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六章 黑衣人

第六章 黑衣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这一下变出肘腋,大出所有人预料。

    一击打飞古浩,宝儿已将矛头转向了许青谢强二人。

    除非是象唐劫这类的精英学子,否则通灵的妖兽在实力上本就比一般的学子强,再加这刻许谢二人被宝儿的突然出现所震撼,心无战意,只是一扑之下,宝儿已将二人先后拍飞出去。

    它是最后一个加入战团的,却是最快结束战斗的。

    三名学徒几乎是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宝儿轻松收拾。

    第二快的则伊伊。

    绮罗天织再现,花潮可单打亦可群攻,这刻化成八条花蛇,同时撞向八学徒。不过由于分得过多的缘故,八名学徒一起抵抗下,竟将这八股花潮挡了下来,只是看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显然接下这一击也不轻松。

    其中一人大笑道:“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伊伊却是歪了歪头:“挡下了也,果然还是不够强么。那就再来一次吧。”

    小手一挥,又是一片如云花海出现。

    “这怎么可能?”看着那头顶花海,八人同时露出震惊,如此凶猛的法术竟然这么快就可再度释放。

    他们不知道这是伊伊的本命术法,就象那冰雪精灵的花宫一般,最是强大。法术类型的精物在掌握的法术数量上比不上修者,但它们的天赋术法之强,远超常人。许多时候仅靠自身天赋法术,就足以解决大部分战斗。那冰霜精灵是如此,伊伊这个绿萼精灵也是一样。

    下一刻八蛇狂舞再度袭来,八人不顾一切,符纸丹药乱用,全力抵抗,花蛇打在他们身上,打得八人苦不堪言,不过在符纸丹药的帮助下,竟然奇迹般的抗住了。

    “竟然又挡住了?”伊伊已经愤怒了。

    眼看八人再挡,小家伙又是一次花海八花蛇齐出。

    或许是自己也知道挡不住的缘故,八人已同时绝望,这时候反倒不顾一切的出手,一起将火符等物纷纷砸了出来,就见火云四起,竟然消弭了不少花瓣。

    剩余的花瓣打在他们身上,虽依然带来不小的负累,却再不是先前泰山压顶般的感受。

    八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攻击才是更合适的应对方面,同时欢呼出声。

    伊伊出奇愤怒了。

    小丫头的倔性上来,又是一股花潮出现,依旧是八蛇乱舞。

    八人则一起出手抵挡。

    就见空中漫舞的花瓣一层又一层,出现复又消失,如焰火般璀璨着天空,看得人们都迷住了。

    伊伊已是站了起来,双手高扬,又是一大片花潮袭来。

    此时宝儿已收拾了三人,正要上来帮忙,伊伊已经喊道:“你别过来,姑奶奶还不信收拾不了他们!”

    唐劫在头顶天空问:“伊伊你怎么不分流,先解决四个不就行了?”

    这话听得所有人心中震惊,这才想到对啊,这小丫头只要稍微减少一两个攻击目标,又或者分配上稍微有所侧重,那么被重点照顾的学徒就绝对抗不住绮罗天织的攻击。天空四脱凡修者更是不由想到,这小子面对四人攻击,竟然还有闲暇看下方战场。

    没想到伊伊回答:“不要,就要这么打他们!”

    她还来脾气了。

    花潮再起,就这么一波接一波的疯狂砸下,八学徒起初还能抵挡,渐渐地却再次无法承受。最要命的是他们发现,虽然他们可以用攻击手法减弱花瓣攻击,但对自身的保护也因为攻击的缘故而下降,结果就是哪怕只有少量花瓣打到自己,也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只是几轮花潮攻击下,八人已全部遍体鳞伤。

    小丫头疯狂的发出花潮攻击,看她那样子到象是受了莫大委屈一般。

    也是,本妖精最强的天赋法术竟然让你们几个小小学徒抗住了这么多轮,太不可容忍了。

    一名学徒终于抗不住伊伊疯狂的攻击,大喊起来:“我认输!”

    就见那花蛇在飞至学徒身边时骤然停止,突然间散开化成又是七股小潮分击另七人。

    这精妙的控制看得那几名脱凡修者也呆了,七学徒刚挡住花蛇,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小的七条冲过来,就听扑扑扑无数血泉飞瀑之声,七人已同时从空中跌落。

    原来他们离失败,本就已只差了一张纸的厚度。

    伊伊这才满意收手,看向那仅剩的最后喊认输的学徒。

    那学徒看看伊伊,再看看地上躺倒的一群人,意识到什么,手中剑柄回敲,正砸在自己脑袋上,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第二战场的战斗终结,就只剩下天空唐劫和四脱凡的战斗。

    唐劫看看脚下,嘀咕了一句:“就剩我还没完事了啊,那好吧,我也加快些。闪!”

