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七章 天意

第四十七章 天意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永岁山,天年峰。

    这里是永岁山区最中心的一处山峰,由此向四方望去,云海袅袅,林海森森,周边景色尽收眼底。

    过去的一个月,每天清晨,唐劫就这样在峰头上守着,凭空远眺。可惜任他领悟洞察,却终不能将这整片的山区皆入眼中,就连伊伊发动所有植物,也一无所得。

    近月时光转瞬即逝,唐劫的希望也越来越小。

    这一天,唐劫依旧坐在峰头远眺,不见任何动静。

    他轻轻叹息一声。

    伊伊拉着唐劫的衣角说:“哥哥,我们找不到宝儿了,对吗?”

    “也许吧。”唐劫回答:“但也可能某一天,它会自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觉得它还活着?”

    “我相信他还活着。”

    伊伊低下头不说话了。

    好一会儿,小姑娘突然咬牙道:“都怪那个卫家主,要不是他,宝儿也不会不见,要不我们去把卫家灭了吧!”

    唐劫掐掐伊伊的脸蛋:“小丫头,杀气别那么重。卫家于我有恩,我可不能因此就对卫家下手。”

    “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吗?”

    唐劫淡淡道:“算不算的,老天自有公断。”

    “老天?老天能有什么公断?”伊伊不解。

    唐劫却只是淡淡道:“伊伊你回一趟苍龙府,放出消息,就说我唐劫因爱宠失踪,生死不明,导致心灰意冷,无意再理凡间琐事。当然,我唐劫依然是卫家的人,若是事涉卫家生死,我还是会出头。”

    “啊?”伊伊吃惊地看向唐劫。

    她不理解这种情况为什么唐劫还要这么做,唐劫却道:“记住我说的话,到了苍龙府,一字不漏的转述给所有人听,要让灵州大部分修者,家族,都知道此事,明白了吗?”

    伊伊呆呆点头。

    唐劫继续道:“做好此事,你就去一趟石城。我听说太太之母年事已高,命不久长,就算用了延年益寿丹也没用。你去那里看看,老人家还能支撑多久。若还能支持些时日,就去一趟少华山,找元阳派掌门,就说我唐劫代老太太求一颗续命丹,至于价钱好说,他要多少,给他便是,不够的话就先欠着。”

    伊伊不解:“续命丹虽可续命,却终解不得困厄,不过拖延时日,价钱却不便宜。卫家如此对你,你还这么帮他们?”

    “你照做就是。”唐劫依旧是那不闲不淡的样子:“第三件事,我和牧毅有一月之约,你做好此事后回洗月学院,见到牧毅,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不用隐瞒,然后就回来。”

    “只是说这里发生的事,其他不用说?”

    “对,其他什么都不用说。”

    “那然后呢?”伊伊怔怔看唐劫。

    “然后……”唐劫低语了一句:“然后就看天意了。”

    这一天,伊伊离开了天年峰,惟留唐劫继续在山中寻找。

    这一找又是一个多月,唐劫最终什么也没找到,只得离去。

    他离开的时候,小虎还在地下溶洞中沉睡;夕残痕离开卫府已有月余;洗月派在一众弟子的斡旋下,终于完成最后的统计,并确认唐劫等人贡献,唐劫之名再度传遍,两千万灵钱奖励也随之传遍文心南北。

    与之相对应的,是一则不那么好的小道消息传出。

    有人说,唐劫和卫府闹翻了。

    理由就是唐劫公然宣称不理民间事——这不理民间事的最大受害者,无疑就是卫府。

    有消息灵通者更是言辞凿凿,说唐劫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初卫府援救不力所至。唐劫心有不满,却又不愿就此反目成仇,落下背主骂名,故只得消极处事。

    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弄得卫府也有些人心惶惶。

    卫丹柏勃然大怒,道:“荒谬!且不论真假,就算是真的,没有他唐劫,卫府也还有我儿天冲,他可是观日峰真传!再说了,唐劫入学八年,何曾问过卫府中诸事?反倒是诸般要求到是不少,我卫府又何曾亏待于他?所谓不再理会一说,纯属莫名其妙,他是根本就没理过!卫府的买卖,可都是自己做下来的!”

