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章 击杀

第二十章 击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喝!”

    纤细的树枝打在飞来的石子上,闪出一点白光,将其打飞出去,在接下这一击的同时,夕残痕的脸色也陡地白了一下。

    果然还是灵气不足吗?

    没有正式的修炼法门,虽然已开启玉门,能够吸收灵气,化为己用,却由于灵穴未开,无法存储,导致每次都只有一击之力,一击过后就再无力施展。

    尽管如此,在反复磨合中,夕残痕对纵剑十二式却是越来越熟练。

    小虎对他的训练其实并不在于攻击,而在于闪躲和格挡,至少当小虎战斗时,不用每次为了保护这个家伙而分心。

    这刻一击打飞石子,小虎已扑过来对着夕残痕就是一爪。

    夕残痕只看到光影一闪,连小虎的身形都看不清。但是这两天的苦练让夕残痕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情况,就在小虎发动的同时,已就地扑倒。

    虎爪擦着夕残痕头顶掠过,一击扑空的同时,虎尾已对着夕残痕抽下,夕残痕却未等倒地就已向一侧翻滚过去,虎尾抽在地面,夕残痕已回身扬手打出一把泥土,同时连滚带爬地跑到一棵树后。

    就在小虎还要再扑击时,树后一柄长剑骤然伸出,这一下出剑极隐蔽,且是算准了小虎扑击方位而成,相当于小虎自己撞上去,正中腹部。

    小虎身形立时一滞,看看夕残痕,夕残痕已是嘿嘿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虎歪了歪头,发出一声莫测难解的低吼,虽不明其意,但夕残痕能感觉到,它看自己的眼神已然温柔了许多。

    虎尾如手,摸了摸夕残痕的脑袋,小虎这才转身离去,走到一棵树下重又趴下睡觉了。

    这是代表自己已经出师了吗?

    夕残痕开心的笑了。

    他走过去,摸摸小虎,道:“谢谢你,宝儿。”

    小虎看看他,夕残痕躺下来,枕在小虎的肚皮上。

    看着头顶天空,他说:“感觉真好……我是说不用挖矿的日子。在矿洞的时候,我每天都要小心翼翼,要小心可怕的怪物,怕它吃了我,要小心其他块头比我大的人,怕他们抢了我。我记得我第一次被抢的时候,是我入矿的第三天。那时候我挖一块上等品质的原石。它可真大,怎么也得有十多斤吧。当时我高兴的叫了起来,我说我发财了!然后一个很黑很黑的家伙就过来,给了我一巴掌,把矿石抢走了。”

    小虎静静听着。

    夕残痕继续道:“那是我第一次被人抢,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什么稀罕事,在矿洞,象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那时起我就小心地不再让任何人靠近我。我经常会想,明天我会不会还活着?也许今天我还在这挖矿,明天我就是坑底的死尸。没有人会关心我,除了妹妹,没有人关心……”

    夕残痕的声音渐渐低垂了下来,小虎用虎头拱了拱夕残痕。它并不能全部听懂夕残痕的话,但是它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情感,感受到了夕残痕心中深深的悲哀。

    它有些奇怪,不明白为什么这少年会突然伤感起来,是因为自己不理他吗?

    于是它好奇地看着少年,不过接下来,少年的心情明显好转,因为他抱着小虎的头,喃喃道:“一直到碰上你们。公子救了我,救了我妹妹,还教导我,还有你……你也是一只好老虎。别人都说妖物不好,可我觉得,你比好多人要好一百倍。可惜的是你还没有开智,还不会说话,不过没关系,你能懂我说的,对吗?”

    他摸着虎脸欣然道。

    小虎就那样怔怔地看着他。

    一阵风吹来,吹动落叶满地。

    夕残痕突然笑了笑。

    他说:“知道那个抢我的家伙后来怎么样了吗?有一天晚上,我偷偷摸到他家去,趁着他睡觉的时候,用刀子捅了他。”

    小虎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

    夕残痕看着小虎,嘿嘿的笑:“所以……”

    话未说完,夕残痕骤然转身,一剑砍在身旁一根树藤上,那数藤断裂,伴随着轰的一声响,一大片钉刺木排从天而降,落向不远处一片草地。

    砰!

    剑光暴起,将木排绞成粉碎,平地上已现出一名石门弟子的身形。只是就在他出现的同时,小虎已暴射冲出,一巴掌打在那弟子身上。

    那弟子痛呼着跌飞,夕残痕已又是一剑砍在另一根树藤上,刷刷声响中,数根木制长矛已从林中飞出,刺向那弟子。

    那弟子也算反应了得的,就这样还能一挺身躲过长矛,翻身落地,尚未来得及行动,就听扑的一声响,一柄剑尖已从后背穿透他胸前。

    那弟子全身一颤,口中已渗出血水,整个人凝立不动。

    夕残痕冰冷的声音响起:“所以我其实不是第一次杀人!”

