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六十章 因果

第六十章 因果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随着卫丹柏的卸任,郑书凤成为卫家的新家长。

    上任后郑书凤面临着两个大麻烦,一是那些外地铺子的保护,二是卫家现在已是严重的缺钱。

    为了解决问题,郑书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外宣布特许一事,借助于特许权,郑书凤告诉所有人,唐劫又回来了,以此凝聚人心。

    然后郑书凤开始亲自走访各处,首先去的就是玉华派。一番言谈过后,郑书凤离山,玉华派掌门韩天机亲自送客。

    此二事一出,卫家的麻烦开始减少,郑书凤再下令收敛各地铺面,出售一些不盈利的铺子以回笼资金。

    接着郑书凤找上古家,提出以十万两银子解决之前的恩怨。她没有要古家离开或出售商铺给自己,对于赌场这类吸血式的经营她从一开始就没兴趣。古家对此自是大喜过望,十万两银子丢了虽可惜,但至少他们还能活着留在这苍龙府,不至于让人秋后算帐。

    最后郑书凤再亲自联系各家,以紫浆果特卖为饵,吸引各大家参股,再度聚拢了大批资金,卫家形势终于渐渐平稳下来,郑书凤拯卫家于水火危难之中的表现也因此获得众人赞誉,这家主的位置也渐渐坐稳。

    这一切前后花了三个月时间方告完成。

    消息传来的时候,唐劫正在万合园中的一处小亭中独坐。这里位于新秀峰的峰顶,从山上往下看,可以将大半个万泉城收于眼底。

    坐在亭中,唐劫正在认真思考着。

    郑书凤的作为并不让他意外,这个女人本就是极有手腕的,只是身为女人,缺了施展抱负的机会罢了。如今卫家有她领导,将来必会更加兴旺发达,蒸蒸日上,这到是应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话。

    真正让他思考的是自己在这件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尽管从一开始,唐劫就说过要把一切交给天意来决定,但事实上,他所做的那三件事还是悄然改变了一切。

    他宣布了退避,为卫家引来了麻烦;他把事情通知了牧毅,还给了郑书凤的母亲一颗药,使得郑书凤未回家帮丈夫。如果有她在,卫丹柏绝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

    虽然他做的每件事本身都不对卫家产生任何伤害,但其间接引发的结果却严重伤害到了卫家。

    最重要的是——在那之前他就看到了这结果。

    从这方面上说,唐劫作弊了。

    他说是交给天意,其实却是以自己的方式来悄悄扭转了天意,改变了命运。

    那么这样的天意,还叫天意吗?

    唐劫思索良久。

    他找不到答案。

    正想着,远处突然飞来一只仙鹤。

    那鹤穿破云层,发出清亮长啼,在看到唐劫后,一低头向着这边俯冲而下,落在唐劫身前,抖了抖翅膀笑道:“原来你在这里,却害得我好找。”

    唐劫见状忙站起来:“见过白丹前辈,前辈找小的有事吗?”

    仙鹤长声道:“有人要见你,随我去吧。”

    “有人要见我?是谁?”

    “莫说闲话,来了自然知道。”仙鹤说着已窜入云层。

    唐劫无奈,也只能跟着飞去。一人一鹤向西望阁而去,只片刻便到了阁前,唐劫见到谢枫棠正在阁前守着,来回踱着步。

    唐劫以前见谢枫棠都是在西望阁里,这次还是头回看到他在门口站着,看这架势竟是在等唐劫,神情还显得颇有些焦急。

    看到此景唐劫也微微一楞,心里多少明白了几分。

    果然这刻唐劫落地,谢枫棠已迎了上来道:“怎么才来。”

    唐劫看看西望阁,低声道:“谢院,是不是有大人物来了?”

    谢枫棠笑笑:“算你小子机灵,知道就好。是凤院回来了,指名要见你。”

    凤红鸾?

    一听到这名字,唐劫也震惊了。

    洗月派十九天魁之一,和明夜空齐名的凤红鸾,终于回来了吗?

    这刻听到凤红鸾要见自己,唐劫也不由深吸了口气:“凤院要见我?”

    谢枫棠拍拍唐劫的手道:“凤院长居红云峰,难得来一趟,把握机会啊!”

