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九十五章 择夫

第九十五章 择夫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随着众学子归来,仙缘大会正式落幕。

    逍遥宫宣布所有人暂时先回归驻地,该休息的休息,该养伤的养伤,三日后,逍遥宫将会举办一次盛大宴会宴请宾客,届时也将宣布小宫主的选择和逍遥宫的归属。

    得了消息,众人便一起回去。临走时,唐劫看到许妙然送来的目光,带着一缕哀怨,心中一动,知道她肯定是为自己争夺了一个名额而不满,尤其是这个名额还不是杜门旗名额。暗自发笑,取出纸鹤传书:“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放心,小宫主不会选我的。”

    唐劫的确是没办法,天涯海阁三件宝物,洗月派只有两人,唐劫可以以人手不足的理由让出一件给七绝门,却不能让出两件,那就是对洗月派的不负责了。

    而只要是带两件宝物,那按照规矩,就是自动分派到两人头上,不存在卫天冲一人独得两件的事,除非是宝物比人多。

    唐劫本来可以把这个名额让给其他人,偏偏现在其他人都跑了,然后天涯海阁又正好是三件宝物,事情的发展一至如斯,弄得唐劫想不要名额都不行,也算是被赶鸭子上架了。

    许妙然回信很快来到:“为什么?”

    唐劫笑笑:“传符用完了,下次告诉你,总之你放心便是。”

    得了这消息,许妙然终于安心许多,跟着天涯海阁的上师们一起离去。唐劫的目光追着许妙然的背影,直至一个人强行闯入他的视野。

    蓝玉。

    他的脸上还带着那十字疤痕,看向唐劫的眼神充满怨毒。

    面对这火焰般的目光,唐劫轻轻一笑,全没放在心上,自抱着伊伊小虎离去。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彻底自由,再也没有战斗与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头上。但是大部分学子没有趁机上街寻乐,反而把自己关在屋内,闭门不出。

    一场生死之赛,对于每个活下来的学子其实是一次难得的经历,无论修炼,战斗,心性,经验,都意味着巨大的成长。正因此那些有所进益的学子,趁机关上门来静心参悟,消化与吸收这些感触。别说他们,就连那些无缘参赛的学子,如蔡君扬,平静月等人,在观赛过后也是感触颇深。

    相比之下,唐劫到是没什么参悟的。

    他经历的生死战远比其他学子多,于他而言这点战斗烈度根本没多少值得反思的东西,因此这几天闲着没事就是陪伊伊小虎玩耍,算是弥补一下这些天没陪它们的罪过,顺便巩固一下修为境界。

    回来的当天晚上,牧毅就按约定将杜门旗交给唐劫,此外还给了唐劫一万两千灵钱,算是买下第六件法宝的价。这钱本是唐劫计划来还债的,因为谢枫棠的照顾,总算可以省下了。

    第三天夜晚,一场规模盛大的盛会在逍遥宫内正式召开。

    由于逍遥宫位于空中,一时间红梅岭上,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路修者腾云驾雾,纷纷向着空中宫阙飞去,场面蔚为壮观。

    跟在谢枫棠等上师身后,唐劫等人也是一路飞纵,直上云霄,进了云端才发现这玉宇天宫确是气势非凡。

    云层中浮现着大片的宫阙殿落,内中有金光千道涌现。云层前端是玉砌白柱的高大山门,下方是两排执戟悬鞭的金甲卫士,却是逍遥宫弟子,不再是什么傀儡守卫。

    谢枫棠领着众人直接落在云上,唐劫他们这才发现原来这云彩竟是实地,只是白雾弥漫掩盖了真容,看起来到真有几分天宫风范。

    “气魄到是蛮大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上仙宫,修界王庭呢。”唐劫笑道。

    “仙宫王庭?”谢枫棠耻笑道:“就这点气魄也配?相比真正的仙庭,它充其量能当个厕所。”

    这话是当着一众逍遥宫守卫说的,那一群逍遥宫弟子听得心中愤怒,却不敢言。

    到是唐劫好奇:“咦?听院主这么说,栖霞界莫非还真有仙庭?”

    “这个嘛……”谢枫棠立时犹豫了一下,半响道:“曾经是有的,不过不是栖霞界,而是万界王庭。”

    “万界王庭?”所有人同时惊呼出声:“统领万界的王庭?这怎么可能?”