    抽剑后撤。

    “嚎!”那弟子狂叫着回身劈砍,想要杀死夕残痕,夕残痕却是一个翻滚便轻松躲开了。

    那弟子还想追击,小虎已冲过来,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彻底终结了对方的性命。

    夕残痕这才走过去,先是用脚踢了踢对方,确认此人已死后,便开始摸索那弟子的芥子袋,上一个被杀的洪安涛没给夕残痕带来什么好处,穷的连个芥子袋都没有,这一个就明显不同了。

    衣着华丽,身上配着芥子袋,当能有所收获。

    打开芥子袋看了看,夕残痕笑道:“运气不错,宝儿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从袋中取出一物,却是本修炼心法。

    上面写着五个字“龙虎啸天诀”。

    “哈哈,这是修炼法门唉。”夕残痕开心道:“没想到公子还没给我修炼法门,这个笨蛋到是给我了。”

    脱离了杀人时的冷酷,夕残痕又变回少年的样子。

    “不过不是说好的功夫都是无纸传授的吗?这法门记在册子上,定然是不值钱的,我到底是学还是不学呢?”夕残痕凝神细思,想了半天突道:“考虑这么多做什么。那些刺客定然还会再来,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大不了以后转头重练便是。”

    说着已将册子收起,再翻袋子又找到几瓶修炼丹药。

    这些丹药算不上什么好货,不过对于夕残痕而言已是极为难得。

    接着夕残痕又从袋中取出几件青衫。这青衫样式与那件石门派弟子衣却有所不同,布料上乘,做工精细,衣服上还绣着七叶草标记。夕残痕看这标记有些眼熟,想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七绝门的图案。

    他恍然大悟道:“宝儿,我们好象杀错人了,这个人不是石门派的人。”

    宝儿不解地看看他,夕残痕随即把嘴一裂:“杀错就杀错吧,乔装易服,隐秘接近,多半是图谋不轨,非奸即盗,再说也不是文心人,更不用对他客气。”

    夕残痕手一挥,就把这事这么抹过去了。

    最后从芥子袋中又取出一物,却是一大块黄澄澄的东西,看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夕残痕正拿在手中反复看,宝儿的目光骤然热烈起来。

    它猛地扑过去,一口抢下夕残痕手中的物品,大嚼着三口两口就那物吃了下去。

    “宝儿!”夕残痕吃惊地看着小虎。

    吃下这黄澄澄的东西后,小虎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

    这光芒笼罩小虎,竟然衬的它有了种高贵圣洁,出尘脱俗的感觉,看得夕残痕眼都直了。

    片刻后小虎身上光华消失,小虎竟然打了个哈欠,走到一旁自去睡了。

    只是这一睡,就见它身上肤色晶莹,似有什么东西在流转。

    夕残痕凑近了去看,却见是它皮下血脉贲张,血液在流动,竟有种长江大河奔腾肆虐滔滔不绝的气势。倾神听去,那血脉深处隐然间传来一声狂野虎哮……

    ————————————

    石门派对唐劫的监视明显降低了。

    这让唐劫大惑不解。

    是欲擒故纵?还是有了什么别的缘故?

    不过在东道主日益冷淡的态度中,唐劫感受到了一丝隐藏的逐客味道。

    这让唐劫大感惊讶,因为如果这是真的话,就说明石门派已不再怀疑他和之前的事情有关。

    问题是在这件事上,唐劫压根就没打算洗脱嫌疑,现在嫌疑却莫名其妙的自己跑了,这算怎么回事?

    唐劫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管石门派怎么想他离开,唐劫就是不走。这小子脸皮无敌,浑然不顾别人的冷嘲热讽,就这么在这石门派上住下来了。

    今天唐劫正在山上转悠,就看到几名石门派弟子正从远处走来。

    这几人见到唐劫,哼了一声,也不理他就自离去。

    只是擦肩而过的时候,风却送来了几句不那么好听的声音:

    “那个就是洗月派的唐劫?”

