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四章 陷害(上)

第五十四章 陷害(上)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不在绝望中爆发,就在绝望中死亡!

    就唐劫而言,他其实是很乐意借叶黑子的手干脆彻底的解决掉龙焘这个麻烦的。

    通过游少峰这个身份,他已经清楚了解到龙焘有多恨自己——尽管唐劫没觉得自己有多得罪这个人,但事实就是龙焘一直在密谋干掉自己。

    既然对方那么想自己死,那他也不介意先送对方一程。

    可惜的是龙焘还是活了下来。

    在发现自己被骗后,他万般无奈地走上擂台,与叶黑子展开对决。

    面对这强势的敌人,面对囚笼下凶猛的攻击,这个家伙非但没有丧失斗志,反到在最后关头爆发了,甚至于小有突破,以一记射天狼打破囚笼障壁,冲破囚笼,逃出生天。

    龙套最终没能成为龙套,反而有着进一步向配角命运发展的趋势,这让唐劫也颇感无奈。

    不过作为代价,龙焘的腿被叶黑子的万毒蛛蛰了一针,毒素入体,整条腿已变得肿胀不堪。洗月上师们已全力施救,至于能做到哪一步就不好说了。

    龙焘也因此成为此次两派对决,洗月派付出代价最为惨重的一人。

    在这之后再战五场,由于兽炼门发现在洗月派有心针对下很难杀死对方一人,终于改变策略,以自保为主,接下来的五战,却是以双方都未死人而告终。

    这也成了三场血拼中死人最少的一场。

    是日,兽炼门战死五人,洗月派一人重伤,其余无损,兽炼门以赢十场,平一场,负九场的成绩获得小胜,却无任何意义。

    退场时恒无敌死死盯着唐劫,象是要用眼神杀死你般。同样狠盯唐劫的还有赫连虎,只不过他的目标格外多些,除了仇视唐劫外,还将蔡君扬和书名扬也一起瞪进去了。

    只是此时的书名扬,并未在意赫连虎的目光。

    他依旧捧着书站在人群中的一角,全神贯注地看着书中内容,口中还念念有辞,象极了一个书呆子。周围欢闹的人群,为胜利而庆贺的语声,赫连虎那仇恨的目光,似是全与他无关。

    轻轻将书翻到第七十三页,目光落在第六行。

    原本书写着人轮大道内容的字迹在这刻突然渐渐淡去,浮现出一片新的字迹:游少峰失踪,唐劫必有行动,盯住他!

    看到这话,书名扬轻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发给他的指令已是越来越近乎直接行动,看来天神宫也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字迹只维持了片刻便告消失,书页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放下书,书名扬看向远处。

    只见唐劫正在人群中与众人欢笑,接受着大家送来的谢意——此战之后,因为他的见识,眼光与判断能力,使得他获得了大多数人的尊重。

    对于唐劫,书名扬还是有几分欣赏的。不管怎么说,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走到今天,唐劫付出了太多。有时他也会想,如果自己没有那该死的身份,也许会成为唐劫真正的好朋友。可惜命运没有如果,有些事早晚要来。

    想到这,他的心中亦不由唏嘘起来。

    唐劫还在和大家说话,一直聊到人群大多散去,这才婉拒庆功,独自离开。

    书名扬发动敛气符,遮蔽气息跟在他身后。

    一路追随,只见唐劫在城中信步走着,竟是向着城外走去。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敢出城?

    书名扬大感惊讶,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刚得罪了恒无敌和赫连虎,兽炼门正憋着劲要杀他吗?

    然而唐劫偏偏还真就出城了,从红梅岭的正大门,一路向外走去……

    —————————————

    “混蛋!”

    万兽园内,赫连虎就象只发怒的雄狮,一掌将身边的将身边的石桌拍成齑粉。

    比赛虽已结束,赫连虎的愤怒情绪却未终结,反到有愈演愈烈之势。

    一想到自己今天的遭遇,那股憋屈感几乎要把赫连虎整个吞噬,以至于他不得不通过疯狂的破坏来平衡自己暴走的内心,居住的庭院内因此遭受了狂风暴雨般的洗涤,原本清幽小园也因此成为一片残垣败瓦之地。

    可惜任他如何发泄情绪,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一想到自家炼虎的惨死,失去的胜利,被羞辱的门派,赫连虎就禁不住握紧拳头,自语道:“唐劫,蔡君扬,书名扬……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在这时,外面一人匆匆走了进来,对着赫连虎鞠躬:“赫连师兄!”