    星罗大千界壁垒坚固,就象是一个个海中岛屿,相互间难以通行。就算仙台可度,仅靠仙台又凭什么跨越万界,领袖群伦?

    若是真能做到这点,岂不是说万界王庭拥有成千上万的仙台大能?

    一想到这个数字,众人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谢枫棠却是肯定地点头:“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了。”

    “没了?怎么没的?”众人一起问。

    谢枫棠摇摇头:“我也不知,荒古秘事,太多真相都已消失在时间长河中,除非你能悟道时光,返本追源,否则终难解无尽大千之秘。”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唐劫脑中突然闪现出当初解开离经时看到的那幕场景——无尽虚空下,一个巨人顶天立地,正对着天上宫阙,愤怒呼喊……

    说话间,众人已穿过山门,眼前是一座长桥。

    这桥金雕玉砌,长约百米,桥面有三座望亭,飞檐拱壁,甚是精美。两侧扶栏还刻有兽头,左右各一百二十八个,左侧为飞鸟,右侧为走兽,各不相同,应有尽有。

    踏在桥面上,众人向下看,只见桥下是一条黑色长河正缓缓流淌。

    “这是**河,是逍遥宫的护界河,若让此水沾到皮肤,以你们现在的修为,不出一时三刻,就会全身化脓死去。”谢枫棠道。

    看看唐劫,他又补了一句:“你可以多一刻。”

    众人心头凛然,叶天殇更是叹息了一句:“繁华盛景明面,无尽杀机暗藏,这便是仙家真容了。”

    谢枫棠轻笑:“能明白此点便好。”

    卫天冲却在看那桥上兽头,一个个看过去,只觉得栩栩如生,行进间与一只猴子兽头对望了一眼,随手拍了那兽头脑袋一下,就见那兽头突然缓缓转了过来,盯住自己。

    卫天冲心中一惊:“它在看我!”

    众人一起回头,谢枫棠却是理都不理地继续前行道:“这些是阴河冥兽,乃逍遥宫炼化而成的**守护兽,每只都有脱凡巅峰的实力。”

    众人看着周边二百五十六个兽头,一想到谁要是无知从这桥上走过被这二百多只冥兽暴起突袭,就算是天心真人怕也要当场陨落。

    唐劫看那些冥兽如石像雕刻般静立不动,心中一动,轻轻将手放在一只冥兽腿上,看似在欣赏,手心中金针滑出,已悄悄刺穿了冥兽身体。那冥兽受阵法约束,不能攻击,只是一张脸骤然变色,怒视唐劫,唐劫却全不在意,金针刺入的同时已在唐劫心意下变成中空状,一点鲜血已从兽内滴出,落在唐劫早已藏在袖内的瓶子里。

    将金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唐劫立刻确定,这冥兽之血绝对是一种极佳灵材,虽还不知有什么用,唐劫却是不客气,就这么一个个走过去搜集起来。

    走完此桥的时候,唐劫已经刺了约莫数十只冥兽,血液集了有近一瓶,唐劫还待回过去再集多一些,谢枫棠突然道:“冥兽之血无法再生,适可而止。唉,你这雁过拔毛的性子,也该收收了,这里到底不是洗月派的地头。”

    唐劫脸一红,低头没敢说话。

    其他人这才知道唐劫刚才好象干了什么。卫天冲好奇问唐劫:“你刚才弄那个什么冥兽之血了?什么样的?我看看。”

    唐劫顺手把金针上的血渍在卫天冲上擦了一下:“喏,这就是。”

    然后就听滋的一声,卫天冲手上冒起了白烟,卫天冲疼的整张脸都扭曲了,想喊又不敢喊,只能苦苦忍着。

    看他那样子,唐劫心中一跳,还好自己刚才够谨慎,没去触碰,强忍着笑低头跟在了谢枫棠身后。

    过了长桥后,又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前,四周是白玉打造的长案,案上摆满了琉璃水晶盛器,各种瓜果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无数侍女在一张张玉案前穿插来去,客人们坐在案后高谈阔论,饮酒作乐,场中更有舞女在欢歌载舞。

