没错,看来我还得操劳下去啊。”

    “哥你是最英明的苏丹,全国人民都需要你啊!”

    “你这小子又拍马屁了!”

    “nonono,我说的是大实话!”

    “……”

    两兄弟一扫先前的阴霾,开始聊些有趣的话题,只是这未免感觉有点在强颜欢笑。

    亚撒是真心希望哈吉能早点康复,血浓于水的亲情,亚撒是很重视的。而哈吉也对亚撒相当纵容,哪怕他先前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已有结婚对象,哈吉都不曾责怪半句,而是显然站在他那一边。只因为哈吉曾有类似的经历,他知道那种遗憾是怎样痛苦,他不希望亚撒步他的后尘。

    不管怎样,皇室不是哈吉一个人的,他的支持固然重要,但他也不能再全体反对的情况下让亚撒跟兰芷芯结婚。

    亚撒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需要过的难关还不少。但这家伙有个优点,那就是脸皮够厚,胆够肥。只要他认准的事就会不遗余力,迎头而上。越是艰难,他越要逆行,誓必要打破皇室一贯的传统!

    =======呆萌分割线=======

    时值六月,天气变热,陆地上时常感觉像在蒸烤似的,随着全球天气逐年变暖的不可逆转的节奏,这天上的太阳也越发威猛了,火辣辣地悬挂在头顶,大地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流,都在盼着这天儿能下一场及时雨。

    港口,刚停泊下来的金虹一号像个美丽而傲娇的巨兽盘踞在海边,闪闪发光,华丽而耀眼。

    游客们纷纷下了游轮,走在最后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女的戴着遮阳帽,青春靓丽,朝气蓬勃,即使烈日当空也不皱一下眉头。而她旁边的男人穿着黑衣,板着脸,手揣在裤带里,酷帅到了极点。尤其是那双明明妖魅却又发着冷光的眼睛,令人不敢逼视。

    看这造型,这架势,不愧是老大,依旧那么拉风啊,瞧这张写着“生人勿近”的脸,长得跟妖孽似的,可就是太冷,除了他身边那个青春活泼的女子,别人还真不敢随意接近他。

    小颖无视梵狄的黑脸,挽着他的胳膊,脆生生地说:“嗳,还在生气吗?刚才那个男人是美食节目的制作人,我只是跟他聊了几句,话题全都是吃的东西……”

    梵狄一记眼刀飞过来,淡淡地说:“是只聊了几句,不过你觉得有必要留电话号码吗?现在我才是你的经纪人,我都说了那个节目不上,你们还有什么可联系的?”

    小颖晶亮的眸子闪了闪,噗嗤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哈哈……原来是为这个?你吃醋啦?”小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梵狄。要知道,看梵狄吃醋,那不是经常有的事。

    梵狄脖子一梗,眼一瞪:“你还得瑟!”

    “嘿嘿,告诉你,我留的不是自己的电话,是山鹰的电话,反正山鹰现在也是我的助理嘛。”小颖俏皮地瞅着梵狄,果然这货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山鹰……我的得力干将,现在到成了专门帮你打发桃花了,助理……嗯,也算是助理。”梵狄嘴里低喃着,还下意识地回头望望……

    只见一个瘦瘦的竹竿似的身影蹿了上来,苦着脸说:“老大,我觉得以我的能力,我可以做点其他事啊,总是处理一些那种事,我感觉自己都快发霉了。”

    原来是小颖自从恢复了容貌又当上美食交流大使之后,想追她的人不少,但其中很多又是行业里不便去得罪的人,所以一般情况都不由小颖亲自去处理,梵狄让山鹰来负责打发掉那些送花的送礼的还有邀请饭局的。总之,只要发现有*企图的一律推掉。

    “嗯?那种事?敢情你觉得替我们打发掉那些想要追你大嫂的男人,是很起眼的事?告诉你,这事很重要,关系到我和小影之间的感情和谐问题,如果不是我信任的人,还不会交给他做的。小子,好好干,年底多给你点分红!”梵狄鼓励的眼神看着山鹰。

    果然“分红”对山鹰是有吸引力的,马上来了精神:“老大,今年的分红能不能别给我钱了,您还是为我物色一个结婚对象!”

    “咳咳……咳咳……”梵狄顿时感觉喉咙发卡,很不给面子地说:“我可没那个本事让姑娘喜欢你,这得靠你自己去争取。”

    山鹰只好没精打采地说:“算了,老大还是把分红直接打到我卡上……”

    “……”

    三人说笑着已经走到岸边停靠的车辆旁,一头钻进去,向着梵氏公馆出发。

    这一趟出去了半个多月,梵狄还是有些想念公馆里的兄弟,这次回来,不仅是处理一些事物,最重要的是要办一件事——结婚证是领了,可还差一个圆满的婚礼。【求月票!亲们不要觉得插.进梵狄的婚礼很突然,这情节是会跟兰姐和嫣嫣有重大联系的。详情请继续关注每天更新。】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