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九章 内讧

第三十九章 内讧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林间大道上,一支由四十余辆大车组成的商队正在缓缓行进,最前面一骑当先的是一位老人,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背上还背着一柄红绸子的大刀。

    此人叫司马真,是苍龙府镇威镖局的局主,也算是这一行的老前辈。

    托镖的是个年轻小子,看年纪才二十出头,运的也不过是些石头,说是家乡那边喜欢奇石,便寻了这些运回去,当能卖个好价钱。

    只是些颜色还算不错的石头而已,却要当成宝贝千里迢迢拉回去,老局主很不以为然。如果不是看在请托的镖银还算丰富的份上,老局主是不会走这一趟的。

    走镖靠的其实不是武艺,而是关系。镖局大多有自己专营的线路,在这条线上,有什么样的盗匪,什么样的险地,那都是摸的一清二楚。遇险绕道,遇匪拜贴,都有着一水的规矩,视盗匪组织的大小,该交的奉例银子也各不相同。

    同样的道理,盗匪们也不全靠打家劫舍过日子,而是靠坐地收脏,镖局就是很大的一份收入来源。

    也正因此,局主最不喜欢的就是货主自做主张,一旦坏了托镖的事,轻则丢货,重则丢命。

    托镖的小子本来到是个不管事的,偏偏在三个时辰前,突然要了辆马车,接了三个人上车。

    半路上人,这是走镖大忌,没人知道是不是某股流窜盗匪派来的内应,何况那三人全身是血,一看可知不是好来路。

    司马真一生谨慎,最烦的就是破坏他规矩的人,偏偏那托镖的小子反复说是自己人,肯定没事,又是加银子,又说什么不上人就不走,弄得他发作不得,只能在心里憋下这口气。

    即便如此,老爷子也知道,随着这三个陌生人的上车,后面的事怕是要多了。

    果然,这才走了半天,就有一名小厮过来问道:“请问司马老爷子,前面是不是有个云口镇?”

    司马真回答:“没错,由此向前,走右边那条岔道,可至云口镇……”

    那小厮已打断他道:“听说云口镇上有修仙人?”

    司马真楞了楞,终是点头道:“是,听说那里有个修仙者的坊市,常有修者来往其间,不过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去的。”

    “那好,我们就去云口镇。”那小厮已道。

    司马真愕然:“可我们不经过那里。”

    “无妨,反正也不远,等去过之后再回走正路便是。该加的银子自会加给你。”小厮说着又走了回去。

    “这不是银子的事!”老爷子气的浑身哆嗦。

    然而事已至此,老爷子也是无奈,车队只能转向,一路朝着云口而去。

    那小厮回到自己车旁,对着一名银衫年轻人躬身道:“少爷,事情已吩咐下去了。”

    “恩。”银衫人点了点头,这才回到马车中。

    马车里赫然躺着的是梁兴邦,石净斋还有玉婉娘三人。

    只是如今的三位真人,可再不象之前那般,一个个躺倒在车中,只剩下哀号呻吟的份儿。

    其中尤以玉婉娘和梁兴邦最惨,玉婉娘的脊椎断了,要站起来都难,这刻只能坐着全力疗伤,恢复断骨。

    旁边梁兴邦则是双臂皆碎,成了无臂人,这刻一边不惜损耗灵元催生肢体,一边看她的表情却充满冷笑。

    这玉婉娘之前为了逃命把自己挤到一边的仇,他可没忘记呢,只是这个时候还不是报复的时机,只能先忍下这口气。

    情况唯一好些的是石净斋,虽然丢了只手臂,总算没被王绝灭直接击中,只是强行维持通道付出代价过重,导致修为降阶,尽管如此,却也是三人中实力保存最完好之人。

    这刻石净斋就坐在中央,也在催生肢体,银衫人一掀帘子进来,对三人躬了下身,这才到:“已经说过了,希望那里能找到上好的治疗药物。”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希望不大,三位真人受重创,派里能用的好药都用了,但有些东西不是药能解决的,还需要时间。

    能够跳过时间迅速建功,莫非神药,又岂是云口小小坊市能提供的。

    只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怎么也得试一番才行。

    这刻说过又看向梁兴邦:“父亲,你现在如何?”