    “还真是极尽奢华。”一名学子脱口道。

    如此盛会,如此规模,即便在修界也算罕见了。

    唐劫悠悠道:“不奇怪啊。这场宴会是逍遥宫以自由身份举办的最后一次宴会,它就象是一次规模盛大的出嫁,既嫁小宫主,也嫁自己。既如此,又怎能不最后的风光一把。”

    众人呆了呆,这才意识到,感情这表面风光的背后,却是一个修界大组织行将落幕的辛酸,或许正因此,他们才要用那华丽排场来掩饰心中痛苦。

    想想刚才唐劫的行为或许就能明白,如果他们进是一个有自己尊严的自由门派,又岂能容他如此放肆?

    终不过是行将出嫁,寄人篱下,对眼前这点身外物也就不再那么介意了。

    想到这,唐劫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取得还是少了。

    找时机再去捞些别的,这个时候,逍遥宫或许是最慷慨也最不在意的时候了,此时不打秋风更待何时?

    大家不知道他满闹子龌蹉念头,这刻跟着谢枫棠一路过来,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此时宴会尚未开始,唐劫告了个罪,以观光之名出来,在逍遥宫内四处闲逛,当然表面上装得跟看风景般。

    贼眼还在四处乱窜,突听得身后哼声。

    回头看去,却是许妙然正站在他身后。

    “妙然?”唐劫惊喜道,正要去抱住她,许妙然却退了一步,指指唐劫道:“你还没跟我交代十大的事呢。”

    唐劫苦笑:“我这不是千里传讯符都用完了才暂时没说么。”

    许妙然哼声:“你最好先解释清楚,不然以后也不用什么传讯符了。”

    唐劫无奈,只能道:“我说就是了。”

    看看左右无人注意他们,唐劫靠近许妙然道:“小宫主是假的。”

    “什么?”许妙然心中一惊,看向唐劫。

    唐劫很肯定地点点头,把自己那天夜里听到的情况告诉许妙然。

    许妙然听得不解:“就算小宫主是假的,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怎么确定假宫主就不会选你?”

    “你傻啊。”唐劫刮了一下许妙然的小鼻子:“如果是真宫主选婿,逍遥宫或许会考虑小宫主的心情,她的喜好可能直接影响到逍遥宫的未来。可是假宫主有那影响力吗?”

    许妙然呆了呆,随即醒悟过来:“原来……你是说……这件事最终还是逍遥宫自己决定?”

    唐劫笑得越发惬意:“没错。”

    仙缘会一事,为了推卸责任,避免夹在六大派中左右为难,逍遥宫最终把选择的权力交给小宫主。但是那个时候,唐劫就觉得把如此大事交给一个继承人来决定,而且是通过挑选丈夫这种形式,有些过于荒谬。这既是对小宫主的不负责,也是对逍遥宫自己的不负责。

    但在得知小宫主是假的后,所有的疑惑就自然而然地解决了。推出的既是假宫主,那么此事的性质其实就彻底变化。不是小宫主的选择决定逍遥宫未来的归属,而是逍遥宫的归属决定假宫主的选择。

    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已经完全颠倒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许妙然还是不理解。

    唐劫回答:“个人有个人的思维,门派有门派的选择。如果是宫主选夫,那不用问,肯定是找最帅最能干的那个,比如蓝玉。可如果是逍遥宫选门派,就不会这样了,他们肯定选对自己最有好处的那个。”

    “那会是谁?”

    “本来呢,看他们的样子,天神宫应该给了他们不少许诺,逍遥宫是很有可能选他们的。不过他们这次无人入围,此事再也休提,逍遥宫就只能在剩下的三派中选择。如果我是逍遥宫主,这三派我只会选择七绝门。”

    “七绝门?”

    “对!”唐劫很肯定地点头:“就逍遥宫而言,投靠谁看的未必谁最强,而是谁能给自己的好处最多。从这方面来讲,七绝门其实更合适。他们的个人战力在六大派中的确是最弱的,但是综合战力可绝对不弱。比赛中弱是因为有规则限制,实际战斗中,七绝门可没这许多限制。要不然七绝门也不可能成为六大派之一。因此从靠山实力角度看,七绝门不差,而在财力上,七绝门更可说六派之首,跟了七绝门,同样的任务,逍遥宫得到的好处也最多。最重要的就是,七绝门自身实力偏弱,相对其他门派,对逍遥宫也会更加重视些。”

    “原来是这样。”许妙然听得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会和七绝门做交易,你早知道这次七绝门只要手中有宝就一定会是赢家的,对不对?”

