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八章 围城

第四十八章 围城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卫丹柏终究是没有让卫天冲出手,而是默认了古家的拖延,转以书信一封祝古良德早日康复。

    这不奇怪,他到底是商人出身,骨子里就不是好斗之人,天生就缺了些血性与勇气。

    虽然他看得也没错,如果对付古家真要让卫天冲出手,必然会给卫府声誉带来影响,但他不知道不出手给卫府带来的损失更大!

    原本传的沸沸扬扬的接受古家产业一事突然停止,让整个苍龙府的目光一下集中在了卫府身上。

    唐劫消极退避,不理外事一事,在此基础上发酵,给予人无限遐想。

    许多人猜测,卫府默认古家反悔,是因为唐劫——不是人人都能把退让看成大度,更多人会理解为软弱。

    当一方软弱时,就是另一方强硬之时。

    这种表现首先出现的就是苍龙府以外的城市,毕竟在这些地方,卫家根基尚浅。

    地火城。

    这是一座距离苍龙府三百里的小城,因地下有火河流经,终年不熄而得名,虽面积狭小,却是一处重要的仙家重镇。包括洗月派在内,约有十余家门派在此地设下炼器矿场,长年为门派炼器。那最顶级的法宝自然是归各门派自家使用,一些次级的则交给官方使用,最差的则流往民间,落入镖局护院等一类人手中。正因此,这地火城也是有名的兵器重镇,每年都有大量的商家来往此地,收购与贩卖,两年前卫家扩张营业,第一次在此地扎根,如今在地火城,已有了七家铺子。

    今天,卫家铺子的门前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个敞穿衣襟,露出大片胸毛的黑脸汉子,这刻正对着铺子的大管事说:“张管事有礼了,说起来卫府到这地火城做买卖已有两年,这两年来,敢问我红云帮对贵铺如何?”

    那张管事忙陪着笑道:“贵帮对我小铺照顾有加,从未收过我们的保护费,这一点在下还是很明白的,一直都有跟东家提及过。”

    那黑脸汉子点点头:“张管事明白就好,不过管事也知道,我红云帮也是要吃饭的,帮里那么多兄弟,若人人都不用交保护费,大家也不用混了。”

    张管事呆了呆:“三当家的意思是……”

    黑脸汉子回答:“从下个月起,贵铺怕是要交些银子了。不多,鄙帮做事向来严谨,铺子皆依占地大小,生意规模而定,决不让各方的买卖亏本,象您这间铺子,只要每月二十两银子即可,只收一半。”

    张管事面色大变:“我卫家可不是无名之辈,是有修者保护的家族产业,你们竟然也敢收?”

    黑脸汉子脸色一沉:“各地皆有各地的规矩,卫家这条过江龙,就算有修者保护,也不过是脱凡境,本就未到可免保护费的地步。”

    “可我家少爷却是观日峰真传!”

    “所以才只收你们一半啊,这已是我家帮主的情谊,毕竟规矩里可没这条。”黑脸汉子道:“张管事,我红云帮讲规矩也讲人情,虽收了贵方银子,却非是破格相欺,还望贵方理解,莫要让我等难做。否则真要不收贵方的,只怕其他交银子的各家要抱怨我们处事不公了。”

    说着对那管事拱了拱手,已自去了。

    那张管事看着黑脸汉子离去的背影,呆滞无言。

    旁边的伙计过来,道:“大管事,您看这事怎么办?”

    张管事悠悠道:“还能怎么办?只能同意。”

    那伙计气愤道:“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吧?”

    张管事冷冷看了伙计一眼:“那你还想怎的?”

