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二章 独闯

第四十二章 独闯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石门峰。

    堂在石门峰脚下的一片草丛里,唐劫以手枕头,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趣的在他身边还有卫天冲,彭耀龙,戚少名三人,和他一样,坐在草丛中无所事事,其余洗月弟子则不知去向。不远处,石净斋则坐在那里傻傻的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缕火光从远处飞来,飞至唐劫彭耀龙他们身边,砰的炸散,变成几个字符出现在他们眼前。看着上面的字,卫天冲和戚少名眼中一起蕴出笑意:“成了。”

    唐劫到是不见丝毫动容,只是站起来:“既然事情都已办妥,那么接下来,也该我们了,老石你呆着别动。”

    “哦。”石净斋目光呆滞的答应着。

    唐劫这才向石门峰上走去,身后是彭耀龙三人紧紧跟随。

    到了山脚下,自有接引弟子引四人上山,一路上到山顶,自有弟子过来迎接道:“原来是洗月派唐师弟,唐师弟不是已经完成了勘矿任务回去复命了吗?不知何事驾到?”

    唐劫回答:“有些事欲见邱掌门,想和他谈谈。”

    “容我回禀。”那弟子已是退去。

    彭耀龙哼了一声:“装腔作势,以他的实力,现在应当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偏要装着不知,多半如你所说,真的是心中有鬼。”

    唐劫笑笑:“有鬼也好,无鬼也罢,只要肯见面,就是好的。”

    “那他若是不肯见呢?”卫天冲问。

    没有了洗月派任务这柄尚方宝剑,邱舒予可是完全有权力不见他的。

    唐劫的眉眼已耷了下来:“好歹也是修至天心的人物了,若是连见人的勇气也没有,那还修什么道,精什么进?”

    片刻。

    那弟子已匆匆过来,对着唐劫一躬到底道:“掌门请唐公子前去。”

    唐劫注意到,对方连称呼都换了。

    他笑笑:“只请了我?”

    那弟子哆嗦了一下:“公子海涵,掌门未提及其他三位师兄。”

    唐劫点点头,回头道:“那你们在这儿等我。”

    彭耀龙立刻抓住他说:“不行,你独自去太危险。”

    唐劫笑道:“师兄大可放心,这石门峰山好水美,邱掌门山水真人的美誉可非虚传,绝不会容鲜血染红此片土地的。”

    说着他拍拍肩膀上的伊伊,伊伊会意,跳到卫天冲肩上去。

    唐劫道:“伊伊与我心意相通,让她来传话吧。”

    彭耀龙这才松开手,向后退出数步。

    唐劫跟着那弟子而去。

    入了大殿,在弟子引领下左转右转,直至来到一间静室前方停下。

    那弟子道:“掌门就在这里等你。”

    推开房门,唐劫看静室里空空荡荡,邱舒予正坐在一块蒲团上,手持浮沉,慈眉善目。

    在他面前不远处,还有一块蒲团摆放着。

    邱舒予用拂尘一指身前那块蒲团道:“公子请坐。”

    唐劫大步进入,房门咿呀一声自动关上。

    来到邱舒予身前,唐劫先施了一礼:“唐劫见过邱掌门。”

    这才在蒲团上坐下。

    然后说:“我的来意,想必掌门已经猜到了,还请邱掌门交出那另一半货物。”

    邱舒予的身体突然轻颤了一下,一对白眉无风自动,舒展开来。

    望向唐劫,邱舒予道:“恕老朽愚钝,不知唐公子在说什么。”

    唐劫笑笑:“掌门自然是知道的,整件事不都在你的计划中么?”

