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章 纳妾

第三章 纳妾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当唐劫陪着二老,秦严两位管事来到卫府时,卫府内已是张灯结彩,充满节日般的喜庆。

    虽说事发突然,卫府的下人们却是久经考验,在极短时间内就已将府内布置的头头是道。

    三管事朱庆亲自带人在门口迎接,过了两重门,入了花厅后,就看到郑书凤正带着卫天冲侍梦等卫府一干人在厅中等候,卫丹柏则要架子大些,陪着老太爷老太太坐在花厅后摆后的主桌位上。

    这样的安排既不失了卫府掌权人的身份气度,又显示出了对唐劫的重视,也算是用心思的。

    这刻见到郑书凤,唐劫上前作了一个长揖:“唐劫见过太太。”

    接着又遥对后方卫丹柏等人:“见过老太爷,老太太,老爷。”

    “哎呦,快快起来,这么客气做什么。”郑书凤已快步走上前,搀住唐劫道:“你现在已非仆身,也是修仙的上师了,如此大礼,我们这些凡人可承受不起,折煞人了。”

    唐劫笑道:“太太言重了,唐劫能有今日,也是卫家给的机会,无论什么时候也不敢忘,岂敢对老爷太太无礼。”

    “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以后啊都是一家人了。”郑书凤笑着已将唐劫拉向餐桌,反倒把卫天冲丢到一旁,看这样子对唐劫比对卫天冲还要亲切。

    唐劫当然知道这是郑书凤故意如此,以博唐劫好感,心里却依然由不得不多几分感动。

    拉着唐劫直接上了主桌,卫府的家宴这便开始。仆人们流水般端上菜肴,郑书凤嘘寒问暖,就连一向死板刻直的卫丹柏都为唐劫夹了几筷子菜。

    唐劫注意到席中没有卫天志和吴幸,就问了声,郑书凤笑道:“他们去了守望川做买卖,估摸着过些日子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到是没看见胭脂和侍月姐姐?”唐劫注意到郑书凤身后的丫鬟已经换了人。

    郑书凤笑道:“这话就傻了不是?女孩子家终究是要嫁人的,一直留在身边,没得耽误人家。说起来,胭脂和侍月这两个孩子我也是极喜欢的,却终是不得为了自己而害了人家。来,吃菜,尝尝这新鲜的红焖茄鳖,前几日刚从下村来的顶级品,一共就那么些,都在这儿了……”

    唐劫轻吃了一口,入口润滑甚是美味。

    是啊,一晃离府已八年。

    在修仙人眼中,八年时光一晃而过,在凡人眼里,八年却已是一段悠长岁月,长到归来时许多事已是物是人非。

    那曾引他入府的牛老爷子,前些年去世了,文清则去了外面做了个小管事,也已娶妻。

    卫天志回来后不久就找了位夫人,是苍龙府周家的女儿。周家身为苍龙府五大家之一,地位与卫家正好般配,两家这一结亲,势力又增长了几分。

    相比之下,胭脂和侍月就更是正常不过了。除非唐劫放话让郑书凤把侍月留着等她,否则姑娘家到了时候就得嫁人。

    唐劫问了一下这两人最近过的如何,也亏了郑书凤有心,竟都极了解。按她的说法,胭脂的运气不错,嫁了户人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却也是个中产之家,最重要的是丈夫还算过得去,对胭脂极为好。

    侍月则运气不佳,丈夫是个烂赌鬼,把好好的家业都败光了,卫郑书凤说到此节时,亦是唏嘘:“当初给她择人时,想那户人家也算殷实的,当不会负了她,谁曾想却……唉!”

    听到这话,唐劫想了想道:“还请太太给我侍月的地址,我抽个时间去看看。”

    不管怎么说,当初侍月也是对他好过的人,既然有条件,他就不能不去帮一下。

    郑书凤看出他心思,这便给了他地址:“你想帮她,这是好的,不过切记掌握分寸,莫要管得过宽,有些事终究是别人家事,外人不宜牵扯太多。这些年我也曾给过她些银子,终是被她那赌鬼丈夫拿去花了。非是不想帮,而是帮不了啊。”

    唐劫笑笑:“我省得的,太太做事,卫家上下谁人不服。”

    郑书凤白了他一眼,这才捂着嘴笑道:“问题是总有人觉得我妇道人家,见识太短,胆子太小,做不得大事呢。”

    恩?唐劫被这话一楞。

    什么人敢这么说太太?

