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九章 夕残痕

第九章 夕残痕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交谈过后,邱舒予便引了唐劫张太虚上山。

    石门派早在派内为唐张二人摆下了丰富午宴,殷勤招待。

    酒过三巡,唐劫也渐渐了解了一些当地情况。

    永岁山一带原本有三个修仙门派,不过自从发现矿脉后,石门派声势大壮,渐渐便将另外两个门派压了下去,其中一派更是干脆被逼离此地。只是随着矿脉的枯竭,石门派的好日子也行将终结。

    酒宴上,邱舒予说到这更是唏嘘不已,对唐劫道:“这些年靠着这矿脉,石门派的确是得了不少好处。但是为了守护矿脉,也得罪了不少小人。当年玉华派想要盗矿,我石门派与他们大战三场,死伤弟子无数,就连我本人也身负重创,才堪堪守住此矿,我石门派对洗月派之心,天地可鉴啊!”

    玉华派就是被石门派逼走的那个门派,唐劫知道石门派的确曾和玉华派大打数场,至于说是不是为了守矿,这个事可就不好说了。从实际情况看,到更象是争夺永岁山一带的控制权。

    而就洗月派角度而言,这矿谁守都一样,反正只要交给他们八成收益即可。玉华派就算真夺了矿脉,夺的也只是石门派那份,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抹了洗月派的份。因此就算石门派是为守矿而战,也不是为洗月派而战,是为他们自己。邱舒予这么说也不过是表表忠心,借机要价。

    果然话后,邱舒予便道:“不过最近听说玉华派贼心不死,一直在伺机报复。如今矿脉将竭,石门派接下来恐怕很难维持现有家业,势必要有所收缩,到时怕是就要给这些贼子可趁之机了。”

    说着一脸唉声叹气的样。

    唐劫心中好笑,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想来绝不是石门派对手,邱掌教过谦了。”

    却是丝毫不露可被邱舒予抓住的话风。

    邱舒予见对方不为所动,亦只能尴尬笑笑,不再言语。

    片刻酒足饭饱,唐劫擦了擦嘴道:“吃也吃过了,接下来就办正事吧。还请掌教带我去矿洞处。”

    邱舒予忙道:“公子何必着急,先在我石门派玩上几天再去看过不迟。”

    唐劫摇摇头:“不了,我还有事要做,最好能在今天就把事办完。”

    说着已是站了起来。

    邱舒予见他态度坚决,也只能同意,临行前,邱舒予将一个芥子袋塞给唐劫,唐劫打开看看,只见里面放满了灵石,估算一下价值,不下十万。

    唐劫笑笑,却是把芥子袋又还了回去。

    邱舒予忙道:“这只是石门派一点心意,绝无收买之意。”

    唐劫却只是坚决摇头,邱舒予只能收回,便带着他前往矿脉所在。

    灵石矿脉位于永岁山百乐峰,距离石门峰仅五里之遥。邱舒予唐劫等人一路飞行,很快来到矿洞处,远远就见矿脉处人头攒动。

    邱舒予正欲在那里落下,唐劫却笑道:“不急惊动他们,我想想先看看情况。”

    邱舒予听他如此说,也只能点头同意,众人远远落下,步行靠近。

    ———————

    矿洞的门口永远是最热闹的地方。

    一个留着三撇老鼠须的中年文士正坐在一张书案的后面,案前排成一长排的队伍,全是衣衫褴褛,手持矿镐的矿工,其中竟然还不乏一些只有十余岁的少年。

    每个人的身上都还背着一个篓子,矿工们从篓中取出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玉色石块,正是灵石。这些还只是原石,需要经过打磨与加工之后才能使用,尽管如此,透过那薄薄石衣,依然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能量波动。

    矿工们将原石交给那中年文士,旁边便有人上前称重。

    “品质下等矿二十四斤,中品矿一斤,可得银二钱九分。”中年文士说了声,数出一些铜钱交给对方。

    那矿工不满叫道:“这块中等品质的明明有两斤,怎的就成一斤了?”

    那中年文士冷哼:“闭嘴,没用的东西,再聒噪就让你滚蛋!”

