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三章 经历

第三十三章 经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站在黑煞的尸体前,天神宫一众人阴沉着脸。

    一个时辰前还生龙活虎的黑煞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人的剑下。

    这着实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十二鹰老大看向夕残痕:“你说过会没事的。”

    此时的夕残痕已不再是隐身,而是公然出现,只是一张脸变得雪一样白。

    他的舍身剑虽然强大,却也只有一击之力。

    一击出手,无论有功无功都会耗尽全身力量,再无出手能力,可以说是毕其功于一役的战斗方式。正因此,他才能以转之身杀黑煞。

    如果那一剑没有得手,死的便是他。

    “我没有说过会没事。”这刻夕残痕回答:“我说的是如果他敢惹事,我就杀了他。”

    “可那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出来了!”一名真人怒斥:“现在黑煞与人争斗,闹的满城皆知。你一剑出手,未能阻止事态,反倒是杀了个自己人。你狠,十二小,此事定要报知上风,你擅自出手杀自己,定要以门规处置!”

    十二鹰的俏丽女轻咳一声:“话可不能这么说。小十二的确在出来前就说过,若黑煞惹事便出手杀人。我等此行关系重大,为捕唐劫,天神宫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岂可因他一人而受影响。小十二不过是行壮士断腕之举,至于说此举到底有没有用,那也不是你梁真人说了算的,需得宫里定夺才是。”

    “可是放黑煞出门却是他提议的!”

    “却是我们所有人许可的,梁真人,我知你与黑煞是好友,却也不能因此就是非不非往我们小十二身上泼脏水吧?他是出手狠了点儿,可这不也是没办法吗?黑煞出门一事,是十二提议,却不能因此就说是他的错,毕竟做主的不是他,而是何,李两位真人和我家老大。”十二鹰的五弟也道。

    这话一出,那梁真人立时不敢言语。

    他可不敢把责任推到那两位心魔真人身上。

    而且十二鹰说的也没错,这事虽是夕残痕出的主意,却是大家点的头,不能一出事就怪小十二的头上。

    这刻只能恨恨道:“谁知道这小想什么,没准他就是想暗助唐劫,心人就是信不过。”

    十二鹰老大色变:“闭嘴!小十二的来历这里人都知道,用不着你来提醒。他能成为十二鹰,自然是通过了考验,检验过忠诚的,你若再敢如此说,小心我已诽谤伤之罪将你告至宫里!”

    这话一出,那梁真人再不敢说话,只能怒道:“老不管了。”

    一甩手,已自回屋了。

    十二鹰老大见状,也只能叹气一声,回头看向夕残痕:“你没事吧?”

    夕残痕歪了歪头:“刚吸收了一个灵环的血气,感觉不错。”

    老大笑笑:“你啊……走吧。”

    “那这里的事?”十二鹰一人问。

    “事已发生,多说无益,顺其自然吧。”老大道。

    此时此刻,他只能希望唐劫没有看到这一幕,又或者看到后以他一贯胆大包天的风格也不在乎。

    飘红楼的这场战斗,来的过去的也快。

    当天神宫人众皆已退避的时候,下方还有无数人聚集一处,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久久不肯散去。

    毕竟这样的热闹于他们而言,是轻易见不到的。

    喧哗人群里,唐劫负着手在人群窜行。

    那些纷纷嚷嚷的说话声自动钻入他的耳,其不乏亲历者有声有色的描绘,在去掉那许多道听途说,有意夸大的东西后,一幕青楼争斗的场景已跃然出现在唐劫眼前。

    令唐劫感兴趣的是一件事。

    那个待梳洗的姑娘叫殇月。

    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是夕残痕妹妹的名字。

    夕残痕的妹妹,怎么会跑到青楼里来挂户卖身?

    夕残痕为什么要突然暴起杀黑煞?

