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九章 传承

第五十九章 传承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风云回卷,十方谷中重新生成大片迷雾,除了面积好象比之前大了些外,一切好似又都恢复到原样。

    但是就在这看似平淡的背后,却响起段老四惊恐的叫声:“第一阵阵壁失去感应……”

    听到这话,何冲手一挥,一片灵壁的影象在三人眼前生成,正是第一阵阵壁所在。

    天神宫由于已破解到大阵第二层尽头,因此除了幻境内部因其特姓而无法窥视,对于其他部分到是可以监控的。

    但就在这刻阵壁影象出现的同时,就见大片雾霾升腾而起,渐渐弥漫整片画面,再看不到一丝一毫内中情景。

    何冲心中一惊,手势再点,一片海浪在眼前出现。

    这是弱水阵。

    但是接着就看到白色的雾气继续席卷而来,如海上大雾,依旧将整片海洋都笼罩其中,画面很快又变成一片白。

    “第二阵阵壁也失去感应了……”段老四语气干涩道。

    听到这话,何冲也是心神一颤。

    段老四这话,彻底意味着他们再不可能站在这里看到里面的一切,更意味着他们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

    邓玉庆脸色变得惨白:“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唐劫非但破解了这大阵,甚至更控制了这幻境,扩张幻境,使得天神宫再无法把握他们的行踪。

    现在整个大阵,凡是被破解之处,皆被幻境笼罩,整个九绝诛仙阵都已经变化了,却变得让他们再无法理解,也无法捉摸。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变化是怎么形成的。

    “他怎么可能做到连仙台大能都做不到的事?”就连何冲也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邓玉庆道:“万载以降,从无人能破大阵,即便天神宫穷全宫之力,搜罗天下,亦不可得,一个小小唐杰,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破开,甚至反控?这没道理,难不成这大阵看人的,难道万年以来,一直就是等他来?”

    段老四怒吼道:“放屁,就算是天道轮转,也不可能看破万载时空,凭什么指定大阵留给谁?再说此子诡诈多变,如此姓情注定不是兵主转世,更不可能指定他为继承人了!”

    这话一出,何冲却是全身一颤:“原来是这样!”

    段老四和邓玉庆同时应声回头,只见何冲全身颤抖着,眼放光辉,口中瑟瑟:“机缘也是陷阱,让你们从一开始就走上了岔路……怪不得……怪不得……是了,早该想到的。”

    说着何冲已捶首顿胸,狂呼起来:“错了,我们全错了!”

    “真人!”段老四和邓玉庆同时叫到。

    何冲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拍着地面哭喊道:“这么简单的事,我为什么早点没想到啊!”

    邓玉庆扶着何冲道:“真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冲堂堂天心真人,这刻竟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他不是为阵破而哭,而是为自己的“蠢笨”而哭,这刻被邓玉庆扶着,哭喊道:“我们错了……那个阵……不该这么破……不该这么破的啊!”

    “哪个阵?”邓玉庆迷惑。

    何冲坐在山头,颤悠悠指着下方:“无边幻境……安全路……全错了……那不是正路……我们从一开始就没走对路……大阵根本就不需要破啊!”

    这话让邓玉庆和段老四终于有些明白了。

    天神宫能够进入第二阵,靠的就是那条安全路,也就是那大阵自身的破损,而唐劫却没有走这条路,而是自己寻找破阵之法。

    难道说,非要循正途找到的破阵之法才是正路?

    可是这样的话,千万年来,从无人破解过无边幻境啊。

    两人不解。

    何冲已喊道:“因为这是传承啊!”

    —————————

    传承!

    何冲终于明白了。

    兵主秘地从一开始就是留给有心人的。

    作为传承之地,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只要符合条件就能进入,而不是强攻硬闯。

    要符合哪些条件何冲不知道,但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就是从头做起。

    天神宫的问题就在于他们没有符合程序。

    大阵的破损,使得天神宫一开始就没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他们跳过了第一步!

