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三章 刮地三尺

第四十三章 刮地三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石门峰山顶的那片悬崖上,唐劫眺望着远处天空。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身后响起北沧寒的声音:

    “邱长生全招了,原来邱舒予让玉婉娘假七绝门之名故意压价,其实七绝门和石门派谈下的价格是七千万,这中间的三千万,就是邱舒予和玉婉娘打算私吞的……听说还是借了上次晶化沙蚕的事。”

    唐劫嘴角抿出一丝笑意:“怪不得他们没为这事找我,亏我还白做了许多准备。在山谷的时候玉婉娘曾打断王绝灭说话,想来就是怕泄露这事,如果不是王绝灭强势出现,那么玉婉娘可能根本就不会让他们见面。”

    “是啊。先吞掉三千万的差额,等三人完成买卖回来,确认此事无任何不良后果后,再强势出现,公然指责三位师弟师妹为一己之私陷门派于不义,置门派生死于不顾,最后在堂而皇之的从四千万里再取走一千万。如此以来,七千万的巨款最终就让邱舒予和玉婉娘吞了,而梁兴邦和石净斋辛苦两年,最终也只能得一人一千万。”北沧寒摇头叹服道:“这算盘打的也是够精了,却又因为你全被破坏了,想推他们三人出来顶缸也没成,弄了个落败身死。”

    唐劫淡淡道:“终是他自己心太贪,明知事有不对,还敢吞掉一半的货,我怎么可能不找上他?”

    “对了,如今首恶既已伏诛,石门派其他人怎么处理?”

    唐劫想了想回答:“我答应过邱舒予,只要他肯自尽,就保全石门派和他的家人。不过他犯的罪太大,也不能轻饶,我看这样。邱舒予之子邱长生身为知情人,虽未直接参与,也有知情不报的罪,按律废其修为,家产充公,其家人一律置于玉华派监管下,终身不得修炼,给田园一座,田产二十亩,安心劳作,不得擅离永岁山。再让玉华派出一名弟子进入石门派,继任掌门,查抄石门派库房,一应所得俱皆充公。”

    这么一搞,从此以后石门派就算是入了玉华派的掌握。

    玉华派被石门派欺压多年,相信对这个结果一定很喜欢,而唐劫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保全了石门派。至于那些石门弟子,虽然唐劫把石门派都搬空了,但这些好处本来就不是石门弟子的,他们也没什么损失。

    其实这件事,唐劫擅权了——对石门派的处理,本不应由他决定。

    不过唐劫也是没办法,这趟得手的好处虽多,但分好处的人也不少。别说他们这些参与者要分,就是洗月派里那些没参与的,少不得也要分上一份。他是公务员出身,最知道这人情礼节的重要性。那些人一个个别看平时都笑嘻嘻的,心里比谁都鬼。

    你给他们送礼了,他们未必记着你,你要不给他们送礼了,他们肯定记住你!

    一亿一千万的货,唐劫他们估计,洗月派肯给他们按一亿算就不错了,也就是给他们两千万。就这还需要北沧寒戚少名卫天冲他们这些有后台的多方走动才行,不然能得一千万都不错了,洗月派上面也是有黑心鬼的,各种压价跑不了。

    如此一来,得手的两千万就得先放出去五百万上下打点,也就是还剩一千五百万。

    按协议,唐劫作为此次行动主导与计划者,可得四分之一,也就是三百七十五万,剩下的四分之三由北沧寒卫天冲他们二十四名弟子再根据实力与贡献分配,不过差别不会很大。

    所以说,别看唐劫这趟买卖做得大,但是各方面打点和分润下来,能到自己手的也就这三百多万。当然,天玄真解之类的就不算此列了,这也是为什么唐劫会把那批货卖给王绝灭的原因。

    所有能够不在帐上的好处,才是实打实的好处。

    没办法,唐劫吃下的这块蛋糕太大,大到他消化不了,必须吐出来一部分,还不能少喽。

    既如此,他就要想办法在其他方面弥补。

    对石门派本身的搜刮即为此理,因为大家的目光都盯在这批货上了,对石门派本身的价值到不会太过在意了。其实石门派搜刮几十年,自家的存货也未必就少了。

    正因此唐劫才要擅权,这擅权本身就是“付出胜利成本”和“收获胜利果实”,成本是对邱舒予的承诺,果实则是自己实实在在的好处,还包括玉华派对他的感激。

    虽然此举难免会引来诟病,但现在挟着大胜之威,又有明夜空谢枫棠欣赏,也不会有人把他怎样。这也是为什么古之在外将领动辄在外擅权跋扈的原因——不恃宠生娇,那宠有何用?