    邱舒予看看唐劫:“既然唐公子认为老朽有什么阴谋,不妨说出来听听。”

    唐劫点点头:“当然,总是要说的,我也正好把我分析的事说出来给掌门听听,请掌门帮我看看对不对。这件事,我猜应该是这样的。”

    说着唐劫清了清嗓子,道:

    “这件事,首先要从两年前的那次事故说起。因为一起毒蛾伤人事件,石门派奉命下矿查探,无意中发现地下另有乾坤。由于毒蛾恐怖,贵派不得派出梁兴邦石净斋等人亲自处理,也就是在那时,他们发现了原来地下还有矿脉,价值上亿的资源……对了邱真人,这时候您应该表示一下震惊。”

    邱舒予的脸抽了抽。

    唐劫笑着继续道:“在发现这批矿脉后,你的三位师弟师妹决定瞒着你把矿脉掏出来。但是如此密集的挖矿,但这件事却没有瞒过你……不过你并没有打算摊牌,而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在暗地里寻找机会。为了黑吃黑,七绝门一直在努力创造集中出货的机会,而你多半也在这方面帮了他们一把。两边都在暗中下手,所以这趟出货才会有如此多的不合理之处。”

    “我的到来,同样有可能是你一力促成。通过我的压力,再借助玉婉娘和七绝门,你逼迫石净斋他们赶紧出货,然后借着他们吸引七绝门注意力的机会,偷偷把货换走。你什么都没做,什么风险都不冒,就得了大半好处,到是想得美啊。”

    邱舒予听的笑了:“老夫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公子不觉得有件事不太妥当吗?如果一切如公子所说,那这些资源留在派中也有两年了。两年时间,我要想拿,应当有无数机会,何必要等到现在?”

    这个问题到是相当有力。的确,邱舒予可不是七绝门,他要下手,机会可比七绝门多得多。

    对此唐劫却只是笑了笑:“因为你也要出货啊!这正是为什么你要忍到现在的原因。那些矿脉虽好,却终究是要变成灵钱才能买来自己需要的资源的,而它们的量如此大,不管落在谁的手里,都必须想办法把它们卖出去。这也是最容易暴露自己的部分。所以你不能动,你要让你的师弟们去出售,直到他们完成买卖你才能下手。”

    邱舒予的脸沉了下来:“可你刚才还说,货被调换了一半。”

    “对啊,本来你是想等买卖完成后再动手的。可是最近发生的事让你警觉了,你觉得不对,知道此事多半会有意外。实际上连石净斋他们都感觉到了,所以才使用了真假商队的伎俩。为了避免事情败露后洗月派的追杀,所以你才提前下手。按照你的计划,石净斋他们与王绝灭交易,无论成与不成,你都会营造形势让他们立刻逃亡。有一半的货在,他们就算发现不对,也不会再回来找你麻烦,而这样一来,所有的罪名就都是他们三人担着,至于你则依旧做你的石门派掌门,充其量就是一个驭下不严的罪过。”

    邱舒予冷哼:“若是依公子所说,那玉婉娘当也是替我承担罪名了。公子认为她会这么傻吗?”

    唐劫叹了口气:“她就是有这么傻啊,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一切,结果却换来你的无情抛弃。”

    这话一出,邱舒予脸色大变。

    唐劫看着他道:“你当时一直就在那里吧?尾随着车队。这应该是你对玉婉娘的承诺,告诉她你不会抛弃她。当然,更多的可能是,你其实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另外一半货也拿过来。我们的出现让你失望了,为了保住自己,你选择了放弃她,你就那么看着她死在石净斋的手里,任她怎么喊师兄救我都不出来……亏她那样的情况下都还想着你,不肯说出你的名字。”

    邱舒予的脸抽搐了一下。

    唐劫叹息道:“其实你也知道瞒不过我的,对吗?听到有地下矿脉你不震惊;听到你的三个师弟师妹背叛你,你不震惊;现在听到玉婉娘死了,你也不震惊。其实你的表情早就明明白白地写上了你是真凶这四个字。这不奇怪,你是掌门,不是戏子,你可以表情冰冷的否定,却不能惟妙惟肖的模仿一个无辜者……当然也可能是面对我这种小角色不屑模仿。正因此,你的嘴上还在否认,你的行为却早就在承认了。”

    原来是这样吗?

