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十八章 交易

第七十八章 交易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唐劫!”卫天冲喊了一声扑过去,抱住唐劫,只见唐劫双目紧闭,竟是连呼吸都没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这可把他吓的不轻,连忙取药喂唐劫。

    只是唐劫嘴唇紧闭,哪里吃的下去,卫天冲只能撬开他的嘴硬灌,一边灌还一边象个哭灵的寡妇般喊着:“唐劫你别死啊,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然而无论他怎么做,唐劫却始终不醒,那些灌下去的药更是顺着他的嘴又流了出来。

    卫天冲大急,摸摸唐劫没呼吸,再摸摸他胸口,却是连心跳都没了,心中震惊,抱着唐劫大喊起来:“唐劫,你不能死啊!”

    那一刻他想起这些年来唐劫对自己的照顾,竟是眼泪都流了下来。

    正伤心间,就见怀抱中的唐劫突然动了一下,他吐了口血,艰难出声:“别,别晃……再晃就真死了。”

    “唐劫?你没事?”卫天冲欣喜的大叫起来。

    “有吃的吗……”唐劫艰难说道。

    “恩,这就给。”卫天冲忙将之前的药塞给唐劫。

    唐劫却摇摇头:“不是这个……是吃的……好饿……要灵食。”

    “啊?”卫天冲呆了呆,不过他还是按唐劫的意思,把所有的吃食都取了出来。

    下一刻就看到唐劫狼吞虎咽般,将所有吃的拼命往嘴里塞。

    学子们带的吃食原本不少,灵食本身就有弥补和恢复的效果,为了这次仙缘会,大家更是做足准备。卫天冲准备了半个月的口粮,结果竟是一下子就被唐劫风卷残云般扫了个干净,饶是如此还不够,唐劫又把自己袋子里的灵食也吃光,这才打着饱嗝说:“呼……总算可以了……差点死掉。”

    卫天冲呆呆地看着他:“是差点饿死吗?”

    “……”唐劫无语。

    与蓝玉的一战,的确是唐劫有史以来最为凶险的战斗,其危险程度丝毫不逊于当初与顾长青一战,其中风险最大的就是最后的碎兵。

    兵字诀的使用对于体力的消耗极大。

    最初的时候,唐劫使用兵字诀,甚至只用一次就昏过去。一直到后来,随着唐劫对兵字诀渐渐熟悉,体质渐长,他能使用的兵字诀次数才渐渐多了起来,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怎么对法宝用过。当初真传之争,面对张乞难丢出的翻天印,唐劫为了节省体力都不敢去碎。

    本体去了大阵后,分身替代本体,体质下降,更不敢随意使用兵字诀。

    以他现在的体质,要碎掉象青丝剑这样的法宝,相当于实力降低而难度增大,风险自是大增。要不是这些年来他已熟练兵字诀,大大提升了适应能力,若象第一次那样,绝对当场就死了。

    即便如此,这次碎兵也让唐劫当场昏迷,体力被压榨到了极限,要是没有卫天冲的呼唤,他能睡个三天三夜。

    不过极度的透支也让唐劫的身体再度进入炼识状态,正因此唐劫才需要大量的灵食补充自身,填补自己深入到骨髓的饥饿感,眼前的这点吃食不过是刚刚满足唐劫的饥饿所需罢了,要想进一步提升,就还要更多。

    好在这里是琅琊福地,福地里别的没有,就是各种灵药特多,唐劫已开始盘算怎么海塞这里的好处了,最重要的是,这对于他的境界提升也有好处,能在冲击关头时提供额外的助力。

    这边卫天冲看唐劫无恙,一口气松了下来,只觉得全身疼痛无比,这才想起自己也受了伤。

    不过他没用无畏术,反是就这么感受着全身上下各处的痛苦,一边龇牙咧嘴,一边却笑道:“真他妈的爽。我打架到现在,还从没一次这么爽过。”

    这是卫天冲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和唐劫联手,浴血死战,也正因为过程艰苦,卫天冲也格外感到胜利的滋味如此甜美,以至于连那一身的痛苦他都不想去掩饰。

    因为在那一刻,这些痛苦就象是胜利必须的代价,畅快必须的付出,没有了这些痛苦,那就连胜利的愉悦都要打个折扣。

    它们就象是老兵身上的伤口,在带给卫天冲痛苦的同时,也带来光荣,自豪与荣耀,是可以用来指着疤痕对他人,这就是我干翻六大派第一天才的证据,是老子血的勋章!

