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章 山河社稷

第五十章 山河社稷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这逍遥游符谢枫棠耗费了数十日心血才得三张,如今却就这么给了唐劫一张,可见其对唐劫的重视。

    唐劫自是感谢不尽,谢枫棠只淡淡道:“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

    唐劫忙道:“弟子还有一事求秉。”

    这便将牧毅的事大致说了一下,当然他没说是为牧毅治疗,只说是仙缘会后与牧毅相见如故,惺惺相惜成了朋友,这次牧毅就是特别跑过来看他的。

    七绝门和洗月派没什么恩怨,两派死敌分别是天神宫与兽炼门,没什么纠葛反倒有同仇敌忾的意思,因此算是中立偏友好,两派弟子交朋友到也没什么问题。

    谢枫棠到是听着好笑:“你们之前不是还在黎国边境打了一场吗?”

    唐劫笑道:“各为其主,打过之后依旧可以是朋友的。”

    谢枫棠点点头:“七绝门最近这几百年一直都在励精图治,想要在武力上也摆脱六派垫底的名头,前百年出了王昱正,唐风洁,袁南宇这些人才,近百年又有高千军,王绝灭等人先后脱颖而出,这个牧毅也算是七绝门不错的后起之秀,甚至有可能成为和王绝灭一样的苗子,你和他交往对你自己到也有些好处。”

    “苗子?”

    “哦,就是派里对那些修炼在百年之内的优秀人才的称呼。别看你们在学院里呼风唤雨,一个个很了不起的样子。其实两千年来,洗月派的哪一名弟子不是洗月学院的佼佼者?上万学子,每年最终也只有十人能进入内门,百人入外门,派内说一句人才济济毫不为过。只有入了派,再度称雄,才是真正的王者,也是未来洗月派重点培养之人,未来派内之中流砥柱。到那时,你其实没必要去费心资源的事了,因为派里自会给你一切支援。懂了吗?”

    唐劫忙道:“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你和牧毅交朋友我不反对,不过院里有些不该他去的地方,还需注意一下。”

    “弟子知道。”

    “对了,听说石净斋疯了?”

    “是,弟子觉得此人虽疯,却还有些用处,当可驾驭,就把他带在了身边。”

    谢枫棠深深看了他一眼,终是笑道:“到是有些想法。你要留他使用,自无不可。不过既已成疯狗,就得牵好了他,莫让他出来乱咬人。另外,平日里此人能藏便藏着的好,让太多人看见了,少不得又有说我洗月派驭人如驭狗的。虽说无所谓他们怎么说,但是大国上派,当重威严,总是要先立正自身的。”

    “弟子省得了!”

    “那就去。”

    离了西望阁,唐劫将牧毅和石净斋带入学院,两人先去灵妙坊,购买一些治伤的灵药。唐劫新得大笔钱财,出手也是豪绰,转眼间就花了七八万钱购入大笔灵药,看得牧毅也一楞一楞。

    他虽然知道唐劫因石门派一事发了大财,但他不知道唐劫到底发了多少。

    与唐劫不同,当初制订计划,是王绝灭和大家一起制订的,出谋划策的许多事是牧毅等人负责,布阵,联络,各方计划,都有七绝门诸学子下死力气,再加上王绝灭本身对钱财不甚重视,因此在分配上王绝灭远不象唐劫那样一人独得四分之一,七绝门近乎是平均分配,王绝灭,牧毅两人只比其他人略高一些。

    牧毅不了解情况,误以为唐劫也是差不多的分配方式,更不知道他还搜刮了石门派,因此在他想法里,唐劫此行能有七八十万就不错了。正因此,他当初才和唐劫约定,若是唐劫不成,便要赔偿十万灵钱。

    若是他知道唐劫一口气卷了五六百万,是绝不会开出如此价格的。

    这刻看唐劫一口气就为他花了七八万钱,心中亦是呆愕,他还不认为唐劫会对自己好到这地步,那就只能有两个解释。一唐劫发的财远比自己想象的多。二这小子只怕还另有事有求于自己。

    果然,在疯狂采购后,唐劫带着牧毅回陶然居,路上直接道:“我也不瞒你,这次派里给我的奖赏有三百七十五万。”

    扑!

