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章 离别

第七章 离别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随着卫天冲过来的,还有一群人,看样子应当都是古家的人。

    这刻卫天冲飞得近了,看到下方对峙的人也是一楞,叫道:“唐劫你怎么会在这儿?”

    唐劫冷冷看着那黑衣人道:“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砸古家赌场的家伙了。”

    卫天冲吓了一跳,先把古家人都放下,这才跑到唐劫身边道:“到底怎么回事?”

    唐劫这才把侍月的事跟他大致说了一下,又把赌场的事讲给卫天冲听,随后问:“你怎么会帮他们出头的?”

    卫天冲嘴一咧:“这不是一时却不过情面嘛。”

    不管古家的名声怎么坏,人家上门提亲那是好意,如果一开始拒绝也就罢了,在父亲收过好处后再拒,就是一件颇为失礼的事。

    正因此卫天冲就算可以逼古家低头,情理上总是有些说不过去,如果不想被人戳脊梁骨弄个坏名声,也就要有所交代,正好这时候古家出事,卫天冲自然就主动上去帮一把。

    “为了这次悔婚,本来已答应了古家借出一条商道。然后听说有人在古家的赌场闹事,我还以为可以借机会大展神威,顺便就把商道的事免了,就请缨来战,没想到却是你。”卫天冲大感遗憾道。

    唐劫也大感惋惜:“早知道是这样,你刚才别喊我就好了。咱俩装不认识,先打一场,我被你打个落花流水而逃,那不就成了?”

    “当时哪可能想到这个啊。”卫天冲回答:“我看以后我们也有必要学习一个心灵沟通的术法。”

    唐劫回答:“确有必要。”

    神霄剑典中就有心有灵犀秘法,不过这名字太过容易让人心生绮念,唐劫是绝对不打算传给卫天冲,与他心有灵犀的。

    这两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下研究以后怎么唱双簧骗钱,听的旁边的人一起汗颜,想这修了仙的人怎的还如此不要脸。

    那边古家的人也与那黑衣人,长髯道人等聚在一起,葡萄架上的一众修者也被放开。

    他们看卫天冲和唐劫交谈的亲热,就算猜也猜到了是什么人,一名古家老者已上前说道:“敢问这位可是洗月学院的猛虎唐劫?”

    唐劫用余光看了老头一眼:“古良德?”

    那老者笑道:“不才正是,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打起一家人来了。”

    象古家这样的家族,其实眼光是最亮的,永远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这古良德身为古家族长,最明处事,因此不问唐劫为什么找赌场麻烦,上来就先拉近关系。

    唐劫却是看都不看老头,只是盯着黑衣人:“和白骨神君座下的人做一家人?古老爷抬举我了。”

    说着他双拳伤口处,两截白色骨头已然被缓缓逼出,正是那黑衣人之前射入他手臂中的异物。

    这两截骨骼细如柳枝,却带着复杂细密的纹路,一看即知非是凡物。唐劫将其逼出后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了起来。

    那黑衣人见状道:“即知是神君门下,还不原物奉还?”

    唐劫把嘴一撇:“你是想和我比后台吗?”

    那黑衣人立时滞住。

    在文心国和洗月派门下比后台?开什么玩笑。

    这白骨神君在栖霞界也算有名之辈,是涯海境内白骨教的掌尊,虽也算一派大能,却注定不可能六大派比,黑衣人用白骨神君的名头吓唬人,对洗月门下那是屁用没有。

    那黑衣人只能哼声道:“既如此,这两根玉骨留给兄台便是。古族长,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

    不等古良德回答,这黑衣人已是消失不见。

    看黑衣人离开,唐劫这才转向古良德道:“刚才去贵赌场玩了几把,不小心产生了些误会,导致大打出手,还请古老爷见谅。”

    “哪里哪里。”古良德见唐劫终于肯对自己说话,高兴都来不及:“既是误会,过去就好。”

    没想到唐劫听他这么说,点点头道:“有古老爷这话,我就放心了。”

    说着扭头就走。

    古良德见他要离开,大急道:“唐上师何不在舍下用过膳再走?”

    “没那个必要。”唐劫回头问卫天冲:“你呢?在古家还有事吗?”

    卫天冲摊手:“该谈的都谈好了,还能有什么事?”