    “自然是让卫少爷过来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张管事不屑道:“让卫少爷过来教训?你在开玩笑?你当红云帮就没有修者吗?再说了,在这里我们是外人,红云帮行事,还算讲了章程,并未违反规矩,若是我们喊少爷来,那才叫坏了规矩呢。这里不是苍龙府,许多事由不得我们卫家,当忍便忍吧。”

    说着已自回铺子里去了。

    那店伙计对着地面唾了一口:“怕只怕有这一回,后面就有的烦了。”

    小人物的一句话,却是道出了真谛。

    朝暮城。

    这里位于灵州边缘,属三州交界之地,正因此,灵州虽无甚特产,却是极重要的交通要道,每年从这里吞吐出大量货物流向全国各地,因此也是商家必争之地。

    卫家的买卖要想走得更远,朝暮城便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之地。

    在这里,卫家拥有一家铺子,虽只一个,其占地之广,用人之多,规模之大却更超过地火城七家之和,集收购,出售,中转等诸多功能于一体。负责的李朝旭是卫府多年的老人,素称笑面佛,平日里见人总是笑咪咪的。

    不过今日,笑面佛却生了一张苦瓜脸。

    铺后的接待大堂上,笑面佛对着一位青衫文士道:“这好端端的,怎的就要涨租金了呢?而且一涨就是这么多。”

    青衫文士手捧热茶,用杯盖撇了撇茶叶,慢条斯理道:“李大管事这话说得就差了,不是我们东家要涨房租,而是让房租回到它本应有的价格上。这几年,朝暮城的买卖是越来越红火,大管事也是看在眼里的,各地的铺子租价都在噌噌的往上涨,惟有我们的铺子,价钱却一直都是按照最低的给贵府。”

    李朝旭陪着笑道:“这一点李某自是明白。”

    “但是好事总有尽头的。”青衫文士悠悠道:“我们东家最近也是有些手头紧,不能老是亏着自己,贴补卫家,是不是?”

    “呵,呵……是,是。”李朝旭无奈赔笑,心中却是暗骂,狗屁的亏自己贴卫家。这两年你们钟家光是靠收地租就日进斗金,日子别说过得多滋润了。

    单是卫家为租这处铺子,每年就要向钟家交四千五百两纹银的租金,至于现在,对方更是一下子跳到了七千两。

    虽然说七千两也不算一个过分的数字,相比周边,这的确还是一个合理的价钱,但是享受惯了优惠,突然间没优惠了,感受自然是极不好的。

    最要命的是,前些日子为了扩大买卖,李朝旭花了不少钱进货,只准备了有限的钱用来交租,却没提防对方涨价,这一下突生变故,立时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

    好在这事还不是太严重,那青衫文士显然也不欲逼人太甚,表示可以给李朝旭时间筹集银款,李朝旭总算还来得及向苍龙府主家求援。

    商议过后,李朝旭送走对方,回来时脸上已再度挂满愁容。

    他的贴身小厮看李朝旭如此,问:“钟家不是已经答应了给我们时间向主家筹银子吗?老爷为何还如此忧虑?”

    李朝旭摇着头道:“你懂什么。举凡外商进入,为打开局面,往往以低价策略经营,先图把名声做起来,正因此利润微薄。听说前些日子太太还为此抱怨过外事无能,可其实就是这微薄利润,还是靠了租金够便宜才能做到的。现在可好,租金上涨,那原有的微薄之利也难保住,接下来若不想些法子,怕是就要亏本喽。”

    一说到亏本二字,李朝旭立时忧心忡忡。

    那小厮也点头道:“这到是个麻烦,不过好在也不是老爷自己要面对。”

    “恩?”李朝旭抬起头来看小厮。

    小厮笑道:“老爷还不知道吧?小的先前刚听说了,最近各地的买卖有不少都遭遇了此类事。地火城的铺子被红云帮收了保护费;丁家河的渡船,被收了泊费;千丝镇的万花绣,我们卫家不再是优先供应方之一,而是要和那些普通商家一样经过摇筹取号,竟价购买;听说就连古湾乡的那帮子砍木头的刁民都跳了出来,说什么我卫家给的钱太少,不为我们做事了。”

    李朝旭听得怔然:“竟有此事?怎么会这样?”