    “对!”唐劫肯定道:“这事我一开始也没意识到,都是后来一点一点慢慢想明白的。那时太乙清玄杯已在七绝门手中,七绝门其实已经赢了,只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点罢了。我醒悟之后,知道再和他们抢已经没有必要,就转手与他们合作,要不然当时天冲已经拿下牧毅,我又何必再把他弄醒?就凭那四个七绝门学子?我一个人都有把握收拾他们!”

    这话却是带着强大的自信。

    许妙然狠狠瞪了唐劫一眼,压低声音道:“既然这样,那你还划花我蓝师兄的脸?你可知道为了他,我有多少师姐师妹伤心欲绝。”

    唐劫笑笑:“谁叫他想跟我抢老婆来着。抢就抢,偏偏他还用手段害我兄弟,那就不能忍了。”

    许妙然给了他一脚:“你这么做,他可恨死你了。”

    表面是嗔怪,心底却被他一句“和我抢老婆”弄得甜孜孜的。

    唐劫淡定回答:“不怕,我可是为洗月派这么做的,天踏下来,有洗月派顶着。”

    当初他可是亲口向谢枫棠承诺“干掉最帅的”,毁容一事,怎么看都有为门派解决对手而不增加麻烦的意思,因此无需唐劫出手,洗月派自己就不会给蓝玉任何复仇的机会。再说了,就算洗月派不出手,唐劫也不怕他。

    许妙然还有些不放心,又问:“那要是逍遥宫因为别的原因还是选了洗月派怎么办?”

    洗月派就两个学子,怎么看那假宫主都不可能挑卫天冲。

    唐劫笑道:“我和你的事,现在知道的人也不少,想来就算逍遥宫有什么变化,应该也不至于傻到非来挑我。若他们真要这么做,那也别怪我翻脸无情,揭穿他们假宫主的面目。到时候老子以此为借口退出争夺,我看他们怎么办!”

    他这话声音不小,隐隐落在一名侍女耳中。

    那一名侍女不动声色地从唐劫身边经过,在转过几个弯后,消失不见。

    许妙然注意到唐劫的目光盯在那侍女身后,略思索了下,明白过来:“话算是传过去了?”

    唐劫笑笑,捏住她一双柔荑道:“要不是师兄他们不争气,我也不用被逼的带个名额回来。放心,不会有事的。”

    看着唐劫诚挚的面容,许妙然也莫名的有了信心。

    说笑声中,宴会终于开始。

    唐劫与许妙然各归己座,就见上首处已坐上了逍遥宫宫主,在其下手处,是那位脸罩面纱的小宫主。

    不知为什么,在看到那假宫主的身影时,唐劫的心突然一跳,不知为什么,他看这假宫主竟有种熟悉的感觉。

    那坐于最上首的逍遥宫主抬了下手,原本热闹的全场立时肃静下来。

    那宫主先是说了一番感谢诸位仙家赏面,到场祝贺,本次仙缘会极为成功之类的客套话,待说得差不多后,终于话风一转道:

    “此番十宝之争,我逍遥宫也算见识到了六大派诸为学子的风采,真可谓人才济济,个个皆是人中龙凤。小女能够择而嫁之,也算是三生有幸。不过此事到底是小女自己的主张,我们也不好代为抉择,就由小女来宣布结果。”

    众人同时看向高处那面罩薄纱的小宫主。

    那小宫主先是沉寂了一下,随口开声道:“此次十宝之争……”

    听到这声音,唐劫心脏猛地一跳。

    小宫主的声音仍在继续:“表现最好的几位,当属洗月派唐劫,七绝门牧毅,林忘,千情宗邓晓宇,穆余。以上几位皆为人杰,本宫经慎重抉择,决定未来厮守一生之人为……”

    她的目光陡然向唐劫看去。

    唐劫的心一沉,脱口道:“不!”

    “唐劫!”

    入莺鸣啭之声回荡全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