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十四章 灭门

第十四章 灭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醒来的时候,唐劫看到自己已经身在一间清雅小屋中。

    身下躺的是雕花香木床,身上盖的是大红盘花缎的被子,一侧墙壁上挂着天师画,另一侧则是个精致书架。通往外间的过廊上挂着一幅碧绿葱花小软帘,帘子后隐隐站着两个纤细身影。

    唐劫坐起身,那软帘后的两名侍女看里头有了动静,便掀开帘子进来,对着唐劫鞠了一躬道:“公子醒了。”

    用手心搓了搓脸,唐劫道:“我昨天好象喝多了?”

    一名侍女捂着嘴笑道:“是啊,公子昨天大醉,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把公子送回来。”

    “是么,多谢二位。”

    那侍女用妩媚的眼神看了唐劫一眼,已是幽怨道:“只是一句谢谢么。昨天晚上公子可不是这么说的。”

    唐劫一楞:“昨天晚上?我说什么了?”

    那侍女低头回答:“昨天晚上,公子的手可不老实啊……”

    另一名侍女已经吃吃低笑起来。

    唐劫楞了楞,想自己昨天有干什么禽兽的事吗?只是不管怎么回想,思维都是一片空白,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来自本体的记忆觉醒,昨日的一幕幕场景在眼前重现,四人的对话,笑语还有诸般算计,一一在脑海中回放而出。

    “原来是这样啊……”唐劫喃喃低语,眼中已闪出一丝精光。

    真相来的如此简单,又如此容易,让唐劫心中也是一轻。

    至于那侍女说的话纯属放屁,他昨晚沉睡若死,压根就没碰过二女一下,只不过有人想攀高枝,自要抓紧机会勾引。

    人到高处,面对最多的不是挑战,而是诱惑。

    唐劫身为洗月派准弟子,前途无量,就连天心真人见了他都要客气几分,这些小小侍女哪怕不为正室,能得个侍婢的身份也是一飞冲天,故此只要唐劫点头,自有大把的美女愿意投怀。

    这刻没再理会二女,唐劫自站起,一边穿衣一边道:“我这里不需要你们照顾了,你们退下。”

    二女见他翻脸无情,一起幽怨地看他,却只能无奈退下。

    唐劫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了声:“等等。”

    二女一起欣喜看他,唐劫问:“我带来的那个仆人怎么样了?”

    二女同露失望,一女回答:“夕公子昨天晚上下了山,说是去接他妹妹,今早当可回来。”

    “这样啊。”唐劫点点头,挥手道:“那你们下去。”

    让二女离开,唐劫穿好衣服走出小屋,发现自己正在石门峰殿后的一处园林中,这里环境别致,布局清雅,应当是石门派专门用来接待贵客的。

    走出小园,正看到远处朝阳升起,在天际彩云下,映照出一片火样霞光。放眼处,青山环绕,云海苍茫,看的人心旷神怡。

    在石门峰的一侧,可以看到一群弟子正在石门大殿前的广场上修炼。

    这些都是最初级的弟子,其实力比洗月学院的大部分学子都有所不如,因此修炼方式也不是如学子般因材施教,而是集中修炼,一名中级弟子站在上首,正看着下面的人,时不时还发出口令似的呼喊,看起来都不象修仙,而是在修武。

    而在另一侧后山带,则是大片的药园与灵粮产地。作为一个小门派,又处于偏僻群山之中,这里人丁稀少,因此石门派是没有下辖学院的,也没有凡人劳役,如灵田,药田都是自家弟子负责看种。

    唐劫不欲去打扰那些弟子,就在后山一带信步闲逛,随意行走。一边欣赏这永岁山的自然风光,石门派的田园生活,一边脑子里也在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石门派贪墨一事已明,照理应当立刻呈报上去。

    不过这样做有个麻烦,就是他手里实际上没任何证据。

    昨天在矿洞,唐劫本是可以查下去的,而且他也有办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侦察能力。

