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四章 归来

第五十四章 归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唐劫的说话让牧毅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住:

    “唐兄这话何意?”

    唐劫叹了口气:“虽然七绝门从来都不知道这秘境的价值到底有多少,但能够让天神宫大费周章追寻的秘境,想来总不会价值太低,如今天赐的机会就在眼前,七绝门要尝试一下我也是能理解的……他们不是在我们离开学院的时候就已经跟在身后了吗?”

    牧毅怔怔地看唐劫,好一会儿终于道:“对不起,师门有命,不得不从。”

    随着他的说话,远处已现出三道人影。

    那三人都是身着青衫,一人头系水云绦,肤如冠玉,手中还拿着一支笔,一人满面虬髯,背上背着一把大剑,还一人则是个老头子,坐在一只小矮驴上,手里还捧着个大葫芦。

    这三人都是从地面走来,只是看似简单的迈步,却是几个眨眼便已来到唐劫他们身前。

    那持笔美男对着唐劫笑道:“在下梅画屏,见过唐公子。”

    “原来是梅真人。”唐劫对着那持笔美男子躬身行礼,然后看向另两人:“既然是画屏真人到了,那么这两位相比就是孟狂剑与秋老了。”

    七绝门的架构与洗月派有所不同,共分七大院,外事院就是专门负责处理对外事务的,正因此也较易为人所熟悉,梅画屏,孟狂剑等人就是外事院中比较出名的人物。

    其中梅画屏实力最强,天心境灵环期,目前任外事院司奉,孟狂剑与秋长生则同为脱凡巅峰,目前任外事院行走。其中孟狂剑名气最大,此人专精于剑,以剑为道的剑修,战力强绝,在同辈中也难遇对手。

    这三人虽然不象石门派三天心听起来吓人,但如果把他们三个和梁兴邦石净斋玉婉娘放一起对战,唐劫敢肯定,死的一定是石门三老。

    六大派出来的人,从来都是见人高半阶。

    百炼对九转,九转对开识那是半点都不稀奇,开识到是打不过天心境,但是两个开识绝对能战一个小门派出来的普通天心。

    正因此,对六大派的弟子而言,打赢比自己高一阶的散修不叫越阶挑战,叫平阶,只有六大派弟子间的战斗,才叫越阶。

    所以面对七绝门的脱凡巅峰,唐劫也是没多大胜利把握的。

    不过唐劫对此到不在意,事实上他感兴趣的是另一件事:“秘境之事关联重大,我还以为七绝门要想出手,怎么着也得派个紫府过来。”

    这话一出,孟狂剑与那秋老同时面色一沉,怒哼一声。

    也难怪他们生气,听唐劫这口气,竟是还嫌来的人不够分量。

    梅画屏到未在意,笑道:“若以秘境价值而言,就派我三人来的确是有些轻忽了,不过凡事也需因敌制宜才是。若动不动就真君出手,那再多的真君怕也要忙不过来。”

    他这话说的客气,暗地里却是在指唐劫自身实力低微,还不够资格让真君出动。

    唐劫笑道:“我到是觉得还应该加一个理由,就是:若是由真君亲自出手,那只怕洗月派和七绝门之间就再无转圜余地了。”

    这话到是没错,七绝门和洗月派并非死敌,如果七绝门的真君跑上洗月派的地头杀人,很可能会让事情无法收拾,可不知为什么,梅画屏听这话却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

    原本挺正常的一件事,从唐劫口中说来,听起来到象是让梅画屏他们做了弃子一般。好象如此重大的事,真君不出手就是为了将来让他们三人做替死鬼好对洗月派交代。

    这念头从心中升起,立时让梅画屏也感到不快,他的脸微微一沉,道:“竖子无状,交出山河社稷图,看在你为本派做出贡献的份上,让你离去。”

    “让我离去?”听到这话,唐劫歪了歪头,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他说:“只怕不是你让我离去,而是贵派让我离去,不许杀我吧?让我再猜猜,这话一定是派你们来的人,要你们在动手之前就说的,我猜的对不对?”

    梅画屏三人立时滞住。

    唐劫说的没错,梅画屏刚才说的话,正是临行前七绝门真君亲自交代的,要他们在动手之前无论如何一定要说的,只是唐劫是怎么猜到的?

    唐劫已用同情的眼神看梅画屏,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你们从我手里抢走山河社稷图,抢走秘境,如果不杀我灭口,那么日后别人不是就会知道秘境落入你七绝门手里了吗?”