    “既如此那走吧。”

    唐劫卫天冲已是一起离去。

    那古老爷眼看两人就这么走,想留又不敢留,可怜他好端端一个赌场就这么被唐劫打成稀巴烂,却又无法报复,看唐劫的眼神终于露出一丝阴狠。

    几名古家后辈靠过来,纷纷道:

    “爷爷,就这么算了?这唐劫可是上门打脸啊!”

    “我古家在这苍龙府的地面上混,靠的就是脸面。他砸赌场,这损失我古家承担的起,可他连赏面吃顿饭都不愿,这是摆明了视我古家如仇寇啊!”

    “就是这话!再加上那卫天冲拒亲,谁还不知道卫家对我们的态度?此事一出,怕是有不少人要等着落井下石了。”

    古良德叹气道:“问题是唐劫卫天冲出身六大派,我们惹不起啊。”

    “问题是六大派却非只有唐劫和卫天冲啊。”一名古家年轻人突然阴测测道。

    古老爷子眼中一亮:“重玄,你是说……”

    “民间不是早有说法了么?能够对付六大派的,只有六大派!”

    —————————————————

    离了哄闹的街面,唐劫快步前行。

    卫天冲跟在后面喊:“唐劫,唐劫,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唐劫却是理都不理继续走着,直到进入一条小巷中才闷哼一声,猛地一头撞在墙上,整个人竟是抽搐起来。

    卫天冲吓了一跳:“唐劫你怎么了?”

    唐劫嘶哑着嗓子道:“这玉骨上附有脱凡巅峰强者的霸道真元,好生凶猛,妈的,我快撑不住了……你帮我一把。”

    说着把衣服一扯,将背部露给卫天冲。

    “我该怎么做。”卫天冲也吓了一跳。

    “心俞!”唐劫已低喝起来:“用七分归元劲!伊伊罗月为我护住周围。”

    “是!”卫天冲一指点下,正在心俞位上。

    伊伊则快速在周围洒下大片花种,和小狐狸小虎一起做好防范。

    “肾俞,肝俞,胆俞,脾俞……”接下来唐劫已是一个个报出穴位,卫天冲运指如飞,点在唐劫背后各处,同时唐劫自己也不断对着自己下指,输导真元。

    这侵入唐劫体内的真元也不知是来自何人,当真是霸道无比,横冲直撞。起初唐劫以为是那黑衣人所有,因此也未在意。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察觉不对,随即意识到上当,那玉玑骨分明是其他强者经过祭炼后交给黑衣人的,正因此威力远超唐劫想象。

    唐劫一时不察竟然中招,要不是这些年来他玉石之体再加百炼之躯,只怕当场就死掉。即便如此还是靠卫天冲,二人合力之下,才渐渐化解。

    这刻那股霸道真元在唐劫引导下渐渐消弭,在唐劫引导下归入气穴,终于不动,唐劫本想将其彻底消解,不过心念一动下还是将其保留了下来。

    这股真元威力极强,绝对是脱凡巅峰的强者才能拥有的,可惜如今在了唐劫体内,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若好好磨练很有可能反为己用。

    卫天冲眼看唐劫渐渐没事了,这才松了口气,道:“想不到白骨门下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我呸!”唐劫却是对着地上吐了一口:“他要是白骨教门下,那我就是天涯海阁的真传!”

    “啊?不是?”卫天冲楞住:“那他怎么会有白骨教的玉骨?”

    唐劫冷道:“你我还有五神教的秘法呢,难不成就是五神教的人了?”

    白骨教的情况他虽然了解有限,但也知这一派走的是阴森诡异路线。他之前和那黑衣人交手,那黑衣人虽然处处隐蔽手段,更使用了乌蜂等术法,但距离阴森诡异这四字还是有着极大差距。再者白骨教也有些成名法术,那黑衣人在后来都已暴露玉骨了,却未使用白骨教成名法术,可见多半是有心误导。

    “那他是哪儿的?”卫天冲问。

    这个问题却是让唐劫沉默了。

    想了想他摇头道:“暂时还不能确认,不过可以肯定,他不是我文心国人。”

    卫天冲哼声:“不是我文心人哈兆时么嚣张,他曰再见,到要好探探这小子的底不可。”

    唐劫淡淡道:“没那个必要,这次他能活着离开文心,都算他祖上积德了。”

    卫天冲眼前一亮:“你是说……”

    唐劫冷酷回答:“既然伤了我,那就怎么也得付出更大的代价才是。”

