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章 太玄钟

第五十章 太玄钟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尖啸依旧,杀戮狂飚。

    在血与沙中劲飞,唐劫继续挥洒着自己的激情。

    如果战斗是强者的舞会,那么盛大的高潮才刚开始;

    如果杀戮是死亡的盛宴,那么宴会也不过初上头菜;

    唐劫就象是一个忙碌的厨子,将所有追猎他的人都当成待宰的羔羊,飞快的挥舞着手中的战刀,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生命,并将其包装成节日里盛大的礼物隆重推出。

    当然,在这个过程里,少不得要先展开一番生与死的较量。

    寒光闪过,人头滚滚。

    又是一名天神宫弟子倒地。

    唐劫麻利的收刀,取走芥子袋,然后向着黑雾中隐去,这一切如今早已做得驾驭轻熟。

    就在要退避的时刻,一记掌风骤然拍来。

    唐劫回手相抗,这才发现这一掌威力极大,自己竟无法相抗,对撞中唐劫闷哼一声飞起,随后是一道人影急冲而至。

    “梁真人?”

    冲出来的正是那曾被夕残痕一剑斩杀的黑煞好友梁春生。

    这位春生真人大概是找唐劫找的最努力的一个,他把黑煞之死的所有恨意转在唐劫身上,因此倾其一腔仇恨,全力追杀唐劫,正因此他是独身一人追至。

    这刻看到他,梁真人眼都红了,上手就是一掌拍来:“唐劫受死!”

    汹涌掌风裹卷着黑雾袭来,带起一片呜呜长啸。

    唐劫起初到不以为意,随即便察觉这啸音有些不简单。

    啸音中带着一股慑人心魄的力量,令人听后只觉得心情郁结,烦躁无比。

    唐劫知道这梁真人最擅长的就是乱人心神,迷惑众生之法,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魔音刚一入耳,就让唐劫小受影响,出手动作稍慢了慢,下一刻梁真人的手掌已狠狠拍在唐劫胸口上,将他一掌击飞。

    梁真人狞笑道:“中我的蚀阴掌,看你还怎么……”

    他没说下去,人已哑然。

    衣物飘飞里,现出一件金光凛凛的战甲。

    天神甲。

    梁真人那阴毒绝伦的一掌正打在天神甲上,只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手印。

    能在上品法宝级的天神甲上留下这么深的手印,这一掌威力可见一斑,可惜终是没能伤到唐劫皮毛。

    梁真人也不由楞了楞,随即表情变得越发凶狠起来:“依仗宝甲又能如何?给我死来!”

    说着他已飞空跃起,手掌再度下拍,这次却是拍向唐劫的脑门。

    与此同时,舞空之音贯彻长空,即便唐劫封住双耳竟也挡不住魔音入脑。

    下一刻他眼前一花,四周竟再不见梁真人,知道这是魔音彻底影响了他的感知能力。

    人虽不见,攻击的浪潮却是席卷而来。

    唐劫脚下生风,身形急转,已是发动乱风步凭空消失在原地。

    “你躲不掉的!”梁真人的急啸再度响起,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身处在无数个方向。

    恍惚之间,唐劫竟看到那些黑雾凝聚出一片狰狞头像,在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猖狂大笑。

    这是乱神加剧的结果。

    从起初心情郁结,到后来的不见踪影,再到现在幻象丛生,这乱神秘法对唐劫造成的影响正越来越强大,效果也越来越猛烈。

    突然间一个人影从唐劫斜刺里飞出,一掌拍向唐劫天灵,唐劫闪身避让,没想到那人影啪的一闪而逝。

    不好,是幻象!

    唐劫知道不妙,猛地前冲侧闪。

    啪的一掌擦着他额头打在肩上,唐劫肩部已现出一个黑色手印,竟是沿着他的骨骼不断下沉,腐烂。

    唐劫闷哼一声继续前冲,左手飞快从芥子袋中取出一颗药丸吞下,同时对着手臂连点数下,阻止阴毒渗体。

    “没用的!”梁真人放声狂笑:“小辈受死吧!”

    犀利尖嘶声里,又是一道人影扑来,唐劫转身挥刀,却依旧只是幻象。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梁真人狂妄的笑声,反倒是那黑雾形成的狰狞巨脸,突地向唐劫咬来。唐劫横刀挥架,这一咬正咬在刀上,未能咬动,空气中已传来咦的一声惊呼,显是诧异自己撞上了什么。

    下一刻,唐劫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你嚣张够了么?”

