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章 神仙难救

第四章 神仙难救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纳妾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经历过此事后,郑书凤也好,卫天冲也罢,其实都有了深深的体会。

    郑书凤开始明白何为真正的仙家。

    老实说当看到儿子乘云驾雾,驭使阴卒的时候,她固然有得意儿子能耐的欢喜,更多的却是对那超凡力量的惊恐,这种力量是她家中那些上师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这让她开始明白,有些力量注定是凡人不能驾驭的。随着修者力量的提升,他们与凡人的关系也只会越来越远。血脉虽可成为仙凡之间的连线,却终承不住那无限伸展的距离……

    这份认识使她在以后面对仙凡关系的处理时,更多了几分清醒。

    至于卫天冲,同样明白了一个道理:装逼不是追求,而是需要。

    官有官腔,仙有仙风!

    人在其位,就得有对应那个位置的说话与处事方式。否则你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又怎么指望别人把你当回事?

    郑书凤为什么会认为她可以替儿子做主?还不是因为他一回来就大大咧咧,没大没小,丝毫不改曾经习气,全无得道仙人之风范。

    你既不修风仪,就莫怪他人不敬尊长。

    明白了这点,卫天冲以后行事也会收敛许多,成熟许多。

    第二天一早,卫天冲去找古家退亲,唐劫则自去了街上随意闲逛。

    清晨的苍龙府正是起市的时候,一路走来,就看到街面上车水马龙的甚是热闹。

    这边是卖泥人的举着手中的各色泥人吸引孩子;那边是几名江湖男女正在场中风风火火耍着把式,几个抗包的汉子正看的起劲,时不时亮一下自己的肌肉和对方比划一番;一名长袍大袖的中年人正站在一张书案前清着嗓子,开腔便是“诸位看官”,旁边的老太太正颤抖着将舀好的豆腐花递给客人……

    好其乐融融热闹非凡的景象。

    唐劫这些年习惯了刻苦修炼,偶有外出,多也是执行任务,心有所念,无心他处。如今难得有暇,终于可以放松心情边看边行。

    走了没多久,唐劫来到一条巷口。

    唐劫记得胭脂便是嫁来此地。打听了一下,唐劫来到一户人家前,叩响大门,片刻后就听一声“谁啊”,已有人了走了过来。

    门咿呀开了,露出一张熟悉容颜,正是胭脂。

    只是如今的她,头挽青云水秀髻,身穿红色碎花衣,脚踏鸳鸯履,还插着一根火凤簪,哪里还有当年清丽小丫头的范,分明就是一个持家妇人。

    这刻看到站在门前的人,胭脂先是呆了呆,随后反应过来,脱口叫出声来:“唐劫!你回来了?”

    脸上现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唐劫笑笑:“胭脂姐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看着唐劫那样子,胭脂呆楞半响,终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果然还是没变,还是那么会说话。不过现在的你,可不需要对我如此客气,反倒是我,该尊称你一声唐仙师才对。”

    唐劫笑道:“胭脂姐姐要是这么喊我,我扭头就走,绝不逗留。”

    胭脂听得感动,一把拉住唐劫往屋里拽去:“快进来,在这屋外说话成什么样子。相公,相公,快出来,有贵客到……”

    片刻后,唐劫已与这里的主人坐在一起。

    胭脂的丈夫叫孔老二,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人长得肥头大耳,看起来笨了些,不过对胭脂当真如郑书凤所说,当真是宠爱无比,胭脂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刻在唐劫这位仙师身边,当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起来颇为拘谨,还是胭脂瞪着他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还不去街上买几个菜回来,我要陪我兄弟喝一盅。”

    说着已对唐劫笑道:“我这当家的就是太老实,做人笨得很,你莫见笑。”

    唐劫回答:“若是不老实,又岂能任你这样欺凌?”

    胭脂已是捂着嘴大笑起来,神情间到颇见得意。

    唐劫已又道:“看来你这些年过得还算不错。”

    胭脂歪着头想了想,回答:“不错?那就看你怎么想了。若说夫君容貌,身家,那我嫁的这相公,可算是极差了。可要说对我,那却是没得说。我和侍月不一样,侍月心气高,总想找个有钱有势的好男人,我却就想找个对我好的。说到钱,我男人虽然没钱,但家里有几亩地,他也有把子力气,还算是个能持家的。这些年在卫府,也还是攒了些钱的……”

    说到这,胭脂的脸一红,对着唐劫嘿嘿一笑。

    唐劫自是知道她笑什么。

    那些年,胭脂这小丫头可没少收好处,谁不知道太太身边的小丫头胭脂是第一贪财的。

    没想到她择夫时,竟是完全不以财为标准。

    这还真是让人吃惊。

    “不过我听说,侍月的情况不太好?”唐劫问。

    一提到侍月,胭脂立刻摇头叹息:“只能说时运不济了。怎奈丈夫嗜赌,好好的家业也被赌空了。”

    “过会儿带我去见见她。”

    胭脂无言点头。

    说了会子话,胭脂带唐劫出门。

    穿过那一条条大街小巷,来到一户人家前。这人家本是一处院落,如今看起来却是明显破败许多。未至近前,就听院内一阵骂声。

    门开,一名年轻男子气咻咻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裹,闷头前行,门内则传来隐隐的哭泣声。

