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十三章 反杀

第七十三章 反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在林中奔出没多远,唐劫突然停步,侧耳倾听起来。

    悉索的风声钻入耳中,唐劫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竟然还追过来了,果然勇气可嘉。”

    在持有宝物,注定遭遇围攻的情况下,面对主动脱离的对手,非但不规避,反而主动出击,让唐劫也不由对云无极有些佩服。

    如果是唐劫处在云无极的位置上,他也会做此选择。

    因为处在云无极的位置上,他并不知道离开的人是不是真的离去,更有可能只是见势不妙,暂时离开,退而待援,随时随地卷土重来。

    这种情况下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趁对手没有集结起来的时候一一击破。

    宝光等于集合令,但是何时集合,如何集合,却是一门学问。

    先期汇聚在一起的学子,注定拥有以逸待劳的优势,而云无极显然就是要将这种优势发挥到底。

    他擒获人质,击杀落单学子,为自己营造种种胜机,更是为自己的表现增添砝码。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外面上师和无数修者的眼中,但他知道在这场竞赛中,所有的表现都不会是没有意义的。

    当一场竞赛的赢家最多可以拥有十个时,那么结果固然重要,过程也将同样变得重要。

    谁能在这场群敌环伺的比赛中以漂亮的方式拿下第一分,谁距离成为最后的赢家就更近一些。

    这就是云无极的想法,为此他积极而努力的表现着自己……

    两名学子风驰电掣的追来,迅速拉近着与唐劫的距离。

    只是一瞬间,唐劫已判断出这两人的实力。

    都是脱凡境!

    即便是以一对一,现在的唐劫也不会是任意一人的对手,就算本体唐劫在这儿,要同时对付两人也难有赢面。

    能够参加仙缘会的每一名学子都不是弱者。如果说在学院里,一个优秀的学子或许可以横扫一群同学;那么在仙缘会上,要赢两个人联手都不是易事,正因此云无极才放心派二人追杀,在他看来,就算是遇到蓝玉彭耀龙这类对手,两人联手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这追击的两名学子一持黑剑,一持红轮,在空中急追而至,远处下方,是唐劫正在丛林间飞快奔跑。

    越逼越近下,两名学子已看清地面奔跑的人,那持黑剑的学子长笑道:“原来是洗月派的唐劫,你不是很嚣张嘛?跑什么?”

    说着手一指,一道剑气已从空中打了下去,直落向唐劫头顶。

    唐劫头也不回,却似知道身后发生的事一般,右腿猛地在旁边树木上蹬了一下,狂奔中的身形骤然变向飞往一边,就听轰的一声震响,那剑气已劈在树干上,打得树干开裂。

    那学子一击落空,脸红了一下,旁边红轮学子也已嘿了一声,对着唐劫同样发出一道气剑指。唐劫却是身形猛地一矮,指风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掠过,却依旧没能伤他分毫。

    两人同时楞了一下,心中亦为之大怒,一起急飞追赶,同时双手连连挥动,就见一道又一道的光华闪过,剑气指风接连飞至,追在唐劫身后打出一片绚烂光华。

    前方唐劫则是埋头狂奔,借助于地形的掩护,时而上树奔跑,时而冲入灌木丛中遮掩身形,时而借木位移,更多的时候则利用大树掩护自己。

    他就象是一只亡命的老鼠,在地面飞快奔跑着,连头都不回一下,却总是能及时的躲开大部分来自身后的追击,偶尔有躲不开的,就凭借无相金身和凝水罩硬抗,而随着他一路狂奔,林中处处响起爆炸声,伴随着大片尘土飞扬,倒象是轰炸下的亡命之徒。

