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五章 陷害(下)

第五十五章 陷害(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粗壮大树下,姜庆松就那么站着。

    他看着书名扬,目光冰冷而不带威胁,反到带着一丝挪逾。

    他说:“我告诉赫连虎,让他先回去,我留下来打探唐劫的行踪,所以你不用指望他会再回来了。”

    书名扬狠狠瞪着姜庆松:“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如此害我?难道你是洗月派在兽炼门的暗子?”

    姜庆松笑了笑。

    下一刻,震骇书名扬的一幕在他眼前发生。

    只是一个眨眼,姜庆松的面容竟已变了。

    不仅是面容,甚至连头发,肤色,身高,都随之变化。

    姜庆松消失无踪,代之而起的却是一张他更加熟悉的面容——唐劫。

    “唐劫!”书名扬尖声叫了起来:“这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你走了……”

    明明是亲眼看到唐劫使用紫电纵身法离去,怎么可能一个眨眼他又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与赫连虎一起?

    那一刻书名扬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怎么也无法理清这中间的头绪,直到他看到唐劫面容再变,这一次却是变成了游少峰时,书名扬全身一颤,终于有些明白了。

    “幻化……幻化之术……原来你会幻化之术,而且是高等幻化之术……你到底是谁?”

    对方面容再变,这次却又回到了唐劫的面容上。

    书名扬怔怔看着:“你是唐劫,那之前走的那个……”

    唐劫向前走了几步,在书名扬的身边坐下,这才道:“老鸦岭有妖狐,名幻影。杀之取妖丹,以秘法炼制,可成身外化身,兼具变化之能。”

    寥寥数语,却是已将前后因果皆道出,书名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他看向唐劫:“这应当就是你最大的秘密了吧?你把这个告诉我,看来我今天是不可能活着回去了。”

    唐劫叹了口气:“我一直在努力避免这种事,可惜……却终究是避不过去。”

    “一直在努力避免?”书名扬愕住:“这么说你早知道我就是暴猿了?”

    “恩。”唐劫点点头。

    “是顾长青?”书名扬自问自己行事也算小心,因此在他想来,唯一可能暴露自己的就是顾长青了。

    没想到唐劫却摇头道:“顾长青临死都没有说出暴猿是谁,但是他不说,却不代表我就猜不到。”

    说着唐劫突然笑了一下:“其实有些事,换个角度想,很简单就能得到结论的。比如要什么样的暗子才能让一位鹰堂之主在那种情况下还不忘保护,守住秘密呢?自然就是那种前途远大,得来不易的暗子。”

    书名扬的脸色立刻僵住。

    他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重因果!

    当初唐顾之战,顾长青的确死都没有说出暴猿是谁,但顾长青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的“死都不说”,同样给了唐劫一个提示:暴猿必然是来之不易,前途远大的暗子,否则不可能让顾长青如此珍惜。

    何为来之不易,前途远大?

    上品资质,玉门七转以上。

    按照洗月学院规矩,上品资质无需名额即可入学,这也就意味着,文心国内那些天赋绝佳的学子们,是不需要通过出卖洗月派来获得进入学院的机会的。

    正因此,天神宫可以比较轻易的从下层学子中招募到自己需要的人手,但是在那些天才中要想得到一个自己人,却是极难极难的。

    而这样的人,在未来更是有希望成为洗月派中间骨干力量的。

    正因此,暴猿与其他所有暗子不同,他存在的意义,其实远不止是对付唐劫,更有长期潜伏,未来成为洗月派中坚的用意,所以轻易暴露不得。

    天神宫交给书名扬的所有任务,也都是监视,观察,汇报,却从无具体行动,就是为了保护好他。

    让他参与行动,仅仅是为了让他适应和习惯这种氛围。毕竟所谓的数十年不动,只为一朝发难,其实是最不靠谱的行为。绝大多数的数十上百年潜伏者,一旦身居高位,早他娘叛变了。

    只有让暗子一直保持在行动状态,形成长期惯性,才能确保忠诚,让书名扬行动的意义就基于此。

    但正是这过度的保护,让唐劫意识到暴猿的重要性,很轻易就可反推出,暴猿有极大可能是玉门七八转以上的天娇学子。

    所以唐劫一句“前途远大,来之不易”就道出他看破书名扬的核心,书名扬也立时醒悟过来。

    不过他还有些不死心,道:“但是玉门七转以上,可不是只有我,你怎么就能确定是我?”