    说着身形一闪,已再度出现在天空一角。

    这一次他的站位却是相当诡异,并不靠近任何一名修者,却是将自己与三名脱凡境直接出现在一条直径十米左右的直线上,惟有一人离的略远了些,不在那直线内。

    出现的同时,断肠刀已劈出一道匹练般光华,猛地向四人同时冲去。

    无双斩!

    这一下刀光乍先,立时将前方三人全部笼罩进入,由于光势太猛,看起来连第四名修者也在攻击范围内,吓得四人同时擎起法罩抵挡。

    长髯道人取出一物猛地掷向唐劫,却是个金色法环在空中壮大,向着唐劫头顶落去,同时另一女修也擎出一条彩绸缚向唐劫,另两人则一祭法剑,一施金印,同时迎出。

    值此关键时刻,众人也拿出各自最强本领。

    唐劫却是长笑一声:“出!”

    一点金光已随之迎向金环,却是一枚金色弹丸。

    同时唐劫断肠刀也斩向金印,正将金印架住,至于那金环与金色弹丸撞击了一下,就见金环竟是连一下都抗不住裂成无数碎片,长髯道人心痛喊了起来:“我的宝贝!”

    此时那女修的彩绸也飞袭而来,卷在唐劫身上,同时另一人的法剑迎空劈下。

    唐劫却依旧是一闪身就消失无踪,轻松便摆脱了女修的彩手束缚与法剑攻击。

    “怎么可能?”女修惊声尖叫起来。

    她的彩绸本身就有封印效果,等闲瞬移法术根本无法生效,没想到唐劫竟然完全无视。

    她不知道唐劫自三年半前本体冲击脱凡后,就领悟部分空间大道,乱风步更是大有长进。

    智慧道使得唐劫掌握乱风步的速度大大加快,只用了三年半时间就将乱风步提升到十二星地步,可谓神速。

    空间道则使乱风步的范围,效果与变化大幅度提升,别说那彩绸只是低阶法宝顺带的封印能事,就算是专门用于封印的中阶法宝也休想困住唐劫。

    轻松避过彩绸与法剑,唐劫长笑着轰出一拳。

    这一拳打出竟闪耀着辉煌金色。

    先是打在那金印修者身上,修者吐血坠落,接着打在追来法剑上,法剑碎裂化出一点金星,最后打在女修身上,砸得那女修也坠落云间。

    一拳之下,伤二人,毁一宝,威力如斯。

    断肠刀光华回卷,刀背砸在法剑修者身上,将他也砸落云层,这才对着长髯道人一连轰出十二拳。

    那长髯道人不愧是九转修者,竟是硬生生抗住这十二拳的攻击,只是在唐劫狂野力量下竟被打得感觉全身都要被震裂了般。

    “这是什么术法?”长髯真人震惊喝问。

    他看得清楚,刚才那一连串的重拳其实是六重六轻,六重者在唐劫那只金光闪闪的右手,六轻者则是唐劫那只没有金色的左手,这说明那金光才是这拳头如此恐怖的关键。

    唐劫拳势一停,就见那击破金色法环的弹丸已飞回到他手中,正落在他左手上,弹丸瞬间化成金液,在他手掌上流淌,竟是化成一片薄薄的金色手套。

    长髯道人这才醒悟,原来那金光是手套。

    三年半时光,唐劫修炼之余依旧不忘去锻金台蹭废器,虽然不象之前那般日夜泡着,但天长日久下,金丸分量依旧大增,如今已可变成整幅的手套使用,若是换成飞针,也可洒出几十枚。

    唐劫双手金光再起,笑道:“再来一次?”

    刚才六记重拳就把这老道的骨头都要拆了,这要再来一次,可就是十二记真正的重拳了,长髯道人哪里还敢逞强。再看周围所有人都倒了,就剩他一个,只能叹息道:“不用了,老道认输!”

    他既认输,战斗自然也就算结束了。

    唐劫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可以走了吧?”

    长髯道人忙道:“还请道兄名号!”

    唐劫眼中猛地闪过一线杀机:“怎么?还不死心?”

    长髯道人心中一惊:“不是,只是在下受古家侍奉,总需有个交代,道兄若不愿意就算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时候问人名号颇有事后报复的嫌疑,连忙放弃。

    唐劫这才落地,对伊伊道:“把人还给他,我们走。”

    伊伊将青藤对着长髯道人一扔:“还你葡萄!”