    赫连虎回头看了一眼:“庆松?你的伤如何了?”

    来人叫姜庆松,兽炼门学子之一,他的号数是18号,正与唐劫对阵。白天与唐劫一战,两人交手多时后还是唐劫获得胜利,不过姜庆松拼着受唐劫一拳,还是全力冲破了唐劫封锁,跳出擂台,保得性命。

    这刻听赫连虎这么说,姜庆松笑笑:“好多了。都说那唐劫精擅炼体,虽是灵海阶却拥有百炼之躯,力大无匹,我看也就是架子上威风。我生受了他这一拳,这不现在已无大碍了。”

    “我看是师弟你的淬体术又有精进吧。”赫连虎挤出一丝笑容道:“对了,找我有什么事?”

    姜庆松已道:“赫连师兄恨不恨那唐劫?”

    赫连虎脸色一沉:“废话!”

    姜庆松已道:“这次演武,我兽炼门吃亏不小,其中有近半缘故就是因那唐劫。所以离开的时候,我找了几个小子,让他们盯紧唐劫,寻机杀他。没想到比赛刚结束,机会就来了。”

    赫连虎一呆:“你说什么?”

    姜庆松回答:“唐劫出城了。”

    赫连虎一下站了起来:“你确定?”

    “千真万确!一共两人,他和书名扬。”

    “就他们两个?”

    “没错!”

    “好,我们这就去杀他!庆松,你去通知门内兄弟,还有恒长老,这次一定不能让他逃过去。”赫连虎说着向外走去。

    姜庆松道:“恒长老那边我去过了,不过他已入定,暂时不宜打扰,我留了消息,相信等他看到自会赶来。至于其他师兄弟……赫连师兄,我觉得此事不宜过多人知道,否则走漏风声让洗月派得知,只怕会给唐劫逃逸的机会。再说以你我二人的实力,也足够对付他们。你也不想功劳和好处让太多人分掉吧?”

    赫连虎想想也是,终于点头道:“好吧,我们走!”

    两人出了万兽园,一路狂奔,很快来到红梅岭外。

    赫连虎看看四周群山,问姜庆松:“知道他们往哪儿去了吗?”

    姜庆松脸上露出神秘笑意:“赫连师兄不必担心,我的人已经在他们身上下了追踪印记,跟我来,我定带你找到书名扬他们。”

    他没说唐劫,却说了书名扬,赫连虎也未在意。反正在他看来,这两个人都得死。

    ——————————

    红梅岭外,唐劫还在不紧不慢地走着。

    他步履悠闲,看起来轻松写意。走了一会儿,唐劫干脆停在一处山涧旁,找了块大石坐下,正式看起风景来了。

    书名扬只觉得纳闷无比,想这家伙在这时候跑到外面,难道就是为了看风景?

    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他难道不知兽炼门的人随时可能得到消息过来追杀他?

    想到这,书名扬心中微微动了一下,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时候的兽炼门要是碰到自己,多半也是会动手的吧?

    毕竟之前比赛上,唐劫可是两次把自己拉下水。

    等等!

    书名扬心中突然一惊,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先是赛场上将自己拉下水,却又在赛后突然离城,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

    书名扬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他意识到恐怕某个针对自己的阴谋正在展开。

    只是……这前提是唐劫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

    可他怎么会知道的?怎么可能知道的?

    书名扬想不通,也不敢相信。

    就在他震惊,犹豫,彷徨之际,坐在水边的唐劫突然站了起来。

    他站在石上,回头看了一眼。

    那一眼,正落于书名扬的藏身处,仿佛穿透无数阻碍,落在他身上一般,看得他如坠冰窟。

    然后,唐劫突然笑了笑。

    书名扬看到他动了。

    他双手凌空,在一瞬间捏出无数印法,灵潮滚滚,向着他身上涌去,泛出一片紫色霞光。

    紫电纵身法!

