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五章 匿迹

第四十五章 匿迹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夕残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在香罗软帐里。

    身上盖的是碧桂坊的锦绣簪花锦,挂着的是环绿园的倚罗珠翠帐,床前焚的是海外进的鲸脑香,就连地上铺的都是撒花小砖。

    四周挂着的琴剑瓶炉个个都是稀罕物件,锦笼纱罩,金彩珠光,到迷得人眼花缭乱。

    夕残痕有心站起,却只觉得全身一阵酸软无力。

    外面的帘子后正站着两个小婢,看他起身,一起叫道:“夕公子醒了。”

    一女忙上前服侍他起身,另一女则匆匆跑了出去叫人。

    “我这是在卫府?”夕残痕看这架势,多少到是有些明白过来了。

    “是啊,公子受伤后,侍梦少爷便要人将公子送到此处安养,送来的时候就是昏迷的,一直睡了三天,到今日方醒来。”

    “原来我已经昏迷数日了吗?”夕残痕自语:“我妹妹呢?”

    那婢子笑道:“夕小姐才刚守着你哭过,这不这几日实在守的累了,才刚被劝回去。”

    “那唐少爷呢?”

    “唐上师仍在山里寻其爱兽,尚未归来。”

    一听到小虎生死未知,夕残痕也是心中一痛。

    正说着话,外面已有人进来,正是侍梦。

    看到侍梦,夕残痕挣扎着要起身,侍梦已按住他道:“你伤势未愈不必多礼。”

    夕残痕撑着身体道:“多谢侍梦少爷如此关切小子。”

    婢女端来椅子,侍梦在床边坐下,道:“不必客气,关心你一方面是因为你是唐劫的人,我不能轻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有些不解想要问你。”

    “不解?”

    夕残痕迷惑,侍梦很肯定地点点头:“是,在为你治疗时,我发现你的身体有些古怪。”

    说着侍梦已说了起来。

    原来从唐劫那里接过夕残痕后,侍梦就发现这小子的身体有古怪。以夕残痕所受的伤和要挨过的那些时日,换成是常人早死了。夕残痕非但坚持下来了,甚至还从山顶爬回山下,这得要多强的体质才能做到?

    直到检查后侍梦才发现,夕残痕的经脉格外粗壮,而且还莫名其妙地开了灵眼。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承受如此伤势而不死。

    “灵气本有回元强体之效,只是因先天之故,影响有限。你的身体却和别人有些不一样,经脉格外粗,通过的灵气也比常人浑厚许多,因此灵气回元强体之效也比常人强,所以才能吊住你性命这许多时间。但据我所知,你在跟随唐劫之前,好象并不是这样。你能告诉我,你独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如果夕残痕真的是天赋异秉,唐劫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一定是这段时间里夕残痕遭遇了什么。

    听侍梦把这么说,夕残痕这才明白自己活下来的原因,他到底不是笨蛋,也大致猜到了为何会如此,就把自己强炼龙虎啸天诀的事说了一下。

    听到夕残痕强炼龙虎啸天诀竟然还活了下来,侍梦也是一阵无语。

    这龙虎啸天诀他是听说过的,虽然说的确是大道之功,却终究是风险大了些,有速成之效,却也有性命之虞。龙虎啸天诀由于气息强烈,调用灵气浑厚强猛,因此冲击导致夕残痕经脉扩大的可能是有的,不过这种情况下的扩大,往往是把经脉撕成四分五裂的结局,说白了不是扩大是冲暴,凭什么夕残痕却能活下来好端端的没事?

    这一点侍梦就怎么也想不通了。

    他不知道这是小虎鲜血的功劳,更有那万年牛黄药性的作用,数者结合,无巧不巧才成就此事,就这还带了极大的偶然因素,同样的条件就算重演一次,都未必能成。

    至于夕残痕现在的身体,用简单一句话来表示就是:经脉如管道,别人修炼提升的是水箱的储水能力,夕残痕却是在水箱未建成之前,直接把管子先加粗了一圈。

    “怪不得你能冲破那谢煜的封锁,将剑刺入他身体,就是因为你灵眼已开,经脉大张的缘故。以你经脉扩张的程度,瞬间爆发出一般灵徒的实力还是可以的,他以对凡人的力气对你,自然要吃个大亏。”

    夕残痕问:“侍梦少爷是说我以后就拥有了可比肩灵徒的实力了吗?”