    这话说的没错,唐劫的确没为卫府的买卖做过什么事,如卫天志吴幸还参与了家族的经营,唐劫却是连十年学期都未满,就算满了将来也是要入洗月派,更不可能为家族做事了。

    问题是有些人的价值,天生不是通过做事来体现的。

    唐劫的价值是怎样的,唐劫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看法注定有其局限性,或夸大,或缩小,皆有可能。

    正因此,他选择交给天意去做决定,就让事实自己来衡量一切。

    —————————

    玉华派。

    韩天机在大殿正中闭目打坐,身前还立着一名年轻弟子。

    “事情已经确认了?”他头也不扬地问。

    那玉华弟子回道:“已确认,传出消息的是个小姑娘,从其相貌言谈看,应当就是唐公子身边的那个伊伊。另外我们也已买通了卫府的好几名下人,证实唐劫爱宠失踪一事,确有其事,卫府在此事上也的确行动不力。”

    在韩天机左手处坐着一名宫装美妇,这刻也接口道。“不过最重要的是,直到前几日,唐劫还停留永岁山区不去,离我玉华派就隔了两个山头,这却是铁打的事实。若无此事,他当不会如此。”

    她叫袁巧君,是韩天机的妻子,也是玉华派三天心之一。

    “唔。”韩天机轻唔了一声,摸着下巴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右手旁的一名中年男子道:“不知掌门师兄为何如此关注此事,左右不过是唐劫与所属家族闹了些不开心,听其言行,虽有消极之意,却终究还是心挂卫家的,故而有言,若事涉卫家生死,他依旧会出头。”

    听到这话,韩天机嘿嘿笑了起来:“若真有如此简单到好了。”

    那中年男子忙问:“难道师兄以为,此事还别有隐情?”

    韩天机已悠然道:“若真是消极退避,那为何还要四处宣扬?左师弟你若无心门派事务,是直接找个地方归隐?还是四处喊着,恨不得全天下包括邱舒予石净斋他们都知道,我玉华派又将少一个天心了?”

    左师弟呆滞无言,韩天机又补充了一句:“对了,通知的时候还不忘喊一句:只要不事涉玉华派生死,诸事与我无关。”

    那中年美妇已捂嘴轻笑:“说起来,现在的石门派,也还是存在着呢。”

    名存实亡,那也是存!

    左师弟恍然大悟:“原来唐劫这是在为卫家引祸啊!”

    “引祸到也未必。”韩天机却又摇了摇头:“卫家到底只是凡人家族,不是修仙门派。修者以实力为先,故动辄生死相见。凡人以钱财为重,故买卖纷争不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也没什么了。”左师弟不屑道,他身为修者,自然对凡俗金银不屑一顾。

    “正常情况下,是没什么。”韩天机笑咪咪地说。

    “恩?掌门师兄这是何意?”左师弟不解地看韩天机。

    韩天机却不回答,只是看看自己的妻子:“巧君曾养过爱犬,这爱宠之心你最明了,不妨说与师弟听听。”

    袁巧君白了丈夫一眼,意态慵懒地回答:“有什么可说的,当年爹爹一心修炼,无暇陪我,我一人深处山中,无聊寂寞。是你那日送我幼犬一只,让我养活。从那时起,我便视此犬如性命,取名珍儿,平日里从不离身,有见嗜吃狗肉者,亦痛恨欲绝。”

    那左师弟入门晚,不知袁巧君还有这等事,惊讶道:“师姐竟爱狗若斯,连别人吃狗肉都要管?怪不得你生平从不吃狗肉。”

    袁巧君白了他一眼:“你不养狗,不懂养狗人的心。”

    那左师弟悲愤欲绝:“你不吃狗肉,不知狗肉之鲜美啊!”

