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十七章 猜疑

第十七章 猜疑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旭日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林荫洒在身上,带出点点光斑。落在夕残痕的脸上,少年微微晃了下头,侧过脸还想继续睡,却觉得有什么东西扎痛了自己。

    睁开眼才看到一只硕大的虎头正躺在自己身边,虎须如钢针般刺的他脸生疼。

    夕残痕脸上露出微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了摸小虎的额头。

    可能是不喜欢有人这样对它,宝儿翻了个身。它翻身的方向是朝着夕残痕去的,这一下便把夕残痕整个压在身下。

    数百斤的身躯压的夕残痕狂翻白眼:“宝儿……宝儿……你压死我了!”

    呼喊声让小虎有些清醒,它朦胧着醒来,看到夕残痕在自己身下,于是歪了歪头,似是在奇怪他是怎么跑到自己肚子下的。

    夕残痕已开始出气多进气少了。

    他挥着手,无力地拍打小虎。

    小虎终于发现夕残痕的不对,这才慢悠悠的起身,抖了抖身子走到另一边继续睡了,似是对夕残痕的无力很不感冒。

    夕残痕捂着胸口坐起,指指小虎:“你……你好……石门派的刺客还没把我杀死,你这个保护我的到先要把我杀了。”

    小虎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歪过头继续打盹。

    夕残痕无奈,嘀咕了一句:“算你狠。”

    反正也已醒来,夕残痕干脆站起,取出那把随身带着的长剑,就这样在林中舞了起来。

    唐劫传给他的剑法在脑海中自动映现,夕残痕依着记忆挥舞。

    他到底是开了玉门之人,就算灵空未辟,也有灵气在体内自行运转,这刻舞起来虎虎生风,到是颇有几分剑气纵横的味道。

    就算还不是正式的修仙之人,至少也有了一丝武林高手的架势。

    待到一通剑技舞过,夕残痕单剑一收,对着小虎道:“宝儿,你看如何?”

    小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虎爪在一棵树上一拍,已拍下一块树皮。那树皮呼啸着飞向夕残痕,夕残痕挥剑格挡。

    这纵剑十二式他练了三天,剑路已基本熟悉,这刻自然而然的就用出纵剑式想将树皮劈开,没想到剑尖撞在树皮上,就象是砍在铁块上一般,反倒将夕残痕的剑撞开,正打在夕残痕身上,一股大力已将他整个人震飞出去。

    所幸这力量用得极巧,是托着夕残痕飞出,没将他撞伤,只让他摔了个跟头。

    夕残痕已是一屁股坐起,惊道:“好厉害,这就是仙法吗?”

    小虎轻蔑地看看他。

    夕残痕却已扑过去,抓着小虎道:“你教我好不好?”

    “唔……”小虎被这小子殷勤的样子弄的陡然颈毛倒竖,破天荒地向后退了几步。

    人拜虎为师?你要点脸成不?

    小虎头一转,已是彻底不愿看他了,任夕残痕怎么求它就是不理会。

    “好吧,不教就不教。”看它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夕残痕无奈向后退去。

    他正退着,小虎突地转头看向他,虎目中陡然放出精光。

    夕残痕看它这样,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心底升出一股寒意,立知不好,头都不回就向着前方窜去。

    与此同时,夕残痕身后不远处,一道黑影骤然出现,高速冲向夕残痕,对着夕残痕劈出一道犀利剑光。

    夕残痕的反应虽快,却到底只是个普通人,那来自身后的一剑却带着修者特有的灵气光华,直追而至,眼看夕残痕再闪不过。

    “吼!”小虎暴吼出声。

    虎王咆哮威动八方,震得空中剑光竟然微微一凝,仿佛时间在这刻停止一般。

    夕残痕已一个翻身冲出,就地打了个滚,剑光擦着他的背后掠过,打在对面树上。

    偷袭者一击失手,闷哼一声,剑光横扫,再刺夕残痕。

    然而初袭无功,偷袭者实际上就已错过了最佳时机,就在夕残痕躲过这一剑的同时,小虎已冲了上来,虎爪前扬,正与袭来长剑撞在一起。

    力量碰撞下,偷袭者已是惨哼着跌退。

    在被小虎一爪震退的同时,那偷袭者还发出不敢置信的叫声:“上品妖虎?这怎么可能?”

