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三章 追!

第五十三章 追!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脚下传来一丝大地脉动,就象是有什么重物撞击地面传来的震荡,但是下一刻,人们就意识到不对。

    震动就象是波浪,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加重,整个地面,不,是整个山区在这刻同时嗡嗡颤动起来,带起剧烈的震荡,仿佛地震一般。

    先是树木摇晃,接着是整座山都开始摇晃起来,颤抖出令天地变色的声威。

    在巨大震荡里,南凝江看到树木拔地而起,带起冲天的烟尘,远处的山头开始下陷,巨石如倾颓的大厦在尘烟与震响倒下,山峰向着地面沉去,原先的平地则开始大片的隆起。

    “山变了!山变了!”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

    “是山变!”周芳华也喊起来。

    他们惊愕地看着四周山区的变化,山峰变成山谷,山谷变成平地,平地再起波澜,整个山区在这刻展开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千万年沧海桑田的剧变在这一刻同时发生。

    这壮观,宏大,令人震撼的场景,即便强大如玄钟也看得傻了。

    尽管他们早知道通灵山区在传说是一片会变化的大山,但他们从未见过它的变化。

    对于大山而言,百年一次的变化,都属频繁。

    即便是玄钟,也只是知道在他的修炼生涯有过那么一次,大山变换了地形,但他不可能那么巧正好在场,所以也没见过大山变化时是怎样的伟力与浩瀚。

    直到这刻,身处其,看山峦起伏变化,观大地如海波澜,他才真正感受到这力量的无穷。

    他是化魂真人!

    他拥有可改天换地的法术,以他现在的实力,让山起山灭,再是简单不过。

    但那终不过是一时之功,法术极致之力,面对这整片山区,穷尽十万丈方圆的庞大山区,人力有时而穷,便惟有望天兴叹,那一刻就连玄钟都感觉在这片大山的面前,自己是多么渺小。

    如果此刻他出手抚平山势,想必会被这股力量冲击到渣都不剩。

    大地还在颤抖。

    放眼望去,远处的地面骤然间喀嚓嚓裂出一条大缝。

    宽大的地缝将他们脚下的大地撕成两半,硬生生从地面割出一个圆来,然后这片土地开始向着高处升起,在大片大片的泥土剥落升向空。

    “这是……”南凝江惊骇道。

    “造山。”唐劫回答:“看样,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很快就将变成一座小山峰。很遗憾,你的最后底牌没用了。”

    他对着南凝江笑笑。

    南凝江倒吸一口冷气。

    他回望四周。

    大地果然还在急升,黑烟却逐渐散去。

    剧烈的地形变化,带给所有人的第一影响就是大阵尽毁!

    雾影千幻阵没了。

    封天锁地阵没了。

    甚至连兽炼门的万兽无疆也没了……

    所有建立在地形需要上的法阵,法术,在这一刻统统被大山的意志碾压成齑粉,再无任何存在的理由。

    在这沧海桑田的变迁,一切固定不变的都被扯烂,惟有能够随时局变化存在的方可留存。

    南凝江积心处虑布下的最后手段,在这天地之威的作用下,有如摧枯拉朽般的粉碎,惊的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这就好比你辛辛苦苦穷尽一生心血造就的高楼大厦,转眼间就迎来了一场风暴将其彻底摧毁。

    心都碎了。

    看着他的样,唐劫道:“你一直都做得很好,只是犯了两个错误,两个同样的错误。一是小看了我……二是小看了这山。”

    小看了这山?

    南凝江回身怒视唐劫:“这一切都是你捣的鬼?”

    他绝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就在他出动最后手段之际,大山会带来这样一场剧变。

    唐劫站在地缝的边缘。

    随着大地升起,这里也渐渐变成了悬崖。

    俯视下方远离的土地,唐劫道:“是我,也是你们,终不过是一场因果罢了。”

    因果!

    因果是什么?

