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二章 舍身剑

第三十二章 舍身剑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西门的长平街是九合城有名的烟柳巷,整条街上林立着数十家的春楼。

    生意最好的应当算是飘红楼了。

    据说飘红楼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床上功夫好不说,最难得两点。一是常有新人,这一点对于飘红楼的老客而言极为重要。常来新人才能常去常新。二是有修过仙的姑娘。

    修过仙的女子,再差也是个修士,就算无缘天道,一生富贵却是没问题的,正因此,除非天性淫荡,自甘下贱者,否则要找修仙女子苟合,却是不易。而象这样的姑娘,通常就只有一种来路——强抢。

    六大派治下虽是大治,亦不乏各种事端。偶有小门派触怒上仙,动辄灭家之罪,首恶处死,余者陪罪更属平常,一如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同样的道理。总有一些修过仙的姑娘因此沦落风尘,她们曾经的努力不会给她们带来免罪的机会,只会让她们拥有更高的身价和更多的客人。

    飘红楼就是这样一个女修的地方,修仙者体魄强大,凡女往往不堪使用,一夜下来通常动辄十数女方可满足,虽有换女之快乐,也有人讨厌这种情况,认为打乱节奏,有些女人被生生干死也是有的。有了女修,这些事就可以避免许多。

    不仅可以用来招徕男修,即便是对凡人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民间不乏大量的凡人为了某个女修豪掷万金之事。

    原因无它,炫耀!

    比如同街的牛屠户,据说就曾以自己十年积聚为代价,在飘红楼玩过一个修仙女子,从此以后每日吹嘘不已,说仙人又如何,自己也上过。

    连屠户都可以拿来当资本的事,那些豪门富户又如何能例外。

    不过黑煞对女修到是没太多兴趣。

    “那些个女修大多是被制住了的,有法也不能施,又是被强卖,一个个脸苦的给死了娘似的,哦,对,她们的娘也的确都死了。玩起来就象死人,有什么好的?”黑煞一边嘟囔着一边大步跨入飘红楼,他身边跟着的小十二就象个幽灵,无一人能看见,只是每当有人要从他身后过去,就会碰的撞开,象是撞到鬼一般。

    小十二不理他,黑煞的嘴却停不住,一边说一边进的楼子,还没坐下就喊:“大爷驾到,还不让你们姑娘们都出来接客。”

    那几名飘红楼的伙计被黑煞这气势震了一下,他们到底是经历的多了,一眼看出黑煞是修者,而且绝对是境界不低的修者,虽看出来路却不敢怠慢,忙迎过来,一人陪笑道:“仙师法驾光临,正好楼里还有两位女修空着,小的这就带仙师……”

    “不要!”黑煞一摆手:“不要女修,你们飘红楼的女修姿色一般,生意却是头牌,早他娘被不知多少男人睡烂了。老子就要凡人,要好看的,越漂亮越好,长得清爽,最好是才来不久的,要十个!”

    黑煞大巴掌一扬,露出五根手指,喊出十个。

    那伙计明显被黑煞的要求弄得楞住,一时不知道是找五个还是十个,好在旁边的大茶壶已接上道:“原来仙师喜欢嫩货,那到是巧了,前几日正好来了位新人,是个女修,年纪却不大,尚未接客,正好今日梳洗。”

    “今日梳洗?还有这等事?”一听这话,黑煞眼都直了。

    梳洗是青楼女子第一次陪客的说法,简单的说就是卖处。

    凡女梳洗还算常见,女修梳洗便是少之又少了。

    黑煞对女修不感冒是因为觉得她们一长的不好看二服务差三睡到烂,如今出来一个梳洗女修,至少后两者是没了,忙问道:“相貌如何?”

    “青春秀丽,人间绝色。”那大茶壶毫不吝啬地回答,看来对这女修颇有信心。

    黑煞摸着下巴点头:“好,好,那到是要好好看看了。不过梳洗女修,此乃盛事,为何贵楼却不见大动静啊?”