    “屁!”侍梦不屑撇嘴:“不过是经脉粗大后,通过的灵气更足,爆发的效果强些罢了。”

    “那是不是说,我释放的法术,威力都要格外强一些?”夕残痕很小心地问。

    侍梦却是没损他,反倒点点头:“是的,你全身经脉尽皆扩张,输送灵气格外强猛,同样的法术,你消耗的灵气要比他人高三成,威力也比常人大三成。”

    “也,太好了!”夕残痕一握拳头。

    侍梦却说:“你也别得意,此事有好有不好。好处自然就是法术威力增加,不好之处就是消耗多,一来不利久战,二来日常修炼会减少。同样的灵气,我可以训练一百次,到你就只能训练七十次。”

    夕残痕立刻回答:“那就少学些法术,择强用之!法术嘛,来来回回不外乎那许多,杀人的方法,其实会一两种也就够了。”

    侍梦一楞。

    这少年看年纪不大,看问题到是清楚得很。

    侍梦亦不由点头道:“此外也不是每种法术都与灵气消耗有关,有些法术消耗再多的灵气也不过如此。尤其是入了脱凡,可引动天地威能后,在这方面浪费可能会比提升的更多。”

    “却总有适合我的,对吗?”夕残痕问。

    侍梦点点头:“是,世间法术万千,总能找到适合你的。不过这就是最后的也最麻烦的问题。你现在的情况,我们都未见过,谁也不知该如何帮你。我怕就算唐劫来了,也不知如何帮你修炼吧。”

    “这样啊。”夕残痕低下头去,半响抬头:“那便走一步是一步吧。至不济我继续修炼这龙虎啸天诀,反正我这条命是捡来的,能走到哪儿便走到哪儿。”

    看少年如此豁达,侍梦亦不由笑道:“你能有如此心境,自是最好不过。你的伤还未好,继续休息吧。”

    接下来夕残痕便在这卫府里养伤,他的伤好得很快,只过了两天便能下地行走,再过两天已是彻底痊愈。这里面固然有侍梦妙手回春的功劳,同样也不乏他自己身体强健的因素。现在看来,这经脉粗大有没有别的坏处先不管,至少在灵气润体方面到是比一般人强许多。

    唔,或许可以走走炼体路线,夕残痕不由想到。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因为他想到唐劫也是炼体。他是立誓要追随唐劫的,自己和少爷走相同的路子,则能够发挥自己作用的就太少。这小子虽然年轻,但因为长年为生计奔波,早知一个人若想活得好,就需先找好自己的定位,一定要让自己有作用,有别人不具备的能力。当然,若是让他用言语总结这些,他做不到,但在行事过程中,夕残痕就会有意无意的让自己去尽可能的掌握一些别人不具备的东西。

    既然自己拥有炼体的资质,唐劫又也是炼体中人,那要如何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而不和唐劫重复呢?

    少年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一连数日,他就坐在卫府的小花亭里思考这个问题,有时连自己妹妹来了也不理会。旁人不知,还以为他傻了,私下里传言夕残痕被救过来后终是有了后遗症,时不时就会发傻。

    夕残痕也不去理会,只是继续苦想。

    这一天,夕残痕还是坐在花厅中,突然间花丛里窜出一个穿着绿衣的小姑娘,跳到夕残痕耳边对着他大喊一声,夕残痕却是毫无所觉一般,淡淡道:“早看见你了,能吓得谁来。”

    小姑娘一听这话,小嘴立刻橛起来:“臭哥哥,这么藏都被你发现。”

    正是夕残痕的妹妹夕殇月。

    夕残痕用手托着后脑勺回答:“因为你笨啊,花丛虽可遮蔽身形,但穿行其中,触碰树叶却会引动声响,纵不见其人,亦可得其声,怎能不知有人暗地偷袭?”