    然而情况总有不同处,即便唐劫也并不只是被动挨打。

    狂奔的同时,唐劫目视前方,时不时也会吐出一个字。

    或震,或退,或离,或散,每当发声一次,身后的追击者便会凝滞一下,让唐劫冲离他们再远一些。

    这让追击的学子感到愤怒。

    “唐劫,不要象个懦夫只逃不战!”那持黑剑的学子怒喝道。

    唐劫也不理他,只是继续狂奔,在这丛林中满山遍野的绕圈圈,在那茂密巨木边留下自己的足印,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黑剑学子愤怒,手中剑一指,一股阴森冷气已从剑身冒出,迅速弥漫周围空间,唐劫的脚下竟为之一颤,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红轮学子也长声颂念起来,手印连续变化,空中已现出无数灵流,盘卷汇聚于他身边,那学子手中红轮骤放光芒。

    随后红轮学子将手中红轮向前一推“出!”,那红轮已化成一个巨大火球狠狠砸向唐劫。

    “唐劫,你逃不掉的!”红轮学子已狞笑起来。

    他这照日轮最利烈焰法术,刚才他又是引火集阳,全力施为,这刻那火球放出,在空中腾转,绽放出璀璨光芒,仿佛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其威力之大远超想象,便是数丈巨石也可一击成粉,正是“法”的威力。

    眼看那火球迎面而来,唐劫霍然转身,左手一扬,火乌环百鸦齐出,一起撞向那火球。

    天空中立时炸起大片火光,这一下撞击非同小可,上百火鸦如飞蛾扑火般撞向那照日火球,蓬勃的烈焰无法将它们摧毁,雄浑的力量却在瞬间将上百火鸦撞散成无数星点。

    这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火鸦几乎是在一刹那便全军覆没,火鸦上更是发出喀嚓一声轻响,火红手环上已裂出一道细小缝隙。

    不过上百火鸦的相撞也让照日火球滞了一滞,火球冲势明显减慢,甚至光焰都随之变小。

    与此同时,唐劫已挥刀力劈。

    这一次却是他发动了所有力量,无相金身贯注下,对着那火球猛劈而下,刀身上更是闪出一道青火之芒,形成一道展翅雄鹰。

    轰!

    再一次的剧烈碰撞,唐劫固然是被震得全身一颤,断肠刀脱手飞出,那照日红轮也同样被这一刀劈至飞起。

    “我的照日轮!”红轮学子痛心大吼起来,刚才那一下力拼他看得清楚,自己的照日轮竟是被唐劫一刀砍出了个缺口。

    “魂器?”旁边的黑剑学子则盯着唐劫手中刀死看,眼中已放出贪婪光芒。

    刚才那一下他也看得清楚,雄鹰展翼,青火贲扬,唐劫手中这把刀竟然是魂器!

    若非如此,就算有火鸦环削弱照日轮的威力,他唐劫也不可能以术抗法,硬生生挡住这威力强大的一击。

    如今两相对决下,断肠刀无损,照日轮却出现缺损,更可见断肠刀的威力。虽然只是术器,假以时日升至法宝,却必然威力非凡!

    在那一瞬间,这两人因此做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决定。

    红轮学子固然是全力以赴的冲向唐劫,那持黑剑的学子却退开,向着断肠刀飞离的方向冲去。

    他要抢下那把断肠刀!

    眼看两人分开,唐劫眼中忽闪过一丝笑意,轻吐一声“变”,那黑剑学子就见到飞离的战刀突地就消失无踪。

    刀呢?黑剑学子呆愕。

    回头再看,哪里还能见到唐劫和红轮学子的身影。

    他依然身处这片林中,四周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低矮的灌木,偶尔还有一些珍稀的灵植,惟有那追逐的目标却彻底不见。

    “幻阵……”黑剑学子咬牙低呼,那一刻他已知道自己中了唐劫的计,落入了幻阵之中。

    只是他想不通唐劫在急奔状态下,怎么可能从容布阵?

