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十六章 作贼者心虚

第十六章 作贼者心虚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你说什么?”

    石门派大殿内,石净斋一双大眼几乎突出了眼眶,虎视耽耽的瞪着梁兴榜。

    “刚得到的消息,有人在镇子里卖晶化沙蚕。”梁兴邦只能把话再重复一遍。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石净斋的嗓门几乎要冲破天际。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是从哪来的小子,突然间就冒出来说要卖晶化沙蚕。”

    “可确认过了?”旁边的玉婉娘也急忙问,晶化沙蚕一事非同小可,由不得大家不紧张。

    梁兴邦回答:“老丁确认过了,的确是晶化沙蚕,不过比一般的稍微小了些,应当是使用过的。”

    “能确认来历吗?”玉婉娘接着问。

    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拷问一般,所幸梁兴邦自己也心乱如麻,无心计较这些,只是摇头道:

    “不能。那少年在亮过沙蚕之后即行离去,说是什么铺子里的伙计太过傲慢,他心里有气,就不愿意卖给我们,由于发生争吵,不少人知道了此事。”

    “竖子误我!”石净斋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若是那店伙计在这,估计只这一股气势就能把他生生震死,吓死!

    玉婉娘更是花容失色:“这下麻烦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那沙蚕产地早就被我们控制住,现在更是已经挖光所有了,怎么还会有一只流落在外?又或根本不是矿里出来的,纯属巧合?”

    石净斋瞪了玉婉娘一眼:“这根本不是关键,关键是不管沙蚕从哪儿出来的,只要永岁山有沙蚕的消息一传出去,麻烦就必然接踵而来。想想洗月派,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事,会是什么样子?”

    一想到被洗月派得知消息的结果,三位长老就同时恐慌起来。

    这就是角度不同带来的认识不同了。

    对于唐劫来说,他不仅要有发现,还要有证据,而对于三位长老而言,哪怕只是沙蚕的流言都会让他们觉得距离悬崖只有一步之遥。

    也正是这种差异,使得三人接下来的反应完全被唐劫料中。

    梁兴邦已说道:“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堵住消息,不能使知道的人再多下去了。”

    “怎么堵?”玉婉娘问。

    梁兴邦与石净斋对视一眼,突然同时做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玉婉娘心中一震:“全杀了?”

    肥肥胖胖看起来一贯向个居家和事佬的梁兴邦脸色一沉回答:“不然还能怎么办?事急从权,已经由不得这么多了。”

    “屠戮镇民,你打算怎么对外交代?知者众多,难以分辨,你们又怎么堵住悠悠之口?”

    石净斋冷冷借口:“何需交代?此乃马贼所为。至于怎么堵法?白日里沙蚕之事刚刚流传,晚上就有马贼入镇劫掠。由此可见祸事起因,为免再遭祸事,哪怕有幸存者,沙蚕之事亦要三缄其口,否则就是对镇民生命之不负责,甚至我石门派都可借此公然制止流言继续祸害镇上。”

    玉婉娘的心颤了颤:“二位师兄三思啊!这可是数百条人命,你们这样做对得起我们修仙者的身份吗?”

    “修仙修仙,就是说在修成仙之前,我们首先还是人啊!”石净斋语重心长地回答。

    人性本恶!

    梁兴邦则接口:“师妹也不必觉得会脏了自己的手,此事不需要你我出面,让下面的人来做就可以了。”

    玉婉娘冷冷道:“不是自己亲手杀的,你就觉得无愧于心了吗?”

    石净斋哼声:“妇人之仁!大丈夫行事,本就当刚猛果决,区区凡人性命,算得了什么?玉婉娘,我告诉你,危局当前,莫说数百镇民,就是数千数万,我也下得手,且照样无愧于心,不违本意!”

    “你!”玉婉娘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不是人!”

    “那你最好记住,你和我们这两个不是人的家伙也是一伙的!”石净斋不客气回答:“隐瞒晶化沙蚕一事,有你一份,出了漏子,你我皆需担当!”

    玉婉娘气的再不想理他。

    还是梁兴邦劝解道:“自己人莫要吵了,别忘记除了镇民之外,还有一人才是祸根!”

    “是了,那个少年。”玉婉娘眼中一亮:“必须除掉此人,否则若让他到了苍龙府,则后患无穷,我们总不能把苍龙府的人也杀光?”