    但在遭遇地魔猿后,唐劫却放弃了这一打算。

    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他认为石门派没问题,而是他恰恰认为石门派有问题。正因为有问题,他反而不能再查,否则真查出什么,那接下来怕就是自己的死期。唐劫可不想当自己找到沙蚕的真正地点时,发现等在那里的还有一位天心真人。何况若真有事,那么晶化沙蚕的真正集中点,现在应当已经被挖空了。正因为挖空,他们才敢通知洗月派来查矿,只不过没想到竟然会有个夕残痕在无意中得到一块晶化沙蚕。

    也就是说,即使找到地方,也未必能成为证据,而夕残痕手中的那块,也同样说明不了问题。

    如此想来,这帮老狐狸还真是狡猾,做事滴水不漏,就算是自己发现了也拿他们没任何办法。

    不过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紧张呢?

    唐劫突然有些想不通。

    按理来说,石门派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晶化沙蚕早已挖空,完全没必要担心别人会发现什么,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的来那么一出?

    想到这,唐劫心中突然生起一线曙光。

    之前发生的一切在他脑海中高速掠过,邱舒予的笑脸,石净斋的冷漠,矿洞中的危机,石门派师兄妹四人的言辞笑貌还有他们的说话……

    “晋升紫府之法?”唐劫口中喃喃低语,他再度想起了这话。

    一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

    他低声笑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有意思了。唔,或许我还有些机会。不过这之前得先找个机会留在这儿……”

    他正想借口呢,远处突然传来夕残痕的喊声:“少爷,少爷……”

    回头望去,只见他正匆匆跑来,脸上充满惊惶。

    “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回去接你妹妹了吗?”唐劫问。

    夕残痕冲过来一下跪在唐劫身前:“少爷快救救我妹妹,她被金家的人抓走了。”

    “恩?”唐劫扬了扬眉头:“就是那个什么金家大少?”

    “是!就在昨天晚上,那混蛋亲自带人过来抓了我妹妹。”

    “他还真是急不可耐的去投胎呢。”唐劫哼了一声,没想到自己还未出手,那金家少爷到已先动起来了。

    就在这时心念一转,他突然想到这岂非是一个滞留此地的好借口?笑道:“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

    说着抓起夕残痕就往矿区那边去。

    约莫了飞行了半天时间,唐劫带着夕残痕来到一片小镇上,这里便是矿区辖属的聚宝镇了。这里原名百乐镇,不过自从灵石矿脉发现后,大量矿民的涌入,使得原本荒凉的小镇也陡然繁荣起来,许多商家也因此受益,金家就是最典型的一户。

    依仗着强横的势力,他们在这里欺行霸市,早惹得民怨沸腾。

    这刻唐劫来到镇上,问:“知道金家在哪儿吗?”

    夕残痕回答:“就在镇东头第一户人家便是。”

    唐劫便带着夕残痕直往金家,待到金家门口也不等通报,一掌轰碎大门,大踏步进入,喝道:“金家的人通通滚出来受死!”

    一群佣仆同时冲出来喝骂:“什么人敢来金家捣乱?”

    唐劫沉声道:“你们家少爷绑来的姑娘在哪儿?”

    那些仆人看到是夕残痕,一起大笑起来,为首一名管家:“原来是你这小子,你妹妹能跟着我家少爷也算是攀了高枝,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再罗嗦就打断你的腿!”

    一群仆人已同时大笑起来。

    笑声未止,一道犀利掌风已然劈来,一击打那管家身上,已将他整个震碎,漫天血雨飘飞,看得众人全都吓傻了。

    “败类!”唐劫冷冷吐出几个字。

    他虽口口声声以后不会有金家,其实却从未打过屠尽满门的意思,不过现在看来,这金家上上下下连主子带仆人就没一个好货,真就全杀光了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如果是在八年前,唐劫还不会有这种想法,那个时候的他还坚持认为一个人就算有罪,也不当动辄处死,而应该根据其罪名加以处罚。

    但是随着侍墨的死,他渐渐明白在这看似繁华文明的世界,背后隐藏的是人命如草的真谛。

    修仙者就是这世界的法官,随心情而非道理法律来判人生死,定人阴阳。只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就算满门皆屠,也未必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至于说因罪定刑,不好意思,那不是修仙者要考虑的问题。于他们而言,能够一定程度的主持公道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谁辛苦修仙也不是为了遵纪守法!