    顺着郑书凤的目光望去,正看到卫丹柏脸色铁青,唐劫恍然大悟,感情是夫妻之间有了矛盾,想想这卫家也就只有卫丹柏能这么说自己妻子,换成是老太爷老太太,现在对郑书凤都不会有什么干涉。

    这刻听郑书凤这么说,卫丹柏未说话,老太太先叹了口气:“又来了,你们两夫妻啊,整天就为这些事争,好不容易冲儿回来了,还要计较。罢了罢了,反正这个家啊,现在是你们两夫妻管着,我们不问了。老头子,走,我们回去。”

    老太爷也不爱说话,老夫妻俩直接在丫鬟搀扶下先离去了。

    卫丹柏哼了一声:“你看看你,好好的接风宴,说这些做甚。”

    郑书凤眼眉一挑:“怎的你连我说什么话也要管了不成?”

    卫丹柏被她憋的无语,气的也不再说话,随便吃了几口后也自离去了,好好的接风宴一下就沉闷起来。

    郑书凤却是全不在意,继续为唐劫夹菜,殷切招待着,就连唐劫都不由得不佩服郑书凤好耐心,这种情况下还能什么都不说,只好自己问:“不知老爷太太到底是为什么事烦心。”

    郑书凤随口道:“也没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冲儿的婚事。”

    “我?”正没心没肺扒饭的卫天冲也是一楞,怎么这里边还有自己的事?

    秦管事这才低声说了起来。

    原来卫天冲这次就算没回来,卫家也已经打算找人叫他回来一趟了,原因就是卫丹柏打算给他找个女人。

    当然,由于卫天冲修者的身份,将来必然找一位道侣做正室,因此现在找的只能是妾。主要目的是先留个后,毕竟仙路凶险,谁也不知道将来如何。趁着现在卫天冲正在上升期,赶快留个后,将来也好培养起来。

    对于大家族而言,人丁那从来都是越兴旺越好,一众子嗣中,只要有那么一个成才的,整个家族都有希望,象卫家这样家主就两个孩子的,已经算人丁单薄了。

    正因此,才要更快的让卫天冲娶亲,生出更多后代,培养出更多的修仙人,从而奠定家族根基。

    说白了就是让卫天冲当种马。

    本来这事很简单,随便给卫天冲安排一个就算完事,但就在这时,苍龙府古家不知怎的得了消息。

    古家是苍龙府五大家之一,地位甚至还略高于卫家,直到卫天冲成为真传,卫家的声势这两年才算追了上来。得到消息后,古家就派了人上门提亲,提议把古家一个女儿给卫天冲做妾,并给出丰厚的嫁妆。

    卫丹柏对这件事到颇为动心,在他看来,这样一来卫家就等于又多了一个天然盟友。对于大家族而言,这样的盟友从来是越多越好。

    但是这件事却遭到了郑书凤的激烈反对。

    在她看来,古家在苍龙府的名声实在太坏。

    苍龙府五大家族,金家是海商,张家是官宦世家,卫家和周家都是做买卖的,惟有古家是靠吸血致富。虽然说古之豪绅没有不吸血的,但就算吸血也有轻重,象古家这种开赌场,典当,放印子钱,收保护费的帮派家族,那是连脸都不要的,也不知逼死过多少人家,郑书凤是绝对看不上的。

    不光是她看不上,就连金,张,周等家也看不上。

    就是这样一户人家,偏偏要把女儿嫁给卫天冲做妾,郑书凤又怎么能接受呢?

    卫丹柏也不是不知道这点,问题是古家给出的条件实在太好,由不得他不动心。别的不说,单是那两间镖局,一间当铺就让卫丹柏心动。这都是古家捏在手心里的买卖,等闲不让人触碰,如今却等于把机会给了卫家。

    别人娶妾都是花钱,自家儿子纳妾还赚钱,开辟财源,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夫妻俩为此已经吵了很多天,唐劫卫天冲正好这个时候回来,自是等于一头扎进漩涡里去。现在说出这个事,自是希望他们自己也表个态了。

    卫天冲的态度是最关键的,而唐劫的态度则可以直接影响到卫天冲。

    这刻明白了事情经过,卫天冲第一个跳了起来:“我不娶!”

    郑书凤笑得极开心。

    “我谁也不娶!”

    郑书凤的脸拉了下来。

    旁边秦管事忙上前劝阻:“小少爷,莫要意气用事啊,你是卫家的人,为卫家留后也是分属应当。”

    “不是有大哥嘛,干吗非得找我?”

