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章 归墟

第七章 归墟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暮然回首,唐劫看到一位身穿紫衣的老者正站在通往高台的最后一层石阶上。

    他对着唐劫微微一笑:“心为人所使,性为心所向。你或许觉得自己已用尽全力,毫无保留,但你的心知道,你没有那样。极致的刀意,是舍弃一切的刀意,这种舍不仅舍命,也舍法。你学的太多,也太杂。杂而无序,乱而无章,何来极致?若想使出那样的刀,先把自己的法理理清吧。”

    唐劫听得目瞪口呆。

    这一刻无数念头在脑海涌过,许多原本想不通想不明的地方,在这老者一番言论下,竟是纷纷豁然开朗起来。

    是的!

    他之所以如何努力都使不出那样的一刀,就是因为他的手段太杂了。

    面对无数的敌人,一个又一个的底牌,正是这样的手段让他获得胜利。可正是这种分段施展的习惯,束缚了他的进展,使他达不到那种极致的地步。

    所谓极者,自然应当是凝缩一切,不留退路,爆发而出!

    想到这,他对着那老者深鞠一躬:“多谢前辈指点,唐劫铭感五内!”

    那老人微微一笑。

    他低头,看看脚下的台阶,然后摇摇头叹口气说:“这最后一步终是上不去了,来拉我一把吧。”

    说着已伸出手。

    唐劫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这老者竟是让自己把他拉上高台。

    水月洞天规定了必须以自己个人的力量上山,谁也不能借助外力,这拉人一把毫无疑问当属违规。

    但唐劫只是犹豫了一下,便伸出手来,拉住那老者的手猛地往上一拉。

    二人合力,那老者已踏上石台。

    站在石台上,老者看看四周,呵呵笑了起来:“英雄台……哈哈,老朽我终于也上了英雄台了。”

    言语间却是带着无尽唏嘘的意思。

    唐劫看看老头这样,想了想终忍不住问道:“敢问前辈是……”

    那老者这才如梦初醒,笑道:“到是忘了介绍。老夫血战堂罗涵真。”

    听到罗涵真这名字,唐劫心也是一惊:“原来是血河真人!”

    这血河真人罗涵真在洗月派颇富盛名,而最出名的就是他杀人之多。

    据说这位血河真人手下的修者亡魂少说已有上千之数。

    上千之数听起来正常,可象这样的修者只要有个千分之一,剩下的就都是死人了。

    因此这位血河真人至少在杀戮方面,就是真君都未必比得上。

    不过这到不是因为他残忍嗜杀的缘故,而是因为他的位置——他是血战堂的第一副堂主。

    罗涵真其人实力极强,据说曾参与过十天魁的争夺,却最终负于血战堂堂主萧可博,从那天起他甘于副位,成为萧可博的第一副堂主。

    按照洗月派的一向惯例,第一副堂主实事,从这天起,这位血战堂第一副堂主便领着堂下弟四处征战。

    在这大治之世里,他是洗月派少有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征战度过的修者,血战堂又是战部三大堂的主战堂,数百年征战,有此战绩自不足奇。这还是他自恃身份,对普通弟不屑动手的结果。

    正因此,唐劫一战杀兽炼门弟上百才会如此轰动,这样的战绩无论放在哪个门派都属辉煌。

    这刻听到来者是血河真人,唐劫已是肃然其敬:“探堂弟唐劫,见过罗堂主!”

    罗涵真挥了挥手:“我知道你,要说风头,最近几年你的风头还胜于我。看来我洗月派未来之栋梁里,除卫高辰,沈正波,华依,萧淑秋,北沧寒那几个外,要不了多久便又要加个你了。”

    唐劫忙道:“堂主厚爱,唐劫愧不敢当!”