    九绝诛仙阵的破损固然给了天神宫掌握仙境的机会,却也让他们误入歧途。

    “可是真人,这无边幻境凶险莫测,无人能解,如果非要依正途破解,我们现在可能连第一阵的阵壁都达不到啊!”邓玉庆忙道。

    有些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天神宫未必就没想过传承的可能姓,问题是从第一步开始?

    可知这第一步中,已有多少生命沦陷其中?

    何冲顿首捶胸道:“所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啊,有问题!可惜我不知道。”

    说着他对着下方谷中喊道:“唐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问这话时,已没指望唐杰能回答他。

    没想到谷中云气变幻,片刻后,竟然真传出唐劫的声音:“我只能告诉你,藏象经的真实作用是用来冲击玉门的。剩下的,就看你自己分析了。”

    何冲楞了楞:“冲击玉门?”

    他坐在地上,开始摸着下巴思考,只是一时间怎么想也整理不出头绪。

    反到是邓玉庆眉头微蹙:“第二阵阵壁给出的好处,就是一个冲击玉门之法,那岂非太过廉价?无边幻境也好,弱水阵也罢,哪一个不是我们费尽心思方能过去的。一个冲击玉门之法,有何意义可言?”

    没想到这话一出,何冲全身一震,大叫道:“原来是这样!”

    “真人?”段老四和邓玉庆同时看何冲。

    何冲已叫道:“想想啊,想想啊!第一阵阵壁放兵鉴,那是钥匙!第二阵阵壁放藏象经,那是冲击玉门。这说明什么?想想物尽其用,想想循序渐进!”

    邓玉庆面色变了变:“物尽其用,循序渐进……难道说按兵主的安排,只需要一个凡人就能走到第二阵弱水阵的尽头?”

    “没错!”何冲抱头痛哭:“破不了阵,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强,而是因为我们不够弱啊!”

    ————————————————————

    “胸有浩然气,绿海伏鬼潮,碧海踏银波,我自乘风去!”

    蔚蓝大海上,一条巨大龙舟正乘风破浪而去,四周是无尽海妖,蜂拥而至,对着龙舟发出最狂猛的攻击,却只激起一片灵潮,不见丝毫受损。

    唐劫抱着膝坐在船头,高声唱着自己现编的歪诗,只觉得其乐无穷。

    龙舟是唐劫用无边幻境中的幻化能力生成的,带入第二阵,借此长驱直入,可轻松突破弱水,直达阵壁。这也是大阵对“弱者”的保护。

    如果没有破解无边幻境之秘,那就注定不可能得到龙舟,破弱水阵也就必然不依常理,导致的结果就是一错再错,一路只能强攻硬闯。

    不过真正让他心情愉悦的还是他脚下之物。

    此时在他脚边还趴着一物,仔细看却是一只小鬼,通体透明,只有一尺高,这刻正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看着那小鬼,唐劫亦不由唏嘘道:“谁能想到,走出幻境的真正方法竟然会是你呢……兵主盖世奇材,果不虚传啊。”

    草原上百鬼夜行,众起追随时,唐劫的确已到了末路。

    不过那时,他的脑子反而更加清醒了。

    面对众鬼压迫,唐劫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么多鬼物,怎么就没对阵内的灵气运行产生一丝影响呢?

    第二个念头则是:毫无疑问,此阵的运行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鬼物的存在,从而在布阵时就采取了规避之法。

    第三个念头才是:如果这地方真的凡人都能过,那到底该怎么才能过?

    然后他就看到了被鬼物附身的那只幽冥红狼。

    当幽冥红狼被鬼物附身时,所有的鬼物再不会攻击它,仿佛它成了众鬼的一员。

    虽然下一刻它就被唐劫一拳轰碎,但就在那时,唐劫脑中却突然闪现一个记忆片段。

    那是他发现兵鉴之秘的影象:带着搜魂术的余威,使意识进入兵鉴。

    在很早的时候,唐劫就想过一件事。

    如果兵鉴是钥匙,那么这把钥匙为什么要放在幻境后?

