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二章 天变

第五十二章 天变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阻击战,永远是战争最惨烈的一种战争形势。

    作为负责阻击的一方,所肩负的责任就是不惜一切,拼死阻拦,对抗的更往往是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己的力量。

    天神宫拥有的实力,不可谓不强悍,四位心魔真人,近十位灵环真人,还有大量的精英弟组成的队伍本足以碾压向唐劫这样的对手。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唐劫竟然顶住了。

    大量的豆兵组成的封锁线不但阻止了天神宫的侵袭,甚至于还反过来杀死大量对手。喋血堂下的一百弟在这刻已差不多死光,看得南凝江也心痛不已,对唐劫的实力也终于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兵主秘藏!”南凝江从牙齿缝里吐出这几个字。

    除了这个原因,南凝江找不出第二个理由。

    “不止如此。”唐劫则回答。

    身心那股舒爽的感觉随着对天神宫人的杀戮越来越清晰,以至于到喋血堂弟几乎尽皆死光时,唐劫心竟没来由的有了种空落落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极不舒服,他大喝一声猛地扑向南凝江,左手一扬,十数张冰封符已落向南凝江。南凝江长啸着挥掌,掌风与冰气冲撞,激出大片灿烂光华,同时一股绵劲密布空间,让唐劫的刀刺不下去。

    这是南凝江在了解过唐劫底细后,针对金刀的锋利性采取的对策,以柔克钢,使无坚不摧的金刃也难有用武之地。

    然而随着自己对南凝江的攻击,唐劫心头的那股舒爽感又再度回至心间,他心振奋,突然间刀芒骤然暴涨,直刺南凝江。这一刀来得突然,南凝江措手不及,只能急仰头闪避,刀锋沿着他的颈间划过,带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南凝江闷哼着回劈一掌,唐劫横刀一隔,刀掌相撞,两人竟同时分退开来。

    这一次硬碰硬的接触,南凝江以灵环真人的身份,竟没能占到丝毫便宜。

    他楞了楞,脱口叫道:“你不受大山影响?”

    唐劫歪了下头:“我也是刚刚知道。”

    是的,唐劫也才刚刚发现,随着他对天神宫弟的杀戮,大山对他的威压竟越来越小,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毫无疑问这是好事。

    就在此时金银二老已再度冲向唐劫,唐劫随手又是一把符洒出去。

    符法光辉大作,逼得二老不得不疲于应对,一人怒吼道:“臭小,你的符用不光的吗?”

    “多的是,用完了还有这个。”唐劫手一扬,三把法剑已同时飞出,直掠二老。二老正要出手抵挡,就听轰轰轰三声爆响,三把法剑竟同时自爆。

    这三把法剑不过是普通法宝,但这刻自爆后产生的威力却是极大,就连二老也不敢硬抗,只能一起飞退闪避,一不小心被炸了一下,受了不轻的震荡,气的哇呀呀直叫,却就是奈何不得唐劫。

    与此同时,唐劫却是越战越狠。

    心的那股爽意随着天神宫弟的越死越多,也越发清晰,出手亦越发凶狠。

    突然间他大笑一声道:“我意向天,天必佑我,言必,斩必杀!”

    说着猛划一刀斩向南凝江。

    这一刀看似简单,南凝江却没来由的就感到一股莫大威胁。

    他知道不好,全身灵环暴涨,全力阻挡着唐劫的攻击,然而无论他怎样出手,唐劫这一刀却仿佛天外飞来,如影随形的追逐着他不放,死亡的危机在南凝江心头放大到了极致,他的双眼已只看到那明晃晃的刀尖,口更是发出绝望的低语:“这是……大……”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只是却来不及说出口了。

    就在金刀将的那一刹那。

    “大哥!”凄厉的呼声骤然响起,斜刺里飞出一道人影正撞在南凝江身上,将他撞飞。

    与此同时,刀锋透体而过,将那身影整个扎透,巨大的光华盛放,将那身体瞬间炸成四分五裂。

    “老五!”南凝江放声嘶吼起来。

    他怒视唐劫,双目已充满血色:“唐劫!”