    灵石矿也有品质之分,按六大派划定的标准,分别为极上中下四品。收矿也是以此为标准,其中下等矿最便宜,每十斤原石只给一钱银子,中品矿石为五钱,上品三两,极品二十两。

    而在修界,十斤下品原石大约可出一块下品灵石,一块下品灵石的价钱在二百灵钱左右,即使不考虑黑市价格,这换算比例也是一比两千。

    这就是修者与凡人的差别,仙凡之间,永远是前者剥削后者的劳动力。

    寻找灵矿是极为劳累而又危险的事,矿洞从不安全,内中总是隐藏着各种风险,即便是修者进入往往也会遭遇不可测之灾祸,正因此才把采矿的事都交给凡人。对于大多数穷苦人家而言,采矿虽危险,但是收益不低。运气好的话获得一两块好矿,很可能就此摆脱穷苦命运,因此甘冒危险下矿,可就算这样,他们也还要遭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剥削。

    那中年文士克扣是一方面,矿内工头克扣也同样少不了。

    矿工们正常工作情况下,平均一天得五钱银子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三扣两扣往往就只剩二三钱了。

    这刻那矿工知道奈何不得对方,只能忿忿离去。那矿工之后是一个少年,同样背着矿篓,来到那文士案前将矿篓一倒,却是滚出不少原石。

    看不出这小子身板瘦弱,挖出来的矿倒是不少。

    那文士看到,竟是破天荒的笑笑:“残痕啊,今儿个收获还可以啊。”

    少年只是冷冷地看着文士也不说话。

    那文士的脸却突然沉了下来,旁边称重的人尚未说话,中年文士已道:“下品十斤,给银一钱。”

    这话一出,群起哗然。

    这少年倒出来的原石就算用眼看也可发现至少在三十斤以上,且其中两块光泽特殊,明显是中等品种,竟然被那中年文士一口全部抹掉,只算了个十斤下品,这已是黑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后面已有矿工忿忿道:“这简直是不给人活路了。”

    “谁说不给人活路的?”那中年文士却是冷哼起来:“一钱银子,至少已够他兄妹三天时间都吃喝不愁了,得罪了金公子,本来能活到现在的人就不多。夕残痕,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想吧,趁早把你那妹妹给金公子送去,事情还有转机。否则今天我能用一钱银子收你的矿,明天可就连一分银子都未必给你了!”

    少年却只是冷冷看了中年文士一眼,道:“吴黑心,你在做梦。”

    “你说什么?”那中年文士闻言大怒。

    他在这矿脉主持收矿,历来行贪墨之事,也不知黑了矿工们多少血汗钱,早得黑心秀才之名,只是从无人敢当面说他。没想到却被这少年叫出声来,心中震怒,就想教训这小子,却又想起这少年的名气,知道此子胆大,素来不怕死,早在矿洞时就和工头们干过几架,打出些声望来,如今那些专行剥削的工头都不怎么愿意招惹他,搜刮他也是最少的,正因此才能每次都交出比较多的矿石。

    自己现在离这小子距离太近,真要拼于己不利,且忍忍再说。

    这中年文士想着,怒视他一眼,那少年已自拿着银子离去。

    眼看少年离的远了,中年文士才叫道:“你们这帮废物瞎了啊?没看到那小子辱骂我?还不把他拿下!”

    他身后几名腰圆膀粗的大汉已同时对着少年扑去。

    那叫夕残痕的少年见状扭头就跑,几名打手见他要跑追得更紧,就在快要追上之际,少年突然一闪身抓住身旁一根铁柱,身体在空中一个回旋,正迎面踢中一个冲来壮汉的脸上。

    这一下回旋踢力道不轻,将壮汉直接打倒在地。

    少年已轻盈落地,转身再跑,突然抓起身旁一个小石台,猛地向后甩去,又砸在另一名壮汉的脚上。追击的四名壮汉一下就剩了两个,不过这一下拦阻也让少年陷入了危局。

    一名壮汉首先抓住少年,狞笑道:“好小子,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没想到他话未说完,就见少年回身一个二龙抢珠,正戳在他眼睛上。这一下又急又狠,完全是一副要把他眼睛挖出来的架势,痛的那大汉捂眼狂呼,收手退后。

    同时另一名壮汉已一拳打在少年背后。

    少年被壮汉打的一个趔趄跌出,口边已是吣出鲜血,那黑皮壮汉大张双臂抱住少年,双臂如铁箍般箍着少年再不能动,且不断紧缩着,看样子竟是要把少年生生勒臂。

    这边先前两名受上的壮汉也迎了上来,看那愤怒的样子简直要把少年撕碎。就在这时,那少年身上突然闪过一线光华。就是这光华冒起的同时,那箍住他的壮汉双臂竟已被撑开,同时少年飞起双腿再踢在迎来的两人身上,又是一记双飞脚把两人撂倒,脑袋后撞,在撞在那抱住他的壮汉鼻梁上,痛的那人哀号着捂脸。

    四个人全部是脸上中招,这刻一起捂脸痛号,看得人目瞪口呆。

    那少年这时才又走回到中年文士身边,冷冷道:“吴黑心,在金公子弄死我之前,其实我是可以先弄死你的。所以……”

    他对着文士招了招手,那中年文士哆嗦了一下,已是把侵吞的银子重新奉上。

    少年看了看银子,满意点了下头,道:“看在你还要收矿的份上,就不打昏你了。”

    “什么?”中年文士一呆,少年已一拳砸在中年文士的肚子上,痛的他脸都变形了。

    吴文士扭曲着脸道:“你……你好……”

    他嘶声长叫:“护卫,护卫!”

