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目录 > 续:浓情时刻(加更6千字)

续:浓情时刻(加更6千字)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日内瓦的时间比起中国,大约是会早七八个小时,现在晏锥和洛琪珊吃完早饭,而远在中国的洛凯旋夫妇却进了凯旋集团……今天有董事会,他们夫妇俩都是董事会的成员,就算已不再是凯旋集团的实际掌控人,但股份仍在。

    有些日子没来凯旋集团了,洛凯旋的心情很复杂,就像是看到自己一手培育的孩子被人拐跑的感觉。对于一个曾经位高权重站在山峰的人来说,此刻的滋味太过苦涩。

    这社会从来不缺势利眼和虚伪小人,平时看不出来,但到了关键时刻就会现形了。比如现在……

    公司大门的人平时对洛凯旋夫妇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的,像是仰望神祗般的目光,点头哈腰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讨好巴结,可现在,就连门口的保安都懒洋洋的,见到洛凯旋和梁悦走进来,淡淡了扫了一眼,没有笑容没有恭敬地称呼,仿佛看到陌生人似的。

    保安精得很,早就听到风声说现任董事长蓝覃跟洛凯旋夫妻俩是死对头,一朝天子一朝臣,保安也会识趣地站队。

    洛凯旋本来也不会太在意这些,可当到了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才气得差点吐血。

    外边工作间的员工们虽然都有礼貌的招呼,但洛凯旋看得出来这些人都在刻意回避着什么,好像生怕跟他走近了就会大祸临头,包括遇到几个公司高层和股东,全都对洛凯旋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人情冷暖,总是会在人落魄的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

    洛凯旋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蓝覃是现任董事长,公司的人大都是见风使舵的,他失去了对凯旋集团的掌控,不再是董事长了,这些人怎么还会将他放在眼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洛凯旋也不会气得那么凶,最关键是他听到有人在私下议论着他的女儿……依稀中听到某些很刺耳的字眼,洛凯旋连揍人的心都有了,若不是妻子在旁劝着,他真的有可能忍不住要为自己女儿出口气。

    梁悦不是不心痛,而是她很清楚目前自家的处境,说到底,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制止得了一时,可人家背地里会怎么说,谁能管得了?

    人言可畏,最可怕的不是流言蜚语说得多难听,而是传播的速度和途径太容易了,根本不可能彻底完全杜绝。

    洛凯旋想去自己办公室休息一下,可是,当他打开办公室的门,见到的却是一个令人痛恨的身影!

    “蓝覃,你怎么在我办公室?”洛凯旋一声低吼,愠怒地关上门。

    梁悦也是怒不可遏,怎么蓝覃连办公室也要霸占?

    蓝覃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这曾是洛凯旋的位置,所以如今蓝覃也感觉特别畅快,报复心理得到了很大满足。

    蓝覃冷哼一声,眼底闪烁着得意的光芒:“呵呵……洛凯旋你真奇怪,我现在是董事长,别说这间办公室了,整个公司都是我说了算,难道还要我提醒你这个事实?你手里还有什么?公司里,你连职位都没有,不过就是有点股票罢了,但是,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全部财产已经被冻结了,也就是说,你穷得叮当响,还在这儿冲什么老大?你的办公室吗?早就不是了,它现在是我办公的地方,请你们出去。”

    嚣张,猖狂!蓝覃就像是一个暴发户般在炫耀着自己口袋里的钱,看到洛凯旋气得冒烟儿,看到梁悦气得发抖,蓝覃就越发痛快,他要的就是这效果,他费心策划的一切,没有观众怎么行?洛凯旋和梁悦就是他理想中的观众,他最渴望在他们面前提升优越感,享受这种将人踩在脚下的快.感。

    洛凯旋本来身体就不太好,最近更是憔悴了很多,现在又被蓝覃这么一气,洛凯旋的脸色开始发青了。

    梁悦紧张地扶着丈夫,关切地说:“别激动……冷静点,凯旋,冷静……气坏了身子岂不更让某个畜.生得意吗?”

    梁悦话音一落,只听“砰——!”一声,蓝覃愤怒地拍桌而起,原本是斯文儒雅的一张脸瞬间变得狰狞,怒视着梁悦……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畜.生?”

