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六十四章 议和

第六十四章 议和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随着唐劫话落,远处尸群呼啸一声,已向着何冲飚冲而来。

    何冲一举击杀它们近百同类,这些鬼尸已是与他结成死仇,因此首先找上的就是他。

    与此同时,唐劫也向着后方退去,显然是要借机逃离了。

    “敢陷害我,你找死!”何冲怒吼着对唐劫击出一掌。

    如今大阵已入,兵鉴已现,他对唐劫出手也再不容情。

    就在他出手之际,唐劫却喝道:“你就不想知道兵鉴里的秘密吗?”

    兵鉴里的秘密?

    听到这话,何冲心中一震。

    是啊,还有这件事没解决呢。

    兵鉴中有秘密,虚慕阳知道,何冲亦有感觉,然而如何发现,却终是问题。

    如今看来,唐劫却是已将其破解。

    必须了解此秘,怕是才能自由出入阵中。

    想到这,何冲的掌力却是大幅度削弱,只以三成力量击出。

    同时唐劫双臂相叠,呈十字交叉向空中迎去,同时身上金华闪烁。

    这看似简单的抵挡,其实已凝聚了他所有力量,就听轰然震响中,唐劫已被砸飞空中,两臂更是震得肌肤裂开,迸出大片血水。

    借着一掌之力,唐劫向着尸群冲来的方向飞退,同时放声笑道:“天心真人一怒之威,果然不是我这等小辈能抵抗的,唐劫不敢抗真人天威,先去一步。”

    “你走不了!”何冲怒吼着又是两爪抓去。

    这两爪一抓是抓远处兵鉴,此时尘烟散尽,何冲一眼就看到兵鉴所在,一爪则是抓唐劫。吸取教训,他化掌为抓,却是不再给唐劫借力飞退的机会。

    没想到就在出爪的同时,地上兵鉴竟然自动跃起躲过了他这一爪。

    何冲一楞,就见一只透明小鬼抓着兵鉴,如只猴子般吱吱怪叫着,将带着兵鉴飞向唐劫手中。

    与此同时,唐劫也对着何冲扑面的一抓打出一拳。

    这一拳看似简单,以他现在灵海学子的实力,面对何冲天心真人的一爪,照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抗。

    然而就在这刻,唐劫眼中微泛神光:“灭魔拳!”

    轰!

    一股惊人威势从唐劫铁拳上暴卷而出,形成一个硕大拳影与何冲爪影相撞。

    一拳一爪在空中竟形成了刹那间的凝固,看得何冲也心中震骇。

    这一爪他对唐劫已无小觎,可以说发挥出了真正实力。以他天心真人的身份,高了唐劫整整两个大境界,好比巨人与侏儒的差距,唐劫又怎么可能挡得下来?

    然而唐劫偏偏就挡住了。

    拳影与爪影这刻在空中碰撞出最璀璨的光辉,当光辉散尽时,拳影晃了晃,随之迸裂,那虚空中的爪影也颤抖了一下,却是维持住了形式。

    这一下对抗,还是何冲赢了。

    唐劫却无半分失望,反倒长笑着加速后撤,爪影破空落下,抓在唐劫身上,却被无相金身阻了一下,竟自破灭,并未能将唐劫带离。

    相比当初在老鸦岭第一次使用灭魔拳,这一次唐劫对灭魔拳的力量分配已有了充足经验。在准确判断了何冲的实力后,唐劫以激发消耗全身四分之一体质为代价,正好挡住了这致命一爪,不存在丝毫浪费。

    这一下成功阻止也使得何冲彻底失去了追杀唐劫的机会——唐劫落于地面,未及起身,大批的尸群已是一涌而上。

    眼看无数尸群涌至,何冲无奈,只能悲愤的喊了一声:“走!”