    语重心长。

    唐劫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亦不由一热,道:“请谢院放心,唐劫省得了。”

    当下便整理了一下衣衫,步入西望阁。

    来到门前,唐劫对着门口道:“学子唐劫,奉命前来拜见凤院。”

    对凤红鸾,他却是连弟子也不敢自称了。

    一把好听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推开门,唐劫看到对面正站着一人,负手而立,侧对自己,正看着窗外的风景。

    那隐约露出的侧面竟有种熟悉感,只是唐劫怎么也想不起是谁,只能先一躬到底:“唐劫见过凤院!”

    那人这才缓缓转过头来。

    看到对方的脸,唐劫先是一楞,随即脱口呼出声来:“原来是你!”

    那赫然是一张极美的容颜,生得令女子都要动心,却偏偏属于一个男人。

    而且这男人唐劫认识,赫然是当初杏花楼上,唐劫见过的那名妖孽男子。

    原来他就是凤红鸾!

    怪不得他来去诡秘,无人能查,甚至见到无妄真君也不行礼。

    这刻脱声惊呼,唐劫也自知不妥,忙道:“学子当日不知是凤院大驾……”

    那妖孽男子凤红鸾已道:“不知者无罪。我更感兴趣的是,如果你当初知道是我,还敢不敢去抢那无妄真君的无妄字?”

    唐劫没想到对方会问他这个问题,想了想抬头看向凤红鸾,用很坚毅的神情回道:“学子敢!求道之路永无止尽,当努力把握每一分机会。”

    凤红鸾听的连连点头:“说得好,道途艰难,仙路不易,每一分进取都当精进勇猛。对了,当日那枚无妄字,你现在可还在?”

    唐劫摇摇头:“已被学子用掉。”

    凤红鸾轻描淡写说:“你的洞察之道,就是通过它领悟的吧?”

    听到这话,唐劫面色大变。

    洞察之道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能耐,却也一直被唐劫敝帚自珍,秘而不宣,可以说从未对外显露过,没想到凤红鸾却轻轻巧巧一句话就点破了他的虚实。

    他是怎么知道的?

    是了,当日自己在杏花楼,面对无妄真君尤敢抢无妄字,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早已超过普通学子,无论是胆识,手法,还有阵道造诣都远超常人。

    要知道那时候可不比后来的仙缘会,仙缘会的表现有学院数年修炼功底,许多事都好解释,而那个时候他才入学一年,他表现出来的深厚阵道造诣就不那么好解释了。

    而偏偏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对方是凤红鸾,根本就没想过掩饰的事。

    一想到这,他心都凉了。

    突然间他明白了刚才凤红鸾问的那句“如果当初知道是我,还敢不敢去抢真君的无妄字”的真正。

    他问的不是面对他凤天魁有没有勇气,毕竟他当着真君都敢抢了,面对天心巅峰又凭什么不敢?

    他问的是:面对洗月派的人,你还有没有勇气为了一个无妄字暴露老底!

    如果这一刻再让唐劫回答,他绝对会说“不”!

    想到这,唐劫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凤院明察秋毫,是唐劫错了!”

    凤红鸾看唐劫的目光终于露出一线笑意:“年轻人,犯些错误没关系,怕的是自以为是。有时候你以为你将天下人戏弄于股掌间,其实却可能只是父母辈爱怜子女,不忍苛责,稍加放纵罢了。”

    唐劫听得心胆欲寒。

    此时他已彻底听明白了凤红鸾的意思,由于那次杏花楼的事,只怕凤红鸾早就猜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唐劫不明白为什么他没说出去,他自己给出的理由是关爱学子,他身为洗月学院院主,说是这洗月学子的父母到也不为过,当然唐劫绝不认为会这么简单,但这刻他知道既然凤红鸾摊了牌,他再装傻已不妥当,只能扑通跪了下去,喝道:“学子唐劫犯下欺瞒大罪,罪无可恕!”