    “十二郎……”唐劫轻轻咀嚼着这个名字。

    唐劫不知道这是不是黑煞对夕残痕的称呼,只是有人听到了黑煞对着空气叫一个人,而在那之后不久,夕残痕就出现在两人对战的天空,公然亮相。

    黑煞对他的走近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直到那惊天一剑的刺出。

    根据这楼里人的说话,在这之前,此人一直不曾存在,但黑煞的表现却好象他一直都在自己身后。

    精通隐匿之道!

    唐劫不由想起了当初侍梦对他说过的话,夕残痕在隐匿方面似乎极有天赋,并且有志于此,成为最出色的刺客型的修者。

    一个刺客型的修者,突然公然现身,他的妹妹则出现青楼,再加上十二郎这个称呼……

    那一刻,唐劫的眼闪出精光。

    他终于明白了。

    “一定是这样,他故意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发现他!”唐劫一下明白了。

    唐劫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夕残痕就是十二鹰的末位小鹰,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入天神宫的,但显然他没忘记当年唐劫对他的恩情。

    他想要报答唐劫,但他却找不到唐劫,没办法,唐劫现在的行踪太诡秘了,他压根不能有丝毫的暴露。

    夕残痕又不可能满世界大喊我是夕残痕,唐劫出来见我,所以他就必须想办法。

    黑煞一事,就是他想到的最好办法,这一天或许根本不是巧合,而是蓄谋已久的必然。夕残痕故意选择在拍卖会即将开始前的夜晚出现在天空,这个时候唐劫在合城一带的可能性最大。然后再故意借助争斗将自己暴露在全城之下,故意刺出那惊天一剑,就是为了让唐劫能看到自己。

    想到这,唐劫也不由吐出长长一口气。

    为了见到自己,夕残痕只怕也是用尽了心思,想尽了办法,并冒了大险。

    至于自己猜测的是不是真的,很轻松就可判定。

    夕殇月!

    很显然,夕残痕留下的消息不是让唐劫找自己,而是去找他的妹妹。

    想到这,唐劫举步向飘红楼走去。

    —————————————

    飘红楼内依然灯火通明,虽然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甚至还死了一个人,但人们该有的生活依旧会有,只要不是其他五国打进来,大家便只管醉生梦死,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又多了些酒后谈资。

    唐劫入楼,自有大茶壶迎上,殷勤招待。

    唐劫也不客套,直接道:“听说这里刚才有女修待梳洗,我特意赶来,不知现下情况如何了。”

    “哎呦客官,您可来晚了一步。这不,就为了适才那女修,两位大真人都冲到天上去打起来了,又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小,突然就一剑杀了那黑脸的。那血啊,从天上掉下来,跟下了场血雨似的,真不知哪来这许多血。瞧瞧,还落了些在楼里,有几个姑娘都沾上了,忙不迭去换衣服呢。”

    唐劫被他一通废话弄得好生不奈道:“我问你那女修呢?”

    “自然是被吓回去了。人家好生生出来求个美好夜晚,谁曾想发生这种事,当真是什么心情也没了,这梳洗一事自是作罢,留待以后了。”

    听到这话,唐劫笑笑,取出几枚灵钱放到那大茶壶手里:“去帮我通知一下那位殇月姑娘,就说在下金少秋求见。”

    金少秋正是当初抢夕殇月,被唐劫屠灭满门的那个金家公。

    时过境迁,当年的许多人,夕殇月或许都已忘怀,但这位曾经强抢过她,提前十几年要给她梳洗的金家公,是一定不会忘的。

    唐劫以此名求见,夕殇月定然知道是谁来了。

    那大茶壶一看是灵钱,喜得眉开眼笑,不过一听唐劫要求又犯了难,道:“姑娘现在心情不好,说了谁也不见的。”

    “你就去递个话,他若不见,我也不怪你。”

    大茶壶大喜,忙去给姑娘传话了。

    片刻后回来,对着唐劫作揖:“恭喜公,姑娘愿意见了,就在后进东厢房。”

    说着已领了唐劫过去。

    跟着大茶壶一路走去,来到一处清雅小屋前,那大茶壶对着屋内喊了一声:“姑娘,人送来了。”

    这方退去。

    屋内传来一个清幽温婉的女声:“公既然来了,怎不进来小坐?”