    此人叫梁军,正是梁兴邦之子。

    至于石净斋和玉婉娘到是一直未婚,石净斋有意玉婉娘,一直想与她结为道侣,只是玉婉娘对他一直若即若离。

    “还是那样,现在连调息都难……王绝灭!”梁兴邦恨恨的吐出这三个字。

    只是一想到王绝灭的惊世拳威,梁兴邦自己也不由心颤,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练的,竟是将自己打磨的比钢铁还硬,比法宝更强。

    一想到王绝灭,梁兴邦又不由想到了玉婉娘,终是忍不住哼声道:“白痴女人,除了害自己人还会什么?”

    玉婉娘知道他心里有火,只是哼哼几声,也不辩解。

    还是石净斋叹息道:“都省省吧,莫再争了。”

    梁兴邦知道他向着玉婉娘,心中有怒,却也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石净斋突然心有所感,突然一把掀开车帘向外面天空看去。

    “出什么事了吗?”。梁兴邦和玉婉娘同时问。

    石净斋看看四周,这才放下帘子道:“没事,刚才有一道灵气波纹划过,正撞在我的灵识气墙上,我以为是有人在窥视我们,不过现在没了,可能是我一时错觉,又或附近有哪位修者飞行吧。”

    “只要不是王绝灭或唐劫追来就好。”玉婉娘叹息道。

    “追来?”石净斋眼中喷出如火杀意:“没有师门长者也敢追来,真当可以就此收拾了我们吗?”。

    “毕竟伤势太重,就算能赢也只会惨胜,如若可以,能不战还是不战的好。”玉婉娘叹息。

    —————————

    天空云层里,一群修者正在飞行。

    为首的正是唐劫。

    立于云端,唐劫负着手俯瞰下方,面容宁静,似是在寻找什么。

    突然间,他突然闷哼一声,口中流出一点鲜血。

    “唐劫你怎么了?”卫天冲急忙问。

    “没事。”唐劫抹了下嘴边血渍,然后指往偏右一侧道:“那个方向,百里之外有人设下了屏蔽灵识,我一时不察,被反弹了一下。”

    “灵识?”众人同时精神大震。

    只有天心才有灵识,而以灵识屏蔽,意味着不希望被打扰甚至发现,也就说很可能就是石净斋他们。

    “那还等什么?走,过去看看。”一群人同时呼啸起来,乘着风,驾着云,朝唐劫所指的方向而去。

    惟有北沧寒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劫:“想不到师弟竟已能掌握百里外的动静,未见师弟施法,莫不成是掌握了洞察?是了,听说当年师弟在琅琊福地冲击脱凡,动静惊天动地,若真有可为,亦不奇怪。”

    唐劫心中一震,没想到只这一点线索就让北沧寒抓住了。

    北沧寒已笑道:“师弟不必紧张。适当的保守秘密没有错,却也不用觉得被人知道些事,就会对自己有多不利。洗月派虽内部免不了会有些争权夺利的事,但总体上还是和睦的,至少这自相残杀之事,还是极少极少的。对外,能保多少秘密就保多少,对内,则不妨适当的放开胸怀。你以诚待人,人方可以诚待你啊。”

    唐劫听得面容一肃,对着北沧寒一躬到底道:“多谢师兄教诲!”