    这时才能看清,偷袭者赫然是一名精壮汉子。

    他叫洪安涛,石门派三代弟子,灵湖期。他在进入石门派前曾是一名猎户,精擅追踪,正因此才派了他来追杀夕残痕。他本以为刺杀一个普通少年只是小事一桩,没想到这少年的身边竟然还有只上品妖虎,洪安涛立时惶恐不已。

    以他的实力,别说是象宝儿这样的精英上品妖虎了,就是一般的中品妖兽他都未必是对手。

    这刻眼看妖虎出现,洪安涛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小虎哪容他这么轻易就跑,嘶吼一声便追了出去。它双翼舒展,风云雷动,速度比洪安涛不知快了多少倍,只一个冲刺便到了洪安涛身后,虎爪轻扬就要拍下。

    这一下若拍得实了,洪安涛纵多条命也无济于事。

    然而就在那时,洪安涛突然大叫一声,回身打出一道青色风刃。

    小虎只轻蔑地看了一眼,正要不理会,却发现这一击不是打向自己,而是打向它身后的夕残痕。

    这一下惊的它也吓了一跳,再不顾洪安涛的死活,急回身吐出一道电光,正是烈风电光刃,后发而先至撞在风刃上,两股气刃立时爆裂出一片光焰。

    借着这机会,洪安涛却已逃过小虎一击。

    小虎大怒,追过去正要补上一下,洪安涛却是如法炮制,回身对着夕残痕又是一击,逼的小虎不得不再度回援。

    两击无功,对于小虎来说也是极少见的。

    不过这也是洪安涛能做到的极限了。

    他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夕残痕并不在他手上,两击无功的同时,已经给了夕残痕足够的时间,这小子连翻带滚的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再不给洪安涛攻击的机会。

    失去了夕残痕这个挡箭牌,洪安涛的生命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走至末路。

    咆哮的虎影乘风而来,只是一眨眼便已逼近。

    巨大的虎爪扬起,一巴掌拍在洪安涛的脸上,只一击便将这猎户的脸打成稀烂。

    这时候小虎才落回地面,对着洪安涛发出愤怒的低吼。

    它虽成功杀死刺客,心情却是半点都不愉快。

    一个灵湖阶而已,竟然让自己几度出手落空,简直是人可忍虎不可忍。

    回头再看夕残痕,少年的头正从后方露出。

    小虎突然觉得,这少年的实力真的是太弱了,弱到只要他存在就是拖自己后腿的地步。

    唔,也许是该教他些东西。

    小虎傲然意识到。

    至少得让这小子在下一波袭击来到时,能有起码的自保之力。

    ——————————

    石门峰。

    梁兴邦和石净斋在屋子里焦急的走来走去,直到玉婉娘进来时才一起迎上去问:“怎么样?”

    玉婉娘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

    两人心头同时一沉,石净斋急道:“摇头是什么意思,你到是说话啊?”

    玉婉娘回答:“吕东没回来,他和他的手下突然就消失了。”

    “消失了?”两人愕然:“那镇民呢?”

    玉婉娘回答:“镇上什么事都没发生。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都照旧进行,不见的惟有吕东他们。”

    听到这话,两人倒吸一口冷气。

    事情到了这一步,石净斋梁兴邦就是再如何也意识到不对了。

    如果只是有人无意中得到一块晶化沙蚕,那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发生吕东等人集体失踪事件,这意味着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有人在蓄意推动。

    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一想到这,三人心中同时不平静起来。

    到底是谁在暗中和他们作对?