    梁悦冷笑,略显苍白的容颜毫不掩饰的轻蔑:“你何必明知故问呢,畜.生自己会对号入座的”

    “梁悦!”蓝覃怒吼,赤红的双眼充满了嗜血的气息,冲上去朝着梁悦举起了拳头!

    洛凯旋情急之下就要去挡,但是,蓝覃这一拳却没有真的砸下来,他只是愤恨地盯着梁悦,浑身都是戾气,狠狠地说:“梁悦,你曾经负了我,伤害我,现在还敢辱骂我?你是不是嫌现在还不够倒霉?是不是想加速洛家的灭亡?是不是想看着凯旋集团消失!”

    最能刺激到蓝覃的人,只有梁悦,然而梁悦性格刚强,她是不可能会向蓝覃低声下气哀求的,因为她很清楚,即使她跪着求蓝覃,他依旧不会停止报复,他的心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走火入魔了。

    “蓝覃,你执迷不悟,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呸!”蓝覃一口唾沫差点吐在梁悦身上。

    洛凯旋暴怒了,伸手猛地一推蓝覃:“你离我老婆远点!”

    洛凯旋是怕蓝覃会伤害到梁悦,挡在梁悦面前护着。

    蓝覃见状,更是恼羞成怒,脸色一狠,卷起袖子像是要打人的架势。

    梁悦心知不妙,急忙拉着洛凯旋往门外走,而洛凯旋似乎也很不舒服,面色泛青。

    蓝覃没有追出来,梁悦稍微放心了,但转念又担心起丈夫的身体,扶着他坐下来。

    “怎么样?很难受吗?”

    洛凯旋捂着胸口的位置,声音变得微弱:“我还撑得住,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你这脸色,身上还这么冰……不行,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真的……刚才只是心跳有点快,现在好了,不用担心我。”洛凯旋边说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冲着妻子笑笑。

    “真的没事?凯旋,这可开不得玩笑啊……”

    “老婆,我没骗你,我现在已经可以走路了。”

    可谁知,洛凯旋才刚说完,迎面走来三个人……一个是他曾经的秘书,另外两个是上次来公司抓过洛凯旋的警察。

    “你们……”梁悦惊悚了,下意识地抱着丈夫。

    秘书尴尬地说:“这两位警.官说要找您。”

    警察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洛凯旋,请你跟我们回警局,你的保释从现在起作废。”

    洛凯旋和梁悦惊呆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无疑是雪上加霜!

    “为什么?你们不是还在调查吗?”

    “调查结束了,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这次不会允许保释的,我们将会尽快将案子移交检察机关……走!”警察将手铐咔嚓一下拷在了洛凯旋的手腕。

    梁悦傻眼儿了,几乎当场晕过去,而洛凯旋也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他有个预感,这回,兴许真的要被蓝覃那个畜.生陷害去监狱了……他一直没停止寻找证据,同时也希望警方能查个水落石出还他清白,然而,结果却是更加糟糕!

    晏锥的寻人计划依旧在继续,他和程瑞前几天已经将大半个老城都找遍了,还有些遗漏的没找的地方就是属于十分偏僻的角落,可现在也是必须要去找,因为时间越来越紧迫,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可能。

    天气寒冷,两个大男人都是全副武装,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鼻子和眼睛了,但两人都很仔细地在找,尤其是当看到稀少的亚洲面孔出现时,更会格外谨慎地观察。

    晏锥得到的准确消息是他要找的人就在日内瓦老城,但却没有更详细的线索了,他们如今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只是守株待兔。可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走街串巷,今天晏锥和程瑞都已没了前两天那种轻松的心情,顾不得欣赏风土人情,更加专注了。

    经过一间花店时,晏锥停下了脚步,临时起意,转身走了进去。

    程瑞以为晏锥要买花,谁知道进去之后晏锥却将他拉到角落里,压低了声音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被跟踪了?”

    “哇,boss,我们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有点感觉不对劲,您也察觉到了?”

    “嗯,我们小心点,留神看看谁在跟踪。”

    晏锥说完就往店门口的一堆鲜花走去,果然,那位跟踪者在前边拐角处来不及躲闪,被晏锥瞄个正着!