    如果九绝诛仙阵的每一层布置都有其用意,藏象经是用来炼体,兵鉴是阵钥,那么无边幻境除了身为屏障外,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吗?

    唐劫一直不知道。

    但直到那一刻他回想起自己掌握兵鉴的过程,才终于意识到,也许无边幻境除了屏障的作用外,的确还有一个意义,就是帮你如何掌握兵鉴!

    换句话说,走出幻境,掌握兵鉴以及凡人获得传承这三件事也许是相通的。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唐劫在这三者间找不出任何共姓。

    但当百鬼夜行,鬼狼啼嘶之际,唐劫却看到了那一丝共同点。

    让鬼附身!

    是的。

    让鬼附身!

    只有鬼物才真正熟悉这个世界,也只有它们才能带人离开此地;

    同样的道理,也只能那些弱小的凡人才会让鬼物附体,修者可是宁死都不会给鬼物这种机会的;

    最后,鬼物附身后,要想摆脱鬼物,恐怕就需要用到兵鉴。

    以搜魂术对兵鉴,其实就是魂念进入兵鉴体内,由此可见兵鉴本身就是一种对灵魂有极大作用的宝物。一旦被鬼附身者到达兵鉴处,很可能就是鬼魂代替魂念进入兵鉴,这样既解除了鬼物附身之灾,同时也完成了对兵鉴的掌握。

    当然,在那个时候,这一切都只是唐劫的猜测与推理。

    这想法稍有错误,唐劫这辈子就算彻底完了。

    但是那一刻,唐劫终于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当然,鬼物附身也不是什么鬼都行,为此唐劫也是找了好久,他总觉得兵主一定有更周全的做法。

    直至这种全身透明的小鬼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鬼物,就在唐劫见到它的那刻,内心中就涌动出一种奇特的感觉。

    仿佛它才是决定这一切的关键。

    因此当那只小鬼向着他走来时,他有意识的放开了血气保护,任由那鬼物爬到自己的身上,看着它……钻入自己的心脏。

    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受便在瞬间弥漫了他的全身。

    真正让他震惊的是,那鬼物在进入他身体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未失去控制,甚至思维也还是自己的,只是眼前的视界突然变成一片黑白色,走起来有些飘飘忽忽。

    低头看去,唐劫竟然能看到自己的骨骼内脏,血液运转,每一根筋络都看得清楚,却是把他吓了一跳。

    而脑海中却是多了一片特殊的记忆,那是游荡在这个世界千万载的感受,长久的孤寂感一下子让唐劫泪留满面。

    除了这深沉如海的苍凉与孤寂,惟有的便是对这世界最深沉的理解。

    那一刻唐劫也终于明白了这拥有黑白视界的自己到底是什么。

    那是他的灵魂!

    在这身体中飘荡,甚至有飘然而出去的趋势。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灵魂出窍,只怕早被炽热阳气打得魂飞魄散。

    但是在这漆黑深夜,鬼物之世,唐劫却全不担心。

    他的灵魂飘飘悠悠,半浮于空,一半留在体内,指挥着身子如僵尸般前行,一半漂浮于空中,感受着空中雾气。

    他觉得他能抓到它们,能够融入它们,能够指挥它们。

    最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无边幻境中,他的魂魄竟然还能感受到冥冥中一股潜在的力量。

    这力量进入他的灵魂,竟让他有一种被增长的感觉。

    他大喜,开始飞速吸收着,与此同时,那无尽的鬼物也追随着,仿佛看着它们的王一般,等待唐劫的不再是分而食之的命运,反到是万鬼朝宗似的朝拜。

    他的身体依然在继续前行,灵魂则在云海中翻腾。

    灵念飞速成长,对无边幻境的理解却是越来越深。

    这里是传承之地!

    学习与研究才是入者应有的责任。

    一切强行的进入,都是破坏,都是外来的侵略者!