    那些修者也不知被她怎么捆的,一根青藤上绑了二十一个修者不说,还三四个一堆,层层叠叠,上多下少,远远看去还真象是一串特大号葡萄。

    那长髯道人将“葡萄”拎在手里,只觉得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尴尬无比,那些修者平日里高高在上,又哪经历过这般屈辱,一个个更是羞愤欲死。

    唐劫这边已准备离开,就要欲行之际,却突然听到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打完了人,就这么离开,事情有这么便宜吗?”

    恩?

    唐劫循声看去,就见远处站着一名黑衣男子,正冷眼看着他,一张姜黄面容,死气沉沉,毫无表情,看起来象面具更多过象人。

    长髯道人显然也看到了那黑衣男子,脸上现出喜色:“岳先生。”

    唐劫笑笑:“原来也是古家的人。”

    他虽然在笑,心底却已提升了防范。这黑衣人虽站在那里不动,却给唐劫带来一种危险感觉。

    那黑衣人冷道:“我不是古家的人,只不过和他们有些生意往来。不过既然坐客古家,顺便就帮古家解决些小麻烦,让他们欠我一个人情吧。”

    说着他手一挥,一团黑云无端生成,向着唐劫飞来,再细看却一大群乌蜂。

    这乌蜂个个体大如球,全身呈紫黑色,在阳光下显出金属般的色泽。唐劫急步后退,同时一记元气针法出,打在一只乌蜂身上,那乌蜂中针立时飚出一团青血,只是临死前却对着唐劫射出一根锋利小刺,直扑唐劫脸面。

    唐劫挥刀斩去,就听铿锵脆响,那小刺断成两截落在地面。

    唐劫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变好。

    “箭尾蜂。”那一刻他终于认出这是何物,声音已然冷了下来。

    箭尾蜂是一种极为凶厉的毒蜂,所谓箭尾就是指它的尾刺可以飞射而出攻击敌人。

    箭尾蜂一生只能发射一次毒刺,发射之后即告死亡,完全是一次性的存在,其价值并不高。但就是这集中它们一生精华的绽放,却有着超越自身等阶的威力。

    犀利的毒刺质地坚硬,在大量发射下甚至连法级护罩都可击穿,毒性虽不猛烈,可积少成多,就算玉石之体都未必能承受。

    总之,这是一种可以通过数量而提升质量的特殊消耗品。

    唐劫没想到对方会有这种东西,他知道对付这种毒蜂首要就是在它们发起攻击前消灭它们,因此这刻再不犹豫,断肠刀已舞出一片刀风,就要劈出。

    只是这时那些蜂群突然向着四周一散,竟然飞到了旁观众人的身前继续前进。

    唐劫这一下刀风若劈出,蜂群固然能杀死,那些百姓也定倒霉。

    “妈的!”他没想对方有这一手,这刀再砍不下去,只能收刀急退。那黑衣人见他未出刀,竟也叹息一声,看起来竟是希望他出刀似的。

    蜂群蜂拥而来,密密麻麻扑向唐劫,就在靠近的同时,无数毒刺已一起飞射唐劫,自己也于同一时间纷纷死去。

    唐劫正要发动乱风步,却听那黑衣人轻哼一声。

    这一生闷哼下,唐劫的乱风步竟滞了一滞。

    随着这一滞,数十只先头飞至的毒刺已打在唐劫身上,唐劫只闷哼了一声,人影便已消失,出现在距离原地数米外的一处地点。

    那黑衣人与唐劫眼中同时现出不可置信的光芒,一起看向对方,几乎同时说了句:“怎么可能?”

    那黑衣人没想到自己在自己施法破坏下,唐劫竟然还能完成乱风步,心中固然是震惊不已。唐劫也诧异对方竟然有破坏乱风步的手段,自己虽完成了乱风步,却是极为牵强。本来这一下打算移到对方身边直接给他一下,却在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下,只避开了箭尾蜂的攻击。

    最重要的是,他既然有此准备,那显然就已知道自己是洗月派的人。

    明知自己是洗月派的人还敢出手……

    唐劫看对方那姜黄的毫无表情的脸,心中又明白了几分。

    冷笑一声,身形再度闪现,这次成功出现在那黑衣人身后。就在他出现的同时,那黑衣人全无预兆地陡然出手,一肘向身后砸去,竟似早知道唐劫要在这里出现般。

    唐劫也是出现的同时,左手反托,正架住对方手臂,竟然也知道对方有此一手。

    两人在瞬间纠缠在一块儿,那黑衣人反手从掌心中劈出一道雷电。唐劫侧身闪过,断肠刀划过对方咽喉,黑衣人仰头避开,就在规避的同时,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透骨锥电射唐劫。