    这一次,玉婉娘却是率先提出杀人灭口了。

    如果没有那少年肇事,也不会有现在石门派的麻烦,玉婉娘对此人却是恨之入骨的。

    “既如此,那就是没异议了?那好,依我看就让吕东来负责。”梁兴邦道。

    “吕东?”玉婉娘愕然。

    这吕东是永岁山一带的一个帮派头领,同时也是石门派的外门弟子,专门负责处理一些石门派见不得光的事,因此和石门派的关系也很少有人知道。不过这人长年在外,无论实力,心性,忠诚其实都算不得上上之选。冒充马贼屠镇也好,追杀黑衣少年也罢,并不是小事,为什么要让这个人来负责?

    再转念一想,玉婉娘就明白了梁兴邦的意思。很显然梁兴邦是打算把吕东也一起干掉了,如此才能做到死无对证。

    石净斋嘿嘿笑道:“如此甚好。”

    玉婉娘叹了口气:“这事你们决定,我就不管了,我去找唐劫。”

    说着就向外走。

    “你找唐劫干什么?”梁兴邦和石净斋同时紧张起来。

    玉婉娘没好气道:“怎么?疑神疑鬼的,还怕我去告密不成?我找他自然是为了把他拖在石门峰上。因为那该死的金家,唐劫滞留不去,这个时候总不能让他跑到镇上去。”

    两人这才松口气。

    “另外……”玉婉娘犹豫了一下,道:“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想看看和唐劫有没有关系,又或他已经知道些什么。”

    虽然那天晚上以酒相试,已经证实了唐劫不可能有发现,但这刻出了这样的事,也就由不得玉婉娘不忐忑。

    两人觉得有道理,便干脆和玉婉娘一起来到唐劫的住所,却被告知唐劫去了洗月派分堂找张太虚下棋去了——等收帐的日子很无聊,唐劫悠闲的到处找乐子。

    三人便去了镇上找张太虚,见了张太虚却被告知唐劫输了两把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石净斋问去了哪里,张太虚白眼一翻回答我怎么知道,我们修仙中人闲云野鹤四处游荡,那修为高的一日万里不在话下,他唐劫若不怕累着自己,现在都能到黎国了。说这话时看石净斋的眼神就象看个白痴,石净斋也知道自己情急智商之下有些下降,只能跺跺脚离去。

    与此同时,通往苍龙府的一片山林中,夕残痕背着包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依然穿着那身黑衣,遮脸的斗笠已然取下,身旁则还跟着小虎宝儿。

    聚宝镇上亮过晶化沙蚕后,夕残痕就一路向苍龙府进发。

    从聚宝镇到苍龙府,一路步行大约为三天路程,夕殇月已于此前到达卫府,但是夕残痕的路,却注定比妹妹艰难与凶险得多。

    石门派是不会让他轻松到达苍龙府的,追杀几乎是无悬念的事。唯一的问题只在于夕残痕能在这追杀下支撑多久,是几天?还是头天晚上都没过,就死在路上?

    没人知道答案,就连唐劫也无法断言。

    同样的缘故,也没人知道夕残痕在这压力下需要坚持多久,因为这一切都取决于唐劫,夕残痕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唐劫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前活下去!

    巨大的生死压力前,少年的神情却依然淡定。

    对于他来说,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矿洞中一次次冒险取矿,哪一次不是行走在死亡的悬崖边上?能够活到现在,本来就是个奇迹。

    没有唐劫,在矿洞门前他就已经死在那石门弟子的飞剑下。相比那段黑暗的岁月,唐劫至少给了他人生,给了他希望,对于刚刚摆脱极度困苦境地的少年而言,这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阴暗的密林崎岖难行,夕残痕头也不回的走着,直至天近黄昏,才找了颗树藤处坐下,从包裹处取出干粮,一口一口地吃着,顺手又拿出一大块鲜肉,对小虎道:“宝儿,过来!”