    “程瑞,去,把跟踪我们的人叫过来。”

    “啊?”

    晏锥一脸沉沉的表情,不太妙……虽然那跟踪者浑身上下裹得比晏锥他们还要严实,可晏锥的火眼金睛还是认出来了,跟踪他们的,不是什么神秘人物,而是……

    三分钟后,跟踪者很不幸地被晏锥抓到,因为她不熟悉这里的街道,晏锥也不熟悉,可他跑得快啊。

    老鹰抓小鸡似的,跟踪者被晏锥拎住了衣领,下一秒,她的围巾被扯下来……

    “董事长夫人!”程瑞怪叫,不可置信地盯着洛琪珊,再看看晏锥……得,这两口子又杠上了。

    没错,跟踪者就是洛琪珊,此刻,她只能发挥柔情攻势了……晏锥似乎是吃软不吃硬的主。

    “嘿嘿……嘿嘿……老公……你好厉害,这么快就发现我了……”洛琪珊笑得可甜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清澈的眸子眨动,略显心虚地笑着。

    晏锥的脸黑得像锅底,凌厉的目光紧紧锁住眼前这张笑得灿烂的脸。他这*啊,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居然敢跟踪他?

    洛琪珊紧张,有点怕晏锥真会发火,急忙解释:“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我当然会捉急啊,我……我……只是好奇,不是不信任你……”

    洛琪珊知道自己理亏,跟踪人,不管什么理由,始终是不对的行为,而这个男人还是她的老公,这会不会让他觉得她不信任他?他会相信她只是好奇吗?

    少有见她这么局促的样子,晏锥心里一动……她是害怕两人之间刚建立起来的互相信任又消失了吗?

    好一会儿,晏锥绷着的脸才松开,无奈地搂着洛琪珊的肩膀,微微叹气:“你啊,知不知道一个女人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有多危险?如果我没发现你,万一你遇到了什么事……”

    他眼底的疼惜,还有那一抹亮亮的神采,是*溺吗?

    洛琪珊呆滞了,被晏锥这充满柔情的目光给电得晕乎乎的,只剩下窃喜地笑。

    洛琪珊学乖了,抱着晏锥的胳膊亲昵地依偎着他,柔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发现我,不如,就让我跟着你们一起。你们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

    程瑞佩服地说:“董事长夫人太英明了,这也被你猜到!”

    这话立刻招来晏锥一记眼刀,程瑞立刻闭嘴了,转过头去佯装欣赏周围的景色,其实心里在嘀咕:“boss你还挣扎个啥呀,都被你老婆跟踪了,你还不老实交代出实情么?”

    晏锥垂眸凝视着洛琪珊,将围巾再给她围好,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只见洛琪珊那张莹润如玉的脸蛋上露出了震惊之色,随后就是巨大的惊喜。

    “真的吗?张骏真在这里?这……这太神奇了,你是怎么查到消息的?”洛琪珊激动得难以抑制,真想跳起来欢呼!

    事到如今,晏锥也不隐瞒了,将全部事情都告诉了洛琪珊。

    原来,晏锥来瑞士要找的重要人物就是张骏!

    张骏是谁?就是那个受蓝覃指使去陷害洛凯旋的人。张骏指证洛凯旋,他是关键证人,但在洛凯旋被保释的期间,张骏回到m国去了一趟,蓝覃曾派人跟着张骏一起,目的是为了控制张骏,以防他跑掉,可谁知,张骏也很狡猾,居然被他摆脱了蓝覃的手下,偷跑到瑞士来了。而张骏对蓝覃撒了谎,他的老婆不是在m国待产,而是在瑞士!

