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九章 奖励

第四十九章 奖励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朝月城,这里是位于灵州北地的一座城市,面积不大,地势依山傍水,到是一处山清水秀的所在。

    郑家在朝月城里是有名的望族,书香门第,虽比不得苍龙府五大家族的赫赫声威,却也自有百年家族的古朴之风。

    郑家大院。

    站在一棵长青树下,看着那茂密枝叶,郑书凤的目光带着丝憧憬与怅惘,口中不由喃喃低语:“遥忆当年初嫁,长青树下,痛哭惜别,转眼二十载,长青依旧,物是人非,今兮归去,不知何时再相见。”

    轻轻抚着那长青老树,语气中充满唏嘘之感。

    “听姑姑的口气,怎的竟似有了去意?”一个清丽脱俗的声音传来。

    回头望去,却是一名少女向着这边娉婷着步子走来。

    她叫郑华君,是郑书凤幼弟之女,因为在家里排行最小,也最受家人宠爱。

    郑书凤出嫁的时候,郑华君还未出世,这次回来,两人还是头回认识,却是颇为投缘。郑书凤也极喜爱这小侄女,这刻听她说话,挤出一丝笑容道:“卫家最近事多,我不能不回去看看,只几日便回,这不还在准备马车呢,尚未去各房请安辞别,到被你这长耳朵先听了去。对了,去看过你奶奶了吗?”

    “恩!”郑华君认真点头:“奶奶今天精神极好,大半碗粥都喝下去了。姑姑,那药真得很灵呢。”

    郑书凤淡淡道:“那是自然的,少华山的续命丹,就算是死人都能给你救活了,只此一颗,便价值数万灵钱呢……”

    郑华君轻捂樱唇,低笑道:“姑姑家的修者,不仅忠心耿耿,这能耐也大得很呢。”

    郑书凤悠悠叹息一声:“能耐是不小了,不然当初也不能让他一个入府才三年的小子去做了仆学,只是这忠心嘛,却还是要打个折扣的。”

    郑华君忽闪着一对大眼睛道:“姑姑这话到让华君不明白了,怎的那唐劫差人送了灵丹过来,姑姑却不喜反忧,甚至还觉得他不够忠心呢?”

    郑书凤伸出手指,轻轻在郑华君额头上点了一下:“死丫头,莫跟我装傻,你若是连这都看不明白,也不值得我对你另眼相待了。”

    郑华君以手帕捂嘴,继续笑道:“老太太本来是快撑不住了,现在这一用药,却又能坚持许多时日。这本是好事,偏偏卫家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姑姑要陪伴奶奶,却是不能回府处事,真不知那唐仙人是有心呢,还是无意呢。不过看起来,姑姑就算顶着不孝的骂名,也要先赶回去了。”

    “我只是交代一些事情,又不是不回来。”郑书凤撇了一眼侄女:“还有你说便说了,还这般笑又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我还哭吗?”郑华君放下手帕,拉着郑书凤的手臂道:“姑姑是卫家的媳妇,自是关心卫家的。我却是连卫家的人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于我郑家而言,奶奶的身子却是比卫家要重要多了。我只要奶奶身体安康,其他人的境况却是无暇关心的了。再说了……如果卫家人的不幸能换来我郑家的康泰平安,我却也是不介意换一换的。”

    这最后一句声音说得极低,却还是被郑书凤听到,脸色一沉,狠狠戳了她一下:“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仔细让旁人听了去。”

    郑华君笑道:“这长青树下如今只有我与姑姑,哪里来的外人。”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者仙人法术,神奥无方,岂是你凡夫俗子能够洞烛?”

    “姑姑既知畏惧,又何苦于修者作对呢?”郑华君悠悠道。

    郑书凤的脸立时沉了下来:“华君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郑华君低着头回答:“华君无礼,请姑姑原谅则个。不过华君虽是一介女子,也能看出送药一事背后有深意,姑姑兰心慧质,两府皆知,那唐仙人在卫府三年,只会比华君更清楚,又怎会认为送药的目的能骗过姑姑?怕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瞒过姑姑吧。”

    郑书凤怔然:“你是说……”

    郑华君淡淡道:“总是要做个选择的。”

    郑书凤全身剧震:“你疯了吗?竟然说出这种话,你可知这是在让我背叛卫家!”