    几名矿工已纷纷去推少年:“残痕快走,你打了吴黑心已是犯上,护矿铁卫将至。”

    少年点了下头,扭头就跑。

    矿山口出,两名黑甲傀儡已然出现,正是洗月派的玄甲战卒。

    随着玄甲战卒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名石门派弟子,看到少年,冷哼一声:“夕残痕,又是你,你还真是会惹事生非。”

    说着手一挥,两名玄甲战卒已向着少年追去。

    那少年见状,扭头就跑,速度竟是飞快无比,两名玄甲战卒一时竟他不上。

    那石门派弟子眼中渐显不耐,取出一柄无锋大剑,捏动印法对着少年一指:“去!”

    那大剑在空中发出厉啸已急追而去。

    此剑虽无锋,却带着雄浑之势,一旦撞上,就算石头也能撞成齑粉,那少年绝活不下去。

    少年见状心中也是大惊,只是任他如何躲闪却终躲不过去,眼看要丧身剑下,突地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出现眼前。

    一只横亘出现的手抓在无锋大剑上,有力,沉稳,剑身鼓荡出不甘的低鸣,却摆不脱那只手的纠缠。

    那少年死里逃生,已是躺倒地上喘息不已。

    这时才发现一个年轻人正站在他身前,笑着看自己。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那石门派弟子看到有人出手破坏他施法,大为恼怒。

    正要上前教训,却见又有几人出现,为首一人更是看的那石门弟子呆楞当场。

    他先是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随即推金山倒玉柱般地跪倒在地,大叫道:“弟子褚君雨见过掌教,见过二伯祖,三师祖,四叔祖!”

    这一声呼唤起来,四周围所有人都吓呆了。

    竟是石门派掌教亲自驾到?

    对于那些凡人而言,邱舒予这样的一派之尊,就已无异于神一般的存在。

    下一刻就听呼啦啦一片声响,一众人等已是纷纷跪倒。

    接着就听砰砰两声震响。

    却是那两台傀儡还在追击少年,被唐劫两拳打飞,顺便把玄甲战卒的控制法阵关闭,使其无法行动,这才道:“下次跪之前,记得先把该停的停下。”

    那褚君雨一阵脸红,怒道:“你是何人,竟敢……”

    “闭嘴!”邱舒予已斥道:“这位是洗月上使,唐劫唐公子,还不见礼。”

    “洗月上使?”那褚君雨吓了一跳,忙对唐劫道:“见过唐公子。”

    唐劫施施然走过来:“不必多礼,看起来你还挺忙的。”

    褚君雨忙道:“不敢,实在是这些刁民太过爱惹事生非,整天就知道闹事,若无雷霆,动辄反复。”

    唐劫点点头:“若无雷霆,动辄反复这话我是认可的,越是人多的地方也越是容易闹事,这也不假。”

    褚君雨听他赞同自己说话,心中大喜。

    “不过……”

    这个不过让褚君雨的心立刻坠入谷底。

    唐劫悠悠道:“不分青红,不问是非,不顾根源,真的是解决问题之道吗?”

    褚君雨与那中年文士已是吓得瑟瑟发抖,唐劫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说,那中年文士才是制造问题之根源。

    果然一些心思活络的矿工一听这话已纷纷喊了起来:“没错,就是这吴黑心,天天剥削我等,刮地三尺,无良至极。”

    那吴黑心大惊,心想这下坏了,正要告饶,唐劫却抬了抬手:“我不是青天老爷,到此来也不是奉命探察矿工生活,你们有什么冤屈,不用对我喊。”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心凉,反是那吴黑心一阵宽慰,就连邱舒予都不由赞叹唐劫会处事,不擅权。

    其实克扣矿工一事,各地皆有,这里也未必就稀奇了。

    米粮之库,必有蛀虫;满盈之仓,必生硕鼠。

    于仙家上派而言,下人们就没有老实的,贪墨之事在所难免。既如此,与其找那不贪的,倒不如找那好用的,何况关键时刻还另有妙用。

    这吴秀才为人灵活还算是个好用的,年年不忘上供,因此也就一直用到现在。

    唐劫虽不负责这里的事,但看在他上使的面子,邱舒予肯定不会保吴秀才,为一个凡人而得罪唐劫,但心里却必然鄙视他那过盛的正义。

    现在唐劫没这么做,邱舒予对他到是好感大增。

    “不过呢……”没想到唐劫又拖长语调加了这三个字。

    这话一出,吴黑心固然是心中一惊,就连邱舒予都不由苦笑起来,想你小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能不能别这么大喘气?