    这刻听了唐劫的说话,北沧寒也是目光连闪:“好,好,有你的,抢在前面先把石门派处置了。一罪不二罚,既然已经罚过了,那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你这样做,多少有擅权之嫌,为了履行承诺而不惜背过,当可谅解。”

    唐劫一呆,想北沧寒你不会这么傻,认为我是为了兑现承诺而这样做?再看北沧寒脸上笑意,心中恍然,咳了一声正色道:“我唐劫一生为人,皆秉承心中正气而行,但求无愧于心,这一点小小付出又算得什么。”

    北沧寒险些没吐出来,终是拱手道:“既如此,那唐师弟你还耽误什么,一起去库房?”

    唐劫楞了楞,明白过来,指指北沧寒道:“北师兄,你这样可不好啊,这主意是我拿的,命令是我下的,要看也该我自己先去看才是嘛。”

    北沧寒淡淡道:“大不了那擅权之名我替你担了一半就是。”

    唐劫脸上立刻堆满笑容:“既如此,师兄请。”

    “还是你先请,你在这儿住了些日子,地头熟。”

    ————————————

    石门派的库房也算是首屈一指的重地,不过再如何布防严密,也挡不住掠夺者的公然入侵。

    站在库房中,唐劫与北沧寒好整以暇的背着手欣赏库内收藏,四周是散落的机关布置,空中的警铃声呜呜不绝于耳,二人浑不以为意。

    库方两边的墙上,挂满了各类法宝,下方有四个铁架子,上面摆着的丹药,符纸以及一些资源类物品,在库房的地上还有四个大铁箱子,里面放满了灵钱和灵玉。

    北沧寒的目光主要集中在墙上。

    这里摆放了一百多件法宝,形形色色各种各样,北沧寒手一捞,一件金缕衣已然入手,看了看喜道:“此物不错,以金精石打造,坚硬无比,防御能力极强,不过可惜沉重了些,而且无法隐匿。”

    说着又放了回去,找下一件法宝了。

    唐劫的目光则主要集中在那些铁架子上,尤其是那些资源类物品。

    一方玉盒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黑土,在玉盒中不断扭曲着,变化出各种形状。

    “云泥。”唐劫眼亮了,这可是真正的好宝贝,可用于塑形重铸,化形补充,是极佳的土系法阵替补材料,无论是制作傀儡还是布阵都用的上,典型的哪里不足补哪里。

    毫不客气的将玉盒收入芥子袋中。

    那边北沧寒终于发现了一件不错的衣服,虽然防御能力比那金缕衣要差了些,但是云衫纤薄,穿起来风度翩翩,不象那金缕衣穿起来象个大将军。

    这年头要混好,会装逼也是很重要的,金缕衣之物,粗人所使。

    行至另一边,唐劫看到架子上放着一个小瓶,打开瓶子,里面传来一股浓郁之极的芳香。唐劫笑道:“竟然是玉蟾液,此物最利万物生长,既可用于学院种植,也可用于制作木系法阵,乙木天青阵若有它,威力大增,不错不错。”

    一边说着一边也收进囊中。

    那边北沧寒也将一根系带收起:“这玉蟒带,当年我见一位上师穿过,此物能辟水火,可长可短,有束缚困敌之功,亦有鞭舞万千之效。”

    这边唐劫又拾了一物:“千年雷殛木,哈哈,这才是真正的千年雷殛木啊!”