    “怎能说是背叛呢?”郑华君一脸委屈:“这分明就是姑姑事母至孝,无暇分身。”

    郑书凤怒斥:“荒谬,卫家始终是我夫家,丹柏也毕竟是我丈夫,我怎么能看着自己丈夫与家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郑华君轻笑:“唐仙人若要卫家万劫不复,举手投足便可做到,何需如此麻烦?”

    郑书凤默然。

    郑华君已笑道:“姑姑是明白人,其实卫家注定不会有什么大事,只不过眼下有一点小麻烦罢了。现在姑姑在这里,什么事都与姑姑无关。若是回去了,未必能对卫家有什么帮助,反倒让唐劫心寒,只怕是得不偿失啊。若是惹得恼了,反引来更强的攻击,只怕反而平添祸事。”

    “你……”

    “其实华君尤记得,当初事情传来时,姑姑心痛焦急的样子,甚至也曾写信给姑父。华君不知姑姑说了什么,但华君知道,姑父肯定没有听姑姑的。既然姑父对姑姑的意见并不放在心上,就算你现在赶回去了,又能启到多大作用?不管怎么说,卫家的家主始终都是姑父而非您啊!”

    一番话说的郑书凤心痛不已。

    是啊,在此之前,她又何尝没有写信力劝丈夫?

    可惜卫丹柏并没有听她的,在第一次出问题后,非但不补救,反而又一次中途撤人。第一次如此你可以骂他笨,第二次就只能说是自负过头了,只知道主仆之别,却忘记了仙凡之别。

    当事情再度传来后,郑书凤也是气的无语,那时她就知道事情怕是不能善了,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唐劫至少还有些良心,别为此事把卫家打到万劫不复,小惩大戒即可。

    结果却大出她的意料,唐劫没有报复,但是因唐劫而来的影响却还是牵连了卫家,让卫家陷入无尽的麻烦中。

    这些麻烦在郑书凤看来其实不是事,只要痛下恨心,转让商铺,停止对外扩张,很快就能解决,就算卫丹柏舍不得,以郑书凤在卫家的影响力,也还是可以强行进行下去的。

    但是唐劫的一瓶药,却让郑书凤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希望郑书凤这时候回去。

    这瓶药,既是对郑书凤的报恩,也是对卫丹柏的打击。

    “所以……”郑华君语声悠扬:“与其现在回去为姑父出谋划策,到不如留在这里孝顺奶奶,等到该回去的时候回去,到那时姑姑你力挽狂澜,拯卫家于危难之中,岂非更好?”

    郑书凤目光渐渐冰冷:“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

    “恰恰相反,这是姑姑的机会,卫家就得有了姑姑的领导,方能成大气候!”

    这话象一个闷雷炸响在郑书凤耳边,惊得她全身颤抖,失声叫了起来:

    “这绝无可能!我是个女人,卫家还有老太爷,二老爷,何时轮到我一介女流来当家做主?”

    说到后面,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声音低了下来。

    郑华君抿嘴笑道:“非常时刻,就需要非常之人来主事方可。其实姑姑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念在夫妻情深,不愿去想吧。正因此,华君拼着犯忌才要说这些话。姑姑,你现在不回去,才是对卫家真的好!”

    郑书凤沉默了。

    站在长青树下,郑书凤一言不发,只是胸膛剧烈起伏着。

    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此刻也是矛盾得很,就连旁边的郑华君看到这样子,都莫名地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一名小婢匆匆走过来,对着郑书凤施礼道:“太太,马车已经备好了。”

    郑书凤如梦惊醒,回头看看那婢女,再看看郑华君,脚步已不由自主的向着外面走去。

    郑华君看着她一步一步向外走去,眼看背影渐淡,终于放声叫了起来:

    “姑姑三思啊!”