    “哥哥好厉害!”小姑娘拍着手笑。

    “那是,你忘了哥哥我可是矿洞里出来的。在那地方,为了一块矿石,什么样的事不会发生。隐藏在阴影中,随时扑出来给你一刀子……”夕残痕在脖子上划了一下,故意用吓人的语气说:“然后你就躺在血水里,你不会立刻死,你会看着那个杀了你的人抢走你的一切,再继续藏在黑暗里。”

    小姑娘的脸色惨白了一下,后退几步,咬着牙齿道:“哥哥坏,又来骗殇月,真有那么危险,那你为什么还没事?”

    夕残痕叉着腰道:“那是因为我是这方面的高手啊,如果我要藏起来,没人找的到我。等将来我修成法术,隐身匿迹,就连上派仙师都未必能察觉我!”

    说到这,夕残痕突然楞了楞,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站着不动,静立沉思起来。

    夕殇月一看他这样子,嘀咕道:“完了,又那样了。”

    却是知趣的不打扰他。

    过了好一会儿,夕残痕突然跳起来,抱着自己妹妹大喊大叫:“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那一刻,他终于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选择!

    从这天起,夕残痕便开始向侍梦讨教各种隐匿类法术。

    说起来这类法术也属于侍梦比较擅长的类型,他在三人组中一向是那种贪多嚼不烂的,但正因此,某些方面他做老师比唐劫还合适,他或许没有唐劫想的那么深邃,但在法术的全面性上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他修炼的法术实在太多了。

    对于夕残痕要学潜踪匿迹之法,侍梦虽感诧异,却也没拒绝,毕竟洗月学院禁的主要是少海洞金诀这类根本修炼法门,法术方面,只要不是神霄秘法,也不会做太多限制。

    从这天起,夕残痕便跟着侍梦白天习法,夜晚修习龙虎啸天诀。他灵眼已开,虽然还未成就灵泉,却也算是正式的灵台学徒,因此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掌握了一个最低级的敛息术。

    这敛息术并非真正的隐身,而是收敛自身气息,不使外泄。虽然是很低级的法术,却相当实用,甚至将来实力强大了,要想规避他人神识搜查,这敛息术也有意义。

    学了这敛息术后,夕残痕便在卫府内尝试着使用。这敛息术因不遮身形的缘故,骗不得人,却能骗到如猫狗老鼠这类对气息较为敏感的生物。

    有时一只老鼠正在散步,往往夕残痕一直走到它身后,它才发觉。吓得一溜烟跑到没影。

    更多的时候,则是夕残痕步履轻松的踱到一只小狗身后,突然发出声音,吓得那小狗一阵乱窜,到引来不少小姐下人的开怀。卫府因此一时间鸡飞狗跳,让原本有些气氛沉重的卫府凭添了不少生趣。

    气氛沉重是因为卫天冲回来的那天,进了老爷的书房不知说了些什么。从那天起,卫丹柏就再没有过好脸色——虽然他本来也没什么好脸色。

    一些事情正在这卫府发生着。

    夕残痕能感觉到。

    但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唐劫还在永岁山没有回来,卫府的气氛却随着唐劫的不归而越来越凝重,大老爷的脾气也因此越来越坏——前些日子无故打了一位仆人,骂着“忘恩负义的东西”,将人赶出府去。

    今天夕残痕去找侍梦请教关于修炼上的问题,刚到侍梦那边,远远就看到侍梦正与人一边说话一边走来,看样子那人应是吴幸。

    夕残痕心中一动,想自己何不试试,看能不能瞒过侍梦与吴幸二位大人?

    让他潜过去而不被侍梦他们发现,他还没这本事,但若是事先找好地方藏起来,却还是有可能瞒过的。

    这刻他想到就做,他退入花丛中,将自己隐入花丛阴影,一动不动,气息收敛,整个人便渐渐融入这黑暗中。

    不远处,吴幸一边走一边道:“这么说,唐劫还是不肯原谅家主?”

    侍梦负着手叹息道:“我了解唐劫,其实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小虎跟了他多年,他对小虎一直当自己的孩子看。家主为一些凡人之利而放弃小虎,实在是大不智之举,也难怪他生气。”

    “问题是我们这些修者能有今天,也是多亏了凡人的银子啊。”吴幸道:“家主让我们入学,不就是让我们修成仙家法艺,为家族效力的吗?岂有反过来之理?”