    牧毅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来。

    他大脑飞速运转着,很快就得出答案:“你要是把这些钱全部换成辅助修炼的丹药,光磕药就得磕一年。观你气色,你现在百炼好象已近圆满,只需足够药物,冲击九转不是问题。开识到是有些麻烦,不是仅以药物可成,不过以你的智慧最多一年当可完成。至于三枯劫,剩下的钱当也是够的。那也就是是说……脱凡巅峰!”

    说到最后四个字,牧毅已惊声尖叫起来。

    说到这牧毅的声音都变了。

    自六大派有建以来,还从未有一名学子可以在十年之内达至脱凡巅峰的,就连九转一关都过不去,更别说难度更大的开识期和三枯劫了。

    看这架势,唐劫到是要创造一个记录了,而且是一个超级记录。

    唐劫笑道:“若是创记录能再给我三百万的话,我到是愿意一试,不能的话就算了。”

    “难道说,你不打算把这笔钱用来修炼?”牧毅听出他口气。

    “唔,这就是为什么找你来的原因了,有件事怕还是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

    “先进屋再说。”

    说话间已到了陶然居,唐劫推门请牧毅进入。

    看唐劫离去多日,陶然居依然干净整洁,花园中的灵植更是长势良好,牧毅稍一打量,已看出端倪:“布雨阵,辟尘阵,聚灵阵,唐兄到是好雅致。小小一方天地,却是诸阵齐备呢。”

    唐劫淡淡道:“小小手段,不值一提,相比七绝门的山河社稷图,根本就是见不得人。”

    “山河社稷图?”听到这名字,牧毅不由楞住,看唐劫的眼神也充满古怪:“你叫我来治伤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唐劫笑笑:“伊伊,去烧水。”

    “恩。”伊伊应了一声,已自飞去。

    唐劫随手一挥,院子里已多了一张石桌两张石椅,石桌上还刻着棋盘,桌上摆着棋子。

    唐劫指指石桌椅道:“坐,边下边聊,水还要烧一会儿呢。”

    牧毅无奈,只能坐下来,拈起一枚黑子落下道:“你对山河社稷图感兴趣?你可知那是怎样的宝物?”

    “上古神珍,我没说错?”唐劫笑咪咪回答。

    宝物分术器,法宝,神珍,道兵四种级别,一般而言,术器以锋利,坚韧为主,在某个方面可加强威力。而法宝通常自身就具备威能,只是无论法宝多强,终是以人的意志为主,依然是为人服务。

    而到神珍就不同了。

    每一件神珍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威力与效果,其威能之强往往更超过修者本身。理论上一件神珍可以比一个天心修者全力爆发的威能还要强。

    王绝灭用的焚天七宝之所以没体现出这威力,主要还是投影缘故,再加上大部分都是防御装,因此不显其威。若是正品在手,只一柄天火剑全力爆发的威能就足以横扫三天心,当然,他能不能发挥出来是另一码事。

    山河社稷图就是这样一件流传已久的上古神珍,据说内中自成一小世界,可藏万里山河。当然唐劫知道,这所谓的可藏万里山河,其实就是指可蕴大阵。

    它就是一件神珍级的阵图!

    唐劫当初得到的阵图,只能使用二品法阵,随着唐劫实力的提升早已不堪使用,唐劫一直在寻找更好的替代品。尤其是传送阵需求出来后,唐劫对阵图的需要就更大了。

    建立传送阵一事有许多难关,第一难关就是大量的钱财资源,如今这个难关已经解决。

    第二难关就是阵图。没有阵图,传送阵只能安置在固定地点。对于唐劫来说,任何地点都不够保险,最好的办法还是能随身携带,正因此他需要一张顶级阵图,等闲阵图根本无法让唐劫布下传送阵,毕竟他要布的可是破界级!

    而山河社稷图就是他的选择之一。

    “知道你还敢打主意?”