    那一刻他心中无数念头闪过,曾经的怜悯,犹豫,疑虑皆通通抛去,管他对也好,错也罢,生在此世,就当无愧于心,这正是修者之道。

    无所谓对与错,不同的世界,自有不同之法则。

    心中明悟的同时,出手已是再不容情。

    一击灭了那管家的同时,唐劫招出小虎:“去宝儿,今天你可以大开杀戒了。”

    小虎兴奋扑出,下一刻金家大院已变成一片血腥杀戮之地。

    “什么人敢在金府闹事?”

    一名蓝衣男子从院后现身,直掠唐劫,正是金府豢养的那名脱凡灵师。

    那男子刚出来就看到满院血腥,一只妖虎正在四处杀戮,一名年轻男子则立于鲜血之央,背负双手,看的那蓝衣人心头一震。

    那年轻男子微微回了下头,望向自己,眼神若有实质般刺入他心底,使得蓝衣人心底一颤。

    他脱口而出:“阁下是?”

    “索命之人。”唐劫随口应道。

    冷酷的回答让蓝衣人心头大骇,正要有所行动,就见到这年轻男子已对着自己一掌拍来。蓝衣人怪叫着跃起,双手连施印法,到是在中招之前就让他硬生生用出一个护罩。

    下一刻掌影如山打在他胸口,仿佛巨石撞击般将那蓝衣人砸至飞起,刚生成的护罩却是被唐劫一掌就打烂了。

    蓝衣人心中大骇,知道能够一掌击烂他护罩的人,绝不是他能硬抗的,正想退避,却见唐劫也不追杀,反而停手问他:“夕家的女孩在哪儿?”

    蓝衣人呆了呆,终于恍然大悟,心中生起一线希望,忙道:“原来阁下是为那小姑娘来的,那女孩就在后院厢房,公子若要,尽可带走。”

    心中亦是大骂这金家少爷奇蠢无比,抢人之前竟然不先打探清楚来路再做。他不知这金家少爷还真打探了,只不过夕残痕认识唐劫还是昨天的事,那金家少爷哪可能知道。

    没想到唐劫听了这话,却只说了句:“也就是说,你知道那金家少爷强抢民女的事了?你也是从犯。”

    蓝衣人呆了呆,察觉到这话里的意思不妙。

    唐劫已淡淡道:“既然这样,你可以去死了。”

    话落,刀光起。

    伴随着那一道刀光乍起,一道血泉直冲天际。

    一位脱凡灵师就这样轻轻松松被唐劫斩了。

    这灵师在金家也算是实力煊赫之辈,他这一死,整个金家都慌了。那些刚冲出来的金家中人眼看此场景,吓得纷纷退避,唐劫也不去追杀,只是将断肠刀往夕残痕手里一塞,道:“交给你了。”

    “我?”夕残痕看唐劫,又看了看手中的刀。断肠刀是魂器法宝,性自通灵,因此不会象青光剑那样一经使用就疯狂吸收使用者的灵气,而是会根据使用者的不同有所变化。

    “没错。仙路凶险,生死难料。你既要入仙途,那就先从杀人开始。反正这金家得罪的也是你,由你来杀自是最好不过。”唐劫说着已唤回小虎,只让其警戒四周不许放走一个。

    夕残痕长吸了一口气,看向那正逃散中的金府众人,脑海中已浮出这些人横行乡里,欺压良善的景象。

    是啊,既然是自己的仇,那就该自己亲自来报。

    想到这,夕残痕大吼一声,挥着断肠刀向其中一人斩去。断肠刀在夕残痕的手中并没有唐劫那般动辄砍出火浪重重的威力,只是在刀身上闪耀出一点微弱光华。然而就是这点光华,已足堪比拟凡人的神兵利器。这刻一刀砍在一名仆人的头上,那仆人的半个脑袋就这样被一刀削开,血水连带着脑浆一起喷出来,冲了夕残痕满头满脸。

    这一下把夕残痕也惊得呆了,他昨天面临生死存亡之机都没有吓傻,这刻面对着一个被他一刀砍掉脑袋的仆人却吓坏了。

    生命在这刻显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只是挥手之间,一个人的性命就这样被自己夺去。

    虽然说此人该死,但在夺去对方性命的那刻,夕残痕还是犹豫了,彷徨了,甚至于恐惧了。

    “害怕了?胆寒了?”唐劫在后面悠悠问。

    夕残痕回头看看唐劫,只见他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咬牙道:“少爷为我复仇,小的怎会胆寒退缩,金家之人,皆是该死之辈!”