    也正因此,卫天冲破天荒地享受起身上的痛苦,巨大的心理满足感冲破一切阻碍,让他品尝到艰苦之后那芬芳的甘甜。

    “的确爽。”唐劫也笑道:“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并肩战斗呢。”

    “咦?对啊。”卫天冲这才想起来,和唐劫一起入学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与唐劫并肩战斗,以前终究是锻炼的成分居多。

    一想到自己竟然和唐劫一起并肩血战,卫天冲也不由一阵唏嘘,不仅是他,就连场外的观众都觉得这两人赢得太不容易了,一起为他们欢呼。说话的同时,两人也相互给对方上药。唐劫的屁股开了花,卫天冲大把的药抹在他臀部,蔡君扬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已是热泪盈眶,远处的许妙然也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待到上药完毕,卫天冲指使着傀儡拿过三个袋子,正是那三名兽炼门学子的芥子袋。

    这是要分赃了。

    分赃永远是件快乐的事,

    三名兽炼学子再穷,每人也能提供上万钱的资源,单是芥子袋加武器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卫天冲喜滋滋地从袋中倒出各类物事,将法器,灵符,丹药等一一分拣,一份给唐劫,一份给自己,一分一厘算得清楚,倒是颇有商家出身的风范。

    唐劫看他算得认真,笑着说:“不用分了,这些都归你,我全不要。”

    “啊?那怎么行?”卫天冲道。

    唐劫已道:“把那件法宝和你在福地的份额给我就行了。”

    这些战利品中价值最高的就是一件低级法宝黑云幡。

    作为一件正式法宝,此物一经施展后,能让方圆数里都陷入一片黑云之中,昏暗不见天光。

    威力虽然不小,在修者对决中却是威力有限,以眼下的环境,这黑云幡其实派不了太大作用,唐劫估计那获得的学子可能也是类似杀人的手段获得,才会带上此物。不过对唐劫来说,这东西倒是有些用处,就是迷惑视野。

    之前他对付蓝玉,不敢连续使用夺神煞,就是因为怕暴露,如今有了这黑云幡,倒是方便许多。

    有了这法宝,再加上卫天冲的福地份额,差不多也抵得上这里一半的价值,而有了卫天冲和叶天殇的份额,唐劫可以收集的灵药也更多,距离冲击脱凡的资格也又近了一大步。

    卫天冲对此自然没有意见。

    唐劫收起东西,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不远处的泥土中有金光一闪。

    心中一动,他不动声色往旁边走了几步,先一个无光术施下,这才拨开脚底,果然看到一粒金砂在土中躺着呢。

    相比以往的金砂,眼前这粒明显大了许多,唐劫用脚轻轻一触,那金砂便如有感应,融入他体内,与原先的金砂融在一起。

    如今的金砂已是越来越大,从起初的金砂,到后来的金粒,一点一点增长着,直到现在,已变得如鸽蛋般大小,可以变成一把小匕首。

    唐劫杀那红轮学子,就是用它变形成匕首从背部捅进对方心脏。

    不过现在能变形的匕首还太细小,又兼没有手柄,极易伤到自己,因此唐劫之前基本不用它正面迎敌。这次这粒大金砂融入,金蛋明显又大了一些,唐劫能够感到,距离真正使用它正面迎敌的日子怕是已经不远了。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啊,怎么会没有炼兽牌呢?”

    正思考间,唐劫听到正在收拾的卫天冲这么说。

    唐劫一楞:“你确定?”

    炼兽牌是兽炼门控制炼兽的必须之物,如果说没用炼兽还可以理解为战死,那炼兽牌不见,这事就有些蹊跷了。

    卫天冲一指地上:“你看东西都在这儿了,没有炼兽牌,倒有两件天神甲。这要是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杀的是天神宫的学子呢。”

    唐劫目光微微收缩了一下:“的确古怪。”

    “不会是兽炼门的人把炼兽交给云无极他们,增加断后实力,自己好趁机落跑吧?”

    唐劫想了想,摇头道:“你说的不是没可能,不过有个问题,就是云无极他们又不会兽炼门的心法,凭什么两个人就能控制三个人的炼兽?”

    “这个……”卫天冲想了想:“也可能是不控制,放任自流呢?”

    “那就没必要把炼兽牌留下。”

    “那就不明白了。”卫天冲摸摸脑袋,一脸迷惑。

    正纳闷间,远处已有一群人向这边急奔而来,为首的赫然是牧毅。

    看到牧毅过来,唐劫知道他那边事情应当已经办完了,事实上太乙清玄杯现在已在七绝门手上,只不过拿着它的不是牧毅,而是另一名七绝门学子林忘。此人在七绝门中排名第三,实力还算可以,但比起牧毅就差得远了。

    这刻见到唐劫,牧毅等人也楞住,脱口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时候的唐劫照理应该在外围打援,无缘无故跑内层来干什么?