    罗涵真说的几个,都是洗月派目前声名最盛的弟,北沧寒在其也不过是垫底人物,如彭耀龙,戚少名等人更是没资格进入。罗涵真竟然说自己与他们并列,连唐劫一时都觉得惶恐。

    罗涵真淡淡道:“年轻人谦虚些是好事,过谦便是虚伪了。这能进到这水月洞天的,哪个不是能人所不能方才得来的资格?若入了水月洞天,还无信心展露头脚,也未免过于无自信了些。”

    唐劫霍然警醒,肃然道:“堂主说的是,唐劫定当努力奋发,向更高目标迈进。”

    “如此才对嘛。”罗涵真点了点头:“对了,这水月洞天你来了多久?”

    唐劫回答:“来了有三十二日。”

    “三十二日……不算长,我听说你外出十年,积累贡献,当可支撑一段时间。”

    “弟积贡献三万三千百点,可在水月洞天逗留一百一十日,如今尚剩七十八日。”

    “七十八天……”罗涵真背负着手想了想,问:“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尔资质在这七十八日当可再进一层,何不继续努力,每天和墙上这些东西磨甚嘴皮?这些个东西,看看也便罢了,用于借鉴足矣,过于深研反忽略己身,不为正道。”

    唐劫苦笑:“非是弟不想,只是我已入三枯。”

    已入三枯?

    罗涵真这才注意到唐劫头上那一缕白发。

    “原来是这样……”罗涵真摇了摇头笑道:“是我老眼昏花了,竟然连这都没注意到。难怪你就此止步了,看来是没自信能在剩下的时间里,突破三枯了。”

    唐劫回答:“先前的资源都用于突破开识了,要过三枯终是力有未逮,故而停于此地钻研先辈遗泽,打算有所领悟后再继续登山,也许能有所助力,到那时能攀多高就攀多高吧。”

    罗涵真哈哈笑了声:“你小到也想得开。既然你已在镜壁前参悟二十余日,我看该参的你也都参过了,不如就继续上峰吧。这半山的风光虽好,终不及高处。有些东西,你莫要看他写得好看,也不过一时热闹……我问你,你可有兴趣与我一起继续共攀水月峰?”

    与你一起继续共攀水月峰?

    唐劫有些稀罕地看了罗涵真一眼。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刚才这上台阶的最后一步还是自己拉他上来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罗涵真应该是天心巅峰,化魂期修者。

    在他这个境界,再进一步已是无比艰难。

    虽然说洗月派从未规定到了多少修为就不可以进水月洞天,但是水月洞天本身的布置,就相当于告诉所有人,等级低的好进,等阶高的,进了也没多大用。

    比如他罗涵真就是如此,以他化魂期的修为,要想再上层楼,那便是紫府了。

    这意味着罗涵真几无进步可能,也就代表着没可能登顶。

    因此对绝大部分人而言,修为到这一步,进水月洞天已没什么意思了。

    当然,如果不考虑登顶,只是在这洞呼吸一下浓郁灵气,那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对以十年百年为单位计算的真人们而言,这几十天的时间,也真心没多大意思。

    唐劫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山脚下一步步走到五百米英雄台的,或许他真的也有突破与提升,但是以他的实力,其突破幅度必然有限,五百米英雄台只怕就是他的极限。

    罗涵真看出他心所想,笑呵呵道:“怎么?觉得我老头没什么前进可能,真就上不去了?”

    唐劫讪笑道:“弟岂敢……”

    他话未说完,罗涵真已向着那台阶走去。

    一步跨出,正在那石阶上,又哪里有丝毫先前的力有未逮的状况了。

    唐劫怔住,罗涵真已转回身来:“怎么?还要我拉你吗?”

    唐劫这才如梦初醒,忙过来踏上石阶,刚上来忽又停下,道:“请前辈稍等片刻。”

    “恩?”罗涵真回头看他。

    只见唐劫已走向镜壁,一指落在那镜壁上,竟是开始书写起来。

    罗涵真见此,也不催他,只是笑嘻嘻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唐劫书写完毕,这才回到罗涵真身边。

    罗涵真问他:“写了什么?”

