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九章 尽在掌握

第三十九章 尽在掌握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轰!

    外间陡地传来一声巨大震响。

    众人同时冲出去看,就见一道闪电正落在远处,巨大的雷霆将整片区域都映在电光,带出无数道乱窜的电流,看起来惊人已极。

    在那电流踊跃里,是大片的流光溢彩冲天飞起。

    “是库房!”南凝江脸色一沉道:“合城总库的防御大阵被击破了!”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眼前都是一晕。

    合城库房可以说是合城最重要的地带,自唐劫大肆劫掠后,各地库房就被严密保护起来,布下大阵严密防守,没想到这个时候却再受袭击。

    最要命的是,为了缉捕唐劫,十二鹰他们也是从各处调人,其就有部分是从总库调来的人手。

    也就是说,此时正是库房守备空虚的时刻,再加上这惊天一电破开防御阵,整个库房立时变成不设防之地。

    这刻随着远处电光消解,就见一道人影冉冉升起。

    黄越运足天目看去,不顾天目刺痛如针扎,终于看清那人,失声叫了起来:“唐劫,是唐劫!”

    此时出现在远处天空的唐劫,自然不再是什么复制体,而是真正的唐劫本人。

    他双手一举,风潮漫卷,烟雾腾起,已将整个区域笼罩,接下来自然便是祭起社稷图,将整个库房打包走人。当然,这其间免不了还要对付一些留守之人,就见风啸云卷之,库房一带已是响起一片喊杀之声。

    “快去救人!”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所有人同时向库房飞去。

    此时此刻,总库遇险,唐劫又出现在那边,大家自是再顾不得法华天阁,只是带了还活着的罗山十三煞(这几个好歹也是通缉犯),便一起向库房飞去。

    库房上空依旧硝烟弥漫,只是动静却已渐渐小了,看样唐劫已快把事办完。

    就在这时,南凝江突然停了下来:“不对。”

    “什么?”众人一起看向南凝江。

    看着远处烟雾,南凝江道:“唐劫为什么要劫总库?”

    “自然是为了库藏啊。”八鹰道:“这些日他不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吗?”

    南凝江摇摇头:“问题是他要的不是那些库藏,而是五气朝元丹。既然唐劫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过法华天阁,那他打算怎么得到五气朝元丹?就凭那个洗月暗?既然他打算靠暗带出药来,那为什么明知罗山十三煞的举动却不阻拦,反而利用他们来迷惑我们?仅仅是为了骗过我们?要说骗过我们,我承认他做到了,可是拿到药的这个大目的没有达到,那又有什么意义?”

    众人一听,恍然醒悟。

    对啊,唐劫的真正目的还是五气朝元丹,达不到这个目的,就算他耍了众人又如何?就算他成功的戏耍了大家,没有拿到五气朝元丹的他,某种程度上也还是失败了。

    唐劫可不象是一个会做无用功的人。

    三妹周芳华也道:“还有件事说不通。”

    众人一起看她。

    周芳华道:“迷雾符,你们不觉得那张符扔出来的有些奇怪吗?正是因为那张符,黄越才错失了迅速看破所有人的机会。可是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谁会扔出那种符?而且是那样高级的符?”

    混乱局面下,扔符互斗是常有的事,可是谁会去扔迷雾符?

    “还有……”那一直很少说话的二鹰也道:“唐劫要想如此戏弄我们,那对局面的掌控就很重要,在时机上不能出半点差错。可是唐劫既然伪装成死人,那他又是如何掌握局面的?”

    夕残痕道:“他有个草精叫伊伊,能与树木沟通。”

    “那只适合外部,天阁内不行。”

    “那分身呢?”

    众人再度无语。

    那一刻南凝江脑海突然闪现刘老四踌躇惊讶的表情还有彷徨迟疑好象在接受什么指令的举动,他心恍然大悟,叫了起来:“不是分身,那只是用来迷惑我们的,天阁里另外还有一个人!”

    “还有人?”大家同时呆住。

    “是那个神秘的桂真人?”有人问。

    “不,绝不可能!”黄越断然否定,他是知道桂真人形貌的,如果那个桂真人敢来,就绝瞒不过他的眼睛。

    一名小鹰已道:“那就是另一名暗?”

