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九十四章 举荐

第九十四章 举荐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结束了。”吐出这三个字,明夜空站起来向着恒无敌走去。

    当蓝玉的脸上被划下这道十字疤痕后,所有人都知道,这场竞赛到此终结,剩下的只是垃圾时间。

    对于明夜空来说,他也到了该离去的时候。

    看着明夜空消失在天之尽头,谢枫棠心中亦是一阵唏嘘。

    此去之后,就不知可有再见之时。

    六个时辰后,所有学子退出福地。

    事前谁也没看好的七绝门成了最后的大赢家,九名学子留下六人,且人手一宝——将得自天涯海阁的一件宝物卖给了七绝门,反正一共就剩二人,搁在手里也是浪费,还不如卖给七绝门让他们多个名额,自己多得份好价钱。

    如此一来,这场竞赛最终变成了七绝门独得六宝,洗月派千情宗各得两件,天神宫,兽炼门,天涯海阁惨败而归,颗粒无收。

    当然,尽管七绝门独占六名额,却不代表逍遥宫就会选择他们。事实上从实力角度考虑,七绝门依然是六派最弱,牧毅的努力与其说是争夺逍遥宫,到不如说是争取荣誉,不管怎样,七绝门终于有了一次屹立栖霞之巅的机会,若能长此以往,派内声誉大振,则可更加兴盛。

    牧毅受到了七绝门上下人等热烈欢迎,很显然,对于他的做法七绝门给予了肯定,并没有计较他和天神宫联手的事。

    不过云无极看起来就没那么幸运了,作为与敌合作方才逃过一命的云无极,注定了要受到惩罚,如果不是他也算天神宫的天才人物,只怕处死都有可能。

    唐劫和卫天冲刚从福地出来,谢枫棠就率先迎了上来,脸seyin沉,身后还跟着垂头丧气的彭耀龙等人,显然之前

    谢枫棠已将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来到唐劫身边,谢枫棠很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道:“在琅琊福地脱凡,亏你想的出来啊。”

    没想到谢枫棠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唐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想要说什么,谢枫棠已道:“别的等会儿再说,现在先论功行赏。”

    这么直接?唐劫楞住,谢枫棠已道:“卫天冲,你过来。”

    他第一个叫的竟然是卫天冲。

    卫天冲出列,谢枫棠看看他,道:“你的表现,我皆看在眼里,虽然平素里不过如此,但在关键时刻,倒是个能撑住的。我不管你原因如何,既然你留到了最后,又为我洗月派争到一个名额,不管怎么说也算挽留了我洗月派的颜面,该有的奖励还是要给你的。”

    说着谢枫棠取出三瓶真元丹交给卫天冲,道:“你在福地得到的药草,凡在规定内的份额,皆归你自己,多出的上交,不受惩罚。此外得到的法宝归你,再奖你三瓶真元丹和一次任选一件价值在三千灵钱以下的宝物的机会,你想好要什么后可以告诉我。”

    从天涯海阁那里,卫天冲得的是件定光塔,此塔祭出后可照幽冥,定厉鬼,用来对付鬼道之物是件颇为厉害的宝贝,如今算是正式奖励给了卫天冲。

    至于学院给出的奖励,卫天冲想了想,最终决定要一块分禁石。分禁石是用来提升术器为法宝的重要辅材,卫天冲却是为唐劫要的。在得了这分禁石后,卫天冲便将这东西和定光塔一起给了唐劫,说:“你都脱凡了,手里还没件正式的法宝也忒不象样。反正我还没脱凡,就你来用吧。”

    那定光塔也就罢了,这分禁石倒的确是唐劫需要的,有了它自己才能把断肠刀提升成法宝,毕竟他也用惯了此刀,若是改换其他武器,一时也用不习惯,因此也不客气,就接了过来,顺便把火乌环给了卫天冲,算是交换了一下宝物。

    赏过卫天冲,就轮到唐劫。

    谢枫棠重新看向唐劫,笑道:“你于此战,表现甚佳,本来是应当重赏你的。不过七绝门此次之所以能够布成大阵,重创我派,也有你出售黑云幡,拖延时ri的责任,此过不可推卸!”