    唐劫回答:“蓝玉不听劝阻,强行冲破封锁进入林中,我为践诺而追入林中,把他挡了回去。”

    “是么?”牧毅的目光停在那三具兽炼门学子的尸体上:“我怎么觉得,唐师兄是冲着这三个家伙的芥子袋来的呢?”

    唐劫仰天打了个哈哈:“顺路为之罢了。”

    一群七绝门学子同时面露不屑,显然都不信他的说话。谁都知道天涯海阁和七绝门好歹是同盟门派,就算蓝玉进来了,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因此七绝门也只是要求洗月派阻挡天神宫和兽炼门而已,对天涯海阁从未要求阻挡。唐劫出现在这里,只怕猎杀兽炼门才是目的,顺便也破坏天涯海阁和七绝门的关系。

    不过这事明白归明白,谁也没揭破。

    这边唐劫已道:“对了,云无极现在如何?”

    “自然是死了。”一名七绝门学子回答,他叫萧文,在七绝门排名第二。

    “死了?就这么死了?”唐劫稍稍怔了怔,虽说早知道七绝门没任何可能放过天神宫,但这刻得知云无极的死讯,他还是微感愕然。

    云无极好歹也是天神宫的天才人物,竟然就这样在竞争十宝的第一天就陨落了,未起波澜,令唐劫都不由感慨了一番,果然任你绝世天骄,只要死了,就什么都不是。

    六大派掌握天下人力资源,年年有天才,届届有英杰,对这种情况早已麻木,惟有唐劫依旧唏嘘,仙路不易,天才如草。

    正感慨间,牧毅已道:“对了,唐师兄杀这三人,是否发现他们身上的天神甲?”

    “有。”唐劫回答。

    牧毅点点头:“那就难怪了,我们之前杀云无极时,就发现他们身上没有天神甲,当时就想天神甲去了哪儿,原来是跑到这三个家伙身上了。”

    “我杀他们也没遇到炼兽。”唐劫立刻道。

    “恩。”牧毅点头:“被我们杀了,当时是云无极他们在指挥炼兽。”

    “哦?这么说是真交换了。他们懂兽炼门的心法吗?”

    牧毅摇摇头:“不懂,那几只炼兽在他们手中威力发挥极弱,被我们轻易杀死,真是搞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

    唐劫苦笑:“本来还想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你也不知道。罢了罢了,人都死了,有些问题也无意义追究。”

    “的确如此。活人有活人要关心的事,比如这个。”牧毅指指卫天冲手中尚未完全收起的芥子袋道。

    唐劫哈哈一笑:“牧师弟不会是想打劫我吧?”

    “别误会。”牧毅回答:“我只是想问问两位师兄有什么收获。两位也知道,不是所有收益都符合自己的需要,总有一些东西虽有价值,自己却用不上,既如此,不如看看其他人有没有需要,彼此交换,各取所需,岂不更好?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些真元丹,如果师兄愿意,可为交换,若有别的需要也可以跟我说,只要我七绝门拿的出来的,定不吝啬。”

    说着牧毅又拿出三瓶真元丹放在手中,看向唐劫。

    这个动作让唐劫微微愕了一下,似是意识到什么,不由沉思起来。

    那边卫天冲则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们看看有什么你们需要的吧。”

    说着已打开芥子袋。

    几名七绝门学子一起向袋中看去,只看了一眼便即退开,其中一人更是以不易察觉的姿态向牧毅微微摇了摇头,牧毅的眉头已然皱起。

    看到这一幕,唐劫心中终于明白过来。

    这边牧毅道:“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两位师兄没有别的东西可作交换了吗?”

    唐劫眼睛眯起:“牧师弟没有看中我家少爷的东西吗?”

    牧毅回答:“我已入脱凡,等闲术器术符,对我没多大作用,若是法宝之类或许还会考虑。”

    唐劫嘿嘿低笑道:“法宝啊,说起法宝,我这里到的确有一件。”

    听到这话,几名略显失望的七绝门学子明显精神一振,那萧文更是直接道:“不知唐师兄可否拿出来看看。”

    没想到唐劫却摇了摇头:“问题是这件法宝对我有些用处,我不打算交换。”

    听到这话,众人同时色变。

    林忘踏前一步道:“唐劫,你也知道我七绝门最精旁艺,别的不敢说,手里的好东西平均起来比起其他五派还是要多一些的。唐兄有何宝贝,何不拿出来看看?”