    唐劫缓缓收刀,全身骤然放出大片光华,灵气飚涨下,他如天神般威风凛凛的站立着。

    “大愿神通!”南凝江终于叫出声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唐劫。

    刚才那一幕,分明是大愿神通才能拥有的威能,言必,斩必杀!

    “不,这不是大愿神通!”黄越大叫起来。

    他身为释无念弟,自是最清楚自家老师的本领。

    “那这是什么?”周芳华怒问,唐劫到底用的什么手段,一刀逼的南凝江无法还手,甚至一击灭杀老五。

    黄越怔怔地看着唐劫却不回答,满脸的不敢相信。

    “黄越!”南凝江大喊起来。

    黄越喃喃道:“这不是大愿神通……这是……大愿。”

    大愿?

    所有人同时看向唐劫。

    唐劫以手抚刀,漫声道:“我发大宏愿,誓灭天神宫!”

    听到这话,所有人同时一颤。

    南凝江颤声喊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敢立此宏誓?”

    唐劫冷漠一笑:“从当初你们杀虚大哥的那刻起,我就立下大愿,誓灭天神。只是我从没想到,原来愿力是真的存在的。冥冥自有定数,当我发下宏愿并为之付出努力时,上天就会怜我助我帮我厚我。”

    说着他仰头观天,放声大笑起来,全身放出光华尽放,哪里还有丝毫被大山压制的情形。

    “慕阳……”听着他的说话,虚明月突然心一颤,看唐劫的眼神也渐渐有了些异样,儿时虚慕阳的样再浮眼前。

    天地之间,总有一些东西,非人力可以解释清楚。

    愿力,就算是其一种吧。

    在大派的体系,其实从未有过对愿力更细致的描述,更多的只是言愿不可轻发,否则必致心魔入祟。

    然而心魔与愿力却不是同一种存在,前者是意念凝聚实体后的存在,后者却是存在于这天地间飘渺难解的存在。它比灵气更难以捉摸,也更难理解,只有拥有的人,才会有那么一丝丝领悟。

    这世间最了解愿力的,或许就是释无念了,正是他创造了大愿神通。

    并不是每个发下宏愿之人都能得到愿力庇佑,实际上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唐劫发宏愿二十多年,多年来从未放弃过对天神宫的复仇努力,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终于获得了那么一丝老天馈赠,这点馈赠到底是基于何而得,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但是隐隐间,唐劫还是有了些许答案。

    他相信这答案绝不是杀了多少天神宫人,更有可能和这周围的一切有关。

    比如这座大山,又或者还有其他一些因素。

    当然这一切,他是不会说了。他只知道,没有了大山的制约,他就可以为本体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何岳阳撑不了多久了。

    吼!

    轰天撞击里,林区内冲出高达数十米的烟尘。

    人影在林飞快闪跃着,张扬出天地间最壮怀激烈的气势。

    本体就象是个打不倒的巨人,挥舞着战锤发出最狂妄的呐喊,一次又一次的发起冲击。

    他冲击的是如此暴烈,凶悍,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巨大的锤头一次又一次砸在钟上,在撞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的同时,也激荡出无数次力流。

    每一次,本体的攻击都会被太玄钟反冲回来,对何岳阳的攻击有多强,反弹在他身上的攻击就有多强。

    在这不断的反弹,本体咳着血,却又一次又一次的站起,然后继续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在这愤怒的激发下,本体的力量仿佛永无穷尽一般。

    打不倒,拖不跨,战意不尽,斗志冲天。

    于是何岳阳惊骇的发现,对手尚未倒下,他却快要撑不住了。

    太玄钟虽是至宝,却也需人来操动,以灵气支持,用灵念控制。

    唐劫的一次次冲击,固然给自己带来巨大伤害,却也让何岳阳付出大量灵气。

    这本来也没什么,毕竟宝钟本身就有强大的力量,何岳阳只需催动,其消耗远比不上唐劫。

    但是让人震惊的也就在这,在这种情况下,最终撑不下去的竟然会是何岳阳。

    唐劫就象是有着源源不断用之不尽的力气般,一次又一次的发起疯狂冲击,无论受到怎样的反弹与伤害,却就是不会停下,越斗越猛,越战越强,仿佛之前的战斗不过是一场热身,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在这疯狂进击下,何岳阳只觉得灵气如潮水流逝,终于恐惧了。

    他瞪着唐劫,双目神光微现,同时道:“给我死!”