    北沧寒入手一对靴子:“紫羽风电靴,唐劫,此物与你的紫电纵身法也相配哦。”

    “我已经有紫电靴了,北兄不必客气。”

    北沧寒哈哈大笑着穿上。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竞赛般,变着法的为自己捞东西,转眼间已拿了不少好货。北沧寒主要拿法宝,他除了拿自己要用的,还要拿备用的,拿完备用的还要拿别人用的——用来卖钱。唐劫则主要拿材料,尤其是可以布阵的材料,不管自己用不用的上,但凡好的一律不错过。

    两人正拿的起劲,突然北沧寒咦了一声:“咦?这是什么东西?唐劫你来看看。”

    “怎么还有北师兄不认识的东西吗?”唐劫笑道。

    北沧寒可不是卫天冲这种考试要靠作弊通过的人,和唐劫一样都是文武双全,他要不认识,那多半就真是罕见了。

    走过来一看,只见北沧寒这边的墙上挂着个小铁盘,铁盘上放着七枚钉子,那钉身似用玉石制成,钉头还刻着龙虎豹狮蛟狼鳄七兽头。

    这东西唐劫还真没见过,就摇摇头,他正要告诉北沧寒自己也不知道,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自己好象在哪儿见过此物,立刻低头思索起来,只是任他怎么想,却都想不起来。

    就正苦思间,九绝诛仙阵内,本体唐劫突然睁眼,目光落在了那片崖壁上。

    一副图落于眼中,传到分身。

    唐劫陡然抬头:“这是七煞镇魂钉!”

    那一刻他的心跳猛然加快。

    没错,他是在天玄真解中看到的此物,是被七绝门列入重要资源的一种,甚至为此专门绘图。

    唐劫没想到在这里竟能看到这快要绝种了的宝物。

    这七煞镇魂钉用处多多,它由七件组成,每一件都可化成对应的妖兽攻击敌人,实力大致相当于通灵上品。七件通灵上品,对脱凡而言也算不错的战力了。

    不过这不是它真正的作用,它的真正作用其实是“镇”!

    镇压!

    此物具有强大的镇压效果,当它作用于人体时,可镇魂夺魄,纵天心紫府亦难反抗,而当它用于阵中,大阵根基立稳,再难动摇,为护阵之宝。

    这东西在几千年前曾经风靡一时,乃是修者杀人越货,布置拷问的必备之物,可惜随着岁月流逝,那会制作此物的门派消失,此宝的制作手法也随之失传,这七煞镇魂钉也变越来越少了。

    石门派无知,将七煞镇魂钉当成普通法宝收了起来,这刻唐劫目光连闪,终于还是没有隐瞒,将这七煞镇魂钉的来历说了个清楚。

    北沧寒听说这七煞镇魂钉竟是如此宝物,也大感震惊,叹服道:“没想到竟然是连七绝门都为之追求的宝贝,唐师弟诚不欺我啊。”

    唐劫本可只说七煞镇魂钉化身七妖,却没有这么做,北沧寒也大感欣慰:“此物的真正作用还是布阵,师弟又是此道高手,既如此,还是给师弟比较好。”

    说着已将这七煞镇魂钉给了唐劫,唐劫拱手道:“多谢北师兄。”

    却也是不客气的收了过来。

    两人继续搜刮,基本将能看得上眼的好东西都收走,最后又各搜了几瓶修炼丹药,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去,至于那几个箱子的灵钱灵玉到是一点没拿。

    无它,芥子袋实在放不下了。

    出了库房,这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一笑,各自扬长离去。

    片刻后一名师弟过来,郑而重之地在库房上贴上查封的封条。

    待到所有事物处理完毕,当日夜,唐劫与北沧寒联合众人一起,打开库房,那里面耀眼的光辉亮花人眼,看得众人纷纷喜不自胜,一个个欢呼“发财了”。

    其实要说收获,还是那批矿脉带来的收获更大,但是纸面数字永远及不上实物动人心。五万块放在银行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数字,拿出来往床上一铺,就是**裸的炫富。

    有精于计算的洗月弟子立刻开始分门别类算起帐来,最后很快得出结果:这库房内所有物资加起来,总值约五百一十二万。

    就一个小门派而言,这笔货已然不少,多半也和矿脉贪墨有关系,不过大家却都是撇着嘴觉得忒少。更有人骂道“守着座矿山才这点好处,真是胆小,也不多贪点。”听得众人莞尔。

    这五百万依旧按前规,唐劫得四分之一,即一百二十五万。

    剩下十二万,按唐劫的意思留给了石门派——好歹也给人留点底不是,说起来我们没全拿走,只是拿了一部分。

    大家一致认为,唐劫这是做了婊子还立牌坊。

    唐劫回答,不想立牌坊的婊子不是好婊子。

    也有人发现库房里有些不对,好象有些位置本该摆放货物,如今却空空如也,不过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了没问。

    就算如此,他们算了一下唐劫的收获,发现这小子到手了足有五百万的收益,这还不算天玄真解,景门旗,不灭天源丹以及“石净斋”等物。

    五百万啊!