    “自然是根据平常的表现了。”唐劫笑笑:“其实我最初怀疑你,还在杀死顾长青之前。”

    “在那之前?”书名扬震惊。

    “恩。”唐劫点点头:“还记得你我有一次在灵台阁的相遇吗?”

    “哪次?”

    唐劫淡淡道:“就是我初获断肠刀,打算去虎啸谷历险,正好在灵台阁遇到你。”

    书名扬想了想,终于回忆起来:“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是去灵台阁卖符纸,正好遇到你。当时你还找我买了些符纸。”

    “没错。”

    “难道那次我露了什么马脚?”书名扬想不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让唐劫看出自己。

    唐劫笑笑:“这件事是发生在林家邀请我去赴宴之后。如果我没说错,林东升当时的宴请应当是你在幕后主使,对吧?”

    书名扬叹息一声:“是。我奉顾长青之命,调度安排院内暗子。把你引出学院,就是顾长青给我的任务,为了保护自己,我自然不会出面做这事,就交由林东升负责。这和灵台阁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就是在那之前,我闯天御殿,创下新记录,并以此为借口,让蔡君扬找林东升说项,要他给我加钱我才肯赴宴。”

    “这事我知道。”

    “可在那之后,我就去了锻金台,一直没出来。林东升给了君扬回复,君扬便想找我报消息,却遍寻不得,一直到我从虎啸谷回来,才找到我,通知我这件事。你知道他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唐劫看着书名扬,一字字道:“他说:林家早几天就答应了加钱的事,不过那几天你都窝在锻金台不出来,我找了几次没找到你,害得我发动所有人给你送消息,结果也没送到,到是把林东升急得要死。这不刚得到你出来的消息,竟然是把母老虎宰了,果然有你的!”

    书名扬全身一震:“原来如此!”

    当时蔡君扬到处找唐劫找不着,只能让别人看到唐劫后通知他。但在唐劫从锻金台出来再到进入虎啸谷这段时间,只有一个人遇到了唐劫,那就是书名扬。

    偏偏他什么都没说!

    唐劫悠悠道:“当时听到君扬这话时,我是真楞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你明知道蔡君扬正在找我,却在见了我后提都不提此事?忘了?不可能!我破天御殿记录,身价暴涨,这在学院可不算小事。几百个灵钱,即便对现在的我们,也不是可以无视的……”

    “我不说,是因为我想尽量远离……”书名扬喃喃道。

    “是的。一种习惯,将自己置于漩涡之外的习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尽量别扯到自己身上,保护自己的习惯。临时加价本不是什么好事,我故意这么做,就是要逼得幕后主使者现身。你为安全计,自然是不会牵扯其中,却也因此忽略了蔡君扬的嘱托……这叫欲盖弥彰!”

    唐劫继续道:“当然,仅以此就断定你是暴猿,未免有些武断。不过一旦留了心,许多东西就自然而然会入眼中。比如当初顾长青抓我时,为什么不杀你们?他想用你们来逼我交出兵鉴,我却故意不求他饶你们性命,结果反到让我确定,暴猿就在你们四人之中。真传之争,我发现柳如烟是律堂中人,平静月是千情宗人,虽身份都有问题,却都与暴猿无关。剩下的最可疑的就是你和君扬。顾长青死后,你暂时失去指挥者,两年蛰伏,其实那段时间你对我疏远了许多,只是你自己没注意,反到是蔡君扬依旧和我交情如故。而在仙缘会将启后,你再度起复使用,找我的次数立刻变得频繁起来……你和我的接触,几乎是随着天神宫对我的注意而来的。”

    说到这唐劫笑道:“我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你就是暴猿,但这些间接的证据,各种蛛丝马迹加起来,就算想不猜到你,也难啊。说起来,天神宫不也是这么判断我的吗?只不过我为他们准备了新的证据,以颠覆他们的认知。你却缺乏同样的手段来颠覆我的判断。”

    “原来……原来是这样……”躺在地上,书名扬无力地看着天空:“既然你早知道我就是暴猿了,为什么不杀我?”