    郑书凤的身体陡然僵硬起来。

    她站在那里,目光平视远方,好一会儿才道:“听说燕子山的少阳观,许的愿极灵,常保一地康泰平安。如今老太太抱恙在身,正当去请个愿。”

    说着已向前走去。

    听到这话,郑华君脸上终于露出浓浓笑意。

    刚走几步,郑书凤又停下脚步,头也不回道:“早听说郑家有女华君,生而聪慧,当日见你,只以为你不过是勤读诗书,懂的道理多些,人也灵活些罢了,没想到却有这般智慧,连那些大人们都想不到的事,你都能想到。我若不知你来历,到要以为是哪里的大人物来对我面授机宜了。”

    郑华君脸色微微变了变,却终只是躬了躬身:“终是比不得姑姑的,愿姑姑早去早回。”

    郑书凤应了一声,这才出门去了。

    看着郑书凤的背影消失,郑华君这才走了回去。

    来到自己的小院,不远处的池塘边,一个年轻人正坐在塘前,持竹笛呜呜吹着。

    郑华君来到那年轻人身后,施了一礼:“幸不辱命!”

    笛声悠扬,片刻后方才停下。

    “做得好。”年轻人回过头来,赫然正是牧毅。

    随手抛出一本小册子,牧毅道:“若能在三年内晋升灵湖,可来七绝门找我。”

    “多谢仙师!”郑华君一躬到底。

    再起身时,牧毅已然影踪全无。

    出了郑府,牧毅转着手中竹笛一路前行,来到一处鱼塘边,就看到不远处一人负手而立,正是唐劫,距离他不远处还蹲着一人,却是石净斋,正掰着手指头做算数,伊伊骑在石净斋脖子上,到象是骑马一般。

    牧毅走过来道:“事情已经成……”

    唐劫挥挥手:“你莫要告诉我什么成不成的,我没有拜托你做任何事,你所做的一切,也都与我无关。”

    牧毅楞了楞,随即笑道:“是,是,是,你没有请我做任何事,是我自做主张,自以为是,自做多情,自命不凡,非要插手管闲事,到让你见笑了。”

    “你知道就好。”唐劫正色回答。

    牧毅郁闷:“我说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矫情了?明明内心希望卫府倒霉,又故意暴露线索引人发难,偏又装的事不干己。如此作为,未免有些太不爽利了吧?大丈夫恩怨分明,如我大师兄般快意恩仇多好?”

    唐劫笑道:“恩怨分明这种话说说简单,那能分明的自然就分明了,就是那难以分明的才要诸多用心。我不否认我的确有看卫府笑话的心思,但说到引人发难还不至于,充其量就是让原本可能需要三五年时间走完的过程,如今在三五十日内就爆发出来吧。”

    牧毅点头:“这话到是没错,即使没有你那般作为,卫府的这些麻烦也还是会来,只不过不会是象现在这般统一。但是集中爆发的威力,本就比徐徐而来要威力大得多啊。”

    唐劫冷笑:“那就是他卫丹柏的事了,我可没义务为他考虑。”

    牧毅拍手大笑:“瞧,瞧,这本相不还是露出来了,你就是想整他下台。”

    唐劫回答:“你把那个整字去掉,就对了。”

    “是,是,你只是想,没有做。只不过你把这想法表露了出来,而仙家所想的,那就是凡人要去努力实现的!那些在这个时候对付卫家的,不是在得罪你,而是在讨好你!”

    牧毅字字铿锵,落地有声,一语道尽唐劫行为之真谛。

    悠悠叹了口气,唐劫再不说话,转身离去。

    牧毅在后面追赶:“喂,你去哪儿?”

    “回学院,给你治伤。”

    “我才从学院跑过来,你又要我回学院去?”

    “你带来的那些破烂值几个钱?不回去领了赏钱买药,怎么治你?”

    “好大的口气,果然暴发户就是不一般,那卫家怎么办?”

    “本来只是天意决策,被你这么一说,到象是我在指使天意。既如此还不如早早离去,免人嫌疑,也给卫府一些时间。”

    “那卫府岂不是又要短痛变成长痛了?如此一来,对他们反而不好啊。”

    “你看,我这是插手也不好,不插手也不好吗?”