    第二层巅峰地步的紫电纵身法!

    书名扬不知道唐劫这个时候发动全速状态下的紫电纵身法有何意义,但是在紫气霞光冲天起的那刻,他看到唐劫大笑着转身,向着远处直掠而去。

    身影飞纵,布跃长空,在拉出一片紫色电光后,转眼便纵出大段距离,只是几个呼吸间,唐劫人便鸿飞渺渺,消失不见。

    他竟然就这么跑了!

    这一幕弄得书名扬错愕不已,但就在下一刻,一个吼声响起:“他在那儿!”

    不好!

    书名扬心知不妙,本能地向着一旁跃去,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原现立足处已被炸出一个大坑。

    不远处停留着二人,正是赫连虎和姜庆松。赫连虎的脸上犹有不满,刚才要不是姜庆松喊了一声,自己这一掌怕是已将书名扬击杀。

    这刻看着书名扬,姜庆松喊道:“赫连师兄,唐劫那小子见机的快,先跑了!”

    赫连虎脸上露出峥嵘笑意:“那就先宰了这个!”

    唐劫跑得太快,只看那紫色光影,赫连虎就知道自己是没可能追上的,所以也干脆不再去追,只是盯住了书名扬。

    “是,师兄尽管出手,师弟为师兄掠阵!”姜庆松拱了下手,已立到一旁。

    赫连虎没想到他竟然不出手,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书名扬,还不至于要自己二人联手。这小子是敬重自己,所以才把对手让给自己,心中大感满意,这刻也不多话,便将自己仅剩的那只炼虎放了出来。

    他虽然只剩下一只炼兽,但他自身实力本就不弱,而且炼兽少了,操控能力却是增强了,因此实力虽受影响,却没想象中的那么大,面对书名扬更是胸有成足,这刻已狞笑道:“臭小子,暗算老子也有你的一份吧?纳命来!”

    剥皮刀挥动,一道犀利刀风已斩向书名扬。

    书名扬大惊,扬手打出一道符纸挡住,同时叫道:“赫连师兄手下留情,小弟从未想过和你为敌。禁灵符是我做的,但做之前我的确不知道是用来对付你的,而且我制做的只是符纸,制成符阵是那唐劫自为……这些事和我完全没关系。”

    “少废话,既然来了,那就受死!”赫连虎大吼着连劈数刀,刀风凛冽劲袭书名扬。

    这赫连虎实力当真强悍,哪怕一只炼兽都没有,以他自身实力都足以对抗如书名扬这类学院天才。

    书名扬一张接一张符纸不要钱的砸出,拼命抵挡,连声辩解,可惜任他如何辩解,赫连虎统统不理。他恼恨唐劫在赛场上戏耍他,这刻下起手来也有心折磨书名扬,所出的每一刀都正好让书名扬可以抵挡,却又需要费全力才能挡,同时那开智下品的妖虎则疯狂扑击,虎爪连动,在书名扬身上撕开道道伤口。

    以至于只是片刻之间,书名扬已是全身带伤,仿佛受到凌迟之刑。

    书名扬渐渐支撑不住,绝望叫道:“赫连虎,你别欺人太甚,我都说过了那些事与我无关!”

    “废话,有关无关你都得死!兽炼门与洗月派势成水火,哪怕往日无仇,见面亦必厮杀。就算那些事都是唐劫所为,真与你无关,老子今天既然逮到你了,那就算你倒霉吧,就用你的命来弥补我的愤怒!”

    说着剥皮刀再掠,光芒劲现。

    他虐也虐够了,这一刀已是有心将他一击杀掉。

    书名扬无奈,终于大喊道:“别杀我,我不是洗月派的人!”

    “什么?”赫连虎一呆,这一刀未能劈下去。

    书名扬已狂喊道:“天神宫暗子,暴猿书名扬,见过赫连师兄!”

    说着已取出一物扔给赫连虎,却是一块小小令牌,上刻鹰堂字样,正是鹰堂身份令牌。

    “你是天神宫的人?”赫连虎吃惊地看书名扬。

    书名扬没好气道:“是,我是天神宫的暗子,奉命潜入洗月派……真没想到,洗月派没把我查出来,到是让你把我给逼出来了……妈的!”