    北沧寒点点头:“也算是我入派这些年的一些心得吧。在学院十年,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子,入了派后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弟子,哪个不是在学院中的精英?有几个未顶天才之名?自以为厉害,高高在上,有点什么能耐敝帚自珍,只会寒了人心,防别人的同时,也被人防了,其实不利于派中发展。为此,我也曾吃过一些苦头。从那时起,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与人相处,有时太过精明未必是好事,适当的傻一些,笨一些,反而更好一些。”

    “是,师弟明白了。”唐劫连连点头。

    太过会算计的人,往往最终就是被人抛弃的下场,只因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如果洗月派是那种为了强大,鼓励内部自相残杀的门派,那到无所谓了。但洗月派不是,即便他们鼓励争取,却大基调还是内部团结,一致对外。

    唯因此,小算盘多的人不受欢迎。

    其实这些道理,他也是懂的,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忽略了,直到北沧寒这刻提醒,他才又意识到这点。

    而北沧寒之所以提醒他,其实就是百万巨资交换天玄真解的事。

    唐劫以天玄真解来放弃百万巨资,名义上是为师兄们省了天煞雷珠,不打没好处的仗,但好处却都归了唐劫。而没有彭耀龙他们二十多颗天煞雷珠的潜在威胁,王绝灭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唐劫?甚至于唐劫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连那两颗不灭天源丹都和师兄们的存在有直接关联。

    这件事可以说是唐劫既利用了王绝灭,把百万巨资的好处换成自己的,又利用了洗月派师兄,一点好处都没分给大家,又做的让人说不出话来,毕竟没打起来,大家也没出力,不好意思提分帐。

    但不管怎样,好处是唐劫一个人吞了,这是事实。

    一次两次也还罢了,若次次如此,只怕人心会寒,到时许多人也就未必愿意帮唐劫了。

    北沧寒提醒的就是这个,这刻唐劫一下子反应过来,汗颜道:“实在是我最近非常缺钱,所以有些事考虑不周,待大事成后,定会将该给大家的好处一分不拉的给出。”

    “没关系,你知道我指的不是钱的事。”北沧寒笑笑。

    “我明白,是做人的问题。”唐劫回答。

    听到这话,北沧寒这才满意点头。

    他对唐劫说这话,的确是有意提点他,若对方真不识提点,那以后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百里虽遥,全速飞行下,终不过须臾间事。

    话毕不久,众人已然逼近车队,他们停在灵识圈外,仅凭肉眼就可看到那一辆辆大车正在进入云口镇。

    “就是他们。”侍梦指着下方道:“那穿银衫的就是货主。”

    唐劫看了那银衫人一眼,笑道:“原来是梁公子,我说这三个家伙是让谁来负责押运呢。”

    他在石门派这些天,对石门派上下人等早摸的熟了,自是一眼就认出梁军。

    “那还等什么?杀下去吧。”彭耀龙已急不可耐道。

    唐劫白了他一眼:“我说彭师兄,你还真以为对方就是三盘菜了啊?那可是三个天心,正常情况下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把我们这二十多人灭的渣都不剩。”

    彭耀龙哈哈笑道:“这不是不正常情况吗?”。

    “那也要小心一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北沧寒道:“到底是三个天心,哪怕是重伤之躯也不能小觎,总得想个法子才好。”

    唐劫手一拍:“就是这话了。”

    叶天殇道:“你肯定是又有棍意了,你就直说吧,反正此事因你而起,大家听你的便是。”

    唐劫回答:“我的主意就是你们留在这儿,我自己下去。”

    “啊?”大家同时楞住。

    蔡君扬皱眉:“你又要自己去冒险?这次可不是面对十几个七绝门弟子了,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行。”唐劫正色回答:“这事还真不能你们陪我。”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知道你们来了。”

    听到这话,大家面面相觑。

    北沧寒到是有些明白了:“难道说……”

    “不知道你们来了,他们就不怕我,我才有机会……”唐劫微笑回答。

    说着他的手一伸,侍梦已交给他一叠东西。

    看到那东西,大家已明白了唐劫的计划。

    北沧寒点点头道:“也好,不妨试试。”

    计议已定,众人这便停在空中,只以肉眼观察。

    唐劫则先绕飞了一圈,飞到前方后停下,落在镇上,然后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想车队走去。

    老局主见状对唐劫道:“还请小哥让开道路。”

    老爷子走江湖多年,最擅察言观色,看唐劫气势汹汹的样子已感觉不妙,所以口气还是极客气的。

    唐劫挥挥手道:“立刻下马,带你的人到一边去,否则殃及池鱼,莫怪我没提醒你。”

    司马老爷子大怒,正要发火,唐劫随手一拳捣出,在地上击出一个大坑。

    司马真怪叫一声:“修者!”