    唐劫推门进入,就见不远处床头坐着一名女,眉眼间颇有几分当年夕殇月的样,只是清纯不在,如今正坐在梳妆台前对镜描眉,虽然举止淡然,却颇带了几分自信与英气。

    唐劫不由脱口赞叹道:“当年的小姑娘,终于长大了。”

    夕殇月抬起头,看向唐劫,嘴角现出一丝笑意。

    她盈盈起身,来到唐劫跟前施了一脸:“殇月见过公,多年不见,公风采依旧。”

    “客气。”唐劫托起她,两人一触即分,夕殇月这才走过去将唐劫屋后的门关上。

    这个动作有些暧昧,唐劫却知其深意,右手已连施印法打向各处,探察可有监视。

    夕殇月见状道:“公放心,这里早被我布置过,无人可以随意监视此处。”

    “那就好。”唐劫话是这么说,还是信手布了一个探测阵,若有高手靠近,他可以在最快时间里发现。

    夕殇月也不以为意,反是赞道:“公如此谨慎,难怪天神宫至今奈何你不得。”

    “侥幸罢了。对了,残痕现在如何?”唐劫找了张凳坐下问。

    “他现在身在天神宫,是鹰堂十二鹰之一,好得很呢。”

    “他怎么会跑到天神宫去了?”唐劫不解。

    大派择人历来极严,想当初唐劫为了入洗月学院,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没想到夕残痕竟然轻易就入了天神宫。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夕殇月叹息一声,这方将他们兄妹这些年经历一一告知。

    原来当年夕残痕得了无量剑后,便和夕殇月一路闯荡。他本打算等唐劫回来后,就去追随唐劫。

    但他到底年轻,做事情不够机密,当初用无量剑杀人时,其实还有不少人知道这对兄妹。如今那些追他们兄妹的人都死了,自然知道是他们干的。

    值此大世,杀人并非大事。别看那些修者动辄杀人,其实他们也都是有分寸的,杀人之前还要先找个由头。那些不问青红皂白胡乱杀人的,早被屠灭处理掉了。

    夕残痕到底只是孩,做事不密被发现的下场就是被追杀。

    于是兄妹俩就开始了一场逃亡。

    正是因为这场逃亡,使他们彻底失去了回到唐劫身边的机会——在逃亡,夕残痕依仗无量剑不断反杀追兵,导致手的血债也是越来越多。

    由于追杀他的代表都是正统的力量,因此死去的那些人,其有部分甚至就是洗月派的人。

    唐劫不知道的是,夕残痕这个名字甚至还出现在洗月学院的悬赏任务榜单上,只不过唐劫长期闭门不出,因此竟一直不知此事,直到任务无法完成被自动取消。

    正因为这个原因,夕残痕才意识到此时再回去找唐劫已经没用了。

    由于无量剑不受控制,他已造下太多杀孽,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唐劫也帮不了他,强自出头只可能将他拉下水。

    夕残痕也是个有骨气的,因此竟干脆不告诉唐劫,只推托有事,不再去学院。

    但是他修仙之心并未解脱。

    就在那时,天神宫的人找上了他。

    “天神宫?他们知道你们是心人?”唐劫大惊。

    “是知道哥哥,不是知道我。”夕殇月回答。

    天神宫找上夕残痕,并非无意。

    多年以来,大派相互提防,皆有暗布置。要得到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修者的角度考虑,修仙是为了逍遥与长生,谁也不愿为人卖命,隐姓埋名,为人作棋。

    正因此,要想得到好的暗,往往就需要一些有着特殊身世来历的人。

    比如当年的书名扬,就是如此。

    他是心人,却因毁家之恨而甘为天神宫卖命。

    夕残痕也是一样。

    他的手里已经有了太多心人的命,不管他怎么想,他都已经成了通缉犯,洗月派不会放过他。

    而且他早年矿洞的遭遇同样不堪,因此对心也未必有什么归属感,对洗月派不会有什么好感。

    再加上他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战力,不屈斗志和逃亡过程的种种智慧,天神宫自然就会注意上他。