    神念攻击。

    此时此刻,何岳阳已再顾不得一切。

    没想到唐劫却只微扬了下头,鼻流出些血,便复无事。

    他擦去鼻血迹,笑道:“就这点本事吗?”

    “这不可能!”何岳阳大骇叫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不会以为老都决定杀心魔了,还对神念攻击无防备吧?”本体发出不屑笑声:“其实老等的就是你这个。”

    绝诛仙阵内天材地宝众多,其就有可抗神念攻击的药物——翠羽香红珍。

    按照唐劫与火鸟的约定,每通过一次考验,本体就可取一株灵药,而在唐劫进入莫丘后,大肆抢劫攫取的资源,但凡是灵草,统统用来为本体炼体。随着本体实力的提升,再次挑战火鸟后,得到的就是这翠羽香红珍。

    得到此药后,唐劫便交给本体与分身各食一半。

    翠羽香红珍并不能让本体完全免疫神念攻击,确切的说它提升的只是抗性。绝诛仙阵的翠羽香红珍是万年灵药,一株便顶得上那些普通的几十株,因此虽然只是一半,用来抗心魔真人的神念攻击已是够了,如果是化魂期则不好说,除非对方不惜自己,全力攻击,否则也很难杀死唐劫。

    正因此,在此次作战计划里,唐劫没把玄钟算上,因为不想把他逼到死境和自己拼命。

    这刻神念攻击无效,何岳阳大惧,向后退去。

    本体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笑意:“现在才知道怕,不觉得晚了吗?”

    离经炼体,何其强悍,何岳阳与他比耐力,简直就是找死。

    这刻说着他对何岳阳突然发出嗷的一记狂吼。

    吼声卷起一股飓风吹向何岳阳。

    风沙,何岳阳看到本体的身体竟是在进一步涨大着,全身的肌肉贲起,身体卷起一股股白色气流,围着他旋转,那是涌动的力量难以遮掩,以实质的形式生成。

    唐劫大笑着对准何岳阳再击一掌。

    太玄钟发出轰然震鸣,唐劫固然是吐了口血,何岳阳却全身颤抖得仿佛打了摆一般。

    “终于控制不住了吗?”唐劫哈哈大笑:“要不是为了宝钟,你早就完了!”

    铁拳继续对着太玄钟砸下,一下又是一下,每一下都仿佛砸在何岳阳的心口,何岳阳整张脸都变得苍白如纸。

    终于,在一声长鸣,太玄钟轰然飞起,何岳阳已彻底无力控制。

    唐劫脚一抬,已将何岳阳踏在脚底,稍一用力,便将何岳阳头颅踩爆,同时手一伸,抓住宝钟。

    那宝钟发出清鸣不断挣扎着,想要脱离唐劫的大手。

    “入了我手,岂有再让你轻易离去之道理。”唐劫哼了一声,又是一拳砸在钟上。

    这一拳无人掌控,拳力轻易渗入钟内,宝钟力量早早之前就已耗尽,拳力催动下,钟内所有禁制已尽被摧毁,唐劫直接以最野蛮最不讲理的方法强破了宝钟禁制,顺手将其收走。

    “我的宝钟!”玄钟第一时间感到太玄钟被夺,心神大震,当场就吐出一口血来。他两度受大山意志攻击,正在调养,这一下突受影响,伤势反扑,反倒让他伤势加重。

    与此同时李松也感受到何岳阳的死,怒啸了一声:“老何!”

    手猛现华光,正打在鬼卫身上,将他整个胸腹都击出一个透明大洞,只那鬼卫却恍无所觉,依旧与李松缠战,李松愕了愕,脱口道:“你不是人?”

    尖利的呼啸响起,一道剑光飞射李松面门,那剑光犀利,剑气如长虹无可阻挡,逼得李松也不得不退避,却是唐劫抛出一把神剑。

    同时鬼卫在唐劫控制下急退,暴露了非人身份的他,已不适合再缠战下去。

    “混蛋!”李松双手连续拍出十数道光辉,硬生生阻住神剑下落的同时,双目神光电闪。

    神念攻击。

    何岳阳的死让李松愤怒已极,终于不顾一切对唐劫施展辣手,哪怕是因此杀死他也不管了。

    看到此景,南凝江色变大叫:“不要!”