    散播消息,制造流言,甚至暗地里出手杀死石门派的人?

    想了一会儿,石净斋道:“我看这件事唐劫大有可疑。毕竟这一切都是唐劫来之后发生的,而且他的任务也正是探矿。会不会是他在矿里发现了什么?”

    玉婉娘问:“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天晚上什么也没问出来?再者若他有所发现,为何不直接告诉洗月派,却要如此作为?”

    这个问题石净斋也回答不出来,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以我看,拿下来一审便知。”

    梁兴邦冷哼:“事情到底是不是和唐劫有关尚不可知,但我知道如果我们抓唐劫,那不出三天,洗月派的真人就会杀到,把石门派杀个鸡犬不留。”

    “怕就怕不抓他也是这结局啊!”石净斋吼道:“昨天便寻此人不获,当晚就发生这种事,要说和他没关系,我是绝对不信的。”

    没想到玉婉娘的表情却突然精彩起来:“这事只怕真和唐劫无关。”

    “恩?”两人一起看向玉婉娘。

    玉婉娘回答:“我安排在唐劫身边的两个婢女告诉我,唐劫在昨天晚上就回来了,而且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修炼,没再出去过。”

    “你怎么不早说?”石净斋急问。

    玉婉娘没好气回答:“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那小子白天游山玩水,晚上练气行功,我闲着没事天天去盯着他?”

    “可确认了是唐劫本人?”石净斋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玉婉娘回答:“必是无疑。那两个姑娘本来就是我特意安排给唐劫的,哪天不得用尽心思勾引一番,只是奈何那小子一心向道,不闻不问罢了。虽如此也是日日接触,等闲人骗不过去。”

    “就怕那小子并非等闲。”梁兴邦阴测测道。

    “师兄这意思是认准唐劫了?”

    梁兴邦犹豫了一下,却终是摇头:“那到也不是,其实……”

    其实什么,他却没说,但是那一刻,三人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

    如果事情和唐劫无关,那么还会和谁有关呢?

    三个人互相看看,突然同时心中一凛,却是都不说话了。

    气氛突然尴尬的沉默起来,好一会儿功夫,石净斋才嘿嘿笑道:“梁师兄,晶化沙蚕我记得一直都是你保管着的吧?”

    梁兴邦脸色一沉:“三师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随口问问,二师兄不要多心。”石净斋笑道。

    梁兴邦哼声:“只怕不是我多心,而是有人多心吧?晶化沙蚕是我保管的不错,但是我那里的存量有多少是多少,师弟师妹不信尽可去查,看看可有少一块。反倒是这挖掘的负责人可是石师弟你,挖出来多少还不是你说了算的。真要有那么一两块被挖出来却没记在帐上,也不是没可能。”

    石净斋怒道:“你放屁,老子哪次进出不得先赤条条脱个干净,拿出来再多东西都落在你们眼里,还能往哪儿藏?老子的屁眼里吗?老子冒着生命危险为大家弄来这些好处,却换来如此污蔑,真正是岂有此理!”

    梁兴邦也怒道:“还不是你先说我?”

    玉婉娘忙在旁边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争什么争?”

    石净斋没好气道:“玉婉娘你别在旁边充没事,这事跑不了也有你一份。和那边的联系是你做的,样石也是你拿过去的。当初给了你五块,你一块也没拿回来,谁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其中一块?”

    玉婉娘听得有气:“呦,这事怎么还赖上我了?那几块晶化沙蚕不是用来取信那边,打通关节的吗?你当老娘做这些就容易啊?要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打交道,还轻易不能让他们抓着把柄,这其中的道道多的去了,时不时还得让人占些便宜,碰上那心黑的,连皮带骨都能给你吃下去。费尽心思才把事情办妥,到头来,怎么又有我的罪名了?这真真是吃力不讨好。”

    三人互相看看,一起气鼓鼓地坐下,互相不理。

    好一会儿又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终究还是梁兴邦道:“你们说,这事会不会和那些家伙有关?”