    三人同时向着远处撤去。

    这边唐劫也抱着头趴在地上。

    尸群如千军万马般从他身上踏过,落脚奇重无比,每一下踩在他身上,都给唐劫被迎面重击的感受。自他修成玉石之体以来,还没有谁的普通攻击能带给他如此感受,现在却被成百上千的尸体脚踏,踩得他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待到尸潮散去,唐劫勉强从泥土中爬起来,只觉得一片天旋地转,勉强将眼睛睁出一条缝来,这才看到远处滚滚而去的黑潮。

    耳边突然响起奇怪的笑声。

    回头看去,却是那透明小鬼“小三”正坐在兵鉴上,指着自己笑得前仰后合。

    似是还觉得不够,小家伙干脆举起兵鉴对准唐劫。

    那兵鉴上光华流转,变得如镜子般,照出唐劫的样子,却是一个硕大的猪头在其中沉浮。

    “干!”唐劫一看自己肿得都不是人了,亦不由低骂一声。

    好在他恢复力惊人,这点淤伤估计不用半天就能消除。

    小鬼却还在指着唐劫狂笑,幸灾乐祸个不停。

    唐劫一把抓起它,重新塞进兵鉴。

    这兵鉴并非储物工具,却偏偏可用于寄魂,因此就成了小鬼的藏身之所。

    这刻将小鬼塞进去,就见到兵鉴阴面上已多出一个小鬼花纹,活灵活现居于其上。只是这小鬼颇不老实,身在鉴中却还左顾右盼。

    唐劫见它有趣,也不理会,自去翻了九黎心经观看——利用何冲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事,惟有赶快掌握九黎心经才能解决此次危机。

    只是这九黎心经庞大驳杂,哪是说掌握就能掌握的。

    这刻唐劫翻开书,入目第一行字就是:“九黎心经,天道真解,观天道本源,成世间万法!”

    观天道本源,成世间万法!

    这霸气辉煌的几个字,即便唐劫之前有看过,再度入目亦为之赞叹。

    这就是九黎心经了。

    九黎兵主一生纵横,仙体双修,离经是他强体之本,心经就是他成仙之源。

    相比离经的霸道,不讲理,心经却更加璀璨,上穷天道,直修道念,故此才会有“修心经成万法”的豪言壮语。

    要说夸张,这自然是有些夸张了,九黎心经到底不是天道阵解,不可能全面阐述天道,天道法轮也未必允许有这样的书存在,但九黎心经博大精深却是不假,至少在血气之道上,已极尽修界能事。

    因此修成此经,在血气性命等方面大受裨益却是半点不假,至少自创炼体类法术是很轻松的。

    从这方面说,兵主虽然豪雄盖世,却绝不是只有肌肉没脑子的人。

    狂野或许只是他的战斗风格,在那霸气雄风下,同样隐藏着博大的智慧。

    这刻放眼扫去,唐劫已将心经所述一字一句尽记心中。

    他时间匆匆来不及体验,只能先将它们全部背诵下来再说。

    这心经内容不少,以他的记忆一时记不得,便干脆让分身也帮着记忆,记录。

    分身本体一念双魂,相当于先天拥有分心二用的能力,同时记忆速度更快。

    这刻两个唐劫一起念念有词,那九黎心经也不管理解不理解,都先记下来再说。待到记忆得差不多了,更是一起开动,理解经中本意。

    修炼是复杂而凶险的事,在未能理解全文前就先修炼无疑是自找死路。因此谁若有幸得到一本心法,有时仅是精研其义,理解文字意思,往往就得旬月时间。相比之下,有个老师就方便多了。

    唐劫时间不多,这刻只觉得满天的文字如蝌蚪般跳过来,弄得他头晕眼花。

    越是心急,就越是没法安心解读。

    就在这时,就见远处尘烟四起,却是远处的尸群又回来了,领头的正是何冲,邓玉庆,段老四三人。

    唐劫对此也不奇怪。

    何冲三人被尸群逼退,心中肯定不甘。只要鬼尸不暴走,他们的速度还是要比鬼尸快许多的,自然会利用速度兜圈子,重新绕回来找唐劫的麻烦。

    算算时间,倒也差不多正好。

    这刻看三人奔来,唐劫收起心经,向后退了几步,同时大声道:“何真人,我承认您法力通天,小子我怎样都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我至少能做到不活着落在你手里!”

    说着他扬了扬拳头,先前出现的灭魔拳虚影再度呈现。

    当然这一下并非真实攻击,消耗的力量少之又少。

    何冲看得目光一凝。

    对于唐劫那一拳,他也是印象深刻,堂堂一个灵台学子,竟然能封住自己这一抓,简直象是老鼠架住了雄狮一脚。

    这刻已哼道:“我就不信你还能一直使出那样的拳来!”