    南凝江不懂。

    他不知道唐劫为此准备了多少,又付出了多少,但是对于唐劫而言,发生的这一切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因果无造化之力,不可无生有,但它能够将一切可能存在的因果,通过一条因果之线连接,当因产生时,果随之来。

    大山是什么?

    唐劫不懂。

    但是大山有意志,此点绝无疑问。

    来自山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大山,这也无疑问。

    唯一的关键就在于:可能。

    它可能会有所反应,也可能没有。

    而因果之道存在的意义,就是将可能变成必然——不管哪种结果。

    连接这条因果线,消耗了唐劫多年来积蓄的所有因果之力,而且只能存在短短一天时间,一天之后无论成与不成,这条因果线都会断裂。

    花费如此代价形成的因果,存在的最终意义就是摧毁一切——不管南凝江有什么样的后手,在这天地威能面前,都是无用!

    那一刻,唐劫同情的看了南凝江一眼。

    烟雾已将散尽,唐劫,鬼卫,伊伊,甚至还有本体,都露出了自己的形貌,他们看着南凝江,然后同时向后退出一步。

    这一步退出,却是从空直接向下坠去。

    功成便身退,唐劫再不留连。

    “别想走!”南凝江大喊着扑上来。

    没有了封天锁地阵的困阻,同样也没了雾影千幻阵的迷幻,原本封闭的战场转成了开放的战场,固然使得唐劫有了逃逸的能力,天神宫同样有了追击的资格。

    正因此,南凝江还不认为他已经输了,充其量由正面对决转为千里追杀罢了。

    唐劫随手甩出一大片符纸,将整个身前空间封住。

    一只枯瘦如干柴的手骤然出现,啪的一掌拍在那片符法空间,只是一掌,就将所有的法力拍散,玄钟那愤怒阴狠的声音传来:“把老夫的太玄钟还来!”

    唐劫的法符挡的住别人挡不住他。

    唐劫却只是低笑摇头:“就怕你不出手。”

    随着他的低笑,风潮再起,涌向玄钟。

    下一刻玄钟的身形已高高飞起,如一颗流星般飞出山峰,瞬间消失不见,天际只留下玄钟绝望的呐喊:“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玄钟无法理解。

    为什么每一次自己出手都会被大山意志攻击?

    三次出手,就被大山攻击三次,伤害更是一次比一次重!

    “因为你也在因果啊。”唐劫道,飘浮着落向地面。

    从一开始,玄钟就被唐劫的因果线连在一起,他若是普通出手到也罢了,只要出手威能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被大山意志锁定。

    而这个威能极限,便是唐劫这边实力最强的本体出手的极限。

    简而言之,一切实力大过本体的出手,都会被大山意志识为挑衅,并发起攻击,而当影响大到一定程度时,尤其是唐劫不可能接触的程度时,就会引发天变。

    正是利用这种方法,唐劫将天神宫实力最强者的作用完全限制,而且此法不考虑南凝江有多少手段,哪怕他施暗度陈仓的伎俩,派来天魁级人物,都是一样。

    “别让他跑了!”南凝江长呼。

    尽管玄钟被一击震飞,南凝江却依然不放弃追杀唐劫的心思。

    两道人影在这刻同时窜出,由上至下对着唐劫拍出一掌。

    金银二老!

    与此同时,本体嘿嘿一笑,双拳一震,迎着那两只手掌撞去。

    轰!

    半空炸出巨大的暴响。

    拳掌相对,金银二老先是身体一震,随后同时仰天吐血后退,再看本体,受力反震下,反倒加快了下坠的速度,如一颗流星般直坠地面,在新生的地表砸出一个硕大坑洞,然后便若无其事的爬了出来,顺手举起一棵老树向着峰顶砸去,威势赫赫。

    这一幕震的金银二老亦震撼无比,脱口道:“此人到底何人,实力如此惊人?”

    南凝江亦为之愕然:“为什么?宇晶明明只传送了一个唐劫,为什么他身边还会有这么惊人的战力?他们到底是谁?”