    这个意念在唐劫脑海中轰轰响起着,代之而起的,是那沸腾的云雾,咆哮的巨人……

    ————————————

    思绪在脑海中翩飞,直至远处那一片光影的出现,唐劫方才停止。

    龙舟渐进。

    光影也越渐清晰。

    这时才能看到,那是一片灵壁。

    第二阵阵壁。

    说是阵壁,其实就是一片灵膜。

    只是这灵膜坚固如铁壁,天神宫费数十年之功,亦不得破。

    龙舟向着灵膜一路驶去,全无要停下的意思。

    唐劫缓缓起身,抓起那小鬼往兵鉴里一塞,笑道:“好啦,既然相识就是有缘,以后你就跟着我,这兵鉴就是你家了。”

    “吱吱!”小鬼如猴子般叫了几声。

    唐劫却是将兵鉴一收,道:“少废话,我已经有两个伙伴了,一只妖虎,一只草精,你是第三个,还是个鬼物,就叫小三吧。天下诸异,妖精鬼怪,哈哈,看看我能不能把你们给收齐了。若真齐了,将来就去鸿蒙界走一遭,再搜罗只魔物出来!”

    说着他从龙舟上一跃而出,在空中划出一条漫长的弧线后落向那光膜所在,一只右臂瞬间涨大,肌肉贲突,飚卷出一股雄浑猛烈的力之漩流。

    在这力的漩流中,没有任何灵气的波动,惟有最纯粹,最狂野,最粗暴的力量在其中涌动,化成最原始也最野蛮的力量砸下。

    轰!

    巨大的冲击中,唐劫如一颗流星砸在光膜上,铁拳打在那膜壁上,只见光膜如玻璃般,竟是轻轻裂出一条肉眼几不可见的裂缝。

    就是这一点裂缝,只是在光膜轻微的扇动下,竟又出现了愈合的姿态。

    “哈哈,有用就对了!”唐劫却是不介意,放声大笑着又是一拳砸出。

    下一刻,他一双铁拳已疯狂落在光膜之上,就见整个光膜在他的轰砸下,震荡出大片涟漪。

    这涟漪浮现天际,即便是身在远方亦能察觉。

    段老四面色大变,失声叫道:“不好,他在攻击第二阵阵壁了,阵壁……阵壁正在受到损毁!”

    “怎么可能?”邓玉庆惊叫。

    九绝诛仙大阵的阵壁,那是仙台大能都未能打破的!

    “如果是兵主要求的力量,怕是就可以。”何冲语气干涩道。

    “那还等什么?追!杀死唐劫,拿回兵鉴!”邓玉庆大喊。

    此时此刻,邓玉庆用唐劫来破阵的思路其实已经成功了。

    通过唐劫的做法,天神宫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问题都出在哪儿。

    所以接下来,只要拿回兵鉴,沿着已知的思路走下去,破阵就只是时间问题。

    三道人影同时飚出,向着阵壁冲去。

    与此同时,唐劫的铁拳正以更加疯狂的方式砸在光膜上。

    这光膜看似柔软,却但着无尽的反击力量。

    疯狂轰砸里,唐劫的双拳开裂,迸出大量的鲜血。

    血水流在光膜上,一点一点被吸纳进入,然后可以看到,那光膜的自我愈合速度,竟是开始削减了。

    唐劫放声狂笑:“我为兵鉴之主,离经继承人!藏象经已成,离经成就玉石之体,符合入第三阵的条件!现在你要力气我便给你力气,你要鲜血我便给你鲜血,还不给我开!”

    说着他双拳再轰,捶砸在光膜上,光膜上的裂痕瞬间放大,刺啦啦响起一片刺耳之声。

    唐劫双手扒住光膜的两边,就象是撕裂空间一般,将它们向着两边分去,终于拉扯出一个可容一人挤进的大口。

    纵身一跃,他已进入那阵壁后的世界。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