    “起来吧,不必如此紧张。”凤红鸾却只淡淡道:“你不是石门派,秘境也不在文心境内。于我洗月派而言,那本就是我们的东西,能得到固然最好,得不到亦无损失。而就我个人而言,修为到我们这一步的人,更不是靠着资源就能堆上去的,意义就更加不大了。更何况在此事上,我另外还有一些看法……”

    “另外还有看法?”唐劫不解。

    凤红鸾悠悠回答:“其实那些资源到底是洗月派所得,还是洗月派中的某个弟子所得,其实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个弟子是否真心为了敝派。只要这个弟子是我洗月派的人,只要他是全心全意归于我洗月派,那么那些资源是落在他一个人身上,还是分散在洗月派众人身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后都是我洗月派的人用掉了。而若从实力方面考虑,一个强大的真君远比成百上千个脱凡巅峰要来得更有价值……”

    这是第一次,唐劫听到来自洗月上层的人陈述对秘境的看法,随着凤红鸾的阐述,唐劫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在凤红鸾的眼中,他的关注点从来就不是秘境归谁,而是掌握秘境的人是否忠诚于派内。

    在他看来,掌握了秘境的唐劫只要忠诚于洗月派,那就相当于秘境归了洗月派。

    而从资源分配的利益最大化角度考虑,集中所有资源打造出一个真正的强者,其实比人人沾光更能提升洗月派的实力。

    此外凤红鸾也不认为仅靠逼能逼出唐劫来。

    毕竟在那之前已经发生了顾长青的事,顾长青对唐劫的残酷对待早说明了唐劫不是一个靠刑罚能让他屈服的人。既然天神宫的鹰主都没能让他唐劫开口吐实,那凭什么洗月派就一定能做到?

    面对一个不怕死的家伙,有时候任你修为通天亦是无奈。

    逼,未必逼得出来;放,则可能放出一个本派真君。

    如何选择自然明了。

    正因此,这些年来他也一直在观察着唐劫。一方面是继续确认唐劫是不是秘境得主,仅凭杏花楼所见,凤红鸾只是比别人有更多的理由怀疑,却不能完全断定。另一方面就是看唐劫是否算得上是一个忠诚的人。

    当然这种观察不是全天候跟随,主要是搜集关于唐劫的资料,加以分析。

    说白了就是杏花楼之见,使得凤红鸾对唐劫的注意比其他人更多些,正因此,他才能最后确认唐劫就是秘境之主。

    种种原因使得凤红鸾对唐劫一直处于观察之中,直至今日,才终于和他相见,摊牌。

    “之所以今日找你摊牌,主要还是因为两件事。一是你对洗月派的忠诚还待观察,但你对卫家的态度,却颇得我欣赏。”

    凤红鸾的一句话揭开迷底,让唐劫恍然大悟。

    冥冥中总是存在着因果关系,唐劫对卫家的处置,不管世人如何看待,至少在同为修仙者的凤红鸾眼中,已是无可挑剔了。

    明白了这点,唐劫大声对凤红鸾道:“唐劫蒙洗月派栽培,定当一生忠于洗月派,永志不渝!”

    凤红鸾却不为所动,只是淡淡道:“是吗?那你告诉我,何为洗月派?”

    何为洗月派?

    这个问题让唐劫一楞。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凤红鸾已道:“洗月派,这不过是一个名字。它是无数修者的集合,代表的也是无数人的意志。今天,是凌霄掌尊统治洗月派,他的意志便是洗月派的意志。明天若是换了萧师叔任掌尊,那么他的意志也便是洗月派的意志。可若是这两人的意见相悖,那么……你又当如何去忠诚洗月派呢?”

    这话问得唐劫目瞪口呆。

    不过他终于明白了凤红鸾的意思,半膝跪下:“唐劫今生定以凤院意志马首是瞻,不敢有违!”

    “我?”凤红鸾却笑了笑:“一个小小学院派罢了,若你追随我,只会将自己放入不利处境,终是不必了。我不会强行指令你听谁的,从你之前所为,我也早已看出,你这样的人,本就不当是强行指派。若要你真心对待,那便先需要真心待你。如那吴家二老便是如此。”

    唐劫低头不敢言。

    凤红鸾已继续道:“正因此,我不会对你强行约束,只需将你置于派中,感本派恩典栽培之功,假以时日,自然会以派为家,悉心呵护。刚才跟你说那些话,只是希望你明白,派中修者众多,意志纷杂,不管你将来听命于谁,附骥于谁,至少在行事之前,都先考虑一下门派的未来。”

    唐劫肃然起敬:“是,学子明白了!”