    此时钱英晨也向唐劫掠去。

    脱离那正在升起的山峰,身形在空掠过一道电芒,钱英晨后发而先至,狂啸道:“唐劫,你跑不掉的!”

    看着钱英晨追来的身影,唐劫眼已浮现出一片奇特光晕。随着这光晕转动,他低喝一声:“止!”

    钱英晨在空急掠的身影竟为之一滞。

    四真言!

    随着四真言的发动,天空一弯刀弧已斩向钱英晨。

    就在将要斩之际,钱英晨身上玉佩一闪,竟是抵住了这一刀。

    唐劫正要再补一刀,半空已传来封不智阴测测的声音:“小,到此为止吧!”

    一只黑熊大手已向着唐劫头顶拍去。

    唐劫一抬头,看向空,面对封不智的这一掌,竟同样伸出左手相抗。

    一指点出。

    裂玉指!

    脱凡巅峰对心魔!

    那一刻,两人的指掌碰在一起,时间都仿佛凝固了。

    唐劫的身体在那刻突然停滞不动,下一刻陡然弹飞出去,仰头吐出一大口鲜血,全身更是啪啪暴射出无数血泉,与封不智相撞的那一指更是瞬间碎成齑粉。

    只是一次硬憾,就让唐劫变成了一个血人。

    “螳臂当车。”封不智哼了一声,收回手掌。

    手心一滴鲜血流出,那是裂玉指留下的,下一刻随着封不智体内灵气运转,已自动愈合,也正因此,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伤口内一点幽蓝光芒闪过。

    与此同时,唐劫已发动生命之道,伤势飞速愈合,就连失去的手指也再度生长,同时借着这一震之力加速后撤。

    此时天地仍在巨变,大山在咆哮,天地在变化,到处都是山峦起伏,处处皆是烽烟密布,林木在空飞翔,沙尘在天地席卷。

    众人就在这天地剧变相互追杀,你争我赶。

    尽管没了封天锁地的困局,要想摆脱这无数好手的追杀,也不是易事。

    “哪里跑!”追赶之,天际再传一声怒吼。

    那是李松愤怒的嚣叫。

    随着他的叫声,天际飞出一座闪烁着七彩光华的宝塔。

    那宝塔在空不断涨大,很快变的与真塔一般大小,飞到唐劫的头顶,轰然落下,正罩住唐劫,将他一下罩入塔。

    “成功了!”所有人同时发出胜利的欢呼。

    但是下一刻就听扑哧一声。

    塔身突然多出一截金色刀尖。

    随后那刀尖向下一划,就如撕裂布帛般,呲啦一下,将塔身整个划开。

    “不!”李松发出痛心叫声。

    这困妖塔乃是他多年祭炼而成的上品法宝,拿妖困人都极好用,先前在黑雾无法锁定也就罢了,如今拨云见日,本以为是建奇功的时候,没想到竟毁在了唐劫手,立时心痛不已。

    随着那金刃划过,宝塔先是绽放出千万道毫光,随后震颤了几下,终于砰的一下四分五裂,唐劫已破塔而出。

    长笑着飞起,唐劫对着李松一拱手道:“多谢盛情,却之不恭,别了,李兄。”

    李松堂堂心魔真人,被唐劫一句李兄气的身都颤了,同时本体对着后方轰轰连出数拳,拳风凛冽逼的众人难以靠近,唐劫已趁机远离。

    “要让他跑了!”周芳华急的大喊。

    “不,他跑不掉。”南凝江冷酷道。

    随着他话落,剑光乍起。

    这一剑光耀冲天,劲指苍穹,伴随着三个冰冷字眼直入空。

    “舍身剑!”

    “啊!”唐劫仰天一震,回身拍出一掌,击在身后空处,就听砰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然飞起,现出身形。

    “小十二!”看到这一幕,南凝江周芳华也都叫了起来。

    夕残痕!