    邱舒予的脸色突然舒缓起来。

    他突然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其实从你进来的那刻起,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就知道没有瞒下去的必要……我只是想听听你了解了多少。”

    他对着唐劫,正色道:“是我拿走了那一半的货,也是我暗中策划了这一切。你所说的大部分都是正确的,只除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的师弟师妹从未打算背叛我,在他们发现矿脉的当天,婉娘就跑过来兴冲冲地告诉我了,是我让婉娘一定阻止他们告诉我!”

    唐劫点点头:“我明白了,因为你是一派掌门,对吗?别的人可以做下这种事,那只是个人,与门派无关。可你不行,你是一派掌门,你的所有行为都直接和门派关联上。私吞矿脉,这是大罪,万一走漏风声让洗月派知道,整个石门派都会完蛋。”

    邱舒予全身一震:“你知道?”

    唐劫叹了口气:“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呢?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又怎么敢单独来见你?”

    他看向邱舒予的脸色已充满戏谑。

    邱舒予一下明白了,怒喝起来:“你敢用石门派来威胁我?”

    唐劫面带同情地看他:“那取决于你,而不是我。邱掌门,把货交出来,你自己或许依旧不保,你的门派至少还能保住,你的亲人,弟子,都能活下来……我记得你也是有儿子的。”

    “交出来?”邱舒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荒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如果我现在把货交出来,那就真坐实了罪名。现在我承认了又如何?告到洗月派前,老夫就说你含恨冤枉,污蔑本人,当初你和石净斋争吵的证据早就被留了影,老夫甚至可以反咬你一口,说是你害死了兴邦他们!”

    唐劫叹了口气:“证据……又是证据。邱掌门,这已经成了吊住您性命的唯一筹码了吗?不过可惜啊,这个希望你怕是指望不上了。”

    邱舒予讥笑道:“你想说你有证据?”

    “当然。”唐劫很肯定地说:“车队里的货虽然被你调换了,但可以肯定在装车前,货都还是在的。那毕竟是石净斋他们亲自监督装车的,绝不会有失。石净斋他们离去后,你便去把货换掉。但问题是这批货装了四十多车,要想带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那么简单,石净斋他们也不必用车拉了。你就一个人,不太好运,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附近找一处地方就地掩埋。”

    邱舒予面色大变。

    唐劫继续道:“埋货的地方肯定不能人来人往,要下手弄晕梁军等一行人,不让押车人等发现,同样需要找个清净无人之所。象这样的地方虽然不少,却也未必太多,只要有心,沿着车队经过的路线一路回查,慢慢动土,总能发现。不过却是个水磨功夫,真要耗起来,就是耗上三五十日也有可能……但总是会查出来的。”

    邱舒予的身体彻底颤抖了。

    唐劫继续道:“你你知道我请了二十多位师兄来帮忙,但现在在这石门峰上的加我也只有四个,其他的人都干什么去了吗?他们都去找你藏在路线附近的宝贝去了。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发动苍龙府卫家的人来帮着找,就算掘地三尺也不会放过每一块土地……找出它们只是时间问题。”

    邱舒予狠狠瞪着唐劫:“老夫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你要如此对我?”

    口气却无形中已是软了下来。

    “什么仇?”唐劫看看他,道:“其实我还真不是一个喜欢咄咄逼人的人。只不过有些事逼得我不能不找你的麻烦……你也知道,这笔货有多贵重了。一亿一千万啊!就按一亿算,如果我把它们交上去,按洗月派的规矩,我可得到两成,那就是两千万。邱真人你一下拿走大半,那就等于生生抢了我一千万啊!我怎么能不跟你急?”

    邱舒予愕然。

    对啊,他拿走一半货,那唐劫不就少了吗?

    如果说这事他一直没出头,唐劫本来或许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不理会,但现在事关金钱,那就是大事了。

    “原来是这样!”下一刻,邱舒予的脸色已狠了起来。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唐劫你也是在为钱卖命,既如此,那这一千万我给你便是,你放过我,可好?”