    看到此景,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胭脂气的全身打摆子,就要冲上去打对方几巴掌,她现在有唐劫撑着,当真什么也不怕。

    只是唐劫却拦住她,摇了摇头,自向院内走去。

    进了屋,就见到一女子正蹲在地上号啕不已,正是侍月。只是她如今一袭粗布青衫,哪里还有昔日的清雅,肚子高高隆起,竟是已然有孕在身。

    被泪水打湿的双眼朦胧间看到两双脚出现眼前。

    侍月愕然抬头,看到那张久违的脸,整个人便如过了电般呆滞不动。

    唐劫对着她笑:“嘿,好久不见。”

    怔怔看着唐劫,好一会儿,侍月猛地扑过来,也不管别人看见会说什么,搂住唐劫的脖子大哭起来,哭到激动处,侍月只觉得眼前一黑,竟是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侍月发现自己已在自家的床上。

    唐劫正站在屋里看着四周。

    这家原本还是挺大的,只是屋里如今空空荡荡,除了一座宅子已基本没剩什么了。不过看这样子,老宅也是保不了多久的。

    家徒四壁!

    胭脂捧着一碗药进来,看到侍月,忙笑道:“醒了?那正好,刚熬的药。怀了孩子就莫要哭哭啼啼了,动了胎气多不好。”

    听到这话,再看看唐劫,侍月忍不住又是泪如雨下。

    她骨子里也是个心气高的,当初胭脂嫁孔老二时,她心中亦自暗笑过,总觉得她所嫁非人,一门心思要找个好的。自己丈夫当初也是一表人才,又是读书人,家业也算不错,在反复对比过后方嫁了过来,没想到却是个烂赌鬼。他父母在世时还有能约束他,前些年父母去后,便彻底无法无天。

    这些年已是将大半个家业败光,累得侍月也不得不在外找些活计来维持生活。

    如今再看胭脂,顿时对她羡慕无比。

    这刻胭脂已上前哄道:“好了好了,莫再哭了。如今唐劫回来了,你的事他都知道了,他一定会帮你的。”

    听到这话,侍月精神也是一振,看向唐劫。

    唐劫回答:“抱歉,这件事,我恐怕也帮不了。”

    胭脂叫道:“可你是仙人啊。你是仙人,你还帮不了她吗?”

    侍月更是喊了起来,泪水汪汪地看着唐劫:“唐劫,我求求你,念在当年的一点情谊份上,帮帮我。我不要你给我钱,只要你能让我那当家的从此洗心革面,不再赌钱就好!”

    唐劫摇摇头:“洗心革面,说说简单,却触及心灵,而心灵乃人最奥秘之处,即便是天心紫府都不敢言掌控,又何况是我。我辈修仙,修的是有形之法。让我平抚伤痛,我能做到。”

    说着唐劫已缓缓举手,手心中生起一团白色光华,向着侍月腹部按去,随着唐劫手中光芒所到处,侍月原本微觉得腹痛,这刻立时舒服许多。

    “让我旧物化新,万物复苏,也不是不可以。”

    唐劫肩头已出现伊伊,如一个精灵般在空中闪现出点点光芒落下。屋内原本破败的器具立时变得光亮起来,原本破旧的家具一件件竟变得崭亮如新。而屋外院内,破败的花园中,枯死的花儿重新焕发生机,从地底冒出,绚烂了整个庄园,再不象之前般死气沉沉。

    “就算是点石成金,也未必不可以努力一下。”

    唐劫大袖一甩,大把的灵钱已如雨般落在侍月床前,看的二女都呆了。

    “惟有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做不到。”唐劫认真道:“莫说是我,就算是紫府仙台,大罗金仙,至圣帝君也未必救得了嗜赌如命之人。”

    一番话彻底震住了胭脂侍月。

    唐劫长袍一挥,将那些钱送到侍月身边:“念在往日情分上,这些钱给你,或许能让他多输几天。”

    说着转身出门而去。

    “唐劫!”胭脂大喊出声。

    唐劫停步。

    胭脂颤抖着问:“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想了想,唐劫回答:“做人,终归是要靠自己的。我可以帮她一把,却帮不得她一世,抱歉。”

    胭脂听得亦是小脸惨然。

    “不过,我虽救不了人,却不代表害不了人。我虽不能将那赌鬼拉出泥沼,却还是可以将泥沼本身清理一下的。”说着唐劫已大步离去。

    胭脂一开始没明白这话意思,反复咀嚼了几句,终于回过味来,叫道:“唐劫要去赌场!”

    那一刻胭脂抱住侍月大喜叫道:“侍月你听出来了吗?唐劫要去帮你那把那害人的赌场扫了!”

    侍月精神一振,抓住胭脂的手叫道:“快带我去,我要亲眼看着那些害人的家伙完蛋!”