    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并给了唐劫致命一击。

    这凶狠的一击刺在唐劫体内,几乎将他半个身体都炸飞了,露出一个透明孔洞,唐劫晃了晃身体,几乎跌下空。

    本体急飞而上,一把抱住唐劫,再看远方,已是密密麻麻出现一百多名修者,正是南凝江之前布置在两侧外围的天神宫人,却在这时出现,封堵住唐劫退路。

    其一人急飞而出,是十二鹰的姐,正接住坠落的夕残痕,在刺出这一剑后,又了唐劫一掌,他也是面如金纸。

    “小十二,你没事吧?”姐紧张地看着夕残痕。

    夕残痕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幸不辱命……可惜他飞得太快……我隐匿追击……难以全力出剑……舍身剑威力发挥……有限,不能致死……”

    “够了,你做得已经够了!”鹰抚着夕残痕的脸道。

    尽管脸上满是温柔,她却死死盯着夕残痕的脸,内心翻起波浪。身为十二鹰的鹰,她最擅长的就是揣摩人心人性,分析话语利弊。她可以很轻易的从一个人的言语判断出他话语的真假,无论他做了什么。

    而就在刚才,夕残痕说这话时,她明显感到了一丝言不由衷。

    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撒谎?

    可他的的确确刺杀了唐劫而且给了他重创。

    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她一时有些不解。

    过度关注夕残痕使她没有注意到唐劫动向。

    就在唐劫重创,本体抱住的同时,本体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混蛋,你得去死!”

    然后他就这么左臂抱着唐劫,右臂如超人般伸直,在空劲飞着掠向夕残痕,铁拳闪耀出火焰般光华,那是力量提升到极致的表现。

    “快闪开!”南凝江等人见到此景,大急叫道。

    鹰愕然抬头,这才发现那巨汉已飞得离自己极近了,她震惊欲退,却被夕残痕一把抱住,右手在腹间一按,这里是她行气的节点,这一按之下,气息运转不灵,一时竟无发动弹。

    同时夕残痕已叫道:“姐不要啊!”

    一股气息从夕残痕手迸出,封住她的咽喉,使她无法说话,同时夕残痕抓住她的手掌往自己身前一排,人已激飞而出,鹰则在这一震下,反向着唐劫迎去,看情形就好象鹰为了救夕残痕而不惜自己。

    不!

    鹰吓的脸色惨白。

    看着夕残痕,她看到一张冰冷的脸,似是在说:抱歉,你必须死。

    轰!

    本体的铁拳已砸在鹰身上。

    血雨迸飞。

    “嗷!”本体发出一声狂妄的呼啸,仿佛还在为唐劫的受创震怒,看了一眼已飞入人群的天神弟,这才一转向,朝着大山内部的方向飞去。

    “拦住他!”南凝江大喊。

    四面八方所有人纷纷向着唐劫围去。

    本体却只是哼了一声,随手抛出一物。

    那赫然是一张阵图。

    南凝江可以用阵图布置封天锁地阵,唐劫又如何不能?洗劫莫丘无数家,说到阵图,他如今手里也有不少份,而此刻布出的,正是铁索拦江阵,就见天际间一道锁链横空而出,将一众追兵尽皆拦在天外。

    “混蛋!”南凝江咬了咬牙,回头道:“虚明月,破阵!”

    阵图最大的特点就是方便易携带,不过缺点就是威力小。铁索横江阵不过三品法阵,再加上阵图所限,应当是轻易可破的。凌天启虽是破阵行家,自身却实力有限,这一路追杀早将他落在了后方,到现在都未能追上来,因此要想破阵就只能找虚明月出手。

    没想到虚明月却回答:“有凌大师在此,哪里用得上我出手?我还是在旁边看看就好。”

    “你!”南凝江被她气得要吐血,瞪眼看她,虚明月同样一无所惧地回瞪南凝江。

    ———————————

    PS:有个错误,就是被唐劫杀死的小八其实应当是小,因为小八是女的,我就不在里强调了,就在这里说一下,反正他们都得死。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