    这话一出,三人同时色变。

    其实之前他们不是没想过这点,只是当时觉得上面的人可能是心存仁善,不欲多造杀孽,但这刻从唐劫口中说出,感觉上却已完全变了味。

    孟狂剑再按捺不住,一指唐劫:“小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唐劫悠悠道:“没什么,就是贵派对你们此行其实也不抱太多信心,正因此先借尔等之口,说什么交宝放人之言,为的也不过是万一不成,好有个台阶下,可以继续和我合作。”

    “你放屁!”孟狂剑气的肺都要炸了。

    唐劫竟然敢说他们一天心二巅峰会拿他们没办法。

    就连梅画屏脸上都氤氲出怒色。

    唐劫却一指身后空中的山河社稷图笑道:“何必动怒,我也不过是随便猜猜。你们不是想要秘境吗?它就在那儿,你们要是觉得自己能拿走,就尽管拿去。对了,这里是布置返回传送阵的材料。”

    说着他手一扔,一个芥子袋落在地上,人竟自向后退开了。

    梅画屏等三人互相看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的任务是带走山河社稷图,拿下秘境,却不许杀唐劫,以免内中有问题,杀了唐劫后无法弥补,再者唐劫身为举荐学子,杀了他只怕会激怒洗月派。

    因此三人本已做好准备,由孟秋二人缠住唐劫,梅画屏带走山河社稷图。

    两名脱凡巅峰对付他唐劫一个刚入九转的,已经是太看得起他了。

    只是唐劫的反应却大出他们的预料,竟然完全不拦。

    三人互相看看,还是孟狂剑道:“怕他个球,让洒家先去!”

    说着他抓起芥子袋,抽出背后大剑已向空中跃去。

    天空中瀑布长挂,万象依旧,孟狂剑大吼一声,大剑前指刺出一道犀利剑气,如长虹贯日般刺开瀑布,现出那通往未知秘境的洞口,黑洞洞看不清后方是何处。

    只这一剑就可看出他的真实水平,强大而凶悍,绝对是百战猛将。

    就在孟狂剑要冲入洞内时,一只手却抓住他的后颈将他扯了回来。

    正是梅画屏。

    唐劫甚至没发现他是怎么出现在孟狂剑身后的,就那么随意地一挥手,就将孟狂剑拉了回来,单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手就看得唐劫眼神一紧。

    这个梅画屏,实力绝对远在邱舒予梁兴邦等人之上,估计他一人就抵得上石门三老的联手。

    这刻抓回孟狂剑,梅画屏道:“莫急,先看看再说。”

    说着他已打出几道印法,对着那黑色洞内一指,一道光芒射入。

    随着那光芒射入,梅画屏双目已泛起一片银光,他轻喝一声:“我见即我画!”

    下一刻他手中大笔一挥,一片山谷景象竟然在他身前自动显现而出,呈于众人眼前。

    这个人竟然能够看到传送阵后的世界,甚至还把它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画出,单凭这一手,就是最好的侦察高手,轻易不会上谁的当,难怪七绝门会派他来了。

    毕竟对付唐劫,差的不是武力,而是要小心他的阴谋诡计。

    当山谷景象映现时,抱着大葫芦的秋老已首率先叫了起来:“玉还珠……黄还果……紫檀木……天机石,竟然还有凤鸾草,这传送阵通的果然是秘境,真正的秘境。”

    秋老已激动的叫了起来,梅画屏放出的山谷影象还在继续,于是越来越多的珍稀灵植出现在众人眼前。

    长于药草辨析的秋老那一刻激动的几乎要疯过去了,声音也一次比次一提的高。

    当景象扩展至那几具巨人尸骸上时,秋老的声音再度硬生生提高八度:“巨神血果,竟然还巨神血果……苍天啊,世间竟真的还有此珍罕之物。”

    随后又看到另一侧的物体,秋老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妖化白莲……真的是妖化白莲……竟然有十五株!”

    他眼中暴现出贪婪的神光,放声喝了起来:“拿下它,一定要拿下这个秘境!”

    就连一旁的牧毅都为之心动,口中喃喃:“十五株……那不就是说,这是个万年秘境,怕是上古时期就流传到现在的?怪不得天神宫要为它如此紧张了。”

    他猛回头看向唐劫,只见唐劫的面色依旧平静,心中微动,叫道:“小心有陷阱!”