    小厮道:“还不是那个唐劫闹的,说什么不再管卫家的事了。古家一听这事,头一个跳出来,原本要卖给卫家的铺子,统统不卖了,卫家竟然还拿他们没办法。这下可好,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些事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所以说老爷你也别担心,这会儿啊,怕是卫家大老爷比您更急呢,绝对怪不到您头上。”

    李朝旭先是怔了怔,随后脸色一怒,甩手给了小厮一巴掌:“混帐东西,主家有难,你竟然在此幸灾乐祸!”

    那小厮吓得忙跪在地上求饶。

    李朝旭这才恢复和善面容,缓缓坐下:“唐劫……他的事我到是听说了,他有此反应到也不奇怪。不过只是一个唐劫,怎的就引来如此大的风浪?而且还来得如此快,如此急?我看,八成还是有人在暗处推波助澜……如果真是这样,只怕后面还会有所动作。”

    “还有动作?”那小厮也吓得有些傻了。

    李朝旭哼了一事:“那就要看东家如何应对了。现在还只是开始,各方做事都带着试探意味,不会太绝,充其量就是把本当给卫家的好处抹掉部分。可如果应对不力……”

    李朝旭的声音低了下去。

    无论哪个地方的家族,都不会喜欢外人介入自己的买卖。

    如古家,为什么拼着出尔反尔得罪卫家也要拒绝买卖,不就是为了继续把持苍龙府的赌场买卖吗?任何一家要想在苍龙府开赌场,没有古家的允许就别想开成。向卫家出售赌场,损失的不是几间铺子,而是这默认的赌场专营权。

    同样的道理,其他地方也不会欢迎外来者做买卖,修者的实力就是决定能否进入的关键。

    你势强我便忍了,你势不够,自然就该缩回去。

    当卫家有卫天冲唐劫两大支柱时,卫家的买卖就可以开到灵州各城,地位等同于准天心家族,只要不喧宾夺主即可。但当唐劫表态消极时,地位下降,应有之待遇自然也下降。

    实力煊赫时,所有扩张皆属正当的;若实力不济,那么这些原本正当的扩张就会变成“一只伸的太宽的手”。

    面对这样的手,斩落是最自然的选择。

    从这方面说,任何针对卫家的行动,其实都不是过分之举,作为长期的买卖人,大家很懂得分寸的把握,严格秉承着有多少实力,扩张多少领土的观念。

    但是对于卫家来说,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扩张需要投资,大量的银子花出去,刚刚稳定的局面,莫说赚钱,连本钱都还未回来呢,就要撤了?这一撤,诸多银子可就都打了水漂了。卫家这么多年积攒的家底都在这上面,甚至还欠了不少钱,若是全打水漂,其损失之大可想而知。

    可若不想撤,那就必须拿出与之相对应的力量。

    —————————————

    “我不同意。”卫天冲淡淡道。

    “你说什么?”卫丹柏惊讶地看儿子。

    “我说我不会出手。”卫天冲回答:“各路所为,不过都是些鸡皮小事,更属各家本分。你让我以什么理由出手?就为了房租去把钟家灭了?还是为了优先供应把千丝镇杀个血流成河?又或去古湾乡放话,有敢不为我卫家做事的,统统杀光?父亲,文心不是无法无天之地,就算是皇家做事,也无如此肆无忌惮!”

    “那红云帮呢?他们你总可以对付吧?保护费一事,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卫丹柏的声音透着疲惫与无奈,可见这些日子,各地的烦心事让他受尽煎熬。

    卫天冲苦笑:“是上不得台面,可问题是你儿子我也打不过啊!你当红云帮敢在地火城收保护费,那是吃素的吗?他们帮里可是有真人撑腰的,我去那不是找死?”

    “他们不敢杀你,你是燕真人的徒弟。”

    “那是不假,他们肯定不敢杀我。可他们能打我一顿,扒光我衣服扔出去。师傅最好脸面,若有哪个徒弟被长辈欺负了,他或许会出头。可若是上门去找人麻烦却反被折辱,那倒霉的就是自己了!到时候若让师傅知道,莫说报仇,恐怕他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剑来先把我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他心目中不受重视,能保这真传已是不易。”

    卫丹柏倒吸一口冷气:“那就是说,你什么都做不了了?”