    应该说,他们想的没有错。

    夕残痕其实的确对心和洗月派没什么好感,只是他们恰恰不知道,在这个过程,在心国内,在洗月派里,还有那么一个人,是夕残痕绝对不会去伤害的,而这个人偏偏就是唐劫。

    这一点,由于唐劫和夕残痕之间接触的时间短,天神宫并未查出来。

    事实上他们不仅不知道这个,甚至不知道夕残痕还有个妹妹。因为在那之前,夕残痕故意布了一出戏,制造了妹妹的假死。

    夕殇月假死后并未离去,而是换了个身份继续跟在哥哥身边,两人自有秘密联系之法。于是兄妹俩就这样一明一暗,戏耍洗月派追兵,直到天神宫人的出现。

    在接到天神宫抛来的橄榄枝后,兄妹俩经过一番商讨,觉得一直这么追杀下去也不是个事,最终决定去天神宫。而且唐劫和天神宫的恩怨他们也清楚,当时就觉得,加入天神宫,未来或许能对唐劫有所帮助。

    抱着这一想法,兄妹二人便投靠了天神宫,直至今日。

    至于今天之事,正如唐劫所料,的确是夕残痕故意让唐劫看到自己,好让他来找自己,顺便也帮唐劫先干掉一个真人。

    这段经历听起来简单,说起来却格外的长,尤其是那段在心的逃亡与追杀经历,几度险死还生,虽然夕殇月说的口气平淡,唐劫却听出一股惊心动魄的味道。

    单是这段经历,听起来竟是不逊于唐劫前些年遭遇的各种风险。

    据说夕残痕最狠的时候,甚至以一己之力硬拼杀死了一位脱凡修者。

    杀一个脱凡当然不算了不起,但要知道那时候的夕残痕才初入门径没多久,说到越级杀人,这小比唐劫更狠。唐劫大部分时间是越一阶杀人,极少越两阶,夕残痕却是经常性地越两阶杀人,他杀过的比自己高出两阶的对手数量是唐劫数倍,听得唐劫也无语对苍天。

    “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在听过后,唐劫也只能如此道:“对了,那残痕又是怎么成为十二鹰的?”

    夕殇月回答:“哥哥答应了进天神宫后,起初并未离开心。那时天神宫只希望哥哥以暗身份在心潜伏下来。但事实是他潜伏不了,他的形象已被太多人知晓,他又不象公擅易容改装,而且他生性刚强激烈,不懂隐忍,所以动不动就和人厮杀。天神宫见他如此,实在不是个做暗的料,但他又擅战,便调他去莫丘,加以培养。正好那时鹰堂要挑选一些少年作十二鹰后备。十二鹰各有训练不同,其末鹰主刺杀,训练凶狠残酷。哥哥心性坚定,竟然通过了考验,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从此成为十二鹰备选。三年前,原来的十二鹰战死。哥哥在十数名候选杀出,终于成为正式的鹰堂十二郎。”

    “原来是这样……”听到夕殇月的回答,唐劫亦是一番唏嘘。

    想了想,他说:“对了,按你们的说法,你们之所以会有今日是因为那老者赠送了你们这把剑,还给了你们三种法门?”

    “是,若无那老人,我兄妹也无此际遇。只可惜那老人有若神龙见首不见尾,自那之后便再未相见。”夕殇月叹息道。

    “大千世界,能人异士众多,保不准就是哪位惊世大能给你们的好处。”唐劫笑道。

    没想到夕殇月却摇了摇头:“奇人不假,说是惊世大能却未必,此人在世间应当是名不经传的。”

    “哦?你们不是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吗?怎么会知道他名不见经传?”

    “因为在他赠给哥哥的三本法门里,有一本题有落款,我猜若没错的话,当是那老人的名字,因为没听说过,故知当无名气。”

    “哦?叫什么?”

    “藏青锋。”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