    牧毅哈哈一笑:“算是我的错。”

    唐劫想了想,道:“其实你也没错,若不想涉的太深,就总是要耐心等待的,是我之前急了些,反倒不够超然了,还是趁现在相干不多,趁早脱身的好。反正卫家要真有什么事,侍梦自会告诉我。”

    牧毅赞赏道:“如此最好,就先让他们自生自灭些日子吧。”

    再不去管卫府奔忙,两人直接回了学院。

    未经允许牧毅不得进入学院,唐劫因此让他和石净斋先在学子林等着,自己先回学院去见谢枫棠。

    进了西望阁,唐劫看到谢枫棠正在聚精会神的画符。

    谢枫棠的符在洗月派中也算一绝,此刻他所画的是一张逍遥游符。逍遥游是一种罕见的上乘空间法术,据说使用后可瞬间转移万里之遥,正显修者通天手段,不过因此也不易掌握,就算是天心真人,等闲也修炼不成,更别说以之制符了。

    这刻谢枫棠画的认真,唐劫也就在边上仔细看着。

    随着灵气注入,那一道道符纹图录亮起复又消失,此起彼伏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同时大放光明,复又暗了下去。

    谢枫棠哈哈一笑,拈起符纸道:“终于成了!”

    唐劫上前一步:“恭喜院主,得成仙符。”

    谢枫棠看看唐劫,恩了一声:“这逍遥游符我画了六十日,费符纸一千四百有余,也不过是成了两张,没想到你刚回来,我就成了第三张,算是托了你的福吧。”

    唐劫忙道:“是院主有洪福,小子不敢居功。”

    “不敢?”谢枫棠哼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符纸:“我看你敢得很呢。独战七绝门,逼走王绝灭,舌诛石门派,甚至还把人家底都翻了个干净,来了个卷包会,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唐劫陪着笑道:“弟子一心为派,绝无私心。”

    谢枫棠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本来还想再吓唬他一番,不过想想知道吓也吓不倒他,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小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好一起勘矿的任务,硬生生让你给办成了惊天大案,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都是院主指点之功。”

    “老子用不着你来拍马屁,你来是为了派里的赏钱吧?”

    唐劫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哪有,我就是过来看看院主的。”

    谢枫棠不咸不淡道:“那就好,正好钱还没下来呢。”

    “啊?”唐劫傻眼:“这都两个多月了,怎么还没下来?”

    谢枫棠嘿嘿一笑:“还说不是为了领赏?”

    唐劫脸一红:“院主明鉴。”

    谢枫棠哈哈大笑道:“不逗你了,派里的赏赐早在十日前便出来了,其他人能拿的都拿了,就剩你和侍梦的还在我这儿压着呢。”

    说着谢枫棠取出一个小盒子,丢到唐劫手中:“你自己看看吧。”

    盒子里一共三样东西。

    一张面额为三百七十五万的灵钱票据。

    一把钥匙,它代表着通往天一阁九层的大门将被再次打开。

    一个印花册副本,其中一页上写着唐劫的名字,下书:贡献点一千。

    还没有成为正式的洗月弟子,唐劫已经先在门派中有了一千贡献了,这在整个洗月派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事。至于那天一阁九层,则是第二次为唐劫开放。虽然唐劫已掌握了大量神霄秘法,但至少还有紫玉心法他未读过。

    摆在唐劫面前的三样东西,每一样都是让人梦寐以求的存在,但这刻真在唐劫眼前了,唐劫心中反而平静异常。

    那一刻,他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小虎的身影。

    巨大的成功带来的喜悦因为小虎的失踪而被冲淡了许多,也使他的表现远不象谢枫棠以为的那样失态,就连谢枫棠都不由暗赞一声,此子心境了得。

    唐劫不知道这一下阴差阳错让谢枫棠对他的欣赏又多了几分,下一刻谢枫棠已随手将那张逍遥游符丢给唐劫,道:“这个给你,算是我个人对你的奖励吧。”

    —————————

    Ps:出了个打鬼,有愿意月票支持的朋友可以点一下中间的打鬼,得到的月票比较多。另外现在规则好象改了,点一万的有几率得到翻倍,也就是四十张月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