    唐劫左手金光一闪,正捞住透骨锥,顺势反压对手前胸,黑衣人扭身躲避,与唐劫擦身而过,交错同时,左手带出一抹犀利弧光,直劈唐劫颈侧,却是一道疾风刃。

    唐劫身上金光一闪,却是依仗无相金身硬架了这一击,同时一掌打出,那人身上也是法罩光芒突现,挡下攻击。

    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瞬间交手多个回合。

    与长髯道人他们不同,这两人由于彼此贴的极近,招招抢攻,步步争先,因此比试的不仅有术法,还包括拳脚功夫,每一个法术都是夹杂在拳脚中进行,且每一个都以施法快捷为主,只求快而不求威力,因此在这种近身短打下,每一秒都是一个甚至数个回合,已根本没时间让你施法。

    这是唐劫刻意营造的局势,那黑衣人狡猾至极,之前挑衅时就是身在人群中。

    他并不像长髯道人那样出手还想着去空中,避免伤及无辜,而是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人群,且随时准备着以无辜百姓为盾牌。

    唐劫无奈,才只能以贴身硬缠之法与其战斗。

    这刻打着打着,唐劫感觉到这黑衣人实力不俗,但他好象有什么顾忌,始终只是以普通手法与自己对决,使用的大多是些平平无奇的法术,如疾风刃,透骨锥更是翻来覆去的用,也不嫌烦。

    不过也正因此,那黑衣人渐趋下风,渐渐已是不支起来。

    眼看黑衣人被打的步步后退,唐劫喝道:“既要强出头,又何必藏着掖着。”

    说着断肠刀脱手飞空,刀上在空中转了一拳,现出一团鹰影,对着黑衣人头顶飞下,同时唐劫双拳同出,成三面夹攻之势。

    这黑衣人既不肯出全力,那就自己逼他出全力好了。

    眼看刀上鹰影乍现,黑衣人也知不好,暗自后悔自己出头。

    他其实来的还是晚了些,只知道唐劫打败了这些古家修者,却没怎么看清唐劫的手段,仅知他有瞬移之法,其实连乱风步都不清楚。当然也猜到可能是洗月派的人,却没当回事,只想收拾一下对方,让古家欠自己个人情就好。

    当然为了策应安全,他把自己混入人堆,若这小子莽撞,滥杀无辜,那就等着倒霉吧。

    没想到这小子实力超出自己想象,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贴身硬打,而且拳脚实力不俗,反倒把他逼至下风。

    这刻眼看刀光及体,黑衣人再不及躲,只能一拍身上,一团光亮乍现,正挡在鹰刀前进路上,竟呈出僵持之势。

    同时唐劫的铁拳也已砸来,那黑衣人大喝一声,也是双拳同出相抗。

    四只铁拳在这刻撞在一起,唐劫没有使用金砂手套,仅靠自身力量和无相金身已压的那黑衣人难以抵抗,他知道不好,暴喝一声,就见两条手臂处青筋暴起,象是有什么东西在臂内飞速游走,随后便从黑衣人的拳头刺入唐劫的拳中。

    扑扑两声轻响,唐劫的双拳已飚射出两股血泉。

    “恩!”唐劫闷哼一声,跌退数步。

    那黑衣人眼中已现出凶厉杀机:“去死!”

    既逼得自己动用此手段,那这年轻人就必须得死!

    手心中黑光闪现,直指唐劫。

    就在这时,唐劫微一抬头,看向对方,眉心中光华一转。

    黑衣人被光芒照耀,微愕了一下,就见唐劫口一张,一道金光已从他口中射出,正打在黑衣人身上,金光贯体而出,黑衣人惨叫着跌出。

    两道人影乍合即分,原本让人眼花缭乱看都看不清的战斗终于停止,唐劫与黑衣人却是各受重创。

    唐劫低头看看自己双手。

    他的双拳这刻正血流如注,两只手臂中还各有异物在其中左突右冲,逼得他不得不以灵气压制,也导致了他双臂暂时无法使用。

    唐劫却只是笑笑:“就算不用手,我也能宰了你。”

    那黑衣人亦着胸口嘿声道:“好久没见过这么硬的小子了,你让我杀你的兴趣更浓了些。”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眼中已现出如火杀机。

    就在新一场对决将要展开之际,远处突然传来卫天冲的叫声:“是谁敢欺负古家的人,先过了我卫天冲这关再说!”

    远远望去,卫天冲那肥胖的身影正高速飞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