    女修梳洗,这件事绝对是可以引来一批豪富巨贵的,就算黑煞身为真人,论财力也未必比得上人家。

    但是看现在楼里的动静却是不大,好象飘红楼对此并不在意一般,让黑煞大感费解。

    那大茶壶忙陪笑道:“那是因为这次的姑娘与以往不同,她是挂户于此。”

    “挂户?”黑煞楞住。

    所谓挂户就是说,这姑娘不是青楼买下来的,并非贱籍,而是自由身。简单的说法,就是某个姑娘缺钱花了,自己找上青楼说我到你这儿卖身,大家分钱。

    这样的姑娘,由于是自由身,权利会大很多。就算是卖身,她们也是可以挑选的。

    简单的说,在青楼你只要足银子,老鸨是不会管你长的丑美的,但姑娘却可能嫌你。作为自由身,她是有权不接客的。正因此,你不仅要给出好价钱,还得要自己讨好姑娘。不然姑娘若是不愿,你有钱都花不出去。

    同样的原因,这梳洗的日子也是由女修自己定的。

    “是。”大茶壶道:“刚才突的就来了消息说要梳洗,着实是仓促。妈妈也劝过她,让她稍待几日,待为她知会了各路大户再说,她却执拗不愿……”

    黑煞哈哈笑道:“好,好极了。这简直就是老子的机缘啊。”

    没了那些富户,黑煞要夺美芳心的难度自然大减。

    不过也不全是没难度,就在他不远处,也有修者在坐,看其气定神闲的样子,多半也是个灵环真人,未必就输给黑煞了。

    不过黑煞不认得此人,他是天神宫出身,单是这来历就可压对方一头,因此也不在意。

    这刻几名大茶户退下,先为黑煞叫了几个姑娘伺候着。

    不过黑煞知道有那么一位姑娘等着梳洗一事,心中早如小猫挠爪,哪还对眼前的庸脂俗粉感兴趣。

    好在等待的时间不长,片刻后,梳洗的时间终于到了。

    待到那姑娘从楼里出来时,只是一眼,黑煞便大生好感。

    这姑娘却是与别个明显不同,不穿锦衣,不尚罗裙,只穿了一件翡翠小衫,薄施粉黛,脸蛋儿生得却极标致,清清爽爽的模样,不是高门大户的贵女,却有着小家碧玉的秀丽,一双俏丽的大眼睛更是灵动之极,就这么送来如水秋波,却是我见犹敛,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好生爱怜一番。

    大堂上方是一处小台。

    那姑娘上了台,往台前一站,已是引得下方群狼欢声涌动。

    “三千两银子!”已有人上来就喊了个天价。

    旁边大茶壶已咳嗽一声道:“诸位,这位殇月姑娘乃是脱凡女修,岂是凡俗之物可买。固此,本次买卖只以灵钱为准,也可用其他等价物交换,决定权则由殇月姑娘定。”

    众人同时沉默下来。

    还是黑煞率先打破寂静:“三千灵钱。”

    “五千。”不远处另一桌上的白脸真人亦自开价。

    对于灵环真人而言,为了一个喜欢的女人花个上万灵钱到也未必就稀罕了,因此这刻一开口就是两千两千地往上涨。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黑煞或许会和那人较劲,不过今天显然事起仓促,没有那么多的大户争夺,若是还要以高价竞得,未免相当于错过好时机,而且他来的仓促,也没那带这许多钱。

    因此补叫了一个六千后,瞪了那修者一眼,要不是有小十二在这里盯着,他这刻怕是已出言威胁了,以他天神宫的身份,还真不怕对方。

    没想到对方好象有备而来,竟然直接就叫了一万出来,还洋洋得意看了自己一眼。

    黑煞知道坏了,他突然想起这殇月姑娘是几天前就来这里挂户的,只是尚未正式卖身而已,此人多半那时就已看中此女,就等着这刻了。

    他有备而来,自己在钱上多半拼不过他。

    心中正自焦急,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怎么?钱不够?”

    黑煞低声回答:“谁想到会这么巧,遇着有女修梳洗。”

    “那就用东西抵押嘛。”

    “我能有什么可抵押的?”黑煞翻了个白眼。

    “你身上的法宝不多的是?当然,最合适的还是天神甲。”

    黑煞一楞:“你开什么玩笑?你不是说此行不得暴露我身份吗?”