    “什么?”梁真人心中一惊,突觉不好,就见唐劫手中断肠刀突然朝着斜刺里的空处挥去,这一刀明是击在空处,却斩出一抹长长的血线。

    “啊!”梁真人发出凄厉的惨叫,隐匿的身形在空中急退,他大声喊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唐劫虽擅洞察,擅长的却是洞虚而非破妄。梁真人的幻心之道本不应是唐劫可轻易破除的,就算黄越要破解,也需一时半刻才能做到,没道理唐劫这么快就找出他真身所在。

    他心中震惊的同时也带着些许不服,一边退避一边发出更犀利的魔音,没想到魔音初起的同时,那斩伤他的金刀已朝着梁真人直刺而去。

    长刀化成长鞭,笔直刺入梁真人右腿。

    惊呼声中,鞭梢炸出一片光华,梁真人的一条右腿已被炸飞。

    这一下梁真人再无法抵抗,发出凄厉的惨呼,从空中重重坠落。

    落在地上,他还连声大喊:“不可能!这不可能!”

    是的,没有任何道理,唐劫能这么轻易破掉自己的幻神秘法。

    他不过才一个脱凡巅峰,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靠了阴谋诡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打败一个真人?

    他不敢置信地看唐劫,唐劫却只是冷笑:“都说了你倒霉。”

    轻轻扬起左手,在他手上还戴着一个玉镯。

    “那是……”梁真人的瞳孔放大。

    他终于看出了那是什么。

    安神镯。

    最克他离神乱象的法宝,也是同类法宝中最顶级的。

    梁真人做梦也没想到唐劫竟会有此物,以此配合,再加唐劫本身所擅,破他乱神秘法自是再正常不过。

    “那你先前……”他急问。

    “自然是装的。”唐劫人已冲出,金鞭回收化刀,斩出一抹凛冽刀光。

    若不是他示敌以弱,梁真人又怎会如此轻易的让他斩到。金刀无视防御是不假,却也得砍的到才行。正因此,唐劫加意中招,却在规避中寻机一刀毙敌,否则以他一人之力,要想杀一个灵环真人还是要费不少力气的。

    “你杀不了我的!”梁真人纵声狂喝。

    那一刻他身上灵环骤然蔓延开来,全身金光炸起,梁春生已在瞬间为自己加持了防御法罩,同时右手盘卷,全身骤起云卷波涛,左手则捏动印法,形成一面灵气盾牌迎向空中,口中低啸,啸隐凝箭,若有实质,反刺唐劫。

    唐劫则不理不惧,刀势不减,继续前递。

    刺盾,盾破;

    入云,云开;

    切罩;罩裂;

    梁真人的防御手段在金刃面前如纸薄一般被摧枯拉朽的粉碎,三重防御手段无一奏效,金刀撞在身上,现出一片金光。

    那一刻,唐劫的手臂终于滞了滞。

    但是下一刻,金刀还是撞在那充满了金色华光的天神甲上,就那样如切豆腐般将天神甲整个切开,刺入梁真人的胸膛。

    吐出口血,梁真人颤了颤,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看唐劫,看看那刀。

    唐劫同样冷漠地看对方:“都说了你运气不好。”

    他的鼻中渗出血水,那是中了对方一记音箭所致。

    刀光起,一道锋利刀芒从梁真人体内疯狂涌出,如排山倒海般一路飙卷着在大地上擦出一条长长的直线。

    同时唐劫的左手也重重拍在梁真人的脑门上。

    “嗷!”梁真人反手一拳也打在唐劫胸口。

    唐劫身体轻摇,左手化掌为指,又是一指点在梁真人额头上,指尖贲出一股白色劲气,将他头部整个贯通。

    那梁真人竟犹是不死,双目圆睁怒吼:“你杀不死我的!”

    他大声咆哮着,劲风从他口中飚出,若龙卷风般狂舞,竟是将唐劫整个吹起,带出他一根血迹斑斑的手指,同时梁真人额头上也多出一个血洞。

    被硬生生开出一个天眼的梁春生纵声狂嚣着,灵环狂闪,气潮劲卷,生死危机下,此人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在这力潮冲击中,唐劫竟无法近身。

    他没想到这样都杀不死对手,心中也微微颤栗了一下,眼看梁春生全身灵风暴卷,连靠近一下都难,而时间已不允许他再拖延,唐劫目光微凛,低声说道:“我讨厌这样。”

    随着他的说话,黑暗中冲出一个如山巨影,将梁春生整个置于影中。

    梁春生愕然抬头,就见一个硕大无朋的黑影已从天而降……

    蓬!