    一个鱼跃从马上飞起,在空中翻滚着落地,直冲向旁边的商铺,那动作要多矫健有多矫健,一众趟子手看得呆了,老爷子已挥手喝道:“众人退避,不得挡道!”

    刷的一下,诺大个车队,数十号人已纷纷扯了个精光,惟留四十余辆大车停在原地不动。

    唐劫也不理会,只看向最后一辆载人的马车,长声道:“洗月派,唐劫,拜见三位真人。”

    片刻,马车内终于响起一声长长的叹息:“终于还是找过来了,唐小哥,别来无恙啊。”

    随着这声音,马车内走出三人,正是梁兴邦,石净斋与玉婉娘。

    只是梁兴邦原本碎裂的双臂处,已长出一段小小肉芽,顶部还有小手,看起来就象是初生婴儿的手臂接在了梁兴邦身上。

    玉婉娘手中则破天荒的多了一根拐杖,左手扶着后背,容貌虽年轻,仪态却如老妪。

    惟有石净斋好些,单手垂臂而立。

    他没有象梁兴邦那样急于催生手臂,因为那样做对自身损耗太大。以他现在的情况,若再继续强力催动,只怕天心境都不保。

    这刻看看三人,唐劫笑道:“一别数个时辰,三位风采依旧,只不知这是要去哪儿?”

    玉婉娘叹息一声:“唐小哥何必明知故问。此事既发,我等在文心已再无容僧处,只能浪迹天涯,还请小哥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这里的东西,小哥只要拿得了的,可随意拿去。”

    石净斋脸一沉:“婉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一个小小脱凡,还真以为就能对付我们不成?既敢挡路,杀了便是。”

    玉婉娘心中叹息,只能低声道:“你也知道他对付不了我们,可他偏偏还是来了,明显是有所依仗。惟今之计,不是逞勇斗狠之时,而是速速离去,就算损失些货物又如何?”

    石净斋怔了怔,这才没说话。

    对面唐劫已笑道:“那我要是说,这四十多车我全要了呢?”

    石净斋脸色大变,正要发火,玉婉娘已道:“那便全给你便是。”

    这一下就连梁兴邦都受不了了,叫道:“蠢女人,你疯了?”

    玉婉娘忍着气回道:“不然怎么办?别忘了要不是这些车队,我们又怎可能被他追上。反正最值钱的货还在身上,这车里的就算给他们又如何?”

    运输这些货,仅靠四十多车可不够,他们光是芥子袋就身上装了好些个。要不是再挂多些就成丐帮长老了,他们只怕还会挂下去。

    只是她舍得,石梁二人可不舍得,石净斋瞪着唐劫道:“不行,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放弃。唐劫,给你一车货,识相的立刻离去,否则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一车货?”唐劫冷哼,瞅了一眼车子道:“这样一车货能值几个钱?恐怕还不值你这些年中饱私囊得的多吧?”

    石净斋大怒:“这永岁矿本来就是我石门派的,要不是你们洗月派仗势欺人,又怎么可能归了你们。说什么中饱私囊,我们拿的根本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

    唐劫摇摇头:“我指的不是你贪墨洗月派,而是你在挖掘金精矿期间,个人独吞的那份。”

    这话一出,三人同时色变。

    石净斋大喝道:“唐劫你胡说!”

    说着劈出一掌就要杀了唐劫,没想到旁边两道掌风同时击出,已将石净斋打出的攻击消弭,却正是玉婉娘和梁兴邦。

    梁兴邦那婴儿般的手臂发出的灵气波动却是不小,一指石净斋道:“师弟何必急着灭口。”

    石净斋大怒道:“你也相信他说的话?”