    洗月暗众多,唐劫能联系一个,自然也能联系其他人。

    南凝江立刻否认:“不!这个人是给那洗月暗下令之人,也是真正的取药之人,他掌握着唐劫的所有计划。这个人很重要,重要到……”他看向远处总库区域隆起的硝烟:“重要到唐劫不惜己身,也要把我们引出来,为他创造离开的机会。”

    大家终于明白唐劫为什么要攻击总库了。

    用那个大家都不知道其存在的人去取五气朝元丹,然后唐劫本体再现形,以声东击西之法再保护那个人离开,当然,顺便再丰富一下自己的荷包。

    好一套连环计!

    “可是五气朝元丹还在我们这儿!”五鹰提着手的芥袋叫道。

    所有人同时看向那芥袋,眼神古怪。

    五鹰也意识到不好。

    他们从红巾大汉手抢来芥袋后,因为并不在意五气朝元丹,所以也没细看,直到这刻才想起,以唐劫的性,都走到了这步,应当没理由放弃才对。

    五鹰一把打开芥袋,向里看去,脸色陡然变得惨白。

    他抬头看向南凝江:“没有丹药。”

    没有丹药!

    五气朝元丹竟然不在芥袋里!

    所有人都觉得脑一晕!

    “该死的混蛋!”有几人已沉不住气的喝骂起来。

    不用问,此事当是那洗月暗搞鬼,在将丹药放进去后,又偷偷取了出来。

    南凝江一转身道:“二弟,四弟,五弟,妹,七弟还有梁真人随我回法华天阁,三妹你带其他人去库房追唐劫。”

    “是!”所有人答应一声,已分成两队向着两处逸去。

    南凝江带着人已急急赶回法华天阁。

    当他们来到这里时,发现这里果然已走了不少人。

    拍卖会经此一闹,已是再开不下去,一些人留之无趣,自然离去,剩下的人则是因惊魂未定,还未及离开。

    “封住阁门,剩下人等不许离去,让黎堂主查一下,哪些人已经走了,妹你去把在场人的身份也查一次。”南凝江大声下令。虽然知道唐劫在这里配合的帮手多半已经不在,他还是下令了闭阁清查。

    同时南凝江也找到刘老四的尸体。

    老五摸索了一下刘老四身上,对着南凝江摇摇头:“不在他身上。”

    南凝江神情不动:“应当是被取走了,老四,还原战场,看看都有谁靠近过此人。”

    “是!”四鹰点头,已然发动回溯法术,双目微泛神光,就象是看破无尽虚空一般,看向那遥远的过去,一些杂乱的画面在他眼不断闪过,跳跃出班驳的影象。

    他努力看着,将每一个画面都记在心里,口更是喃喃道:“没有……没有……不是……这个也不是……”

    回溯法术是一种消耗极大的法术,想要回溯的时间越远,要求与消耗也就越高。

    即便是天神宫精挑细选出,能够使用回溯法术的弟,四鹰对回溯的运用也依然极为吃力。

    好在这一次他比较幸运,作为事件的参与者,他所想要追寻的事件距离此刻时间并不太长,因此对他来说还不是太过劳累,若时间再长一些,甚至可让四鹰大病一场,生命力也大幅下降。

    终于,四鹰叫了起来:“我看到了,有人在刘老四身上摸走了五气朝元丹!”

    “是谁?”

    “不知道!”四鹰大喊:“那个混蛋蒙着脸,他就好象知道我会回溯一样,他在雾里穿行,我根本看不到他的样……”

    “他的身形,他穿的什么衣服,他从哪里过来的!”南凝江连问。

    “他趴着,在地上匍匐行进,我从没见过那样爬的,很壮,很结实。穿的是……仆人的衣服?妈的,是仆人,这个混蛋是个仆役!”

    “什么样的仆役?”南凝江喝问。

    “我在看!”四鹰大声回答。

    画面还在他眼跳跃着,随着时间不断回溯,那爬行的身体也在倒退着,渐渐退到一群人间,然后他看到那人站起来,一道符纸从空窜回,落到他手上。

    “哦,妈的,迷雾符真是他放的!”四鹰大叫。

    可算找到罪魁祸首了。

    然后他看到那人的手往脸上去,他知道,自己就要看到此人的真容了。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轰的震动一下,四鹰受到震荡,整个人猛地往前一冲。

    影象破碎!

    “不!”四鹰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声。

    要知道这一下影响,他已无力再发动第二次,而每一次时光的推移,都会让他回溯的难度增大,可以说一下打扰,便彻底破坏了他找出真凶的机会。

    “是哪个混蛋!”老四愤怒大吼起来。

    霍然回首,老四的面色立时傻掉,喃喃说了句:“天啊!”