    说着唐劫已重新穿上衣服,眼神中流露出强大自信。

    距此数里外的一间小屋里,那黑衣人正躺在一张床上大声哀号着。

    胸前一个血洞汩汩地向外冒血,白色的药粉洒在伤口上,却很快就被血水冲散。任他怎么洒药,那伤口就是不肯愈合,点点金光附着于伤口处,从洞口处甚至可见到跳动的心脏,且上面也有点点金光。

    “啊!这是什么手段?什么手段!唐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黑衣人疯狂嘶吼着。

    他完全无法理解唐劫到底在他身体里打进了什么东西,竟然无法被逼出。

    他不知道自己遭遇的正是唐劫近年来研究出来的金丸使用方法之一。

    在金丸穿过黑衣人身体的一刻,金丸上自动分裂出一些极细小的金砂,附着于伤口上。由于金砂天生不受灵气影响,而修者自愈几乎全靠灵气,因此这些进入伤口的金砂很难被驱除,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刀将沾染上金砂的部分全部割掉。

    问题是唐劫攻击的部位很阴险,正在黑衣人的心脏位。修者入了脱凡后,生命力强悍,就算心脏破损亦不会死,但这不包括把心脏整个挖出来,切开来,再放回去。

    那些附着于心脏上的金砂就象蚀骨的幽魂,啃食的黑衣人痛彻心扉,偏偏这种伤又要不了他的命,只是不断的折磨着他,几乎要让他疯掉。

    当然,作为代价,除非唐劫能再遇黑衣人,且金砂还在他身上,否则这部分金砂他可能就永远收不回来了。虽然这些金砂的数量不是很多,却也是毁掉数十把术器才会有的量。

    小巷内,唐劫调息过后,确认伤势已好转许多,这才和卫天冲伊伊准备离去。

    将行之际,却看到胭脂与侍月正站在巷口。

    看着唐劫,侍月眼中涌出感激的泪水,上前几步就要跪下。

    唐劫一把搀住她:“你大可不必如此。我虽出手,却不能解你之困,终只是一时意气罢了。”

    侍月眼含泪水看着唐劫笑道:“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多谢公子为我出手。我已经想通了,这次回去之后便告夫请离!”

    告夫请离这四个字出口,就连唐劫都怔住。

    这个时代,女子也是可以提出离婚的,却需先至官府告夫之罪,通过打官司来判定离婚。由于栖霞重男轻女之风依旧存在,女告夫,不论成败,自己都要遭受羁押,最长可达三月之久。

    侍月决意告夫,那已是怀了莫大勇气了。

    唐劫脱口道:“你确定你要走到那步?”

    “是,我决意已下。”侍月却斩钉截铁道:“如你所说,你给的钱虽多,却终经不起他赌。而今天你拆了一个赌场,明天他自会去另一家赌场。既如此,不若弃之离去。”

    这弃之离去四字却是说的斩钉截铁,毫不留恋。

    卫天冲已是拍手道:“说得好,我支持你。官司的事不用担心,我会吩咐府里为你打点。”

    他知道侍月丈夫嗜赌后也早看不惯,既然侍月下了决心,他自然愿意帮忙。以卫家权势,这点小事却是轻而易举。

    反倒是唐劫沉默不说话了。

    于他而言,侍月是离也好,不离也罢,其实都是她自己的事,他也不过是一时相帮,却终不可能永远照顾。恰恰相反,为避免侍月心生不该有的幻想,他反倒要保持一定的冷淡,以免麻烦上身。尤其是在这个侍月言离的时候,就更当谨言慎行,以免给侍月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好在侍月也是个聪明女孩,知道对唐劫不可有过多依赖,因此只是低声谢过卫天冲,对她来说,能以无代价的方式离了自己那丈夫,已是天大幸运。

    双方又说了会子话,唐劫卫天冲这方离去。

    侍月怔怔地看他们就这样走了,她明白,今曰一别,自己此生只怕都在无缘见对方。

    她突然用尽力气大喊起来:“唐劫!”

    唐劫回头看去。

    侍月叫道:“我虽然嫁错了人,可我侍月也不是一直没眼光的,我也看对过人!”

    唐劫怔了怔神,终于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他对着侍月点了下头,身影就此悄然淡去。

    看着唐劫就这么消失在自己视野中,侍月再承受不住,坐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