    卫天冲耸肩:“等他们再过分些吧。”

    “等他们再过分些?我怕那时就已经晚了!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卫家损失了多少钱?那都是用来供你修行的钱啊!”卫丹柏急道。

    卫天冲到是依旧淡然:“哦,我无所谓啊。反正我现在钱够用,用不着卫家出钱了。”

    “你说什么?”卫丹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着儿子看:“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用不着卫家了,所以就可以把卫家扔到一旁?”

    卫天冲摊手:“这不是象父亲您学习的吗?你觉得用不着唐劫,不也就把他丢到一边了?”

    卫丹柏僵立当场。

    他看着儿子:“原来如此,你是在为唐劫出头?他对我卫家做了这样的事,你还要为他出头?”

    卫丹柏已是大吼起来。

    卫天冲冷笑:“敢问父亲,他做了什么事?”

    他做了什么?

    卫丹柏张了张嘴,一时竟回答不上来。

    卫天冲已道:“他不过就是宣布不再理会凡事,以父亲当初所为,他做此决定又有何奇?又有哪里对不住我卫家了?”

    “可是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还是父亲想说,此人已重要到没有他,我卫家发展就会大受影响?”

    卫丹柏无论如何他不想承认唐劫对卫家有这么重要。

    他狠狠瞪着自己儿子:“你这是在为唐劫说话?”

    “孩儿只是在说事实。”

    卫天冲说着已大步出门。

    离了父亲,卫天冲亦是长嘘一口气。

    这些日子他夹在两者之间,也是左右为难,但是今天他终于大声说话,吐出心中肺腑之言,真没想到这顶撞父亲的感觉竟也如此的舒爽。

    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不为别的,还是因为唐劫的退避相让。

    本来他一直都担心唐劫翻脸,做好的准备都是维护卫家。

    但当唐劫什么都不做,只是宣布退避时,却让他心头大大放松。

    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唐劫为自己做的一切,正因此,才更觉得自己对不起唐劫。

    所以当卫府因此而四面楚歌时,卫天冲非但没有烦恼,反倒有种快意的兴奋,心想老爹你也终于知道自己行为的愚蠢了吧?

    卫丹柏是他的父亲,再他如何修为通天,也不能对着父亲喝骂教训,然正因此,从他的角度是很乐意看到父亲吃瘪的。

    至于说卫府因此产生的损失,他还真是不关心。

    如前所说,他是修者,在价值观方面,他和唐劫是完全一致的。

    灵钱才是钱!

    凡间的金银,俗世的财物,营营碌碌的奔忙,早已不在修者眼中。

    再者他拒绝的也非全无道理,目前的情况下,若自己出手,只怕反引闲话,若真让师傅知道他为家族生意奔忙至此,只怕立刻就会派人来拿他。

    不过卫天冲没想到的是,即便他什么都没做,燕长风也还是派人来了。

    回决卫丹柏的三天后,南百城出现在了卫家。

    站在卫天冲的身前,南百城问:“听说卫家最近出了点事?”

    卫天冲忙回答:“只是一些生意上的小问题。”

    “这样啊……”南百城看着卫天冲,似笑非笑,拖长了语调道:“既如此,那便跟我回山一趟吧。”

    “回山?”卫天冲心中一震:“回山做什么?”

    “师尊有命,你此番随唐劫拿下石门派,立下大功,师尊要嘉奖你,传你日曜九变。”

    日曜九变?

    这可是燕长风最拿手的仙法,便如乱风步之于明夜空。

    卫天冲听的也是呆滞,但随即清醒过来:“可是我家里……”

    南百城不耐烦道:“既无大事,你还理它作甚?随我去吧。”

    说着一挥袖子,已将卫天冲卷了,向着空中冉冉飞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