    玉婉娘道:“不是我们信不信的问题,师兄。那沙蚕产地,入口狭小,又有毒泉腐蚀衣物。二师兄太胖进不去,我又是个女流,不好光着身子进入,只得一切委托师兄你,你到底有没有拿过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还记得,曾有一次,我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师兄最近进境何以如此神速?师兄你就与我翻脸相向,说我怀疑你,不信任你。”

    “本来就是如此。”石净斋怒道:“我赤条条的进,光溜溜的出,如何藏物?”

    “那可不好说,只要有心,其实中有些地方是可以藏的。”唐劫嘿嘿一笑,目光已撇向他下体。

    石净斋老脸一红:“臭小子闭嘴!”

    玉婉娘已悠悠道:“石师兄若真是良心天地可鉴,那这反转两仪鼓是怎么回事?此物价格不菲,师兄又是如何买到的?”

    石净斋怒道:“老子我好歹也是石门派长老,有些积蓄不是很正常吗?买个鼓又算得了什么?难道你买不起吗?”。

    唐劫接口道:“如果只是买个鼓,自然不算什么。可如果除了鼓之外,还有这些呢?”

    唐劫手一翻,一张纸已飘向三人。

    梁兴邦小手一挥,那纸已飘至近前,上面一长串的名单看得人触目惊心。

    那分明是大量珍稀的修炼灵材,而且大多是提升土属性法术威力的药物,少量则是提升境界的。

    宝物则出了鼓之外再无其他。

    看到这东西,梁玉二人如何还不明白石净斋是怎么捣鬼的。

    很显然,这两年来,他大量夹私出货,为自己换来珍稀灵药,独吞好处,提升境界,提升实力,偏偏又不显山不露水,直至此刻方才暴露。

    石净斋也呆了,大吼:“不,不是我!”

    唐劫随手一挥,又是一堆纸飞处,道:“这上面是最近两年来,各地坊市上沙蚕,石笋,以及金精石的市场销售情况。从两年起,这些东西的销量就悄然增多,虽然量不是很大,但累积两年的销售,还是对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到底是谁在长期提供此三物,就不用我说了吧?”

    两人看石净斋的目光已然不同。

    石净斋心中一寒,终于大叫起来:“是,是我干的又如何?老子辛辛苦苦钻洞挖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得些好处有什么稀罕?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他一指梁兴邦:“你不过就是有个儿子,让他长年看守货物,就算很大的贡献了吗?”。

    再指玉婉娘:“还有你,王绝灭是你联系的,我们现在的遭遇,又何尝与你无关?老子对你有多好你最清楚,可你呢?一听我得了些好处就如此翻脸相向,你他娘的臭婊子!”

    说到这,石净斋整个人都暴怒起来,他突然仰天大叫道:“世道不公啊!我石净斋不服,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我的,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说着他突然一挥手,一掌打向唐劫。

    唐劫早有准备,一闪身躲过。只是他之前说话时,不知不觉间朝着那银衫人移动了几步,站在那银衫人梁军身前。

    梁军自然乐得站唐劫身后,好随时偷袭他。

    结果石净债这一下攻击,唐劫及时闪开,梁军却未能,被那掌风正击在身上,整个人吐血飞起,当场倒地身亡。

    “军儿!”梁兴邦完全没想到会有此变化,心痛大呼,看向石净斋的双眼已充满仇恨。

    “怎么会这样?”石净斋也傻了眼,他想说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梁兴邦已不顾一切,一道风龙已狠狠撞向石净斋。

    石净斋被打的当场重创,大怒道:“混蛋!你们都是混蛋,统统都该死!”

    扬起一团灵潮卷向梁玉二人,这次却是连玉婉娘都卷了进去。

    看到此景,唐劫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

    处于困境中的三头猛兽,终于在唐劫的挑拨下翻脸相向。

    这不奇怪,如果是唐劫他们一大群人来,或许他们还会在外敌面前团结一致。

    但当外敌孱弱时,内斗便占据上风。

    误会也好,挑拨也罢,内讧……已成定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