    “他们?”石净斋低头沉思起来:“照理不应该啊,给他们的价钱已经很便宜了。”

    玉婉娘却是眼中闪烁精芒:“到也不好说,人总是贪心的,能多得一分,就不会少取一厘。真要是他们从中捣鬼亦未可知。比如借着此事,放出风来,为我们制造压力,事后再借机压价……”

    石净斋和梁兴邦同时倒抽了一口气:“不会这么黑吧?”

    “不好说啊。”玉婉娘忧心忡忡:“唐劫刚到就发生这个事。这或许不是巧合,而就是有人想借机会逼我们呢。说到底,唐劫只是一个学子,连正式的弟子都算不上,他有什么本事发现我们的布置?就算发现了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何况我还以问心秘法探过他的底。反而是那些家伙,无论心机,能力还是动机皆具备,也只有他们,才能无声无息就轻易收拾掉吕东等一行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梁兴邦忧虑道。

    玉婉娘摇头:“到也未必有多麻烦,如果真是他们干的,事情反而简单了。他们要的无非是更加便宜的价钱而已,只要肯压低价钱,应该就能解决问题。”

    石净斋怒道:“你说的轻松,你知道这是多少货吗?这可是派里三十多年的积聚!不光有晶化沙蚕,还有这些年来大家囤积的灵石和其他宝贝,是用芥子袋都装不下的货。这么多货已经按市面六成的价钱给他们了,你还想压低?你到底想压到多低?”

    玉婉娘也怒了:“不这样能行吗?你没看人家都已经欺负到头上来了?”

    石净斋吼道:“那也是你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你找的人不对!”

    玉婉娘气疯了:“好啊,那你去找。这价值数千万钱的货,你到是找个能接手,敢接手的门派来啊!”

    石净斋还想骂,却已被梁兴邦按住:“好了好了,怎么又吵起来了呢?都莫争了,事已至此,总是要找个解决办法的。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婉娘啊,怕还是要麻烦你走一趟了。那些人是你联系的,终归还得你问问他们,是不是他们干的。如果是,又到底有什么打算。”

    矮矮胖胖的梁兴邦,平素里看起来气势不如石净斋,但在这三人组合中却一直都算是个智囊型存在,许多主意其实也是由他出的,他这刻既给出了意见,玉婉娘和石净斋到也乐意倾听。

    这刻玉婉娘已沉着脸点头:“稍侯我便去联系他们。”

    梁兴邦继续道:“另外,出了这样的事,货不能再放了,这笔买卖必须尽快完成。这几天我会睡在库房那边,日夜不停地看守,以防意外。老石你去盯一下唐劫。”

    “盯他做什么?”石净斋不解。

    梁兴邦回答:“虽然那几个婢子说昨天晚上唐劫一直都在,但仅凭那几个贱人的话依然不够,对于唐劫此人,总要小心为上。”

    “好吧。”石净斋不甘心的回答。

    玉婉娘问:“那镇子怎么办?”

    “消息已经堵不住了,只能任其散开,反正无证据,就只当谣言处理就行。”事已至此,梁兴邦反倒想通了,再急也没用。就算洗月派真的来问,只要没证据,一口咬定是谣言就行。关键是在这之前要把所有的手尾都收拾干净,否则留下罪证才叫找死。

    “最后就是那个卖沙蚕的小子了,虽然当初丁朝奉信誓旦旦那小子只是普通人,但安涛至今未归,现在看来只怕也不简单,还是要派个得力的去杀了那小子方是。”梁兴邦道。

    玉婉娘皱眉:“如果真是那边的人,就这么杀了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梁兴邦已阴笑道:“这个大可不必担心,他们既然敢搞鬼,就也该有承担后果之觉悟。敢坑害我石门派的……杀无赦!”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