    “注意点,什么唐劫唐劫,要称上使。”

    “什么狗屁上使,不就是一个脱凡初境嘛,境界和我们差不多,有何可张狂的。”

    “就是。我看那小子也不过如此,也不过就是仗了个出身好才能如此嚣张,真论实力未必比得上林师兄,真打起来,师兄一巴掌就能拍翻那小子。”

    “正是正是。”一片附和声响起。

    这声音如此清晰,完全没有避忌到唐劫的存在,甚至于随着双方距离的拉开,声音反而更大更清楚了,就象是有人故意把声音送到唐劫耳中。

    对此唐劫也只能无奈笑了。

    恩,虽然法子是低级了些,但别说还真有效。

    一旦自己和这些石门弟子打起来,不管谁赢谁输,唐劫都没理由继续在石门派呆下去了。

    所以面对这嘲讽,唐劫也只是一笑而过。

    不过下一刻,有一人已说道:

    “果然是个脓包,什么狗屁大派上使,分明就是个废物。废物的爹妈生出废物儿子,废物的老师教出废物徒弟,我看啊,此人身边多半就是一群废物。”

    说着已放出一阵狂妄笑声。

    唐劫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嘲讽的级别明显提升,连父母家人师长尊亲一起带了进去,唐劫已经有种想忍都不能忍的感觉。

    他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说话的一共四人,为首的是一名面色阴婺的青年。

    唐劫认识他,他叫林凡,是石净斋的亲传弟子,已入脱凡九转,论境界比唐劫还高一个档次,至于其他三人都不过说脱凡初阶,和唐劫差不多。

    这刻唐劫看看这四人,林凡也毫不示弱地回瞪唐劫。

    若在往常,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对洗月派的使者出言不逊,但如今他奉师命赶唐劫下山,允许他使尽手段,最好的办法自是挑起一场争斗。

    不过年轻人做事,极容易失了分寸。

    嘲讽挑衅并无不可,辱及父母家人则明显过了,尤其是这种主动挑衅,直接往要害刺的说话,简直是怎么找死怎么来,就算唐劫涵养再好也不能忍。

    他看看林凡,道:“在主人家吃喝了几天,没想到还碰上了护食的狗。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我暂时不打狗,不过出了这个院子,狗要是敢追上来,就莫怪我翻脸了。”

    说着已向山下而去。

    他说是“要敢追上来莫怪我翻脸”,其实就是在说“你丫有种咱们下山打”。

    那四人互相看看,还是林凡脸色一狠道:“走,难不成还怕了他了?”

    就算是上使又如何?反正自己是奉师命行事,正乐得借机会收拾唐劫。

    四人同时跟随下山,出了石门峰,就见唐劫正向着远处飞去,速度极快,竟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

    “唐劫!”林凡喊了一句。

    唐劫回头看看,冷笑道:“几个蠢货,让你们下山就下山啊。有本事追上小爷再说。”

    说着竟是加速飞离开去。

    “想跑?”林凡低哼一声,眼中已掠过杀意。

    喊了声追,四人已同时奋起直追,五道人影在天空中划出五道光芒,冲向天际。

    林凡的速度最快,遥遥在前,不断拉近着与唐劫的距离,不过也因此与自家师弟渐离渐远。

    这反倒让林凡看出唐劫用意,对方分明是在利用速度将他们分开,以免陷入围攻,不由大笑起来:“唐劫,你就会使用这种鬼蜮伎俩吗?这分化离合之策也不过如此,有胆放马过来和我一战!”

    “谁说我是要离合你们了?”唐劫嘴角露出不屑一撇:“就凭你们也配?”

    林凡一怔:“那你跑什么?”

    唐劫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一边飞一边回答:“跑什么?自然是离石门峰远些了。石净斋那只老狗想必还在暗处看着呢吧?有他在,这一战便如小孩子过家家,忒过无趣。我已对那些分不出生死的战斗无甚兴趣,既然你主动挑衅,言辞又辱及我父母家人师门,甚至还主动追杀……我自然要把你宰了才是!”

    说着唐劫身形一转,已落在附近一座山头,傲然挺立,断肠刀对空一指:“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还不会如此,不过最近两年,我渐渐适应了这世界。既然这栖霞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之世,那么身为弱者就当老实乖乖的听话,主动挑衅即为找死,此正是栖霞惯例,杀你,至少在这栖霞界于法于理皆无错!既如此,当杀便杀!”

    说着他断肠刀一挥,已劈斩出一道雄浑刀风,气劲如长虹贯日,直指林凡。

    无双斩!