    唐劫却不理他,只淡淡对牧毅道:“牧师弟,我之前与你交易,从你那里得了五瓶真元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你身上只有两瓶,还有三瓶都是从其他人那里得来的吧?”

    牧毅一楞:“是,那又如何?”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现在的芥子袋里又可以一下拿出三瓶?”唐劫突然道。

    牧毅脸色陡的一变:“那是……”

    唐劫打断他:“因为你早做好交易准备了,对吗?所以你才会提前把剩下的真元丹也集中起来,因为你知道我需要这个。可惜的是我家少爷虽然同意与你交易,但他却没有你想要的。而那三名兽炼门学子剩下的东西中,只有一件是在我手里。如此一来……”

    牧毅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点头:“终究是没能瞒过唐师兄,没错,我们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你们杀死了这三人。刚才和你说半天,其实就是想要交换唐师兄手里的黑云幡。”

    唐劫问:“你要那东西有什么用?你们又怎么知道兽炼门有黑云幡的?为什么之前不拦住他们?”

    “之前我们也不知道黑云幡在他们那里,也是后来才发现的。至于具体事项嘛……”牧毅回答:“抱歉,此事涉及门内一些事,我不能说。唯一能告诉你的是,黑云幡本就是我派中之物。”

    “恩?”唐劫楞了楞。

    牧毅已道:“唐师兄若是不信,可取出黑云幡,幡内有一处还留有我七绝门印记。”

    唐劫忙取出黑云幡看去,果然幡内一处隐秘角落里刻着七绝门的七叶莲标记,代表着这是七绝门打造的。

    “那此物又怎么会落到兽炼门手里?”唐劫沉声问。

    牧毅叹了口气回答:“事关我七绝门隐私,我不想多说,总之和这次仙缘会无关就是。如果唐师兄愿意,我愿意出以这三瓶真元丹再加一件法宝相换。”

    唐劫摇摇头:“我不要法宝,你想换可以,把你七绝门这次的福地份额都让给我就成。”

    他狮子大开口,一下就要九个人的份。

    一件法宝充其量就值一人的福地份额,如此要价,相当于涨价九倍,牧毅等人也脸上变色。

    萧文哼道:“唐劫,你别欺人太甚!”

    唐劫却只是不说话的看看牧毅,牧毅也是阴沉着脸回答:“唐劫,别忘了我们的人比你多。”

    七绝门一众学子脸上已同时现出杀意。

    唐劫笑道:“至少在那之前,我能把黑云幡毁掉。”

    “你敢!”林忘喝道。

    唐劫也不说话,只是看着牧毅,两人互瞪,好一会儿,牧毅终于道:“三人份。”

    “七人。”

    “五人最多。”

    “加那三瓶真元丹。”

    牧毅深深吸了口气:“可以!”

    一件法宝卖了五人份的福地份额,相当于五倍的价钱,唐劫已可知足,有了这些再加上卫天冲,叶天殇和唐劫自己的,一共八人份的福地份额,再加八瓶真元丹,差不多已够唐劫冲至灵海圆满。

    谈判完成,唐劫便将那黑云幡给了牧毅,牧毅果然没食言,得了宝物径直离开。

    看这一行人越行越远,唐劫望着牧毅的背影,眉头已然深深蹙起。

    卫天冲到是羡慕地看唐劫:“一杆黑云幡竟然能卖上如此价钱,又让你赚到了。”

    唐劫却悠悠回答:“也可能恰恰相反。”

    卫天冲惊讶:“你不会觉得那黑云幡是什么宝贝吧?”

    唐劫摇了摇头:“那黑云幡我已经反复检查过了,只是一件普通法宝,不过能让牧毅如此重视,就必然有古怪。”

    卫天冲笑道:“那就与我们无关了,此物既是七绝门所有,就是他们自己的事,只要与此战无关就随他去好了。”

    “怕的就是未必无关啊。”唐劫叹气道:“不管怎么说都是竞争对手啊。只要是对手,那就算看起来再老实的人,其说话也不可尽信。”

    “那你还卖给他们?”

    唐劫回答:“我没有能力堵住所有的未知,只能竭尽全力去把握拥有的已知。”

    卫天冲大嘴一撇:“得了吧,你直说门派输赢比不上个人得失就是了。”

    一语道破真谛。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