    唐劫犹豫了一下,这才缓声回答:“你玉门八转,即使没有天神宫在暗处提供资源,只要好好修炼,将来在洗月派也是有大可为的……投入天神宫,风险太大,若无不得已的理由,想来也不会干吧?”

    书名扬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你想知道为什么?”

    “只是觉得,你总该有些不得已的理由。”

    书名扬长长吐出口气。

    他看着头顶天空默然不言,好一会儿,才喃喃道:

    “我是孟门沟人。孟门沟是位于灵洲的一个小村子,隶属阳门县辖治,村子不算太富,到也不是太穷。有修者在,年年风调雨顺,不经天灾,就算税高了些,日子总还是能过的。”

    唐劫静静听着。

    书名扬继续道:“孟门沟的旁边有条河叫麻河,小时候,我们最爱的就是到河边去玩。在我九岁那年,麻河来了一只鼋妖,那鼋妖兴风作浪,泛起水灾。河水在一夜间暴涨数十米,淹没了大量的庄稼。村民派人去县里求助,岂料当地驻守修者以夜深不便行动为理由,硬是不肯出动,生生拖到了第二天才来。”

    唐劫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渎职!”

    书名扬却嘿嘿笑道:“那又如何?你真当这世上每个人都会恪守本分?我们身在学院中,教导的就是如何守规矩,所以礼法大如天。可出了那狭隘之地,走向未知之世,有太多太多门派看不到的地方,也就注定会有太多的阴暗。渎职?不算什么,不过如此,小事罢了。但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却使得孟门沟一多半的良田被淹,十六人被河水卷走。本来这也罢了,我孟门沟百姓受此天灾,却也不敢责难上师。只要那上师向上陈情,道明事实,减了我村当年的税赋即可。谁想到……”

    书名扬的声音陡然变得阴寒起来:“那个混蛋不知从鼋妖身上得了什么好处,为免交出而不愿上报,因此竟然瞒下了麻河水灾之事。结果朝廷派人收交,我村里人哪里交的出来。双方争执下产生口角,发生械斗,朝廷竟以谋反之名,一口气屠了我村二百四十八名村民!”

    说到这,书名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双眼一片血红,倾出无尽怒意。

    就连唐劫亦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简直令人发指!那个混蛋叫什么名字?”

    “白贪贞。”

    唐劫点头:“我记住了,若将来有机会,定杀他为你报仇!”

    听到这话,书名扬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谢谢!”

    唐劫这才道:“这事之后,你就跟了天神宫?”

    书名扬回答:“恩。出事的时候,我玉门未开,所以也没人在乎这个村子。而天神宫需要暗子,最喜欢找的就是这类地方的遗民。事后天神宫找到我,为我开启玉门,发现我玉门八转后,他们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就动用大量人力为我重新铺平道路。我本就是文心人,身家清白,他们再主动帮忙,抹平在孟门沟发生的一切。如今除我之外,怕是已经没多少人知道孟门沟所发生的一切了。”书名扬回答。

    他看着唐劫,一字一顿道:“在我得知自己是八转之身后,我便以心魔立誓,有生之年,要杀尽为恶之辈,还这世道郎郎乾坤!我虽身为天神暗子,这一颗匡扶正义之心,却天地可鉴!”