    以他对唐劫的了解,既然唐劫如此镇定,多半是留有后手的。

    梅画屏双目神光一收,道:“秘境已看过,无任何陷阱,狂剑,秋老,我们再来检查一下山河图中的大阵。”

    三人已一起对着整个法阵检查起来。

    他们做的也算谨慎,唐劫却是完全无所谓,只是向一边退开,来到牧毅身边,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七绝门派了他们来,却不把事做绝,这是为自己留退路。我也一样,牧兄弟,虽然你坑了我,我却不怪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我能理解。不过你得记着,是你欠了我,将来你得还我。”

    牧毅的脸抽了抽,点点头:“我明白。”

    唐劫这才继续道:“既然明白,那就赶快离开这儿吧。”

    “离开这儿?”牧毅惊讶地看看唐劫。

    “是啊。”唐劫很认真的回答:“战斗将起,你不适合留在这里。虽然七绝门派来的这三人不打算杀我,我却不能不杀他们……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就必须死。”

    牧毅脱口道:“我也看到了秘境。”

    “不是秘境。”唐劫神秘一笑:“是他们的死亡之法。”

    牧毅的瞳孔不断放大着。

    原来,对唐劫来说,秘境不是需要保密的,杀死他们的方法才是吗?

    望着唐劫,牧毅终于向后退去。

    这一刻,他选择了相信唐劫。

    留在这里,必死!

    看着牧毅渐退渐远,唐劫大声道:“记住回去打声招呼,就说由于七绝门背信弃诺,作为惩罚,欠着的那那株千年妖化白莲我就不给七绝门了。”

    牧毅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

    这边的三人还在检查,只是任他们查来查去,也看不出任何问题。

    偏偏唐劫的表情又是如此淡定,简直是在脸上写着我有阴谋四个字,弄得三人不得不谨慎。

    只是再怎么检查也查不出来,孟狂剑第一个按捺不住,叫道:“再查也没有,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陷阱。我看那小子就是虚张声势吓唬我们,想让我们放弃山河社稷图,不敢入秘境。”

    秋老连连点头:“我看也多半是虚言恫吓,我就不信以他的手段还能有什么布置让我们看不出来。”

    唐劫突然道:“也未必一定要有什么陷阱,更可能是某个强大的存在呢?比如在山谷那边有某只强大的妖物,位在分神,谁要是敢进入那山谷,谁就是自寻死路。正因此,我才好整以暇的在这里等着你们进去。”

    “位在分神?那岂不是堪比紫府了?”秋老孟狂剑等三人如听笑话一般,不屑一顾地看唐劫。

    秋老更是道:“无知小辈,你可知分神妖兽何其稀少。这类存在实力通天,视天涯如比邻,岂可能甘守山谷一隅之地,可能它们的真身都比山谷大上不知多少倍。若真有分神妖兽镇守此地,那便是紫府真君来了也拿不走那些宝贝。无它,大战一起,整个山谷皆化齑粉!”

    孟狂剑也大笑道:“再说你小子又未去过那山谷,又怎可能知道里面有什么。”

    唐劫耸耸肩:“你们不信就算了,既然这样你们自己进去便是,莫怪我没提醒你们就成。”

    秋老已阴声笑道:“既如此,就由老夫先进去试探一番吧!”

    说着他从孟狂剑手中接过那布置返回传送阵的芥子袋,走向那传送阵口。

    看到此景,梅画屏的眉头微皱了皱。照理象这样的事,应该由他这个天心真人带头行事。但是看着唐劫那自信的微笑,不知为何梅画屏就有种莫名的心悸,仿佛那山谷之中有什么大恐怖,千万进去不得一般。

    正因此,他破天荒地没再阻止,而是由秋老去了。

    这刻随着秋老一步踏入,他整个人已然消失眼前。

    而在梅画屏放出山谷映象中,却现出了秋老的身影。

    他先是在谷中相互张望着,随后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声呼喊着什么,可惜梅画屏虽能再现远方图景,却是没法将声音也传过来了。

    但是可以看出,他此时此刻的确非常兴奋,只有在进入谷中后才会发现这里的一切远比之前在外面看到的还要多。

    这刻秋老更是游走于各种仙草间,到处查看,看到此景孟狂剑也哈哈大笑起来:“如何?小子,你的虚言恫吓终是无用,这片秘境归我七绝门了!”

    就在孟狂剑放声大喝的同时,山谷中景象突变。

    天空中一只巨大的火鸟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居高临下正怒视着下方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那是……”梅画屏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惊呼出声:“不好,秋老快走!”

    只是他在这里喊,那秋老又如何听得见,就算听见了又能跑到哪里去?