    袁巧君立时瞪眼,还是韩天机拦阻:“莫扯远了。”

    袁巧君这才休了气,道:“奈何珍儿只是凡犬,寿命有限,任我为它用尽灵药,也不过是活了三十载,最终死去。”

    一只普通狗一般也不过就是活十岁左右,左师弟听说让一条狗活到三十岁,好比让人增寿到三百岁,也不知她糟蹋了多少灵药才能做到此步,心中唏嘘,口却不敢言。

    袁巧君继续道:“珍儿死后,我伤心多日,从那时起就再不愿养狗,心灰意冷下,反倒悟了我派无生念,实力突飞猛进。”

    左师弟听说她竟然因狗明法,只觉得人生一片灰暗,世道艰难,人不如狗。

    还是韩天机把话题扯回正途:“说这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唐劫因卫丹柏丢失爱虎,其心中多半是极愤怒的。当你明白了这种感情后,对他做的许多事,怕就能够有所理解了。”

    左师弟若有所悟:“师兄的意思是……”

    韩天机回答:“唐劫出身于卫家,受恩于卫家,虽然他也曾有过回报,却毕竟还是卫家的人。不管他的回报怎样厚,不管卫丹柏的表现怎样薄情,都不能成为他转身杀向卫家的理由!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消极,即不再为卫家效死命。这也可以理解嘛,主上令人寒心,属下纵不反,亦是要心灰意冷的。但这只是从道理上说。若是从感情上……巧君,若珍儿当年是被人害死的,你会如何对那人?”

    袁巧君大眼一瞪:“谁敢?我和他拼了!”

    韩天机悠悠道:“我想那个时候,唐劫也一定很想和卫丹柏拼了。”

    左师弟彻底明白了:“可惜他终究不能这么做,这世上有许多事,本就是道理与感情只可择一样。”

    韩天机道:“唐劫选择了道理,却遗憾于情感。如果有人于此时做了他想做而不能做的事,他一定会很感激。”

    “师兄明鉴!”那左师弟眼中突然大亮,随后想了想又道:“不过唐劫终不过是一个尚未入门的学子,值得这么下死力气帮他吗?”

    “一个尚未入门的学子?”韩天机嘿嘿笑了起来:“就是这个尚未入门的学子,反手为云,杀死顾长青,剿灭鹰堂;就是这个学子,覆手为雨,硬生生把一个废柴推为真传;还是这个学子,仙缘会上大放光芒,如今又灭了石门派,数千万资财入手。师弟啊,莫说你当年做不到他这样,就是到现在,你也做不到他这般成就吧?”

    左师弟尴尬点头。

    韩天机这才道:“再说了,刁难一个小小凡人家族而已,需要下什么死力气吗?如此一本万利的买卖不做,你做什么?”

    左师弟心悦诚服:“师兄英明!”

    尽管韩天机想的并不完全与唐劫相同,但有一件事他猜的没错,就是唐劫的确看到了这种可能。

    或者说,他本人也在有意无意的将可能变为现实。

    —————————————

    无论在哪个时代,扩张都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在古地球时代,商家的扩张程度与官僚们能够提供的保护/伞息息相关,在栖霞界,则与修者的影响范围有着直接关联。

    拥有灵徒,意味着一镇称霸,拥有灵师,影响便可达至城市,天心为州,紫府为国,仙台为界。

    这种事并不是一定之规,却在无形中深入人心,大家默默遵守着,偶有逾越或许没什么,若是步子迈得太大,就得小心扯着蛋了。

    卫家聘有灵师,买卖方可遍布苍龙府,在苍龙府中算是不错的大家族,可就这样也不敢轻易迈出苍龙府的地界。

    直到卫天冲成了真传,卫家扩张的脚步才陡然大了起来,开始向整个灵州区域蔓延,甚至于连黎国境内都有小范围涉足,不过主要经营方向还是在灵州内。

    这主要就是因为,虽然卫天冲还不是天心,但身为燕长风的徒弟,影响力却是可比一般的天心,再加唐劫几度扬名,早是洗月派有名的后起之秀,连举荐令都拿到手就等十年期满了,因此也基本被默认为一个准州级家族。

    从这方面说,一个家族能扩张到多大,直接取决于它有多少修者的支持。没有足够的实力而把自己发展成一个庞然大物,很容易就会成为他人眼中的肥肉,这也是修者为何重要的原因——他们就象军队之于国家,铁蹄所踏之处,方为财源不绝之地!