    唐劫叹了口气:“终不过是为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你说什么?”书名扬一呆。

    唐劫已道:“世间哪里有真正的一尘不染之地了?这为恶之辈,文心有,莫丘同样也有。你能杀洗月的人,难不成还能杀莫丘的?你为私怨投身天神宫也就罢了,何必非要给自己加上大义名分。”

    书名扬哼了一声,犹自不服。他虽加入天神宫,但在心理上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正义一方。这刻唐劫说他只是为私怨而无关正义,心中自然有所不服。

    有心想要辩驳,唐劫却话风一转,道:“话虽如此,你的遭遇依然让人同情。当初我意识到你可能就是暴猿时,就猜到你身上多半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才会让你为天神宫卖命。有鉴于此,我并不想对付你,今天听你说过,到是证实了我的想法。”

    “可你终究还是决定杀我了。”书名扬道。

    “是啊,因为现在杀了你对我更有好处。”唐劫叹息着回答:“所以说,做人少给自己找理由。我们都是利益动物,良心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仅仅是因为考验它的诱惑还不够罢了。”

    “那么是什么好处和诱惑让你决定抹杀良心来杀我?”书名扬问。

    唐劫笑了:“你弄错了一件事,杀你不违背我的良心,毕竟这么些年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找麻烦,甚至于可说是置我于死地。我不杀你,是我大度,现在我不过是收回我曾经的慷慨。至于说好处嘛……”

    唐劫的目光停在书名扬身上:“你和赫连虎大战一场,赫连虎前脚走,你后脚就死……”

    书名扬目中光华大放,盯住唐劫。

    唐劫悠悠道:“所以每个人都会知道,你是死于赫连虎之手。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你死之前,你已经向赫连虎表明了身份。赫连虎明知你是天神暗子,却还是杀了你,仅仅因为……你参与制作了禁灵符。”

    说着,唐劫已将书名扬那块证明身份的天神宫暗子牌取出来,压在他的身下。

    “这是物证。”他说:“除此之外还有人证,就是我。赫连虎和姜庆松一起出来追杀你,你死在赫连虎手中,而姜庆松则死于我手中。”

    书名扬瞪着唐劫道:“赫连虎不会承认的。”

    “当然,但无论他如何否认,都无法解释你身上的伤。这里的战斗,是你和赫连虎交手时留下的,你的伤更充满了虎爪的印记。我之所以用药物药翻你,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一个已经受伤的你,而就是为了避免战斗破坏这最天然也最真实的现场。无论是兽炼门还是天神宫,他们任何人过来,都只会看出这里是你和赫连虎交手的痕迹……完全真实,无一丝虚假伪造的痕迹。当然,你的死亡也是如此。”

    他打了个响指,远处小虎宝儿向着这边踱着步子走来。

    唐劫的声音继续:“可惜,任他们如何慧眼如炬,终不可能把不同妖虎留下的痕迹都区分清楚。”

    小虎已走了过来,将爪子伸出。

    唐劫握着它的前爪,小心的按照书名扬身上的爪痕放上去。

    扑!

    虎爪上指尖凸伸,沿着原来的痕迹刺入书名扬胸膛,书名扬全身一颤,血水再度从他体内流出。

    这一下,刺穿了他的心脏。

    唐劫轻轻将虎爪抬起,小虎扇了扇翅膀,飞离原地。

    唐劫这才继续道:“现在证据齐了,赫连虎再如何狡辩,也抹不掉他杀人的事实。甚至于连他自己都会怀疑,是不是他当时出手过重,为你留下了无法挽回的伤势,造成你的死亡。但不管真相到底如何,作为兽炼门未来年轻一代最有前途的天之娇子,兽炼门都不可能就这么把他交出去。而那也正是我想要的。”

    书名扬身躯微微颤抖着。

    那是濒临死亡时的颤抖,也是震惊唐劫计划时的颤抖。

    唐劫冷酷道:“天神宫最有价值,潜力最大的暗子,没有死在洗月派的手中,却死在自己最好盟友的手里……天神宫与兽炼门之间的嫌隙,就从今天,因你而起!”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