    唐劫惋惜:“太晚了,事情都已经做了,回不了头了,如你一般。再者说,有合法的一千万拿,我要那不合法的一千万做什么?”

    “我给你加一倍!”邱舒予叫了起来。

    唐劫依旧摇头。

    “你放过我,我与你平分!”

    唐劫叹气:“你就是全给我也没用啊。有些钱虽好,却是拿不得的,真人你该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邱舒予怒视唐劫,气势如火蔓延,整个静室中已充满了他的恐怖威压。

    邱舒予的声音如天雷阵阵:“唐劫,你当知道,在这里,我只需一掌就可劈了你!”

    “我知道,不过接下来石门派也会遭受灭顶之灾。”唐劫神色不变道。

    “接下来?”邱舒予哈哈大笑道:“等杀了你,我就把所有洗月弟子全部杀掉,然后带着我石门弟子离开此地……”

    “你恐怕是没机会离开了。”唐劫同情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邱舒予一怔。

    唐劫也不说话,只闭目静思片刻。

    下一刻,石风峰顶突然传来一声嘹亮呼喊:“邱道友别来无恙否?韩天机特来拜访。”

    “韩天机?”听到这名字,邱舒予陡地全身一震,瞪向唐劫:“你竟然把玉华派找来了?”

    唐劫睁眼:“确切地说,是委托张太虚去请了玉华派来。同为永岁山修仙门派,这些年来,他们也被你们欺压的不清吧?如今石门四长老已去其三,又有洗月派授意支持,玉华派若不过来找回场子,可就说不过去了。”

    他凑近邱舒予道:“他们的三位天心都来了,不用指望玉门天锁阵,我在石门派混了这么多天也不是白玩的。彭耀龙,卫天冲,戚少名已占了中枢,人手三颗天煞雷珠,派不上用场了。”

    “唐劫,你……”邱舒予身上已冒出熊熊杀意。

    唐劫依旧淡定道:“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那不妨再送你一个消息。你回来之后知道事有不妙,就让你儿子和家人先行离开,寻地藏觅。这本来没错,不过你想保护的人太多了。想保护的人多了,暴露的可能也就大了。北师兄和午师兄在我来之前就找到了他们,他们现在已落于我们手中。”

    “你!”这句话如致命一击,狠狠打在邱舒予的心窝上,全身所有杀意消减,只是呆呆地看唐劫。

    唐劫叹着气说:“告诉我货在哪里,再把玉门天锁阵的相关一起,贵派典籍一切交给我,然后自尽,我保你石门派无恙,你家人无恙。”

    邱舒予怔怔地看着他,半响终于道:“唐劫……你狠!”

    “掌门过奖了。”

    ——————————

    石门峰的广场上已多出数十名修者,为首一人身形伟岸,宽面大耳,气势雄厚,远处则是大群的石门弟子战战兢兢地看着这群人。

    当唐劫从大殿中出来的时候,那大耳汉已率先迎了上来,隆声大笑道:“敢问可是唐劫小友?”

    唐劫拱了拱手回答:“正是,见过韩掌门,多谢韩掌门千里驰援,雪中送炭之情不敢相忘。”

    那大汉已笑道:“唐小友客气了,我玉华派被石门派欺压了三十年,如今终于有机会得报此恨,此皆小友所赐。”

    说着已对唐劫拜了下去。

    看来他们对石门派还真是恨的不轻呢。

    唐劫忙扶韩天机:“真人行此大礼,这是要折煞我啊。”

    借着被唐劫扶起之际,韩天机悄声问:“那邱舒予现在如何了?”

    唐劫正要回答,就听殿内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众人同时看去,却不见大殿有任何异样。

    又片刻,一片灵潮从殿内泛起。

    唐劫喃喃道:“死了。”

    静室之内,邱舒予趴在地上,头部已然裂开,鲜血混合着脑浆汩汩流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