    但是现在,一支军队要解甲了。

    一支最强大的王牌军队要归田了!

    这无疑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与韩天机的看破迷团趁机卖好不同,大部分人的思维其实要简单许多。当唐劫的消息传来时,他们明白到的就是一件事:

    支撑卫家的两根顶梁柱,倒了一根!

    做生意就好比起高楼,楼层起的越高,需要的地基就越深,用来支撑的柱子也就越粗,承担的力量也就越重。

    值此扩张之机,突然间少了一根顶梁柱,那么那些原本因此而产生的扩张也就注定了会有所反弹。

    有趣的是,第一个反弹的就是古家,那个时候,唐劫甚至还未离开永岁山。

    卫府书房。

    卫丹柏坐在案前,面色阴沉,对着站在他面前的一名青袍中年男子说道:“你再说一遍!”

    那中年男子正是卫蝶的父亲卫青松,他不紧不忙道:“古重玄说古家族长突患重疾,交割一事尚请缓行。”

    “啪!”古丹柏一掌拍在书案上:“定好的交割之日,怎的突然就变卦了?我古家为此准备良久,调集无数人力财力,就为的是这一日。他一句族长病重,这三间镖局五家赌场,还有十四处店铺就统统作罢了?”

    卫青松苦笑:“古良德那老不死身子骨向来好得紧,怎么可能就突然病重,终不过托词罢了,多半是因为唐……”

    他没说下去,卫丹柏却已明白他的意思:“你是想说,古家觉得没有唐劫,我们就奈何不了他们,开始反悔之前定下的买卖?”

    “多半是如此了。”卫青松道。

    卫丹柏怒道:“这是过河拆桥!”

    当初古家为石门派走货,事发后古家免不了一个通敌叛国的名头。总算他们果断,及时将当初主事的人推出来做了替死鬼,再通过卫家求情。卫家因此自己曾出借商道的缘故,也不想把古家牵涉太深,免的到时候把自己也拉下水,因此在收受大笔好处后就通过唐劫卫天冲转圜了此事。

    当初古家给出的好处不少,除了大笔的金银珠宝就是这些约定的商铺。这些日子来,盘点商铺,准备接收,卫家的人早已做好准备工作,没想到事到临头,古家竟然反悔不卖了。

    卫青松道:“古家的人过河拆桥又不是第一次了。他们这种人,失势的时候能给你跪下来喊爷爷,得势的时候就能把自己捧到天上去,其厚颜无耻的程度堪为一绝,别人拉不下脸面做的事,他们都拉的下来。多少年,不就是靠这个成为五大家的吗?如今也不过是历史重演罢了。”

    卫丹柏脸色铁青:“他们就这么肯定,没了唐劫,我们就奈何他们不得了?”

    卫青松回答:“那到未必,古家的人没说不卖,只说要暂缓些日子。由此看来,他们也是不敢确定我们拿他们有没有办法的。”

    “不能确定还敢如此嚣张?”

    卫青松回答:“到也未必是嚣张,只是事关古家基业,由不得他们不冒险。毕竟保护自己财产的勇气,总是要大于抢夺他人财产的,何况他们还留有余地,此举仍以试探为主。真正让人担心的是,接收古家产业一事已经传了出去,一旦无法妥善处理此事,只怕……”

    “只怕什么?”

    “效仿者众啊!”

    听到这话,卫丹柏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看看自己的二弟:“那你的意思是?”

    卫青松回答:“让天冲出手,以雷霆之势狠狠教训古家一番。”

    “可古家不过是拒绝出售商铺,我们就让天冲出手,这要传出去,就不是古家出尔反尔,而是我卫家强取豪夺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非如此不足以震慑宵小。必须让他们知道,没有唐劫,我们也还有卫天冲。”

    卫丹柏立刻道:“那何不就等那些宵小跳出来后再痛施教训,卫家清誉不容有失,当师出有名啊!”

    “我怕到那时就晚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