    赫连虎大感羞愧:“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书师弟,这事对不住你了。抱歉抱歉,你放心,这事我绝对不会给你传出去的。”

    天神宫与兽炼门互为依助,同气连枝。如果书名扬是天神宫的人,那还真不能杀他了。

    “那你还不快走!”书名扬已是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咳着血道。

    他为赫连虎所创,万般无奈才吐露身份,这刻伤势颇重,以至于站都站不住了。

    “我这就走。”赫连虎忙道,他也知道暗子一事事关重大,真要因为自己而导致天神宫的大事受影响,他也肯定会受到门内责罚。

    他这边想走,姜庆松却拦住他:“赫连师兄且等等,这天神宫暗子的令牌,咱们谁也没见过,总不能他说是就是了吧?”

    赫连虎呆了呆:“你的意思是?”

    “也有可能他就是洗月派的人,为求生故意用此计呢?”

    书名扬大怒:“难道我早知道你们会来杀我,还特别准备好一块令牌吗?”

    “那可不好说。说起来这暗子身份非同小可,岂能随意泄露?”姜庆松正色道。

    这话气得书名扬心中大骂,我随意你妈逼啊,老子再晚说一句就被赫连虎宰掉了!

    嘴上却只能说:“那你还要怎样?”

    “总是要证实一番才行的。既然你是天神暗子,对天神宫的情况应当比较了解的。我考你几个问题,你若能答上,我便信你。”

    “行。不过我身为暗字,也只了解鹰堂部分,你要问我其他堂口的我也不知。”

    “那就鹰堂。你先说现任的鹰堂堂主是谁,副堂主是谁,谁是指挥你的人?”

    “现任堂主朱瑾瑜,第一副鹰主百里秋,第二副鹰主邓玉庆。我原受副鹰主顾长青指派,顾长青死后,我蛰伏两年,直到前不久传来起复令,这才重新起用,受邓鹰主节制。”

    “鹰堂现在洗月派有多少暗子?都有谁?”

    书名扬心中恼怒,想你问的也太多了。再说这些事我就算瞎扯,你又如何辨别真伪?难不成你一个兽炼门学子手里还能有我天神宫的暗子名册吗?

    只是他现在命悬人手,只能低头回答:“顾长青死后,天神宫在洗月派的暗子受到惨烈打击,折损众多,如今尚在恢复与重建过程中。我不太清楚内中情况,只知道和我联系的几个……”

    说着已将名字一一报来。

    饶是如此,姜庆松还不满意,又逼着书名扬问了不少关于天神宫的事,直到旁边的赫连虎都看不下去了,说:“够了吧?以他所知,这是千真万确的天神暗子,而且还是级别甚高的暗子。”

    “恩,差不多了。”见赫连虎说话,姜庆松这才点点头:“赫连师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恩。”赫连虎答应一声就走。

    还是姜庆松细心,临走时丢给书名扬一个药瓶,拱手道:“先前不知师弟身份,多有得罪,抱歉,抱歉。”

    说着这才与赫连虎一起离开。

    拿着药,书名扬不客气的倒出一把丢进口中,这才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他这趟跟踪唐劫无果,反到被赫连虎逼出身份,可算是失败到家了,回去后也不知如何交代。

    总算那两个家伙没逼问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否则提到唐劫,就难免涉及到十方谷大阵一事,到时候传到兽炼门耳中,怕也是个麻烦。

    想到这,书名扬心中突然生起一丝寒意。

    不对!

    那姜庆松什么都问了,甚至连鹰堂在洗月派的各种联系手法等等可以说事无巨细都问了一遍,怎么可能偏偏漏掉自己的任务这一环?

    身为暗子,你的任务是什么?这种问题或许不是最重要的,却无疑是最显眼的,是任何人来问,都不可能也没道理错过的问题。

    除非……

    “除非他之前就已经知道。”书名扬喃喃出声,心中寒意在瞬间壮大,弥漫了他的全身。

    然后他发现……他动不了了。

    “药有毒!”书名扬再抑制不住地喊出声来。

    抬首望去,一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目光冰冷地望着他。

    姜庆松!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