    唐劫点头应是。

    谢枫棠这才道:“所以不赏不罚,你可接受?”

    唐劫哪敢说不接受,忙点头道:“都是学子的错。”

    “别急,还没结束呢。”谢枫棠悠悠道:“虽然不赏也不罚你,但是你在福地之中为求提升,大肆攫取,除了应得份额外,还超出标准甚多,这些可都是要我们洗月派付帐的。按当初约定,有敢超额者,超额部分一律加倍重罚。你的免罚资格因为你的过错已被取消,所以……”

    谢枫棠嘿嘿笑了一声,这笑声听在唐劫耳中,没来由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就听谢枫棠道:“你在福地超额采摘的药草,经计算价值总计达一万六千三百灵钱,我给你抹去零头,加倍处罚当为三万两千钱。”

    这个数字落到唐劫耳中,他眼前立时一黑。

    靠,这一下晋升脱凡就让自己背负了三万多的债?

    好在谢枫棠又说:“考虑到你一下子也不可能还的出这笔钱,我看这样吧。你不是还带了件法宝回来的吗?就把那法宝用来抵债吧。”

    唐劫一听连忙答应,反正那法宝也只是件辅助宝物,对他作用不大。

    一位上师见状,悄声提醒谢枫棠:“谢院,一件法宝可远远值不得三万多灵钱啊。”

    谢枫棠回头看了那上师一眼,拖长了语调道:“恩……你说什么?”

    那上师心中一惊,终于回过味来,忙退后道:“没,没什么,小的说谢院处事公正,如此甚好!”

    谢枫棠这才挥挥手让唐劫下去。

    目光扫视一圈,落在彭耀龙等学子身上,大家心头一颤,一起低头,就听谢枫棠道:“说到努力,你们也算努力了,不过被人家几句话就骗到回去,犯了大错,所以我决定,所有赏赐统统取消,在福地里吃到的好处也统统给我吐出来吧!”

    众学子哪敢言语,一起点头应是。

    唐劫看不过去,凑到谢枫棠身边道:“院主,这次的事情况复杂……”

    “我知道。”谢枫棠道:“我承认,他们当时被骗,确有情有可原之处。不过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谢枫棠的声音陡然高了一截:“这里是仙缘大会,是六大派jing英学子荟萃之地!既是jing英,对你们的要求又怎可与常人等同?对于普通学子而言,如此选择或许正常,对于你们就是失败!失败无需理由,回去以后,自己好好反省错误,学会动脑子!”

    “是!”所有人同时大声回答。

    唐劫接口道:“我看这次的错误,本质上不是智商上的不足,而是能力上的不足,那牧毅能超远距离发现是谁离开,而我们却做不到。如果我们能够远距离察敌,那牧毅再如何也骗不过我们的。所以将来在修炼一途上,大家当更加jing益求jing。”

    他一句话就把谢枫棠的意思歪了过去,谢枫棠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想想他说的也不全错,从修者角度考虑,许多事情也的确如此,智商不足的事情,完全可以能力弥补,没必要死钻牛角尖认为自己能算尽天下。当然,同样的道理,能力不足的事,就只能手段弥补。

    象如今的唐劫,还需要头脑来弥补能力之不足,但随着一步步走来,逐渐建立优势,唐劫相信,以能力解决问题的时代终将对他开启。

    唐劫的话对谢枫棠或许没多大意义,但是对彭耀龙等人关系重大,算是挽回了大家在智商上的信心。

    谢枫棠被唐劫弄得无奈,只能道:“你莫要光为他们说好话。”

    唐劫苦笑:“院主,我可是有和天殇交换过福地份额的,他已经没份额让你扣了。”

    谢枫棠哼声:“你小子少给我来这套,瞎找理由!”

    不过想想也是,叶天殇的那一份已经被唐劫用掉了,真要取消所有人份额,这两人现在都是穷光蛋,不是逼死这个就是逼死那个。

    想到这谢枫棠终于道:“罢了,福地内的收益份额保留,超额部分加倍处罚!”