    直到唐劫低头狂奔时那声声低呼,让黑剑学子眼前骤然一亮:“原来是这样,竟然是利用真言之法惑人耳目,这么说这不是幻阵,而是幻术了?既是幻术,那就需有施术凭依,是了,那把刀……”

    到底是大派出身,那黑剑学子已想到破解之法,只需找到断肠刀,则幻术自解。那把刀应当就在这附近,只是幻术迷心,无法察觉,但以灵气感应,当可寻获,所以这幻术最多也就只能迷惑自己半分钟时间。

    想到这,他心头大定,他对那红轮学子的实力颇有信心,自不认为这半分钟能造成什么后果。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另一头。

    那红轮学子和唐劫都是武器脱手,这刻他全力前冲,单手捏剑诀,对着唐劫一指点去,气剑指。

    唐劫却不闪避,开着无相金身,同样回以一指,元气针。

    气剑指威力更猛,无相金身防御更强。

    扑扑两声轻响,两人的指风一起打在对方身上,震动护罩,荡起光华。

    彼此脚步不停,却是继续冲向对方,下一刻已是轰然撞在一切。

    “火焰刀!”

    “千变手!”

    “去死,我修炼八年,脱凡百炼,就算同学之中亦属英杰,你小小灵海休想和我对抗!”红轮学子怒吼着,一记又一记火焰刀凶猛劈出。

    “打就打,哪来这许多废话。”唐劫的回答却更加简练。

    两人在同一时间已对拼数下法术,彼此纠缠中,谁也无法躲闪,只能硬抗。

    唐劫的神庭千变固然重击对手,那红轮学子的火焰刀也斩的唐劫胸前火焰劲冒,一轮对殴之中,两人身上突然同时光华暴闪,迸发出大片彩光,却是彼此的护罩在这刻终于支持不住,竟一起碎裂。

    那红轮学子忙不迭要给自己加上一个护罩,这也是他多年修炼以来的本能反应,在他看法中,唐劫必然也是如此。

    然而就在他施术的同时,却看到唐劫已凶狠地又是一个手刀袭来,完全没有保护自身的意思。

    尽管这学子已算通权达变,用的是反应速度最快的防御术,却终究不可能比唐劫简单凌厉的手刀更快,就在护罩将要用出的瞬间,唐劫已一击打在对手鼻梁上,震的他头一昏,这一下防御术法再没能用出来。

    同时唐劫接着一膝顶在那学子腹部,那学子顿时痛得身子都直不起来。

    总算他脱凡百炼后,身体素质早超过以往,这两下重击竟然没能带给他致命伤害,这刻强忍疼痛,反手一肘砸在唐劫脸上,打得他也身体一颤。

    论身体素质,唐劫虽然不再有玉石之体,但好歹还保留了藏象经带来的炼体效果,比起一般人依然强上不少,而那学子也是脱凡百炼之身,两人在这方面到是又打了个平手。

    这刻对决起来,你一拳我一肘,竟是谁都来不及斗法,反成了地痞无赖混混的战斗方式。

    象这样的对决,比的就是狠,那学子长年修炼,比起唐劫却是差了些。

    眼看两人疯狂对殴,鲜血淋漓,那学子终于慌了。

    他再不堪忍受这样的战斗,一只手抓向身旁芥子袋,抓在袋中一张符纸上。

    “给我去死!”那学子狰狞着喊道,就要将符纸取出,狠狠砸在唐劫身上。

    来不及施法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就在符纸将出之际,他的手突然一僵,就见唐劫右手已抓住他左臂,竟然将他的手死死按在芥子袋中,不容他出来。

    唐劫的眼盯住他,轻笑道:“论实力,我不如你,但论杀人,你不如我。”

    那学子瞳孔骤然放大。

    他看到唐劫一低头,已是猛地向着他的脸撞了过去。

    他们两人双手纠缠,唐劫就这样用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过去,全然不要命般的狠撞。

    “就凭这点伎俩吗?你太小看我脱凡境的修者了,照日轮,给我起!”那学子放声大叫,眼中突然泛起一丝白色光华。

    随着这光华泛起,远处遗落的照日轮突然飞起,在空中呜呜鸣转着撞向唐劫,耀出惊人火花。

    红轮学子已大笑喝道:“还不去死!”