    “既如此,你当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以及为什么我要见你了吧?”凤红鸾道。

    唐劫想了想已然明白:“凤院刚才说今日找我摊牌是因为两件事,这第二件事,只怕就是指七绝门了吧?”

    凤红鸾那极美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线笑容:“你知道就好,若非如此,我也不能最终确定你就是唐杰。说起来,你的真正暴露依然是你自己有意所为,我也不过是比常人多了几分疑心。只是你有好东西却只卖给七绝门,当真是可恶之极。难道你是觉得鄙派就出不起好价钱吗?”

    唐劫苦笑:“是学子的错,我只是……”

    “只是觉得就算出的起也未必愿意出,对吗?”凤红鸾淡淡道:“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如我所言,你依然欠缺一些对本派的忠诚。若你真心想为洗月派好,以你之谋,会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法子吗?终归是你习惯了为自己殚精竭虑,不习惯为洗月派用尽心思吧。”

    唐劫听得怔然。

    是啊。

    他的确是担心洗月派会趁机压他价钱,甚至反过来把他抓起来,所以不愿意把东西卖给洗月派。

    但凤红鸾说得没错,他连天神宫都对付了,连七绝门都能合作了,还会不能解决这点小事?

    终是用心不够罢了!

    这也是凤红鸾对他的不满。

    若不是看在他对卫家的表现还算符合道义的份上,只怕凤红鸾接下来要做的选择就真是把他抓起来逼好处了。

    想到这,唐劫也是额头汗下:“是学子自私惯了!”

    凤红鸾淡淡道:“知道错,那就改吧。”

    “是!既如此,不如就干脆请凤院代劳收购如何?学子愿以售给七绝门六成的价钱给凤院。”

    “那不还是应了你之前的担心?”凤红鸾淡淡道:“罢了,就以九成的价钱吧。不管怎么说,总是栽培你的门派,又为你遮风挡雨,便宜一成总是要的。另外,你是不是和七绝门密谋了对付天神宫?”

    “是!”

    “天神宫为兽炼门死党,铲其羽翼对我洗月派也是好事。等什么时候天神宫的爪子再伸进来,你若对付不了,可通知我。我会着情安排出手,也省得你再整天用那些阴谋算计。当然,我也是要找你收些费用的。”

    唐劫大喜:“多谢凤院!”

    “既如此,去吧。”凤红鸾挥了挥手,唐劫这方告辞离开。

    离开西望阁,与谢枫棠又说了些话,唐劫这才回去。

    回去的路上,唐劫心情依自激荡不已。

    凤红鸾的说话,为唐劫的心灵打开了一扇窗户。

    在那之前,他从未想过洗月派的高层中竟然还存在着这样一种思维。

    是的。

    何需非要把秘境捏到手中?只要把掌握秘境的人收入门派,一样是对秘境的利用。

    终是自己眼界小了,又因为天神宫的缘故,就觉得所有人都想着算计自己,抢夺自己。

    如今拨云见日,唐劫也是心情大爽,恨不能长啸一声。

    天意!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天意吧!

    当他选择了让天意去对付卫丹柏时,凤红鸾也就选择了信任自己!

    这个时候唐劫突然明白了自己之前没想通的问题。

    人生在世,谁不希望把握命运之骰呢?

    道理上可以天意决断,公平处之,感情上,却恨不得随我心意,天意施罚。

    纵不能把握命运,亦不仿效法蝴蝶。

    扇一扇翅膀,观涛生云灭!

    所以,虽然自己影响了天意,但是谁能说被影响的天意就不是天意呢?

    想到这,唐劫突然停步。

    那一刻,他站在新秀峰上,负手而立,面朝天阙。

    心中突有所悟。

    有学子经过,看他呆立道上,凝滞不动,诧异想问,却自有一股灵潮涌来,将学子们推开。

    随后一把清朗好听的声音传来:“唐劫有所感悟,正自问心悟道,莫要打扰于他。”

    随着这话出,唐劫所立处已生出无形气墙,将所有学子隔于墙外。

    唐劫这一站,就是三天三夜。

    三日之后,唐劫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他放声大叫起来:“我明白了,此,即为因果!”

    因果之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