    血肉纷溅。

    本体面无表情的收回大铁锤,看了一眼地上的肉泥。

    这一锤下去,梁真人彻底不复存在。

    唐劫却不感到开心。

    本想着分身加金刃,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一个灵环,事实证明,击败简单,速杀依然较难,境界的差异终究不是仅靠神兵利器就可以轻易弥补的。

    “老梁!”尖锐叫声响起。

    是何岳阳!

    与梁春生的鏖战终究是有了些耽搁,导致唐劫没能及时退离,也给了其他人闻声赶来的时间。

    首先赶到的便是何岳阳。

    这刻看到梁春生便成一摊肉泥躺在地上,何岳阳心中震怒。

    “竖子!”他大喝一声,双手同扬,已分别对着唐劫的分身与本体拍去。

    这可是心魔期真人的攻击,分身哪里敢抗,心念电转下,唐劫已急速向后方退去,同时本体则不退反进,对着何岳阳再度打出一片冰焰。

    冰焰在掌风震荡下如狂风下的烛火,只闪了一闪便告消逝,余劲不减已撞在本体身上,轰的砸出一片气潮,就象是海浪撞击在礁石,带起冲天余焰。

    “这是……炼体?”何岳阳楞了一楞,脱口而出。

    尽管唐劫一如既往的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法术修者,但是何岳阳何等人也,目光毒辣,经验老到,只一眼就看出本体的真实面目。

    这哪里是什么九转修者,分明就是个炼体强人。

    一知对方真实底细,何岳阳再不给本体靠近的机会,双掌急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飞空退避。

    他飞得并不高,大山意志对他虽有影响,却不算致命,反倒是被一个炼体者靠近意味着什么,何岳阳非常清楚。

    这刻飞空的同时,何岳阳口中已发出低低的呢喃声。

    这呢喃声并不大,但每个字发出都带着强烈的震人心魂的气息。

    但是与梁春生的魔音不同,它并不制造幻象,只是在颂念之中在何岳阳的全身都染上一层辉煌金色。

    “天神不灭体。”唐劫喃喃道。

    这一幕情景他曾见过,正是当年顾长青用过的天神不灭体。

    只不过在何岳阳使来,又有不同。

    当年顾长青使用此法时,状若疯狂,濒死反扑,负担重大,勉力为之。

    如今何岳阳使来,却是举重若轻,浩瀚磅礴,仿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法术。

    顾长青以此法续命,何岳阳以此法防御,从根本上也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境界水准。

    这刻何岳阳天神不灭体下,全身金光灿灿,仿佛不倒天神。

    与此同时,来自本体的第一次攻击已然展开。

    庞大的铁锤卷动出天地间最狂暴的力流砸向何岳阳,这一锤下去,就算是山也能砸开。

    何岳阳却只是微微抬了抬手,从虚幻中生出的手掌竟是丝毫不退让的迎上了本体全力挥出的这一锤。

    力量与法术在这刻展开了一次最纯粹的抗衡!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何岳阳向着后方飘飞百米,全身骤然闪耀出大片的金色光华,就象是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爆开似的,下一刻却又恢复平静,何岳阳竟若无其事般看向唐劫。

    这是第一次,本体的全力轰击无功,看样子连让对方受点小伤都没做到。

    要知道这可是力量与法术的对抗,法术胜在千变,力量胜在雄浑,当法术与力量硬撼而持平时,就相当于力量的失败。

    然而这就是天神宫!

    以防御力强悍著称的天神宫!

    这种在别的门派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在天神宫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所谓的天神甲,不过是天神宫防御力的一个缩影,却从来代表不了天神宫真正的防御手段。

    以前唐劫遇到的天神宫人,或者是实力不够无法发挥他们的防御手段,或者就是各有所长,却不是纯粹的天神宫人。比如鹰堂十二鹰,以追查锁敌,自然不会沿袭天神宫的防御;比如梁真人,黄越等人,更使以各自的能力针对唐劫而被派出,同样代表不了天神宫;比如何冲,擅长的是阵道,和兽炼门的常铭心一样,都属于门派中的异类,是用来丰富门派实力,使门派擅长而不会局限于某个类别的;至于虚明月明夜真等人更非天神宫人,他们的能力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惟有何岳阳,他是真真正正的天神宫人,继承沿袭的是天神宫最强大的秘法,是典型的天神宫代表。

    当一个标准的天神宫人做好硬抗的准备时,就算是面对高自己一阶的对手,也可顶住对方的强攻!

    何岳阳是谨慎的,在遇到唐劫本体的第一时间就施展出自身最强的防御手段,天神不灭体护佑下,就算以本体的万钧神力竟也无法将其摧毁。

    那一刻何岳阳嘿嘿一笑,全然无事地看向唐劫本体,大声道:“果然已是入了金刚境中期修者,如今这天底下,已很少有这般境界的炼体修者了。你到底是何人?”