    “为什么不敢?一件废宝,既然有人肯出价,为何不考虑卖了它呢?”唐劫悠悠反问。

    牧毅立时哑然:“果然你也知道山河社稷图的问题么。”

    “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唐劫回答,说着已长声道:“山河社稷图最强的地方,就在于它内中自成小世界,可纳一方山水。正因此,使用此阵图其实就是先将一方山水纳入,再在其中土地上布阵。因其面积辽阔,可布不止一阵。临阵对敌,只需山河图一摆,图中山河出世,大阵发动下,甚至可让天地变色,江海倒流。不过……”

    说到这,唐劫突然拖长了语调,嘿嘿笑道:“川山关岳,万里河山,气吞万里如虎,这山河社稷图的威能,等闲道兵如焚天七宝都比不上。可惜啊,上古神珍虽有如此磅礴之象,奈何却成就艰难。山河社稷图需认主方可使用,每认一主,图中所有一切尽皆消亡,需重新布置。而每一次布置,就需纳一方山水入画中……”

    说到这,唐劫不再说下去,牧毅却是长叹一声。

    纳山河入画,那就相当于从这天地中挖出一方领土。如此作为,就好比从人身割肉,对天地的伤害极大,要知道这种割除是不可恢复的。

    若长此下去,会让整个界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据说栖霞界当年的面积远比现在大得多,就是因为诸如此类的法宝神珍的运用,使得界的面积渐渐减少。没有人知道这些消失的领土最终去了哪里。

    正因此,在星罗大千界所有的有序世界里,都有一条共同规定,即不可使用此类宝物,以免进一步对本界造成破坏。如有违者,天下共敌!

    山河社稷图也因此成了一件废宝,在它的最后一任主人死后被束之高阁。

    没想到唐劫竟然会对它感兴趣。

    牧毅怔怔地看着唐劫:“你既知它是废宝,还敢要它?”

    唐劫回答:“我又不打算纳万里山河入一画,再说我也没那能耐啊。移动万里河山……你觉得我有那本事吗?我不过就是想挖陶然居那么大一点儿地方,这个应该没事?”

    牧毅呆了呆,点头:“照理这也是不合规矩的,不过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么点儿地方不会产生什么动静,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你要这么点儿地方做什么?大阵大阵,不大它叫什么大阵?”

    六大派在栖霞界各处都布有监察,专注天地变化。但这里的监察自是对那些动静较大的,唐劫若只卷陶然居这么点地方,的确不易被察觉,而且如牧毅所说,就算发现了也未必计较。

    正因此,如果唐劫只取陶然居一地,还真不是什么问题。修者活的岁月悠久,以千年计算,集万年光阴也损不了学院一地。

    这刻唐劫笑道:“我这不就是看中它可以安置高级法阵吗?不是每种阵法都要越大越好的,法阵大了,布置的成本也高,我这百万资产,还真未必够看。”

    牧毅呵呵笑了起来:“这到也是,看来你早有计较。若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和派里说说,你打算出多少钱买?”

    “一百万如何?”

    牧毅立刻皱起眉头:“这也太便宜了?”

    术器以千为单位,法宝以万为单位,视品级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神珍便是以百万为单位,上不封顶。

    至于道兵那就脱离了钱能买到的层次了,当然,不包括焚天七宝这类伪道兵。

    山河社稷图若以威力论可追道兵,在神珍中也算极珍罕的,唐劫给出的价钱,却是最基础的一百万,难怪牧毅要皱眉了。

    唐劫回答:“你若能让六大派放开限制,许我万里河山,那自是亿万之价亦可售得。现在嘛……”

    牧毅撇嘴:“你想得美。”

    唐劫哈哈一笑:“世上不是只有山河社稷图,你若不肯,大不了我就转求洗月派的乾清图,虽只是顶级法宝,不入神珍之流,却也无这许多制肘,当也够用了。”

    牧毅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对啊,说起来洗月派也有乾清图这类宝物,虽不是神珍,但也不纳山河,无诸多限制,你大可直接向派里买,何苦舍近求远,舍好求次?”

    “我有我的打算。”唐劫只是道:“还请牧兄弟帮忙递个话。”

    牧毅连连摇头:“难,我七绝门可不是什么小门派。山河社稷图再如何也是上古神珍,就算不实用,若让人知道被人以百万之资就换了去,只怕也要丢了脸面。”

    “那要是再加上一株三千年妖化白莲呢?”