    “是!”听到还能保留福地份额,大家总算长出了一口气,看唐劫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感激。

    宣布过对众学子的赏罚,谢枫棠塞给自己一物:“给你。”

    “这是什么?”唐劫一楞。

    “明师给你的,自己看看吧。”谢枫棠回答。

    “明师?”唐劫怔然。

    回头看去,却发现哪里还有明夜空的影踪。

    “不用看了。”谢枫棠唏嘘道:“他去准备冲击紫府了。”

    “冲击紫府?”唐劫被这话吓了一跳,明夜空要冲击紫府了,这可是洗月派的一件大事,某种程度甚至比逍遥宫的归属价值更高。

    谢枫棠点头:“说起来,他能下此决心还和你这次脱凡有关,他感谢你让他明白勇往直前的意义,故让我赠此物于你。”

    听了谢枫棠的解释,唐劫这才明白明夜空冲击紫府感情还和自己有关,问题是他当初敢这么玩,那是因为背后有何冲这尊大神在指点,和“置之死地而后生”“虽千万人而吾往矣”这类行事风格那是没半点关系的。

    自己可真不是那样的人啊!

    一想到因为自己表现出的“勇气”而让明夜空如此,唐劫的汗就下来了,万一明夜空因此冲击失败,xing命有危,那自己这罪过可就大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点头道:“明师乃大智大勇之人,定能绝处逢生,遇凶化吉,吉人天相的。”

    他说的好听,话里的意思却是这事本身凶险,真有什么变故可别赖我头上。谢枫棠听出他话里意思,笑嘻嘻看着他,道:“真不明白象你这样滑头的小子,为何又能做出那般有勇气的事。”

    唐劫不要脸地回答:“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也。”

    谢枫棠被他气结道:“你若是君子,天下无小人。罢了罢了,看看你明师给了你什么吧。”

    “诶。”唐劫答应着打开包裹,只见里面却是一块铁牌,上方印着一轮银月,那是洗月派的标志,下方却还有一只手呈托举状,下面还刻着一个明字,却是不解何意了。

    “这是?”唐劫疑惑看谢枫棠。

    谢枫棠道:“这是选堂的举荐牌。”

    “举荐牌?”唐劫听的心中剧震。

    所谓举荐牌,就是举荐成为派中弟子。

    明夜空是选堂之主,负责的正是派内一应选拔事宜,包括下属升迁,学子选拔,全部要经过选堂的认可才行,明夜空不点头,再牛的天才也入不了门派,学院一毕业,立时成散修。

    至于举荐牌,则更是选堂中人特有的权力,只有正副堂主和几位天心级的执事才有权力发放,其作用就是提前认定某人可入门派,并有一定的担保成分,相当于保送成为弟子。

    也就是说,从明夜空给出这块举荐牌起,唐劫就已成为预备弟子,十年期满后,无需任何考试,直接进入门派,成为正式的内门弟子。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预备弟子,并没有什么直接好处,但实际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成为预备弟子,一方面是不需要再去抢什么十大名额,更好的是现在就可以提前获得许多弟子级的权力与待遇。

    比如可以接受一些的门派任务,注意是门派而非学院任务;比如可以获得一些弟子才有的权力,当初唐劫去流云书院还需要经过当地堂主,成为弟子后,就可以无需堂主直接拜访。当然,查阅藏书阁这种事依然不是普通弟子能有的;比如学子无权命令当地官府,弟子却是可以的,当然也得看官职大小;甚至于完成同样一个学院任务,弟子获得的贡献与学子都不相同。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弟子代表的是洗月派,学子代表的却只是洗月学院,两者之间的差距巨大!