    “所以让你秘密取下给那姑娘啊,只要那姑娘看见,就知道你来路,自然就会对你高看一眼。你也知道,此次竞争,关键权还在于姑娘自己。”

    黑煞眼睛一亮,回头道:“多谢十二郎提醒。”

    他回头对空气说话,别人也看不见,只觉得莫名无比。

    不过下一刻,黑煞已用了个障眼法,将身上穿着的天神甲脱下来,用布包了送过去。

    那台上的殇月姑娘掀开包袱看了一眼,随即楞出惊骇的眼神。

    黑煞对这姑娘的表现兴奋,得意洋洋道:“本人今天来得仓促,没带什么钱,就以此物作为抵押,一万灵钱,姑娘看还可?”

    其实以他这上品法宝级的天神甲,至少也值得五十万灵钱,只不过这小子狡猾,知道若是抵押高了,只怕会被对方顺势敲走一大批钱,因此故意压价。

    那姑娘果然连连点头:“自是够的。”

    声若黄莺出谷,婉转清鸣,听的人心舒爽。

    黑煞已是得意的哈哈大笑,斜眼看了旁边那真人一眼。

    那白脸真人哼了一声:“也不过就是一万。我出一万五。”

    黑煞抬抬手:“那我便抵押一万六吧。”

    “两万!”那真人又叫。

    黑煞继续道:“那我便也抵押两万二吧。”

    “荒谬!”那白脸儿真人一拍桌子喊了起来:“你押的什么东西,说值多少就值多少?”

    黑煞懒洋洋回答:“反正比你值钱就是了,付不起就赶快滚蛋。”

    他靠着天神甲终于压过对方,这刻心情大好,说话也霸气无比。

    那白脸儿真人被他气得面现红潮,一拱手道:“五静观南风子见过道兄,不知道兄出身何门。”

    “五静观?”黑煞仰头想了想,头一摇道:“没听说过。”

    那白脸儿大怒,五静观虽不是什么大派,但在九合城一带也算有些名气的,他是观主的师弟,在观中一人之下,实力亦算不俗。没想到碰上这黑脸的竟如此难缠,也不知靠什么东西竟弄得他进退不得。

    这殇月姑娘是他在几天前就看中的,当时便惊为天人,知道是尚待梳洗后,便一心想拔了她的头筹。尤其他修炼一种秘法,女子红丸对其大有裨益,无论是色是利,都不容他放过这姑娘。

    如今眼看即将得手,却被这货横插一杠子,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这白脸儿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毕竟他也不确定对方来路,惟恐万一。

    正在犹豫间,却看到那殇月姑娘的目光瞅向自己,那眼神似哀似怨,竟带着几分不舍与哀求的意思,令白脸儿心中一颤。

    想这姑娘属意的终究还是我,只是不知他拿了何法宝作为抵押,拼死竞价。是了,此人看样子多半也是真人,随便一件法宝也在十万灵钱以上,自是够的。殇月姑娘虽然不愿跟他,却也无法。

    只是要我出十万灵钱买她一夜,又太过昂贵……

    左思右想,一时竟难以抉择。

    这时那姑娘哀怨眼神再来,黑煞猖狂笑容浮现,白脸儿终有些按捺不住,暗叫一声:终不能让这小子太过得意,否则我今日在此便名声扫地了。

    痛下决心,已是从芥子袋中抽出长剑,遥指黑煞,一字一顿咬牙道:“可敢与我一战?”

    他这一抽剑,两边的立时吓的呼啦啦跑开。

    反倒是那几个大茶壶见怪不怪,跑到另一边按动门柱,就见飘红楼顶部竟然自动打开,现出夜空,那意思却是两位要打可以,天上去打,别砸坏了我们这里的瓶瓶罐罐。

    更有几位修者同时现身,紧张注视着台下这两位真人,其中赫然也有一位天心在。

    黑煞到是露了难色。

    他来这里之初就答应过不惹事,没想到事情却主动惹上了他,心中难办,低语道:“喂,你看见了,这是他逼我的。”

    这话自然是对十二鹰说的。

    黑暗处,一个声音回来:“速战速决,不要闹得太大。其实你说的没错,就算真被唐劫看到了,也未必就知道你是天神宫的人,就算知道你是天神宫的人,也未必就知道你是派来对付他的。老大他们谨慎没错,却终究是有些过了。”

    “就是就是。”黑煞大喜:“还是十二郎明理啊,多谢十二郎!”