    唐劫已道:“不管怎么说,矿工也是文心治下子民,受我洗月派庇佑。若是民众生活过于贫苦,岂不也显得我洗月派无能?”

    这大帽子一出,众人一起色变。

    唐劫已又说:“再者这小子贪了想必也有不少,若是派人查一下,必能发现家财甚巨……”

    他没再说下去,邱舒予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哈哈大笑道:“唐公子说的是,其实有时也是要给百姓一个交代,我回头就重新委派一人担任收矿一职,至于这个人嘛,回头查一下他得了多少好处,给他罚没了就是。”

    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公子为我派发现贪腐巨蛀,居功甚伟,定然是要有所感谢的。”

    说着已伸出三根手指,那意思抄了吴秀才的家后,三成好处归唐劫。

    唐劫笑笑,也不说话。

    这一次这笔钱,他却是不客气的收了。

    那吴秀才则脸色大变:“邱掌教,不可以啊!”

    他这些年为石门派收矿,虽然捞了许多好处,但有相当部分却是给了石门派和张太虚等人的,如今邱舒予却是要一下全给他收了,等于让他认全罪啊。

    他却不知,在石门派眼里,他这种人就象是一头猪,养肥了就可以宰。从矿里得来的好处,八成要交洗月派,收割他吴秀才得来的好处,却是可以尽归自己的。

    从这方面说,他吴秀才就是一件好用的工具,通过他向上贪墨,向下吸髓,石门派就能得到许多额外利益,却又充其量得个监管不严的罪名,而不会被洗月派认为是贪墨应有之奉献。

    唐劫的到来,不过是让吴秀才早些倒霉,没有他,这头猪其实早晚还是要杀的。

    这刻处理了吴秀才,唐劫来到一众矿工前,大声道:“本人唐劫,奉洗月派之命前来探察矿洞,需要一个向导。这里了解矿洞情形站出来,若是表现的好,可得纹银百两的赏赐。”

    这话一出,立时有不少人心动,纷纷表示自己可为向导,先前那少年竟然也站了出来。他就在唐劫身边,因此说话也方便,直接道:“这矿洞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不过你要用我做向导,我有个条件。”

    唐劫看看少年:“我刚救过你,你就和我谈条件?”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我不要你的银子,就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这矿洞之中岔道处处,危机重重,没有人能比我更熟悉。不信你问他们,这几年谁在这里采的矿最多!”

    他若说你问他们我是不是最熟悉的,那些矿工多半就会嚷我也不比你差,但他喊的是谁采的矿最多,所有矿工立时哑然,显然在这件事上,没人能比得上少年。

    唐劫点点头:“听起来你还真有两下子,你有什么要求?”

    少年壮着胆子道:“那金家公子看中了我妹妹,想纳她为妾,你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我想你帮我对付金家。”

    唐劫回头大声问道:“金家是什么人?”

    张太虚回答:“这一带的一个凡人家族,这附近的镇子有不少商铺就是他家经营的,手底下养了些打手,包括一名灵师,还算有些势力,也算是当地有名的一霸。”

    这最后一句虽有些画蛇添足,却是针对着唐劫需要而来。

    唐劫点点头,转身对少年道:“我只能保证他得不到你妹妹,另外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这两人互相提条件到是提上瘾了。

    少年问:“什么条件?”

    唐劫已将少年带至一旁,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让你开启玉门的宝贝或秘籍。”

    此话一出,少年脸色大变,立刻意识到自己之前被四壮汉围攻时的出手露出端倪,竟然被眼前这人看了出来。若是让人知道他竟能修炼,只怕立刻就是无情的抢夺和杀人没口,一想到这,看唐劫的面容已充满恐惧。

    唐劫却还是微笑着看他,似在告诉他,自己不会抢走他的宝贝,只会交换。

    那少年定下心神,终于道:“那我还要加个条件。”

    这真的是加条件都加出花来了。

    唐劫问:“什么?”

    “教我修仙。”

    “这个不难,不过也得看东西的价值,价值越高,我能为你做的才越多。”

    少年将一物偷偷塞入唐劫手中。

    这东西一到手,唐劫心神便是一凛,低问:“你是在哪儿得到的?”

    “矿洞里。”少年回答:“但只有我知道那地方在哪儿。”

    唐劫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将东西收起:“修道之事包在我身上了。”

    “那金家呢?”

    “不会再有什么金家了。”

    ——————————

    Ps:这次纵横搞的那个踢足球活动,月票比较多,而且金额是打赏给作者的,有打赏的朋友可以用这个多多支持一下,谢谢大家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