    法华天阁外,大量藤蔓有如黑色触手般舞动出死亡的风潮。

    就在老四转身的那一瞬间,一道黑触已如鞭般电闪而至,直卷向老四,缠住他的身体将他猛地向外一拉。

    此时正是老四刚使用过回溯,体疲力竭的时候,面对这一卷竟是无力抵抗,被那触手一下拉了过去。

    “不!”他大声尖叫。

    “老四!”南凝江喊了一声,一把抱住老四的身体,接着是老二老五也一起扑上。但就在他们扑上的同时,更多的藤蔓已飞卷而来,一下卷向阁内无数人众。

    惊呼声四起,有那身手好的修者固然是立刻与这些触手战成一团,也有那只是为了做买卖而来的普通人,却是当即被卷了下去。

    随后就听外间一片咀嚼声大起,片刻后,就听轰的一声,无数骨骼已如雨般疯狂射出,落向阁内每一处,鲜血更是将整个法华天阁都染成血红。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惊骇欲绝,此时老四的身体还在被卷着,只是靠着南凝江等人死死拉住才没被卷下去。

    南凝江大叫:“这是黑孽,老二,用圣剑!”

    那二哥右臂一抬,一截剑刃光辉已在他手臂出现,斩向妖藤。

    这一剑下去,妖藤寸断,阁外甚至还传来一片凄厉嘶吼声。

    几人这才将老四抢了回来。

    正庆幸际,突然间一声冷哼响起。

    听到这声冷哼,南凝江心底猛地一寒:“不好!”

    就见那无数藤蔓突然齐齐伸出,如标枪般猛地刺向老四。

    “阻!”南凝江大急出声,全力推掌。

    只是这黑孽并非初生,而是早就出现在地下经过一番血肉喂养后成长起来的喂养,合城内,大阵发动,杀生无数,大量的血肉为黑孽饱食,实力暴涨,即便是对灵环真人也不逊色。

    百手千藤如枪射至,贯穿南凝江等人的掌风,震碎护体天神甲,刷地刺进老四的身体,再闪电般收回,在一瞬间里,老四的身上已飚射出无数血水。

    他的身体被扎得象个筛一般。

    作为已经度过三枯的脱凡巅峰,老四并未死去,但是下一刻,妖风狂卷,寒潮涌至,大片的冰霜火焰已同时涌来,弥漫在这法华天阁的小小空间,老四再无法躲避,在这恐怖的法术大潮发出自己人生最恐怖凄厉的惨叫。

    阁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巍然矗立,背对着阳光,将脸遮在黑暗,使人看不清其面貌,毫无疑问,这一手正是对方所为。

    “老四!”南凝江发出痛心大叫,回望那莫名出现的黑影,他倒吸一口冷气:“你没走?”

    黑影发出低沉而沙哑的冷哼:“尔既分兵,我便杀之!”

    尔既分兵,我便杀之!

    这便是唐劫的行事作风。

    眼前出现的,正是本体唐劫。

    那在阁内与刘老四通话的唐劫,其实一直就是这本体,至于化成死人,如今在库房大肆行劫的则是分身。本体代替分身取药,分身则掩护本体离开,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其实还是为了掩护本体的存在。

    作为唐劫做大的底牌,最核心的关键,非到最后时刻,唐劫都不会将其暴露。

    本来本体是要离开了,但是在看到南凝江分兵两路后,他便又杀了回来。

    无他,南凝江这一路的实力,本体已可对付。

    “你得死!”看着老四就这么惨死在那片风霜雨雪下,南凝江的心情已愤怒到极点。他长声狂呼着,对着唐劫本体推出一掌,空便生出一个金色手印拍向对方,同时那老二已祭出一柄宝剑,妹则低啸一声,声若哀鸣,听在人心,竟不由的生出一丝悲悯之情,欲战而无力,老七则挥手洒出一片灰色云团飘向对方。

    三位灵环真人和一位脱凡巅峰同时出手,威势之大可想而知。

    唐劫却只是冷笑一声。

    如今的他,早已不将灵环放在眼里,就在不久前,他的金刚之体已正式进入期,实力已相当于心魔期真人。

    正打算一口气收拾了这四人,突然一个意念传来。

    唐劫眉头一皱,随手挥出一掌,接下那金色手印后,震飞那灰云后,却是任宝剑落在身上,血光乍先,唐劫已闷哼着退开,喝道:“还原之人已死,在下去也。”

    身影一闪已自向着远方去了。

    南凝江等人正要追,就见那黑孽的无数藤蔓已再次舒展着袭来,逼得四人不得不联手应对,时机稍纵即逝,那黑影却已瞬间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天际已传来一声嘹亮的呼啸。

    “孽障受死!”