    莫说是学子,就算是弟子又有几人能做到?

    洗月派这次被唐劫拉来的弟子,这些年来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他们过来本是帮忙的,现在才知道感情不是唐劫沾他们的光,而是他们沾唐劫的光。

    本来唐劫利用大家的压力独得天玄真解,说起来还有些吃独食的意思,但是其他师兄弟后来都没什么机会出手,都是摇旗呐喊,震慑大于实际,因此对唐劫独得这部分好处也便再无任何意见。说起来他们还得感谢唐劫,出生入死都是他,大家却都光拿好处了。

    虽然说也有天煞雷珠的投资,但这投资不是一直没机会用出去么?

    弄得彭耀龙等人过意不去,在唐劫暗示下,干脆把这些天煞雷珠都送给唐劫了。

    伊伊好奇唐劫要这些天煞雷珠干什么用,一次私下里问他,唐劫恶狠狠地回答:“等布置好了传送阵,就传给本体用,炸死何冲那狗娘养的。”

    二十多颗天煞雷珠,伊伊一想到这玩意集体释放的恐怖威力,亦不由打了个哆嗦。

    搜刮完毕就是庆功。

    是日夜,石门峰顶,唐劫北沧寒与玉华派韩天机等人一起饮酒。玉华派的三位天心真人对唐劫北沧寒等人言语恭敬,丝毫没有以上对下的气势,完全是小派面对上派天使的态度。

    这不仅有洗月派的威风,玉华派的感激,更重要的是唐劫不以来本派真人的实力就平了石门派,解决了所有问题,如此手段,令韩天机也不能不佩服,尊敬。

    酒过三巡时,韩天机拍拍手,一排妙龄女子上得前来,个个如花似玉,看得人意眩神迷。

    但是唐劫等大部分弟子却是完全无视,这些人在学院中就是精英,经历过各种考验,如今这点已不算什么。就连韩天机都不得不佩服,在洗月派这种举国体制的人才挑选下,绝大多数天才都被他们囊于掌中,也就难怪能蒸蒸日上,日益兴旺了。

    好在这些女子本就不是目的,她们端上来的那一个个银盘,还有盘中的一方方灵玉才是真谛。

    看着此物,有弟子笑道:“还以为得了石门的库房就算了结了呢,没想到这里还有一笔好买卖。”

    韩天机已道:“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唐劫笑道:“怎当的起掌门如此厚爱。”

    韩天机忙道:“哪里哪里,诸位都是洗月英杰,将来必定都是可登魁首,入紫府之人,甚至越紫府,列仙班亦未可知啊!”

    于他的角度看,这一群人中将来必有成大器者,早早结交,自是必须的,哪怕交不成好友,至少也不得罪,正因此,他的确是别无所图也要送上重金。

    众人一起拱手:“承掌门吉言!”

    这钱财那是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大家离开此地,临行前,韩天机亲自相送。

    一路言欢,韩天机依依送别,颇有十八相送的风范,直到大家都有些忍不住想吐了,才算劝阻他的殷勤。即便如此韩天机还是不忘:“日后但有差遣,莫忘了玉华派啊!”

    这话才是重点,这趟洗月派弟子捞这么多,他韩天机也眼红啊!

    可惜他没资格分不说,还得倒搭好处。

    说到差遣,唐劫突然点了下头:“恩,说起来,到是还有一事要请韩掌门帮忙呢。”

    韩天机忙道:“公子有事尽管吩咐。”

    唐劫将嘴靠近韩天机耳边,低声道:“等我们走后,把这玉门天锁阵给我拆了”

    咝!

    韩天机倒吸一口冷气。

    看着唐劫似笑非笑的眼神,韩天机突然明白了,低声回道:“公子放心,这事我一定为你办妥当,拆阵的一应资源,回头定皆送往府上。”

    看韩天机如此明白事理,唐劫笑笑:“很好,就送到苍龙府卫家,我在那里等你。”

    说着已纵身飞去。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韩天机喃喃道:“刮地三尺啊!刮地三尺啊!好狠的小子,吃了肉,连油都不忘榨一遍!”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