    虽然不知道唐劫这法术消耗的是体质上限,以何冲的经验,依然可以判断出唐劫不能轻易使用这一击。

    唐劫笑道:“为什么不可以?这可是来自兵鉴记录的兵主神术碎星拳,修至化境可摘星拿月。我底子薄,也就只能打出这等威力,即便如此,击出一拳后也要修养半天。所幸在这尸群环攻之下,我也只需一拳之机,只要入了尸潮,你就奈何我不得。”

    兵主藏在兵鉴中的到底是什么,如今除了唐劫无人知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何冲连反驳的权力都没。以兵主之能,逍遥万界之主,碎星拿月还真未必是什么问题。若他留在兵鉴中的法术就是这个的话,那现在的威力也是完全说的过去的。

    唐劫这一番话真真假假,说的何冲亦哑然。

    唐劫已向着旁边撤去,一边跑一边道:“不过碎星拳虽可阻你拿我,却挡不住这尸潮攻击。何真人若死,这些尸潮必然会继续追杀我,所以真人若不介意,不如你我联手,先一起对付这尸潮如何?”

    何冲被他气极反笑:“就凭你也配与我联手?”

    “话可不是这么说。真人既已进入,当明白此阵乃是传承之所,只有获得传承之人才能自由通行。我之前过于心急,在获得第三阵传承后未加修炼就进入第四阵,才处于尴尬境地。只要真人帮我争取时间,让我对兵主所留小有掌握,自然就可以解除此危。”

    说话的时候,唐劫已渐渐退到与何冲平行的位置,只是彼此在同一平行线上的距离依然相隔甚远,同时唐劫左手放光,已做好了随时出拳的准备。

    如果何冲再想抓他,他必然就会再次借灭魔拳脱身,重演之前局面。

    “第三阵……原来如此。”何冲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如果说前面那段话他难辨真假,至少现在这段,唐劫绝对没撒谎,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何冲嘿的冷笑一声:“既如此,我杀了你不就得了,何必还要你来……”

    不得他说完,唐劫已道:“第一,你杀不了我,我有碎星拳可脱身。第二,修炼兵主秘法,需要有人拖住尸群以提供修炼环境与时间。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唐劫微微一笑。

    这笑容落在何冲眼中,他心中陡地一跳。

    唐劫已取出九黎心经晃了晃:“看清楚了,这就是兵主在第三阵留下的九黎心经,可惜你不会有机会再得到它。”

    九黎心经四个闪过何冲等三人的眼,邓玉庆率先反映过来,叫道:“不!”

    就见唐劫手一震,灵气爆发,已将那经册震成齑粉。

    “混蛋!”段老四怒啸道:“你疯了,没了经书,还怎么解决此危?”

    “当然是背下来喽。”唐劫指指自己的脑袋。

    “我不信,这么短的时间你背不下来!”何冲叫道。

    “你最好相信。”唐劫大笑。

    “原来如此,想不到你还有博闻强记的本事,不过如此强记,只怕也不久长?你就不怕万一有所遗忘,从此以后,秘法消失吗?”邓玉庆哼道。

    速记最怕的就是时间,再强大的记忆能力,拖的时间长了难免都会有所遗忘。

    “所以你们最好现在就接受建议啊,否则万一我有所遗忘,那大家就一起死在这些尸体手里。”唐劫笑道。

    话是这么说,红梅岭上,涤剑园中,分身唐劫可是在房间里发了疯般的挥笔疾书,一边写还一边喊:“气下九督,冲足五里,萁门有伏,血海威扬……”

    旁边是伊伊跟着在满头大汗地将唐劫喊出来的话记下来,惟恐漏掉一字半句。

    这边何冲看到经书被毁,知道没了希望,只能道:“唐劫,我怎么相信你修成上面的心法后不会先利用尸群干掉我们,再保自己?”

    “我可以立心魔誓,待我修成解决尸群的方法,定立刻出手解救你们。”唐劫毫不犹豫回答。

    “这不够,你现在只是灵台,只要此生不入天心,心魔誓也奈何不了你。”段老四立刻道。

    “放屁!”唐劫骂道:“老子辛辛苦苦进入这大阵,难道就是为了此生不入天心吗?要是那样,我把这兵鉴卖给天神宫,换到的好处也不止入了天心?”