    随着着呼啸声,就见天际已飞来一只巨手,猛地向空压下,穿过那无数藤蔓的阻挡,正打在那地底黑孽本体上,激的黑孽发出长长的凄厉嘶声。

    接着就见拳影轰轰轰连续落下,一连十八拳落在那黑孽身上,就听砰的一声,黑孽终于不堪承受,竟在这十八记重拳下粉碎消散,再不见一丝残留,惟在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裂缝。

    “何真人!”南凝江等人同时叫了起来。

    来者正是何岳阳,也惟有心魔真人才有如此实力,举手投足消灭实力大进的黑孽。

    唐劫本体之所以退走,就是因为得到了何李二人脱困的消息。以他的实力自然是不惧何岳阳的,莫说何岳阳一人,就是何李二人联手,唐劫本体也足可应付。

    问题是这样一来就暴露了他的最大战力。

    心魔期是唐劫的上限,却不是天神宫的上限,就算不考虑紫府大能,在心魔期之上还有化魂期,还有天心巅峰,还有天魁级天心,还有数以百计的恐怖数量。

    杀两个心魔简单,杀了之后引来更强的才叫麻烦。

    既如此,还不如留着这两个家伙不杀,对他们望风而遁,让他们以为在武力上,现有的层面已经够解决问题了。

    这样当有一天,真要是被对方找到的时候,凭借现有的力量,唐劫至少还有翻盘的机会。

    正是因为这一考量,唐劫本体才会毅然放弃杀死南凝江他们,故意负伤,脱身离去。

    所以别看唐劫一直在冒险,其实他一直在主动降低和控制着风险。

    这刻何岳阳来到,已沉声问:“情况如何?”

    南凝江面色悲痛:“老四去了。”

    听到这话,何岳阳也是身体微颤,半响才道:“贼狡诈,暗藏帮手。库房那边也受到了唐劫袭击,不过李松已经去了,当无大碍。只是这整个合城都已被唐劫布下大阵,在击破库房防御阵后,大阵便自动消解,反倒是城主府又遭袭击,是那个桂真人干的。如今全城受袭,我等被他牵着鼻走,无暇他顾,想再抓他怕是难了。”

    唐劫在整个合城都布下大阵,如今硝烟四起,城内死伤惨重,各处要害受袭,百姓惊慌奔走,鹰堂疲于奔命,唐劫混水摸鱼下,大摇大摆就可出城,根本就用不着遁法挪移,所以就算明夜真把全城都封空锁禁,也挡不住他的离开了。

    幸运的是,唐劫总算没把事做绝,虽然布阵杀戮,却网开一面,给予人逃生之机,因此受伤者众,死亡者有限,尽管如此,这满城遭焚的情况下,其实际伤亡只怕依旧要大得惊人。

    此时的唐劫,正在充分发挥一个仙人能够拥有的能量,在这敌人的土地上大肆破坏。

    一想到费尽心思去抓唐劫,却落了个鸡飞蛋打的结局,何岳阳亦不由心如死灰。

    他沉痛说道:“这一场,终是我们输了。”

    “不!”南凝江却突然道:“我们还没输。”

    他反手观掌,微笑低语:“恰恰相反,一切都尽在掌握。”

    ———————————

    远处天空,望着下方城市弥漫的硝烟,唐劫(分身)道:

    “计划完成。”

    “哦,终于拿到五气朝元丹了,接下来哥哥就可以准备冲击天心了。在敌人的国度里冲击天心,嘻嘻,想想就觉得过瘾。”趴在唐劫肩头,伊伊拍手笑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唐劫笑笑,随手取出一物,正是那瓶拍下来的五气朝元丹。

    有了此药,唐劫估计最多一两年,他就能完成冲击天心的壮举。

    正如伊伊所说,能在敌人的国度上冲击天心,无疑是一大壮举。

    想到这,唐劫心亦是豪情大起。

    敌人虽多,实力纵强,他唐劫又有何惧,不照样将他们戏弄于鼓掌上。

    一边想着,唐劫已一边打开瓶。

    异变陡生!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