    下一刻天空中火云狂卷,化成无数火焰箭对着下方飞射而来。

    秋老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他抬头看去,正看到那片火箭如雨射下。

    “不!”秋老喃喃吐出一个字。

    火焰箭无情地穿过他的身体,顷刻间将他炸裂成无数碎片。

    “秋老!”梅画屏与孟狂剑一起哀呼出声。

    天空中的火鸟这才收回火焰,它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穿透无数时空,与梅画屏遥遥相对。

    梅画屏只觉得好象有什么东西刺了过来,正刺入他的双眼。

    “啊!”他大叫一声,惨呼着跌飞而出。

    画面如水泡,砰然破裂,山谷秘境再不可见,惟有梅画屏的双眼渗出血水。

    这位堂堂天心真人竟是捂眼痛呼:“分神!真的是分神!”

    分神一念,洞破幽冥!

    惟有分神期的妖兽才能做到此步。

    连何冲都未能确认的那只火鸟,终于在梅画屏付出惨重代价下确认了。

    “真人!”孟狂剑已冲过去扶住梅画屏:“你的眼睛!”

    “看不见了。”梅画屏松开手,只见他双眼中火红一片,仿佛有火焰在燃烧,血水连着他的双颊向下渗出,染红了他的脸。

    孟狂剑心中颤栗,只是隔着千山万水无尽空间的遥遥一瞪,就有如此威力?就连紫府也没听说过能达到这步啊。

    不过梅画屏又道:“这是南明离火神炎,专以焚神,好在距离太远,那妖物发挥不出全部威力,当还能治好,只是我这幽帘一梦破镜晓怕是保不住了。”

    幽帘一梦破镜晓即梅画屏先前所用的侦察术法,也是梅画屏独门秘法,效能一如唐劫天眼,但是在这南明离火神炎下,能保装双眼不彻底完蛋已是幸事,再想施展秘法却无可能,心中自是痛恨无比。

    这刻他强睁燃火双眸,怒视不远处唐劫那隐约如火焰跳动的身影:“小子,你是怎么知道那边有分神妖兽的?你不可能事先去过那里!”

    一直以来,梅画屏他们有个最大的误区,就是以为唐劫和他们一样都没去过秘境,只是知道秘境在哪儿而已,但现在他们知道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唐劫悠悠道:“这个简单,等你们死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死?”梅画屏和孟狂剑互相看看,同时大笑起来。

    梅画屏表情一狠,原本俊美的面容也变得狰狞起来:“你以为凭借秘境中的妖兽,还能帮到这里的你吗?只要杀了你,再带走山河社稷图,集我七绝门紫府仙台之力,还怕对付不了一只分神妖兽?”

    唐劫叹了口气:“只凭我当然不够,可若加上他呢?”

    距离唐劫不远处,伊伊骑着石净斋出现。

    看到石净斋出现,孟狂剑先是楞了楞,随即大笑道:“唐劫你不会以为凭这么个疯傻的天心就能和我们打吧?老子一人就能收拾他!”

    唐劫摇摇头:“你看错方向了,我说的不是他。”

    他指指天空。

    天空处,传送阵洞口骤然光芒大放。

    这是启动传送的效果。

    孟狂剑眼神急剧收缩:“这不可能!”

    唐劫建立的分明是一个单向传送阵,这样的传送阵只能指向固定的坐标,根本不可能往返,正因此孟狂剑和秋老进去之前都要先带齐布置另一个传送阵的材料,重新和这个传送阵结合,如此才能形成往返。

    可现在那芥子袋里的材料已经随着秋老的死化灰,怎么可能还有另一个传松阵在这个时候与这边对接?

    问题是他们不知道,秋老带去的芥子袋根本不是传送阵材料。

    真正的传送阵材料早在三人出现之前就已被唐劫送入阵中,也就是唐劫丢出的那颗石子。

    通过复制术的迷惑作用,唐劫成功骗过了三人。

    他之所以要在这里和他们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其目的就是为了给本体足够的布置时间。当秋老带着假材料进入山谷的时候,本体已经布置好传送阵,就等着传送过来了。

    不过有些事情,注定他们永远也无法知道。

    “死人,只需要看到结果就可以了。”唐劫冷酷道。

    下一刻,传送阵洞口射出一道光柱,一个巨人已借着这光柱飞出,重重砸落地面,掀起漫天风沙!

    “吼!”

    嘹亮的吼声震彻四方。

    本体唐劫,又回来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