    这话立时让三人哑然。

    唐劫已又道:“反倒是你们几个,我救了你们之后,怎么保证你们不来害我才是问题。”

    何冲阴测测回答:“我们也可以立心魔誓。”

    “得了,何冲何真人。”唐劫哂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已过了心魔期,进入化魂期了?心魔威力对你大减,只要你修有不动根本念一类的定心法术,以精诚护天心,心念不动,心魔难侵,你就算杀我一百次,心魔劫也奈何不了你了。”

    何冲老脸一红:“你倒是了解的不少。”

    唐劫笑道:“要和你们这些家伙作对,不多长些心眼怎么够。有段时间我可是做梦都梦到怎么用自己的命和你们对峙呢。”

    “那你要我们怎么做?”何冲问。

    “简单,我要你血魂祭天心,下无妄天心咒法,以我命系你命,我若死了,你也得死,那就成了。”唐劫笑嘻嘻道:“你要敢杀我,你就死。你要敢抓我,我也自杀。”

    “什么?那岂不是让老子一辈子和你同生共死?”何冲大怒:“你想都别想!”

    “少装蒜,天下咒法无有永恒,除非有意维持,否则不攻自破。我实力差你两个境界,想主动维持都维持不了,只要你不去维系,最多两个月,这无妄天心咒就会自动消除。你最多和我同生两个月,哪来的一辈子之说。”唐劫再度戳穿他,何冲老脸一红,心中却是暗喜,想你小子果然还是有不知道之处。

    这无妄天心咒在无人维系下,的确能维持两个月左右,却不代表没有办法让他提前。这种提前手段本人不可施,却可以由同行之人施展。

    唐劫虽然有心关注,但他到底学习时间较短,就算是学霸也不可能把所有知识掌握住,对此却是半点不知了。有段老四和邓玉庆在,何冲有把握在十五天内就解除此咒。

    到时对唐劫要杀要剐就易入反掌。

    想到这,他做出一脸不甘状,强作无奈点头道:“好,我同意了!”

    说着反手一指,指尖插入心脏中,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指尖一甩,一点猩红鲜血已飞向唐劫。

    唐劫一把接住,看那血珠晶莹如宝石般,落在手上却不见半点血痕,知道却是他心血精华,哈哈一笑:“那就多谢何真人了。”

    说着同样撕裂胸口,将那粒血珠纳入体内。

    这血珠在唐劫身体中转动着,最终化成灵力暖流溢向身心各处,唐劫猛地双眼闪出光辉,身上已射出血色光华。

    这一幕看得何冲也不由呆了呆:“好小子,怪不得敢提此议,竟然在借机窥视我一生心血……你已初悟洞察之道?”

    那心血精华是何冲修炼的精髓所在,包含了他一生修炼体悟,错非他自己交出,旁人根本无可得。

    何冲没想到唐劫已初悟洞察之道,竟然能借此物来分析自身。

    如此一来,唐劫就相当于拥有了何冲许多的修炼经验与心得体会,甚至于道念感悟。

    当然,由于心血精华有限,唐劫所能得到的也有限,可饶是如此,何冲修炼数百年,唐劫能得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经验,都可说受益非浅。

    这要弄不好,没准他先前策划的“邓段二人帮助解除咒法”的经验都能为唐劫得去。

    总算看唐劫满足的样子,正自沉浸在收获中,却没有惊恐不安之色,显然是没能得到这部分信息,何冲也为之心中一安,喝道:“现在可以了?”

    “恩,可以了。你们把尸群引走,给我三天时间,当可解决问题。”在体悟了何冲的部分修炼经验后,唐劫亦感觉大有所获。

    正好这时,分身也已将九黎心经记录得差不多了,唐劫便将所有感悟直接传回给分身,让其亦享受自己得到的好处。

    这也是两个唐劫的最大好处之一,所有关于心得,经验之类的知识,都可以瞬间共享,一人学习,两人受益。

    “三天?”何冲冷笑:“兵主巨著,何其玄奥,欲解其意怕是旬月亦不可得,三天……你够用吗?”

    “打个赌怎么样?”唐劫冷笑:“如果我做到了,你们就从此归我驭使,为我奴仆,如何?”

    “绝无可能!”何冲却是不上唐劫的当。

    “那就换个赌注。如果我做到了,你们就帮我做一件事。如果做不到,我就把兵鉴交给你们。”

    “什么事?”

    “到时候再说。反正这事没法约束,我若太过刁难,你大可耍赖。”唐劫笑嘻嘻回答。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