    林凡哪想到唐劫竟如此果断,说斩便斩,惊的长呼一声,双手已连续打出印法,一道道洪峰巨浪般的气劲涌出,这一记犀利无匹的无双斩竟是被林凡就这么挥手之间生生挡住了。

    九转比之百炼,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气实质化。

    百炼以强身健骨为主,是对肉身层面的巨大改造,而九转是对脏腑为主,对内腑方面的巨大提升。这种提升与玉石之体有所相似,却又差别。

    玉石之体是纯粹的强大五脏六腑,使生机不绝,如唐劫大成的玉石之体,可裂心不死,百毒难侵,九转体在这方面没有玉石之体强大,但是由于心,肝,脾,胃,肾,肺,肠,胆,脑,人体九大要害灵化淬炼,达至身灵合一,灵气运用能力大增,因此举手投足间都带有强大效果。

    当日那古家的九转因为不过是勉强踏入九转门槛,别说九大要害灵化淬炼,就是一处淬炼都未达到,因此空有九转之名,而无九转之实。

    这林凡却是真正的九转期,九大要害灵化已成其四,因此出手动作快捷,哪怕只是随意挥出的一剑,都有一定的术法效果。

    境界的差异,越到后面越明显,越阶挑战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正因此,林凡虽然遭遇突袭,但在正式法术都不及运用的情况下,仅是依靠灵气实质化就生生挡住无双斩,换成是百炼期的任何一名灵师,都很难做到这点。

    只是就在他挡住这一刀的同时,刀光下几点寒星骤然飞起,直扑林凡面门。

    暗渡飞星!

    相比数年的生疏,经历了四年苦练的唐劫早已熟练掌握这一手法。

    林凡没想到会有此变,九点飞星同时扑向他眼耳口鼻都各处,他情急偏头,只来得及躲过部分,还有数点飞星依旧砸在他一侧脸上。

    这一下飞星指打在脸上的感觉可不好受,立时在他脸上打出数个血洞,也就是他九转之后,灵气实质化,灵气能够自发护主,削弱伤害,飞星指本身又是以隐秘而非攻击著称,因此才没把他的脑袋打穿,饶是如此也伤得他不轻,一只眼睛都险些被打瞎。

    “啊!”林凡已愤怒呼叫起来。

    他做梦也没想到刚一交手,自己就被唐劫重创。

    回转身正要对唐劫出手,就见唐劫站在下方对着林凡又是一掌击出。

    这一掌撼动风雷,隐然间竟有龙吟之声。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龙吟,而是此术法使用后,掌风激荡所发出的声音便如龙吟,故得名:

    龙若手!

    林凡怒吼着斩出一剑,这一剑他含怒而发,虽然仓促出手威力却是不小,剑光若雷霆劲劈直接与唐劫掌影对撞,两股强烈气势在空中对冲,一股巨大灵潮直冲天空。

    龙若手颤了颤,竟是被林凡一击劈至消散。

    论修为境界,唐劫比林凡到底差了些,法术威力也有所不如。

    但就在龙若手消失的同时,一片刀光乍现,再度朝着林凡席卷而来。

    神庭千变,千裂斩!

    林凡做梦也没想到唐劫这一掌竟也有暗手,震惊之下,只能勉力挥剑相抗。

    只是这一次他再不及发力,只勉强击发一道灵气,刀剑对撞,便如摧枯拉朽般破开剑光防御,狠狠撞进林凡怀中,林凡惨叫着跌飞出去。

    看着林凡从空中跌落,唐劫这才哼了一声追去。

    这一战他赢得有些侥幸,连续两次出手都是暗藏杀机,石门派到底底蕴潜,象这种飞星指龙若手这种可以混合使用的法术几乎没有,因此林凡也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才被唐劫占了先机。

    若他有准备,以他九转境界,唐劫要赢他或许还是能赢,却可能要经历一番苦战,甚至动用金芒与夺魂煞这两大底牌。

    如今能够不用底牌自然最好,这刻正要补上一去给对方一刀,却见远处那三名石门弟子飞来。

    他们看到林凡重伤坠落,心中亦自大惊,同声叫了起来:“刀下留人!”

    这个时候,这几名石门弟子还存着一些侥幸念头,认为唐劫不敢杀人。

    没想到唐劫随手一挥,断肠刀已破空飞袭,在空中追上坠落的林凡,一刀刺入他胸膛。灵力爆发,几乎将林凡的五脏六腑都震碎,在唐劫控制下,断肠刀回拉而出,切开林凡身体,于是就看到大片的血肉脏腑碎片在空中飘洒着跌落。

    如此伤势,神仙难救!

    “你……”三名弟子目瞪口呆地看向唐劫。

    唐劫虚空凝立,傲然回答:“出言不逊,以下犯上,按洗月令,罪当处死!”

    ————————

    Ps:

    真没想到缘分也有登顶的时候,这真是太不容易了,是缘分的头一回啊!

    泪奔!

    当然我知道这里面固然有运气的缘故(好多大神都不求票),更重要的还是读者们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才是最核心的根本)。

    但我还是得说,这远未到一锤定音的时刻!

    对手很强大,只是暂时的蛰伏,随时都可能再度爆发出惊人的实力,超常的力量,面对如此强者,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团结一致,扩大战果!

    我相信众志成城的力量是可以获得最终胜利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