    他本来是希望小十二允许自己报天神宫身份,没想到小十二竟是许自己打上一架,他在这地方熬了五天,早熬的全身难受,能打架自是再好不过,再听十二郎说话帮自己,心中更是得意欢喜。

    这刻看着那白脸儿真人喝道:“战就战,谁怕谁?跟我来!”

    说着嗖地一下已冲上云霄。

    那白脸儿自然也跟了上去,两人竟是真的就在空中大战起来。

    其实黑煞若是没把天神甲给殇月,他只要露出此甲,那此战多半就战不起来,但他把天神甲给了殇月后,没好意思要回来,而且他也自信没有此甲也照样能赢,所以更不屑对那白脸儿说身份,直接便大开大阖地与对方战斗。

    六大派出身,历来是压同阶一筹,除非是散修或小门派中的天才,否则无可能与六大派出来的人比肩。这白脸儿实力不过如此,黑煞却是六大派同辈中也算佼佼者,因此两人一打起来,白脸儿很快就被压制住。

    黑煞更是得意笑道:“臭小子,现在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吧!”

    要不是还顾忌着十二鹰他们的吩咐,黑煞只怕早把天神宫的名号打出来,非要吓得此子纳头跪拜,那殇月姑娘不要钱的投怀送抱不可。

    尽管如此,可此人作战时声如雷霆,身若电光,如今又是夜空,一打起来就是满空噼里啪啦雷霆大作,仿佛狂风暴雨,平地旱雷,要说不惊动全城,其实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唐劫正在屋子里苦思,就听外面轰隆隆乱响,分明是有人在交手,便也向外望去。

    就见天空中两道人影交相闪烁,一黑一白,那白的明显不是黑的对手,对方速度奇快,实力更是惊人。

    唐劫一时间也看得有些入神,眼看那白的已越来越承受不住,甚至开始求饶,黑脸的修者却依旧狂杀不止。就在这时,天际一道炸雷闪现,突然在这天空战场映出第三个人影。

    那是一个孤单,瘦弱的身影,就那么站在空中,看着远方。

    看到那熟悉的面容,唐劫陡然一颤。

    “残痕!”他轻呼出声。

    夕残痕!

    他绝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到夕残痕。

    当年卫家之事后,唐劫知道夕残痕出走,也曾派人寻找,不过却一直未找到。反倒是他回到学院后,收到过一封夕残痕的来信,说他另有奇遇,不需要再到洗月派来,但是唐劫救助他,给他机会重获新生的恩情,他永远不会忘记,将来有机会定会报答云云。

    知道夕残痕无事后,唐劫也便熄了心思。

    本以为以后都很难有机会再见,没想到这一刻却会看到他。

    他此刻就站在战场,电光将他的身影照的纤毫毕现。

    黑煞见到,吃惊道:“十二郎?你怎的现形了?”

    少年微微抬起头:“隐匿的目的在于接近目标,待到杀人之时,集中全身气血力量于一击,便再不可能保持隐匿。因此,当接近目标准备杀人时,也便是现形之时。我如今距离要杀的目标足够近,自然再无隐匿之必要。”

    “那也是杀人之后再现形才是。”黑煞笑道:“再说这小子哪里是我的对手,不需要你出手。”

    少年摇摇头。

    他伸出右手,手上抱着一层厚厚的布帛,然后取出一把短剑,那短剑无剑柄,只得一截剑刃,通体呈灰色,却流转出丝丝血光。

    持剑在手,少年踏空而行,走向黑煞道:“我要杀的不是他,是你!”

    “什么?”黑煞一呆。

    回答他的是三个冰冷字眼:

    “舍身剑!”

    刷!

    一道剑光骤然亮起,若贯日长虹,狠狠刺向黑煞。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