    ——————————————

    天命赌场。

    赌场里永远是那样闹哄哄的。

    站在散乱的人群中,唐劫四处闲逛着,终于找到侍月的丈夫,却是正在赌大小,这种玩法到是最简单也最刺激。

    他捧着银子盯着台面,庄家正不耐烦的催他:“快点儿,还磨蹭什么!”

    那人这才犹豫地将银子放在小的位置上。

    就在他压下的同时,唐劫手一挥,一锭银子已从袖内甩出,正落在另一头。

    众人愕然回头,只见唐劫施施然走过来:“不想输的话,就跟我压。”

    众人同时不屑地撇撇嘴。

    那庄家冷笑一声,掀开蛊钟,喊道:“大!”

    一众押小的纷纷哀叹,押大的则喜笑颜开。

    有几人看到唐劫赢了,一两银子变成二两,纷纷冷哼一声,心想这小子到是运气。

    那庄家已是再度摇蛊,唐劫则依然压大。

    毫无悬念的再赢一把,二两变四两。

    第三把唐劫押了小,依旧赢,四两变八两。

    这时终于有人开始注意唐劫。

    唐劫第四把再押大,有人已开始跟着押注。

    再赢。

    就这样一连七把,唐劫把把皆赢,赌注也从一两银子翻到了一百多两银子。

    负责开蛊的庄家已明显额头冒汗。

    象这样下去,最多再来十几把,天命赌场就得彻底破产。

    或许连十几把都用不上,因为已经有一批赌棍开始盯着这里的台面,纷纷跟着唐劫押注了。

    这让庄家的手格外沉重,迟迟不敢摇骰子。

    “摇呀!”

    “快摇呀!”

    “磨蹭什么呢?”

    那庄家盯着唐劫,唐劫亦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好在这时一名青袍客出现在庄家身边,那庄家看到青袍客出现,长出一口气。

    那青袍客已对着唐劫拱拱手道:“兄台好手段,不知可否移驾入内,对兄台这样的高手,古家历来是竭诚欢迎的。”

    唐劫理都不理,只是指指台面上的蛊钟。

    “摇呀!”

    “人家没兴趣认识你。”

    一群人再度鼓噪起来,他们也怕唐劫为古家声势所骇,不敢再押,至少要趁现在还能赢钱的时候快捞几把。

    那青袍客见唐劫不理,脸色也变了变,一把接过蛊钟,轻摇数下,放于台前。

    唐劫一挥手,大批的银子已压在“大”上。

    那青袍客缓缓将手放在蛊钟上,一股灵气暗入,蛊内骰子变化。

    正要揭蛊,唐劫道:“慢。”

    却是又将银子转到小的位置上去了。

    青袍客脸色一沉:“这位兄台,买好离手,怎可随意更换下注。”

    唐劫慢吞吞道:“你要不碰那东西,我就不换注。”

    他这话一出,一群人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指着青袍客大声喝骂起来。

    青袍客脸色涨的铁青,一指唐劫道:“你敢耍赖!你身为修者,竟敢入场赌博,已经违背了规矩,还敢张狂?!”

    修者?

    一听这话,大家同时明白过来。

    怪不得这人能把把押中,感情是修者。

    不过赌场在栖霞界存在了几千年,早有一套成熟的制度,绝不会给任何人暴利的机会。修者可以入赌妨去赌,但绝不可以使用任何法术,否则就是作弊。为此每家赌场基本都有一套探测灵气的手段,赌场凡有灵气异常变动,都会为人所发现,就算是天心真人,也未必逃得过这种监测。至于没有监测手段的赌场,那就祈祷自己运气好,不会碰上修者来砸场。

    而只要修者违规,那么按六大派的规矩,不管是谁,赌场都可以将他拿下。若是打不过,还可以就近向附近的门派,包括六大派分堂求救,反正是绝不允许别人随意破坏的。

    当然,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修者过来捞钱,只要不是太过分,赌场也不会做到这一步,通常就象是对待千术高手一般,好好招待一番,送客离去。

    象唐劫这样的人,就属于青袍客眼中的那类打秋风的修者。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个修者一没触动灵气探测警报,二不识相。

    这刻唐劫听到青袍客的指责,神色不动道:“我是修者,但我没用法术,不违背规矩。”

    “你胡说!”青袍客指着唐劫大喝。

    唐劫冷道:“你知道我没胡说。赌场里不是有灵气监测法阵吗?有擅自运用灵气的,在法阵映照下,我记得应当是现出红色?”

    青袍客心中一震,唐劫已抓住一只杯子猛地向空中抛,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

    就是这弧线划过,就见赌场内突然光华大起,四面八方也不知多少光线在空中穿梭,游弋。

    这些光线落在众人身上未显出什么,落在那青袍客身上,却显出诡异的红光。

    这一幕落在大家眼中,岂会不知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起“嗷”的叫出声来:“原来是你在舞弊!”

    一群人已纷纷冲上前去,扑向那青袍客。

    “混蛋!”那青袍客也是修者,岂会怕区区几个赌徒,正待要动,却见唐劫目光冰冷地看着自己。心中一凛,突然意识到自己最好别动,否则再动一下,只怕就是自己死亡之时。

    他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但是那一刻与唐劫的对视,却让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胁,震的他再不敢轻动分毫。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