    唐劫答道:“弟不才,写了一段关于自身对道的感悟。”

    “已经有所悟道了吗?”罗涵真点点头:“不错,不错。”

    说着已自转过身,朝山上去了,唐劫忙跟于其后。

    从五百米往上,来自水月洞天的阻力又大了许多,压力已不再始于下方,而是无所不在。这压力使得修者在登山时不得不全力运行体内灵气以抵抗,一方面恢复更加艰难,一方面却也是无时无刻的不在修炼。

    这也是为什么唐劫之前没有上去的缘故,因为一旦上去,那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且再无法停止。而以他三枯劫的状况,越修炼越倒退,在五百米以上时间越长越不利自己,因此才选择先在英雄台上逗留,直到最后时刻再发起冲击。

    当然,早些上去也有好处,就是更多时间的修炼可以让突破三枯劫变得更快一些,哪怕不能在这水月洞天突破,回去之后需要经历的波折也会减少。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唐劫同意了跟随罗涵真上山吧。

    跟在罗涵真的身后,唐劫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着。

    他看到罗涵真背着手,神态然,全无一丝登山应有的艰难。

    步履闲,两个人很快就到达了五百五十米的平台上。

    罗涵真回头看看他,见唐劫虽然气息粗重,却还能坚持,微笑着点点头:“看起来还不错,果然是尚有余力。”

    唐劫却摇摇头苦笑:“前辈谬赞了,看来这百米的峰头,就是我的尽头了。”

    “哦?”罗涵真抬了下眼角道:“怎么说?”

    唐劫回答:“刚才一路登上,看似轻松,我却已尽全力。这百米的冲击,无一天时间,我怕是上不去了。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从上得此台阶开始,我体内气息便随周遭压力自行运转,三枯正在加剧。越往上越难行,我之实力却在下降,百米以上当再无可能。”

    “这样么……”罗涵真点了点头:“可惜啊,本还想与你走到那七百五十米的洗月天堑,观云祖手迹,你却终究是没那个福份了。也罢,也罢,人生路漫漫,能走到哪步便是哪步吧。既然仅可止步百,那便在百米一览风光也好。”

    说着已自坐下,闭目歇息。

    唐劫见状也不敢多言,自在一旁休息。

    待歇得差不多了,站起到:“堂主,我休息好了。”

    “唔。”罗涵真应了一声,睁开眼看看他,也不说话,继续向山上走去。

    这一次的五十米,走的时间分外长。

    唐劫咬着牙,一步一步向上行进。

    可惜的是,路越来越难行,实力却在不断下降。

    只是短短五十米路程,唐劫一路行来,白发骤增,两鬓竟已是皆见白霜。

    这五十米,唐劫最终走了一天半夜方才到达。

    等他到达时,罗涵真早已坐在那里等他许久了。

    看到唐劫上来,罗涵真说:“既已无力再等,那便全力冲三枯吧。”

    “弟知道了。”唐劫恭声回答。

    向农堂弟要了百米的奖赏后,唐劫便将之前的灵草尽皆服用,在这平台上修炼起来。

    三株灵药的食用,使得唐劫境界再涨,然而这增长的修为表现却是只一夜功夫,唐劫便须发皆白,脸上更是密布皱纹,形貌枯槁一如老朽。

    这代表着唐劫的三枯劫已正式有了火候,凡体渐死,灵体未生,此时此刻的唐劫,实力已下降到连转期都不如了。

    前头已无路,坐等归去日。

    这似乎就是如今的唐劫境遇的最好写照。

    从这天起,唐劫便在这百米高台处每日修炼。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在这不间断的修炼过程里,唐劫的气血愈发衰竭,身体也越来越虚弱,那是他三枯劫愈加成熟的表现,此时的唐劫,实力已下降到连百炼都不如的水准了。