    小虎看看他,往地上一坐,理都不理。

    夕残痕又喊了一声:“给你好吃的啊。”

    小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却是依旧不理会,对那块鲜肉竟是完全看不上的样子。

    看它这样,夕残痕叹了口气。

    唐劫虽然把小虎交给他,让小虎保护夕残痕,不过身为妖虎,宝儿的架子却是极大。别看它没开智,却也知道看人下菜,如卫天冲,侍梦都是修者,要说这些人指挥它,那还说得过去一些。夕残痕不过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对自己呼来唤去?就算它听唐劫的保护这小子,也不过是自发行为,不代表就受它摆布。

    想用鲜肉勾引自己?也太小看虎了。

    这几天夕残痕想尽办法讨好小虎,宝儿却都是不理不睬,弄得夕残痕也极无奈。

    这刻不过是又一次失败,眼看小虎不理,夕残痕只能将肉块放下。

    就在这时,宝儿突然间向前跑了几步,背后双翼展开,已是刷地飞起,径直飞向林中深处。

    夕残痕愕然:“宝儿,别跑!等等我!”

    夕残痕大急,拼命追出去想要把小虎叫回来,只是他怎么可能和小虎比速度,只是一眨眼间,小虎已飞的不见影踪。

    看小虎竟然这就这么跑了,夕残痕也傻掉了。

    他早知道自己控制不住小虎,却还是努力地想和它处理好关系,这几天对小虎的照顾也可谓尽心之极,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小虎,同时又不让小虎被长期关在兽牌里,更是特意选择了崎岖难行的林间小路行走,就算你不领清,总也没得罪你?

    没想到就这样,小虎还是才上路就抛弃了自己。

    一想到这,夕残痕的心立刻痛了起来。

    担任诱饵吸引敌人追杀没有让少年恐惧,小虎的不领情却是真正让夕残痕伤心了。三天多的日夜相伴,为它洗澡,吃饭,陪它说话,带它散步,终不过是流水一场梦一场,而没有了小虎,他又怎么走这接下去的路?石门派随便派出个杀手,都能宰了自己?

    他神情落寞地站在林中,正绝望之际,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虎啸。

    夕残痕精神一震,只见随着啸声,刚刚跑掉的小虎竟然又飞回来了。

    它在林中自由地穿行着,爪子下赫然还抓着一只成年花鹿。

    “宝……宝儿?”

    夕残痕怔怔地看着小虎飞来,原来它不是抛弃自己,而是去抓捕猎物了。

    然后他看到,飞行中的小虎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曼妙的圆弧,一个俯冲飞过自己的头顶,伴随着这俯冲是那只花鹿正落于身前。

    小虎在空中又转了一圈,这才在他身前不远处停下,一口咬在那花鹿上,撕下血淋淋的一大块嫩肉来,然后抬起头看看夕残痕,似是在说,这才叫鲜肉!

    这是在对自己刚才用鲜肉勾引它的回应吗?

    看到这一幕,夕残痕再忍不住笑出声来。

    泪水从眼眶中喷涌而出,那是为小虎没有抛弃自己而流出的喜悦之泪。

    不过这泪水却是把小虎搞糊涂了。

    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抓了一只鹿,这小子就哭了。

    难道是被我欺负的?坏了,这要让“爸爸”知道,一定会骂我的。

    小虎紧张地看着对自己喜极而泣的夕残痕,开始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来挽救这一切。

    于是它来到夕残痕身前,将自己刚撕下的肉丢在他脚边,再看看夕残痕,那意思你吃。

    夕残痕被小虎这行为弄得彻底傻掉,怔怔地看着小虎。

    于是一人一虎就这样对看着。

    小虎看他傻傻瞪自己,脸上还挂着泪水,心里也有些烦了,想你丫怎么还不把眼泪擦干净?是不是还不满意?

    便转过头再撕下一块肉给夕残痕。

    夕残痕依旧呆滞不动,小虎也急了,一转头跑过去,却是把夕残痕之前拿来吸引它的那块肉给吃了下去,再回头看夕残痕。

    夕残痕见它这样,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兴奋的大喊起来:“哦,太好了,宝儿你终于接受我了!”