    天神宫要的是活的唐劫,不是死的。

    但唐劫却只是额头猛地扬了一下,双鼻流出鲜血的同时,脸上竟露出兴奋色彩:“哈哈,终于肯用神念攻击了吗?等你多时了!”

    说着他急退,从怀取出一粒丹药给自己服下。

    那丹药黑黢黢的,看着不起眼,南凝江却是脸色微变:“移神丹,不好!”

    只见唐劫猛抬头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如鬼泣,震动荒野,听得众人心惊,就见唐劫耳鼻已冒出浓密紫烟。

    “沸灵散!”虚明月失声叫了起来。

    “没错……就是沸灵散。”唐劫嘿嘿低笑起来:“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你们打硬仗?要不是为了驱除这该死的东西,我又何必如此?”

    沸灵散是直接作用在灵魂层面的毒药,正因此,凡法不可去除。为了接触沸灵散,唐劫可谓想尽方法,直到最后才想到神念攻击这一招。

    神念攻击之所以无法抵挡,也是因为它直接作用于灵魂层面,但只要能抗住这攻击,就可将这股力量转为驱除,为此唐劫劫掠百家,洗劫无数,方才找到这移神丹,等的就是这一刻。

    眼看着这刻沸灵散去除,一直缠着唐劫的一个大麻烦终于滚蛋,唐劫心情亦是大好。

    他放声笑道:“没了沸灵散,看你们如何追我,天大地大,我自逍遥!”

    说着他已向后退去。

    此战杀何岳阳,得太玄钟,驱沸灵散,他目的已达,再不停留,便要离去。

    南凝江狞声道:“想走?不可能!”

    他手一扬,已将一物抛出,却是一张图。

    “阵图?”唐劫面色微变。

    那赫然是一张上品法宝级的阵图,这刻一旦祭出,唐劫四周整片区域便都被置于阵。

    只一眼唐劫便看出,这至少是四品封禁阵法。

    就在阵图出现的同时,南凝江单手拍地:“给我出来!”

    就见地面陡然现出一个奇异图案。

    随着这图案出现,就见四面八方乌云缭绕,大片烟云席卷,隐隐竟有无数山魈鬼怪似的物事出现。

    “万兽无疆!”唐劫脸色大变。

    这万兽无疆,可以说是兽炼门最为拿手的一种法术,是法,阵,兽的结合,一经使用即可幻化出无数妖兽攻击对手,内往往又蕴藏了一些真正的妖物,真假混杂,虚实难辨,至于威力则取决于内所藏的存在。

    可以肯定的是,兽炼门积心处虑的对付自己,带来的绝对不会是普通妖物。

    烟云已传来钱英晨嘿嘿得意的笑声:“唐兄果然见识丰富,竟然连我兽炼们的万兽无疆都知道。本以为用不上了,没想到唐兄果然厉害,还是把我们这压箱底的安排都用了出来。”

    唐劫的眼神凝缩着。

    他知道,这应当就是南凝江为了对付自己,一直暗藏的真正手段了。

    他看向南凝江:“你要是早些用,也不会死那么多人。”

    南凝江回答:“要是用早了,又怎试探你知与不知?”

    果然。

    南凝江之所以到现在才用,还是想知道到底谁才是天神宫的内鬼。

    他笑道:“那你现在知道了?”

    “至少我们这群人都是可信的。”南凝江回答。

    唐劫点点头,看向老二和老五的尸体:“他们都是被你害死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南凝江,南凝江脸色一变:“闭嘴,只要能抓到你,再多死伤亦值得!”

    “问题是你抓不到!”唐劫回答。

    南凝江微微一怔。

    如今这里四面封锁,天上地下皆无出路,来自兽炼门的最终杀手也已发动,唐劫还有什么翻盘的能力?

    唐劫轻叹口气:“任你万兽奔腾,封天锁地,在这天地伟力的面前,终不过是梦幻一场。”

    随着他的说话,南凝江心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一股莫名的震动,正从脚下传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