    郑书凤道:“那不一样。你大哥资质有限,无缘仙路。你如今脱离凡躯,生下来的孩子只会资质更好。卫家将来要成修仙世家,还是得着落在你身上。”

    栖霞界千万的变迁早已证实,修者的子女,其资质在一定几率上的确比凡人子女要高一些。

    而一个凡人世家要想发展成修仙世家,就需要有大量的可造之才。

    郑书凤无疑已经把卫天冲当成未来卫家鼎盛之希望,正因此才要他多多生养。

    只是对卫天冲而言,他现在的年龄还处在只喜开花不喜结果的阶段,对于成为一匹优秀的种马绝无任何兴致。

    郑书凤见他如此坚决,也不逼他,只是淡淡道:“家里这些年,为了你修仙一事,也费了不少银子。不求你别的,只求你能为卫家留下一点血脉,没想到连这都不能同意。唉,果然人们说的好,自古仙家最无情,这人一旦修成了仙啊,往往就绝情绝欲,再不管凡家。就象那树上的花,自以为高贵,再不理尘间云泥,更不会记得是谁让它如此高贵。”

    卫天冲听得脸涨得通红:“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

    他一连我了几声,没能我出来。

    郑书凤已起身道:“此事也不急于一时,你自己先好好想想吧。”

    郑书凤一走,其他的卫家人也随之零零落落散去,院子里一下剩了卫天冲唐劫他们几个。

    卫天冲还处在目瞪口呆的晕眩中,显然还没搞清一场回家探亲怎么瞬间演变成这个样子,还是唐劫上前拍拍他道:“吃完了,还待着干什么。”

    “去……去哪儿?”卫天冲呆问。

    “随便走走,不管怎么说,离家很多年,你就不打算四处看看吗?这卫府,可是有好多东西都变了样呢。”唐劫用意深长的回答。

    “是啊,好多东西都变了。”卫天冲叹口气道。

    于是三人就这么一起在府内闲庭信步的走着。

    卫府很大,处处都有厅台楼阁,花廊水榭,一路走来,时不时就有家人走过,看到卫天冲他们,纷纷施礼。偶尔也会有低低的议论声传来:

    “那便是卫家的小少爷啊,听说已经是在学院期间就已脱了肉骨凡胎的上师呢,真看不出来。”

    “是啊是啊,那旁边的两位听说以前是仆学,现在也都成上师了。”

    “那岂不是一飞冲天成了贵人了?”

    “那是自然,听说老爷太太也在为他们张罗着找人家呢,只是还需他们有看对眼的方可。”

    “那你可要努力了,若是让那唐公子看中了,只要向太太那么一提,太太定将你收为义女。”

    “死丫头,又油嘴滑舌,人家哪看得上我啊。”

    这最后一句却是暴露了心思,接着就是一阵笑声传来。

    卫天冲听得好不郁闷:“原来不光是我,其实也有你们。只是我爹娘不会逆你们的意,不会为你们强行安排……唉我说这事不对啊!我是少爷,怎的我身为少爷都没挑选的权力,你们到可以随自己喜欢?”

    侍梦笑道:“谁叫老爷太太是你爹娘呢,爹娘为儿子安排婚事,哪还由得你做主。”

    卫天冲憋的脸上一阵青红不定:“这么说,我还非得应了我爹娘不成?”

    “那也未必。”唐劫悠悠道。

    两人一起望向唐劫,卫天冲急道:“唐劫,你不会是想说让我公然违逆我爹娘的意思吧?这事可做不得!”

    唐劫却不回答。

    在一棵桑树下站定,唐劫看向远方,在那灯火阑珊处,是自己曾经工作过的花园。

    他看着那里,悠悠道:“少爷,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修仙?”

    “为什么修仙?”卫天冲怔了一下。

    对啊,自己为什么修仙呢?

    这个问题他其实还从未真正想过。

    还在很早以前,他羡慕的也就是仙人们那飞天遁地,变化万千的能耐。

    待到自己修了仙,这种羡慕也就渐渐淡了,退了,就连卫天冲都不知自己为何要修仙了。

    唐劫已道:“修者一生,追求来追求去,其实也不过那么几样。或闻达天下,世人共仰,或与天地同寿,长生不朽,又或纵情天地,逍遥此生。然将其归纳一番,其实修仙者修的不过是四个字……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卫天冲与侍梦同时喃喃出生。

    是啊!

    什么闻达天下,什么天地同寿,其实说来说去不都是那么回事吗?

    那追求长生的,难道就不求逍遥?

    唐劫追求逍遥,难道就不喜长生?

    修仙的本质,终不过是修一个随心所欲!

    若成了仙,还要受凡间的条条框框约束,那还有何意义?

    终需超脱,方为成仙!

    那一刻卫天冲明白了唐劫的意思。

    修者从心所欲,岂可受凡规约束!

    郑书凤没修过仙,所以她再精明,也不会懂这种心态变化。最重要的是,郑书凤是个女人,更是个母亲!