    就在照日轮要切进唐劫脑袋的刹那,一点金华稍亮即逝。

    下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住一般。

    唐劫,那红轮学子,突然间都一动不动,就连旋飞的照日轮,都在那一刻停止了前进,无力地跌入草丛中。

    红轮学子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片鲜血在他身下散开,如红色的墨水滴落于宣纸的纸面,染红了整个背后,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红色布景。

    金芒悄无声息的被收回。

    直到死,这学子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也不明白自己的伙伴去了哪儿?为什么只留下自己一个人与唐劫拼杀?

    福地之外,谢枫棠皱了下眉头。

    他低声对明夜空道:“明堂,您看清刚才唐劫是怎么杀人的吗?”

    明夜空死死盯着那学子的尸体,好一会儿才说:“看那血。”

    “恩?”谢枫棠不解。

    明夜空悠悠道:“流了很多血,而且是以后背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心脏受袭,伤在后背。”

    谢枫棠立时心神一震。

    天神宫的学子,人人都有天神甲,除非是那种无差别的高强度法术轰击,否则一般的攻击下,天神宫最不怕的就是胸背受袭,也正因此,其他各派对天神宫,几乎都是专攻头脸四肢,天神宫的人经历的最常见死法就是掉脑袋,也因此他们对这部分的防御最周密。

    但是现在,一名天神宫学子竟然是在天神甲未破碎的情况下,死于心脏受袭。

    这事就稀罕了。

    谢枫棠低语道:“这么说,除了断肠刀外,这个小子手上至少还有一种武器……一种可以洞穿天神甲的武器。”

    明夜空接口:“体积不会很大,利于藏匿,作为杀手锏而轻易不愿用出,就算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也尽可能从背后下手,避免暴露。”

    “的确如此。”

    “不过有件事很奇怪。”明夜空迟疑了一下,又道。

    “什么?”

    “他的力气小了许多。”明夜空回答。

    相比谢枫棠蔡君扬还在迷惑他的“藏拙”,明夜空却是一眼看出,唐劫的实力是真的大幅度下降了。

    好在任他慧眼如炬,也没能看出两个唐劫之间的差别。如果坐在这里的是一位紫府真君,只要是看过两个唐劫者,就真有可能看出问题了。

    “此事当真奇怪,或许是修炼某种秘法所致吧,也有可能就是那洞穿天神甲的原由所在。只要没有背叛师门,倒不如由他去,每个人也是当有些属于自己的秘密。”出于对唐劫的喜爱,谢枫棠主动为唐劫找了一个理由,让一个疑问成为另一个疑问的答案,同时化解了两个问题。

    “唔。”明夜空轻点了下头,算是认可了谢枫棠所言:“再打下去,或许可看出他的手法,不过以唐劫现在的情况,要赢可不容易……见鬼,他在干什么?”

    明夜空陡然坐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向唐劫。

    福地内,喘息过后的唐劫已重新坐了起来。

    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起落地的红轮,塞到那死去学子的手中,接着抓着死者的手用力一击,砸进自己的胸膛。

    鲜血从他的体内汩汩流出,唐劫只是晃了一下身子,就彻底倒在血泊中,和那红轮学子并肩躺在一起,看起来就如两具死尸。

    就在旁观众人惊愕之时,一声欢呼在林中响起。

    “我出来了!”

    丛林中一道人影快速冲出,赫然正是那持黑剑的学子。

    他右手黑剑,左手拿着唐劫那把断肠刀,一边跑来一边大声喝道:“唐劫,就凭你这区区幻术也想困住我……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躺倒在血泊中的红轮学子和唐劫,黑剑学子彻底惊住了。

    在他心中,自己破唐劫幻阵前后只用了不到半分钟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结果。

    看这样子,在这极短时间内,两人竟是同归于尽了。

    “费师弟!”他喊了一声向前走去,那一刻所有人同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天神宫的柯长老大急,站起来吼道:“白痴,那个家伙在装死!”

    然而任他如何吼,那黑剑学子也不可能听到。

    他走到红轮学子的身边,蹲下身试他的呼吸。

    在他身后,唐劫睁开眼睛……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