    算算时间,张骏的老婆早应该生了,但这家人究竟躲在哪里却还是个未知数。

    不仅是晏锥,蓝覃也在寻找张骏。因为张骏是重要证人,如果没有张骏的出庭作证,洛凯旋给判入狱的可能就会降低。而一旦张骏能上庭,洛凯旋便有90%的可能会被坑死。

    解铃还需系铃人,晏锥也是在洛琪珊和蓝泽辉的新闻上头条那天才被梵狄通知他,找到了张骏的下落,但只知道在日内瓦老城。

    由于事关重大,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晏锥担心洛琪珊如果知道这件事,会沉不住气,万一露出一点异常被蓝覃察觉,那么寻找张骏的难度就会更大。

    因此,他决定要亲自前往日内瓦,正好那天洛琪珊的新闻上头条,全世界都以为他戴绿帽子了,他趁机离开,谁都不会怀疑他的去向,并且还会给人造成一种假象,以为他是被气走的。

    事实上,晏锥的头脑很清醒,看到那则新闻的第一反应就是——假。

    因为他很肯定洛琪珊假如真要和蓝泽辉偷.情,不会白痴到选择去大凯旋酒店,并且……既然是偷.情,怎么还会有人能拍到他们睡觉的画面?窗帘都不拉,偷个什么情?洛琪珊和蓝泽辉又不是傻子。

    一切只能说明有人故意陷害洛琪珊,这才是晏锥当时愤怒的原因,那个幕后黑手不仅是害了洛琪珊,这件事还必定让晏家声誉受损,洛家的处境也会更糟糕。这阴险的计谋真是恶心到了极点!

    晏锥很能忍,在外界都以为他戴绿帽时,他却不予澄清,果断地去了瑞士。在名誉与张骏,之间,他选择了先寻找张骏,他的牺牲,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洛琪珊听完晏锥的诉说,她的一颗脑袋已经垂到胸口了。羞愧、歉疚、自责,还有满满的感动,全都塞在身体里,眼眶禁不住的湿润,心底一波一波酸胀往上涌……

    原来,晏锥忍辱负重竟是为了帮她父亲找到张骏这个证人,他宁愿让她误会,让全世界都笑话他,他在机场假装冷漠无情,他当时有多心痛?

    他从来就没对她说过几句好听的话,可他做的事却是比挂在嘴边的情情爱爱更加厚重百倍,真诚千倍!

    洛琪珊窝在他怀里,肩膀不停地在抖动,紧紧咬着下唇,压制着不让自己出声,可还是逃不过他的感知,他知道她此刻的颤抖不是因为冷……

    说完这些,晏锥还是波澜不惊的表情,似乎自己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温热的手伸出来,轻轻勾住了她的下巴,使得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这一霎,四目相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彼此心上化开来,隐隐的“嗒”一声,两颗心就这么黏在了一起,合二为一了。

    洛琪珊红红的双眼早已是热泪盈眶,她不是个爱哭的女人,但这次真的忍不住,太意外,太惊喜太感动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爆棚,她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份珍贵的爱情,比她想象的还要深厚得多。

    能为她如此付出的男人,那该是有多爱她啊?只要想想,她的心就感觉无比的甜,此刻她流出来的是幸福的眼泪,是喜悦的眼泪,是她在庆幸自己找到了爱!

    晏锥柔和的眼神含着情意,不再掩饰什么,疼惜地说:“你呀,别再虐你的唇了……”

    刚一说完,这张俊脸骤然放大,洛琪珊唇上一热,已经被他吻住了。

    天冷,可这夫妻俩有了爱的滋润,暖和着呢,吻得难解难分,忘情忘我,好像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整个天地只剩下彼此。这种美妙而宁静的甜蜜,激起了心的共鸣,灵魂都在欢呼,找到了依归,找到了港湾,找到了生命里缺失的那一半,从此之后,便是圆满。

    国外某些地方比较开化,人们对于这种当街亲吻的场面见怪不怪的,只是,一旁偷偷观看的程瑞,挺佩服boss那肺活量的……真厉害,一次可以吻这么久。

    洛琪珊终于是气喘吁吁地瘫软在他怀里,酡红的脸颊含着三分羞涩,她可是第一次在大街上亲吻男人啊,以前见过很多次,可自己还未能体验,现在,是晏锥带着她体验的,真好。

    晏锥很喜欢看洛琪珊脸红害羞的样子,纷嫩的脸颊越发动人了,让他忍不住口干舌燥……要命啊,洛琪珊的魅力越来越大了,他感觉到下腹的燥热,可现在不是说那种事的时候,他要忍……可下一秒,他轻咬着她的耳垂,不甘地说:“过几天你要好好慰劳我……”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他憋得很辛苦,等她身子好了之后,他一定要尽情尽兴一番。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