    一听到这个,牧毅猛的全身一颤,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千年妖化白莲?这怎么可能?你怎会有此物?”

    在栖霞界,千年之物基本已只存在于各派的洞天福地之中。

    但正如所知,由于六大派历史都未超过三千年,称霸不超过两千年,因此他们的洞天内是不可能有三千年的灵物的,更别说妖化白莲这种存在本就稀罕之极。

    三千年妖化白莲,早就是传说之物,是真正的有钱也买不到。

    正因此这东西的价钱不好计算,论价值自然远比不上山河社稷图,论稀有却是远超,论颜面已够弥补。

    唐劫淡淡道:“我现在也没有,不过我知道哪里有。只要你们肯把山河社稷图给我,我就帮你们得到一株。”

    这是要欠帐的态势了。

    不过牧毅更关心这话中透露的另一股意思:“听你的口气,竟然还不止一株?”

    唐劫点点头:“若此事能成,只要七绝门给得起价钱,也不是不可以再卖第二株。”

    牧毅沉声道:“栖霞不太可能还有三千年妖化白莲产地而不为人所知!”

    “我也没说是在栖霞啊。”唐劫悠悠道。

    这话内中蕴含的庞大含义立刻让牧毅倒吸一口冷气。

    他看着唐劫,突然道:“我记得当年天神宫曾派人大举进入洗月派,与洗月学院交换学子,历时三年,据说是找一个叫唐杰的人,说此人掌握有某秘地线索,后来更因此发生顾长青劫持你一事,只是后来才证明了你不是唐杰……”

    说到这他的眼珠都快凸出来了。

    真该死!

    唐劫这是在告诉自己他就是唐杰吗?

    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为什么他会拿得出妖化白莲,毫无疑问,他掌握了某处类似于六派洞天之地,而且从天神宫的反应看,只怕这洞天比之六派也只大不小。

    只是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暴露线索?

    唐劫已几乎骗过了全世界,随着顾长青的身死,随着唐劫本体的进入,随着天神宫的沉默,这个时候就算是疑心病最重的人也不会认为唐劫就是唐杰了。

    为什么这时候他却突然跳出来?

    看着唐劫,牧毅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是这样……你能拿到妖化白莲,那就是说那处洞天已入你手,怪不得你敢暴露身份,被开启的宝藏自然无价值可言。不,不对,如果是这样,你又为什么还要拼命去抢石门派那批货……是了,传送阵!”

    牧毅一下站了起来,他终于明白唐劫为什么要参与那场战斗,为什么要观摩天玄真解,又为什么要买山河社稷图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传送阵!

    他死死盯着唐劫:“唐劫,你知道你刚才说的意味着什么吗?只要我把此事往派里一传,那么等待你的不会是山河社稷图,而只会危险!”

    唐劫嘿嘿一笑:“那可未必哦。第一我从没说过我就是唐杰,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到更象我故布疑阵多些。七绝门要真派人来抓我,那可得小心别落了我洗月派的圈套,就象当年的天神宫一样。”

    牧毅一滞,老实说这种可能还真不是没有。

    唐劫继续道:“第二,就算你所猜测的一切都是真的,七绝门也别想用山河社稷图要挟我。大不了我就转求乾清图,甚至直接找个地方布一次性传送阵,不过就是浪费些罢了,但不管怎样,已经没人可以阻止我要做的一切。”

    牧毅点点头,如唐劫所说,现在只差传送阵的话,那么已的确没什么人可以阻止唐劫了。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唐劫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七绝门的死对头是天神宫,而那个传说中的唐杰最恨的应当也是天神宫……”

    看着唐劫冷酷的眼神,牧毅心中剧颤。

    那一刻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唐劫的心思,脱口道:“你想对付天神宫?”

    不让天神宫再次怀疑自己,他们又凭什么派人来送死?

    只是如今的唐劫,再不是当初无还手之力的唐劫了,最重要的是,他也有了可以合作的对象。

    “我更愿意解释为:这是为了从七绝门那里得到便宜的上古神珍进行的一次合作。以我为饵,诱杀天神宫……你不觉得这样对七绝门的人可以更好交代一些吗?”唐劫意味深长地回答。

    突然他侧耳倾听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水烧好了,请君入瓮。”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