    后者直接决定了她对卫天冲的态度,因此她对唐劫他们会有身份上的尊重,反倒没把自己儿子当成修者,因为郑书凤什么都可以清醒,惟有这母亲的心态清醒不了。

    而卫天冲也未真正在心理上达到仙家超脱凡俗的境界,脱凡于他终不过是一个名词而已,因此也没意识到自己话语的力量。

    简单一句话:儿子成长了,已经到了可以掌握他人命运的地步,然而无论做父母的,还是做子女的,却都还没习惯与适应这种转变。

    直到这刻唐劫一言提醒,卫天冲才幡然醒悟。

    那一刻他的目光突然凛冽起一片神光。

    他点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卫府大堂。

    卫丹柏和郑书凤各坐一头,谁也不说话。

    刚吵过一架,两人这刻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想理谁。

    两下的仆婢战战兢兢,谁也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就听堂外风声忽起,将道旁高悬的灯火吹得忽明忽灭。

    这风来得蹊跷,卫丹柏与郑书凤正惊愕之际,就听外面轰的一声巨响。

    随后两人看到一具硕大的石人从天而降。

    这石人身形高大,单膝跪地,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被砸至生生裂开,仿如蛛网一般。

    这刻慢悠悠站起,背对大堂,对着外面一跪,就听空中阴风呼啸,无数形象狰狞的怪物跳出,叽叽喳喳吵作一团,吓得卫丹柏与郑书凤同时后退。

    却见那些小怪物沿着道路两旁铺开,形成两列纵队,到似夹道欢迎一般。

    接着就见远处飘来一物,看似旋风,却有头有脸,形象怪异,两只风臂托举,托着的却是一片云彩。

    云彩上站着一人,正是卫天冲,只是此时宽衣大袍,神情肃穆,哪里还有之前的不羁之态。

    “冲儿!”卫丹柏与郑书凤同时叫出声来。

    卫天冲左手一挥,那石人已走上前去,蹲下身子。

    卫天冲抬脚从云彩上走下,以石人为阶梯,落于地面,却不触碰,就这么在距离地面三寸之地飘着,直接向着大堂内飘去。

    夫妻二人看得目瞪口呆,这般手段,这般表现,就算是家中养着的上师也没见哪个用出来过。

    直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非常人,而是从洗月学院出来的,比家中养着的那些脱凡上师高明了不知多少倍的强大存在。

    这刻卫天冲直接飘到大堂上首主位处,坐在他爹之前坐的位置上,对着夫妻二人拱了拱手,道:“刚才母亲所言,孩儿考虑过了,此事有所不妥。”

    他并没有借此装逼到就不认父母,只是借着出场之威,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形象,随后才道:“为卫家留后,传宗接代,本非错事。不过一来有大哥在侧,卫家不虞无后。二来,就算要留后,也需得找那情投意合之辈方可,岂能因一句父母之命便匆匆行事。我修道之人,超脱世俗,心在大道,行事最重不违本心。若因这点小事而误了一声修业,那双亲的罪过才叫大了。”

    夫妻俩听着心中一惊。

    郑书凤还想解释,卫天冲手一抬,已止住他们,随手一挥,两张椅子已自动飞入夫妻二人屁股下面,然后他道:“坐!”

    夫妻二人已不由自主的坐下。

    卫天冲这才道:“我知二老是为家族千年基业着想,如此想法亦不为过。所以我已经决定了,就利用回家探亲的这些日子,在苍龙府好好留意一下。若有合我意的姑娘,我自会秉明父母,上门提亲。届时我也自会好好对她,若能生育子女,自是最好不过。可若是没有遇到,二老也不必心急。我如今脱凡有成,将入仙门,寿元增长,活个二三百年亦不稀奇,自有的是机会留下后代。”

    说着卫天冲一拍芥子袋,一个药瓶已从袋中飞出。

    卫天冲一指药瓶,两粒丹药从瓶内飞出,正飞到郑书凤夫妻二人身边,两人接住,卫天冲道:“二老生我育我,天冲感恩日深。然身在大道,诸多事情怕是身不由己,有违逆处亦请二老谅解。此药乃延年益寿丹,是我特意请来为二老增添寿元的,亦尽人子孝道,还请二老笑纳。另有二粒是给老太爷老太太的,我自会亲自送去。”

    说着卫天冲手再挥,药瓶已自动飞回他手中。

    卫丹柏还想说话,卫天冲却已站了起来道:“至于那古家,我知你收过他们一些好处,我自会亲自上门去找他们说项,退了这门亲的。好了,事情到此为止。有什么事,就以后再说吧。”

    说着人已向堂外飘去。

    夫妻俩心中震骇,竟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恭送上仙。”

    待到话出口,才想起这是自己儿子。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