    然而唐劫依旧努力着,修炼着,每日就这么坚定的过去,哪怕无法突破,也绝不浪费在这水月洞天的一丝一毫。

    相比之下,罗涵真到显得闲许多。

    在唐劫止步百米高台后,罗涵真只陪了他一天,就又向峰上走去了。

    唐劫不知道他走了有多高,只知道一天后他又回来了。

    提着一壶酒,坐在高台上,对酒当空,大口大口地喝着。

    那酒香传来,异香扑鼻。

    于是乎,一场奇异的画面就这样徐徐展开了。

    一位化魂期的真人每日里登登山,看看风景,拎酒回来喝;一位看起来比他还老的年轻人则每日里就是盘腿打坐修炼,并且越炼越老,越炼越看起来要随时完蛋的样。

    他们之间也会相互交谈,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交流些修炼心得,很少提及自己。

    就这么着,一过就是四十多天。

    今天唐劫还在修炼,如今的他看起来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

    罗涵真突然走过来,袍袖一挥,两人之间已多了张小案。

    手再挥,却是几碟小菜出现在了案上。

    罗涵真将酒往案上一搁,道:“来,喝酒。”

    唐劫微愕,却还是走了过去,正要取酒杯,罗涵真却道:“就这么喝。”

    那酒壶已直直飞向唐劫,壶身微微一倾,酒液已从壶溢出,直入唐劫口。

    唐劫就觉得全身一股热流涌出,走遍全身经络,大量的灵气随之升腾而起,在体内奔腾呼啸出一股长江巨浪般的声威。

    “好酒!”这一大口酒下肚,唐劫再忍不住喝出声来。

    罗涵真却是手一招,将酒壶收回,竟不再让他喝了,只是道:“吃菜。”

    酒是好酒,菜却是普通小菜。

    在饮过那如琼浆玉液后,再吃这凡俗饮食,便只觉得食之无味。

    唐劫却终究什么都没说,更未再继续索酒,只是陪着罗涵真吃菜。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吃了好一会儿,罗涵真才突然道:“你不想问,我今天为何请你喝酒吗?”

    想了想,唐劫回答:“想来是堂主的时间不多了吧。”

    听到这话,罗涵真身体猛的一颤:“原来你猜到了。”

    唐劫轻轻叹了口气:“一开始或许还想不明白,过了这许多时日,又怎会还不明白?能在这水月洞天自由进出的,除了农堂弟,还有一种人啊。只是我从未想过,第一次来水月洞天,就会看到归墟前辈。”

    归墟!

    这正是水月洞天存在的根本原因。

    大派无数前辈们只要条件允许,在临死前总会选择来到水月洞天,将一生修炼精华在释归天地的同时,尽数留于这片空间。

    这也是水月洞天存在的根本,是水月洞天之源头。

    当唐劫看到罗涵真身为化魂真人却可以自由上下水月峰上,就彻底明白,罗涵真是大限将至了。

    正因此他才会来到这里,坐等天年。

    只不过罗涵真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即将归墟之际,竟然还能碰到一位有缘进入水月洞天的后辈。

    坐在地上,罗涵真遥望天际,长声道:“我罗涵真,自进入洗月派以来,迄今已有一千二百年,本正当盛年,可惜历经苦战,暗伤不断,寿命缩减,大限终至。本来我以为要和其他的前辈们一样,孤独终老于此洞,除农堂弟外,再无一个能与我相伴。没想到上天待我不薄,值此将死之际,竟然会有一名我派后进弟入洞修行,陪我度过这最后的时光,此乃我罗涵真之大幸!”

    说着他转头看向唐劫:“我是相信缘分的,你我能在此地相遇,即是有缘。唐劫,我膝下无,我问你,我死后你可愿行孝之事为我送终?”

    唐劫微微怔了怔,随后点头:“弟愿意!”

    “给我磕头?”

    唐劫只犹豫了一下,然后仍旧点头:“弟愿意!”

    “很好!没想到我罗涵真死前竟然还能得一,甚好,甚好!”说着罗涵真突然哈哈仰天大笑三声,一仰头将那酒壶的酒喝尽了,随后自去了一角坐下。

    他就这么缓缓坐在地上,喃喃道:

    “千年索取,一朝奉还,生归于我,死归于天……”

    体内灵光泛起。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