    因此成为预备弟子,意味着身份地位上的巨大提升。

    如卫天冲,身为真传只是成为弟子的可能极大罢了,但只要没获得正式的预备弟子身份,有些便利就依旧没份。别人看在燕长风面子上会对他客气,但那属于做人,与规制无关。

    谢枫棠已又道:“是,这就是选堂的举荐牌,而且你这块,还是明师亲自发放的,意义比其他又自不同,代表的是明师的颜面。”

    说到这谢枫棠叹息一声:“选堂发放举荐牌素来谨慎,多少年都未必给出一块,明师自成为选堂之主以来,从他手里出去的举荐牌一共也不过两块,你这块是第三块。它不光是身份,荣耀的代表,本身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宝,内中蓄有明师的力量,关键时刻可发出明师全力一击,不过只可使用一次。使用过后,就需找赠送者再为它补充力量。真没想到,明师竟会将此物送你。”

    听到还有如此神奇效果,唐劫也不由呆住,不过他随即也注意到谢枫棠的脸se却没有因此变得好看,反而有些不那么开心的样子,一时不解,问:“院主似乎不太喜欢我得到此身份。”

    谢枫棠再度叹气:“说不上不希望,只是有些矛盾罢了。说起来这对你的确是个机会,你出身贫寒,缺乏资源,却能凭借自己一次又一次获得利益……”

    听到这话,唐劫脸一红,这不是在说自己擅长坑人吗?

    不过谢枫棠说这话的时候却无半点指责意思,反倒充满欣赏,他一生经历颇多,早不会计较这种算计,对于把他骗过的人,只要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反倒充满欣赏。这刻继续道:“你能得到此牌,我只会为你高兴。问题是当你持有此物时,你也就打上了……明师的烙印。”

    听到这话,唐劫终于明白谢枫棠为什么不表示高兴了。

    又是派别之争。

    和燕长风一样,明夜空也是激进派的。

    洗月派十九天魁,共有六人属于激进派,分别是供堂燕长风,探堂柳乐天,奉堂安应龙,选堂明夜空和战部的两位堂主,然后就是战部之主萧别寒,这七人组成了洗月激进派系的金字塔尖。

    如今唐劫获得明夜空的举荐令,一旦传出,也就意味着他成为了激进派的人。

    什么?你说我拿着举荐令却不是他们的人?别开玩笑了,哥们,这叫背叛!

    想明白这点,唐劫也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看谢枫棠:“必须接下吗?”

    谢枫棠语重心长:“当然不是,不过明师送出举荐牌,竟然被一名子拒绝……”

    他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明师可能不会在意,可一些追随明师的人,怕是会引为奇耻大辱啊!”

    “……”唐劫无奈,只能道:“我想听听院主的意思。”

    想了想,谢枫棠道:“本来这趟回去,我是想请凤院收你为徒,没想到明师快了一步,先给你发了举荐令。我学院一派虽人单力薄,但恪守中立,是不适合再插手了。若换成以前,我或许会建议你拒绝,不过两年前,你们闯九宫迷天阵,惊动九难妖僧,诸界震动,世间已现不稳迹象。乱世若至,战部为王,若你能提前进入,倒也未必对你不好。”

    “乱世将至?”唐劫被谢枫棠这话明显震惊了一下。

    谢枫棠却只是笑笑:“只是可能吧,天下之事,分分合合,大治大争,本属平常。和平的久了,有些战争,自也是难免的事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谁也不敢确定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吧。于我辈修者而言,千年岁月也不过一晃而过,什么时候都可算得将至的。”

    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唐劫一时无语,思虑后说:“可我志在逍遥,无意杀伐。”

    谢枫棠道:“你虽志在逍遥,纵意天下。奈何天地间有大恐怖,步步有荆棘,你若无劈荆斩棘的能力,怕也是逍遥不起来的。如那逍遥宫,空自得名逍遥,只因实力不济,最终不还是落得个骥附结局?”

    听到这样话,唐劫再也无言,只能拱手道:“学子明白了,谢院主指点。”

    谢枫棠握住唐劫那抓着举荐令的手,将其合拢,正se说道:“从今天起,你可以自称弟子了。”

    “是!”唐劫凛然回答。

    一名洗月上师哈哈大笑道:“说起来,当初唐劫未入学院,就曾夸口必入十大,也曾惊动学院。未曾想一语成真,如今真成了洗月门下,可见壮志不虚啊!”

    另一名洗月上师接口道:“这就叫昔ri豪言尤在耳,今朝壮举领风sao。恭喜恭喜!”

    随着这声贺喜,一众上师学子们同时叫了:“恭喜唐劫,位列门墙,我洗月派再添英才!”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