    说着已大吼挥刀,那断肠刀在他手中竟是光芒再涨,带出一片红色火光燎卷八方。

    这一干金府之人除那先前的蓝衣人是修者外其他都是普通人,哪里经得起这法宝威力,哪怕只是沾染一点火星,也会顷刻间在全身形成一片暴烈毒火,瞬间吞噬整条生命,看得夕残痕亦心惊胆颤。

    然而他却咬着牙不退缩,手握断肠刀就象是个死神,依旧坚持着杀下去。

    没有了蓝衣人的阻挡,金家人等已完全阻止不了夕残痕,就算偶有实力强些的护院,也被唐劫直接震慑,压根无法还手,被夕残痕轻轻松松就一刀两断,眨眼间,这金家大院已经被夕残痕杀了个血流成河。

    “金岳……金长富……金浩云……金十三!”夕残痕一边点名一边大步穿过金家庭院,打开一个接一个的房间,每见一人便出一刀,金家中人几乎尽皆倒在夕残痕刀下。

    砰!

    夕残痕一脚踢开一扇房门,门后惊呼声大起,却原来是一群女子躲在房中。

    看到是女人,夕残痕呆了呆,想要挥刀却始终下不去手,终于道:“滚!”

    一群女子如蒙大赦,同时向外逃去。

    他回头看看唐劫,唐劫耸耸肩回答:“这是你的事。”

    他口口声声与己无关,目中却带着一线欣赏。

    盛怒之中仍能保持一丝冷静,仍能有所为而有所不为,这才是唐劫所欣赏与信任的。

    得了唐劫嘉许,夕残痕心中亦自兴奋。

    正好这时一名老妪颤抖着要从夕残痕身边经过,夕残痕突然一把抓住她道:“你是金长富之母?你儿子金长富看中小鱼村耿老汉的三亩良田,却只打算以三两银子买下。耿老汉死活不肯,你儿子就派人打断了他的腿,再弃之荒野硬生生把人饿死。他女儿来喊冤,你见了却说又不是你儿子杀了耿老汉,是那老汉自己饿死,乃天意所为,还命人强行奸污了那姑娘。当日夜,那姑娘便投井自杀,只落得你一句:没的又污了一口井。”

    那老太婆听得全身颤抖,尖叫道:“不是我!”

    “我不杀你。”夕残痕回答。

    老太婆松了口气,下一刻刀光再起,却不见丝毫火星,就见刷刷刷四道白光闪过,那老太婆四肢已被他砍断,倒在血泊中哀号不止。

    夕残痕道:“还请少爷……”

    他话未说完,唐劫已知他意思,出指如飞,四道灵气下去止了那老太婆的血。

    夕残痕冷酷道:“你就在这里等着被饿死,此乃天意。”

    就在这时,对面厢房中突然砰地一声,大门被踢开。

    从里面走出两人,一男一女,女孩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连眉眼都未长开,却已可看出是个美人胚子,男子则手持短刃放在女孩脖子上。

    “妹妹!”夕残痕大叫,双目如火瞪着后面那男子:“金少秋!你敢伤我妹妹,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这金少秋正是掳他妹妹之人。

    这刻金少秋持着短匕疯狂大叫:“放我走,不然……”

    他话未说完,就听天空中突然哗啦啦的铁链声响。

    愕然抬首,就见一把无柄弯刃带着两根长长的锁链从天而降,正落在他的头顶。

    就那样从天灵盖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切成前后两半,带起冲天血雨。

    唐劫收回手,悠悠道:“不然就死给我看!”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