    飞一样扑过去,一把抱住宝儿狂亲起来。

    宝儿被他亲得烦躁,看在好不容易把这小子哄好的分上,只能忍了,口中发出无奈的低吼,想着你丫亲完快滚。夕残痕见它低啸,只当它喜欢得呻吟,搂着虎头又多亲了几口。

    是日夜,走累了的夕残痕就在林地中过夜。

    他睡得很香,睡梦中自己保护着小虎,照顾着小虎,并最终获得了它的认可,和小虎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相比之下,小虎却有些睡不安稳。

    夜晚的繁星点点,透过林荫洒下和煦星辉。

    借着星光,趴在地上的宝儿看着睡的香甜的夕残痕,感觉就象看一个孩子在入睡。

    与唐劫不同,和唐劫在一起,都是唐劫照顾它,但是和这少年一起,宝儿突然间就有了一种自己照顾对方的感受。这感受来的奇怪,就象是强大生命对弱小生命的本能。

    这种本能可以是无视,可以是戏谑,可以是杀戮,同样可以是同情,可以是照顾,甚至可以是相濡以沫。

    因为唐劫的缘故,小虎显然不可能如前所述,便只能向后者发展。

    一阵风吹来,将夕残痕身上的毯子吹开。

    小虎想了想,用嘴叼着毯子又重新为他盖上,然后静静地躺下,闭眼睡去,一如母亲守护在孩子的身边。

    —————————

    夜深沉,漆黑如墨。

    在经历了白昼的喧嚣后,聚宝镇上寂静一片。

    此时已经是深夜,除了更夫,镇上几乎见不到半个人影。

    小镇口上,一行五十多名黑衣人悄然出现。

    为首一人头罩黑巾,手持钢刀站在前方,对着身后众人指了几下,比划了几个手势,然后向着镇内一指,右手用力下挥,做了个刀斩之势,发出嘶哑之声:“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是!”一众黑衣人低喝着向镇内冲去。

    这些人都是久经训练之辈,进退有序,组织严密,这刻同时出动,各自扑向一户人家,夜色下的长刀映出冰冷寒光,一场杀戮即将展开。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突然响起在每个人的耳边。

    这叹息来的莫名其妙,听在黑衣人心中却是同时剧震,一起停步向四周看去,偏偏不见一人。

    为首的黑衣人猛回身看向不远处的小巷:“什么人鬼鬼祟祟?”

    “鬼鬼祟祟的是你们才对?”一个声音悠然回至。

    下一刻小巷中走出一人,站在阴影中,影影绰绰却是看不清面目。

    为首的黑衣人目光一缩:“常山会的兄弟在此做买卖,不相干的人还请速去。”

    对方来得蹊跷,那黑衣人不欲多生是非,因此竟先软了。

    阴影中的男子却只是悠悠叹息了一声:“常山会的杂碎离此数百里之遥,到哪里不好打家劫舍,非得跑到这穷山僻壤来?还是说有人别有用心,冒充常山会呢?再说了,常山会的小马贼,什么时候有了脱凡灵师?”

    为首的黑衣人心中一震,已知不好,后退几步道:“杀了他!”

    他也算是个谨慎的,先让手下出手。

    一群黑衣人已同时围上,对着那阴影中的男子劈去。

    唐劫则只是轻叹一声。

    他拔刀,横挥。

    一条火线从刀锋上涌出。

    与以往不同,火光不再是散漫暴烈的,如火海狂舞的,而是更加凝缩,如有实质一般。

    火线便如刀气般,掠过一众黑衣人,下一刻就见那一群冲上的黑衣人先是身体晃了晃,随后身体已同时非成两半落下,落余地面时,化为灰烬。

    数十条人命,就这样一击斩杀!

    惟有那黑衣人怔立当场。

    虽然他那些手下都是普通人,但是要一击斩杀数十条人命,那除非是使用那种大威力的法术,否则他是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做到的。

    这一刀挥出,就已显示出彼此间的差距,那为首黑衣人立时知道不妙。

    他先是呆呆地看着满地灰烬,向后退去,同时大声道:“前辈,在下知错了,愿意奉上所有立刻退去,还请高抬贵手!”

    说着已将身边芥子袋取了出来。

    唐劫叹气道:“我对你高抬贵手,谁又对这聚宝镇上的无辜镇民高抬贵手呢?镇民何辜?竟要行此灭绝之事。”

    黑衣人绝望呻吟:“大家都是修仙中人,仙途迢迢,仙路不易,彼此更当守望相助,前辈又何必为了一些凡人而如此苦苦相逼?”

    唐劫笑笑:“修仙修仙,就是说在修成仙之前,我们首先还是人啊!”

    人性向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