    “是啊,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侍梦长长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小虎,我相信唐劫也乐于接受你的说法。可要是以他身边的人为代价,那就不行了。”

    “老虎不是人。”

    “那只是凡人的看法,妖虎开智,与人无异,这个道理你当懂的。”

    “可那也不能全怪卫府啊,就算卫府去,也未必能解决问题。”

    侍梦摇了摇头:“唐劫已找人问过石门派的人,确认追杀夕残痕他们的叫谢煜,脱凡境九转二层,实力一般,绝不可能是卫家数位灵师联手之敌,追杀的时间则是在唐劫通知卫家不久后,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按照唐劫的计划去做,小虎基本不会有事。”

    吴幸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侍梦叹气道:“如果卫府不想做,当初直接拒绝便可,何必事后懈怠?唐劫的计划没出错,执行计划的人却出了问题,他又怎能不怪不怨?卫府对唐劫恩大,唐劫回卫府又何不是回报丰厚?仅他现在为卫府做的贡献,有些人就一辈子都未必比得上啊。他当初拿卫府的,现在还了何止百倍千倍?”

    吴幸脸一红,知道这话里多半也有自己。同样是接受供奉入学的学子,吴幸于家族的贡献就少得可怜。然而绝大多数学子本就是如此,他们最终能做的也就是在花费家族大量钱财后成为家族的核心打手,以力偿资。

    至于唐劫,那算是意外之喜。

    可惜的是,他的贡献在某些人看来变成了一种应付之资,应偿之本,变得理所当然,自然也就重视不足。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重视不足,至少郑书凤不会,可惜卫丹柏相反。

    他太习惯自己“老爷”的身份了。

    尽管明白这个道理,吴幸与侍梦却都不会说破。

    这刻吴幸问:“那你觉得此事会让唐劫如何处之?”

    侍梦想了想,终是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唐劫还不至于因此就对卫家如何,他不是那种人。”

    “我也相信他不是,那他可会脱离卫家?”吴幸又问。

    侍梦摇摇头:“他既发下大愿,当不会如此。”

    “那就好。”吴幸松了口气:“如此我也好向大少爷赴命了。”

    侍梦皱起了眉头:“你们只关心唐劫还能不能为你们所用,以及他会不会对你们不利,却就没考虑过他的心情吗?”

    吴幸脸一红:“不管怎么说,我终是卫家的人,要为卫家考虑,而且……卫家对我父母不薄。”

    侍梦冷冷道:“却不是因为你!”

    吴幸脸色大变,终是一扭头离开。

    看着吴幸离去的背影,侍梦喃喃道:“你们终是太不了解唐劫了……你们以为唐劫不离开卫家,又不对卫家下手,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吗?这个人,可一向是恩怨分明得很呢。”

    正说着,他突然身形一滞,回头望去。

    花丛里,夕残痕正冷冷看着侍梦。

    侍梦大惊:“夕残痕?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震惊不光是因为夕残痕听到了他的说话,更因为夕残痕竟然能瞒过他的耳目。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潜踪匿迹方面的天赋。

    夕残痕已道:“侍梦少爷,原来我重伤垂死,小虎失踪,都是因为卫家主阳奉阴违,不愿派人救援吗?”

    “……”侍梦滞了滞,终是叹了口气,点点头道:“终于还是让你知道了,这事……唉。”

    夕残痕的脸色已沉了下来。

    他突然扭头就走。

    “你去哪儿?”侍梦问。

    夕残痕停步:“别担心,我不会去杀他的,如侍梦少爷所言,此事自有唐少爷解决。不过我住在这里,总是承了他卫家的情,想来唐少爷将来做事,也会有诸多不便。既如此,我还是和妹妹早些搬离此地的好。”

    “你要离开卫家?”侍梦愕然:“那你们住那儿?”

    夕残痕回头,露出满口白牙,嘿嘿一笑:“多谢侍梦少爷这些日子指点,夕残痕没齿不忘。至于住哪儿……我们兄妹贫苦惯了,何处不可容身?”

    “那唐劫回来找不到你们怎么办?”

    “不急,该见面的时候,总会见面。”夕残痕悠然回道。

    —————————

    ps:推荐一本朋友的小说《丹武狂仙》。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