    这一声吼声如洪钟,传送四方,彻底将唐劫最大的底牌传给所有人知晓。

    入了金刚境的炼体修者?

    听到这话,南凝江的脸几乎都要抽筋了。

    果然还是在实力判断上出现了巨大错误吗?

    以桂真人为基准进行的判断,导致对唐劫的实力认知停留在灵环期上,派出心魔期对付他就是极看得起,派出化魂境更是无比重视的表现。

    没想到人家的基准压根不是灵环,而是他妈的心魔标准。

    听刚才那一下动静,还有何岳阳那慎重的口气,那不知名的修者表现出的实力显然连何岳阳不敢言胜。

    可就是这样,在法华天阁外,此人竟还无耻的冒充是法术修者。

    简直卑鄙不要脸!

    那一刻南凝江已然想到小八是怎么死的。

    在错误的判断对手的情况下,被一个实力更强于自己的人秒杀,连消息都来不及送出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一想到这,南凝江就觉得眼前一片发黑。

    幸运的是,虽然实力的差距没有一开始追求的那么大,但在总体实力上,天神宫依然是优势方。

    想到这,他大叫道:“上人!”

    “老夫听到了。”玄钟子传回一声沉重回应。

    大山意志的那一击,对他的打击显然不轻,却还不至于致命,只是稍微休息一下,便回过气来。

    这刻听到南凝江的呼叫,玄钟子正要去帮忙,就见阵中风云乍起,黑色烟雾陡然间又浓郁了几分,同时阵中风云变换,一时间竟看不清方向。

    “八门旗!”凌天启的尖叫声传来。

    此人先前一直都在压制唐劫法阵的威力,使其无法发威,但是这刻随着何岳阳和南凝江的叫声,阵法威力骤涨,凌天启终于发现,自己之前之所以能够压制,是因为唐劫给了他机会。

    直到这刻,他才真正拿出手段,很显然,伴随着本体实力的暴露,唐劫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战斗会变得更加艰难,他需要更多的力量来相助自己,首先就是不能让玄钟子插手战斗。

    八门旗的力量一经使用,以凌天启的实力,一开始或许会被弄个措手不及,但很快就会重新掌控局势,正因此,非到关键时刻,唐劫也不愿使用此手段。

    但现在,关键时刻显然已经到了。

    杀死何岳阳,这就是唐劫现在所要做的。

    只要杀了他,就不负此战。

    心魔真人,那可是六大派也会心疼,轻易不能接受的损失。

    南凝江和玄钟子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在明白了唐劫的真正实力后,再不会天真的认为唐劫杀不死何岳阳。

    “救他!”南凝江已叫了起来。

    “老夫明白!”玄钟子看着四周狂卷的雾气与乱象,即便是以他的法力,在这大阵下也一时辨不清方向,就连何岳阳刚才在哪里发声,他也搞不清了。这地方又诡异的厉害,他无法以强破之,心念电转下,玄钟子手一扬,却是祭出一物,同时大喝道:“太玄钟,出!”

    随着这一声狂呼,一尊黑色大钟已然飞空而起,在空中转动着,越变越大,竟是将整片林区都罩入那黑钟的笼罩下。

    “太玄钟?”看到此物,唐劫也为之色变。

    这太玄钟在栖霞界也算有名的一件法宝,更是玄钟子法号的由来,能以此宝作为法号,可见这宝贝的非凡。

    玄钟子在此宝上浸淫多年,道行已深,这刻钟一祭起,猛地发出一声断喝。

    喝声在所有人耳边,震得众人同时心头颤动。

    与此同时,天际又是一股风潮袭来。

    大山意志。

    很显然,象玄钟子这样引乌钟罩天地的做法,同样不为其所喜,风潮直击玄钟。

    但是这一次,玄钟子却是早有准备,骤然飞空升起,挡在钟前,对着那风潮全力一击。

    这大山意志说起来也怪,端的是因人而异。

    若来者实力强横,则压力威力亦大,若实力低弱,则威力便小。

    玄钟子以一人之力抗通灵山,虽不敌却也不会死,这刻相撞之下,就听轰的一声,已是被二度震飞,正撞在钟上,一口老血喷出,染红黑钟。

    玄钟子已长声道:“岳阳,接引宝钟!”

    何岳阳一抬头看向空中,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多谢上人厚赐!”

    他手一招,那天空中黑色大钟已是向着他手中落去。

    不能亲身帮助,就把自己最强大的法宝交给何岳阳,那一刻玄钟子也是极为果断的做出决定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