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七章 反击

第五十七章 反击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手,轻轻放了下来。顶点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我投降”这三个字就象是战场上鸣动的金锣,城头上升起的白布,落下了争斗最后的帷幕,成就了进攻者无上的威名。

    看着许妙然颓然失意的模样,钱英晨哈哈大笑起来。

    他是该笑,为了这一刻,他已等了太久。

    抓到许妙然,就好比是抓到唐劫,抓到唐劫,就等于抓到无尽的资源。

    相比之下,一个真君之婿的身份又算得了什么?自己有义父在,许光华能给的,义父也能给!

    弃了红苑,他大步向许妙然走来,一只手抓向许妙然,他长笑道:“这才是个好姑娘。”

    手落在许妙然肩上,正待用力,许妙然突大喊道:“仙桃,你说过不动她的!”

    什么?

    钱英晨一怔,本能回忘,看到抓仙桃的那两名修者还在整理衣衫,并未做什么出轨事,立知不好。就听背后风起,一只手掌已落在他背上,爆出一股惊人澜流。

    这一掌威力非同小可,尤其钱英晨无防备,并未使用任何防御手段,一击之下,全身气血震荡,就连骨头几乎都要断了,与此同时就听喀嚓一声响,巨痛传来,钱英晨放在许妙然肩上的那只手臂竟是被许妙然生生扭断了。

    她抓着钱英晨的手臂冷道:“我看你还怎么玩!”

    一脚踹在钱英晨裆部。

    这一连串攻击兔起鹘落,神速异常,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待到明白发生了什么,封不智红狐全速抢出,许妙然已一把抓住钱英晨咽喉将他扳在怀里,怒喝道:“谁敢过来他就死!”

    封不智红狐身子同时一滞,形势逆转,钱英晨竟是就这么落入了许妙然手中。

    “臭婊子!”钱英晨气的几欲吐血,最要命的是来自许妙然的打击凌厉而致命,下体传来的剧痛几乎要让他昏过去。

    许妙然一只手掐着钱英晨脖子,一只手按在钱英晨背后:“老实些,把她们放了,不然你死!”

    刚才她还用自己的命威胁,现在却是拿钱英晨的命来威胁了。

    明明身负重伤,钱英晨却哈哈狂笑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颤抖,笑得眼泪鼻涕一起出来,大声道:“臭婊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在拖时间对?你想拖到唐劫来,然后好把我们一起收拾了?”

    许妙然微微色变。

    钱英晨的脸已沉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下。

    鲜血正从那里缓缓渗出。

    他是修仙者,就算真被人废了子孙根,除非是遇到什么特殊手法,否则随伤势恢复自然也能再长出来。

    可是这份耻辱却不会随着伤势而轻易平复。

    他是钱英晨!

    兽炼门天才!

    真君义子!

    现在竟然被一个臭女人挟持作为人质。

    巨大的耻辱蒙上他的心头,钱英晨的脸也越发扭曲起来,以至于整个人的形象都变得狰狞可怖。

    他放声狂笑起来:“你以为,就只有你不怕死吗?”

    许妙然本能的察觉一丝不妙。

    钱英晨身上已开始冒出丝丝气势,这气势从他全身各处散发出来,激荡出一片浩瀚气流,激得许妙然几乎要抓不住他。

    她大叫:“别动!”

    钱英晨仰天大笑:“那你就用力控制啊!”

    他狂笑着,全身力潮再涨,体内贲发的灵气开始逐步突破限制,不断提升,许妙然越发控制维艰,她没想到这混蛋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反抗,又气又急,心一狠,低喝道:“你在找死!”

    按在钱英晨背后的手突然一收,再出现时已多出一把水晶般透明匕首,猛地扎入钱英晨后背。

    “啊!”钱英晨发出一声痛苦吼叫:“你这臭女人!”

    刀身在钱英晨转了个圈,绞动着他的身体,许妙然冷酷回答:“我说过让你别动的!”

    “吼!!!”钱英晨仰天吼了起来:“杀了她们两个!”

    这话却是指的仙桃与红苑。

    四名手下还有封不智与红狐同时迟疑,钱英晨已大叫道:“还不动手!杀了她们两个,这臭女人不敢杀我。时间不多,别再让她拖下去了,不然我们都得死在唐劫手里。”

    说着向封不智眨了下眼。

    他背对许妙然,这暗递眼色,许妙然却是看不到了。

    封不智心领神会,笑道:“没错!”

    转回手,一掌拍出,正中仙桃,仙桃只哼了一声,便软软倒下。

    “不!”许妙然叫了起来。

    仙桃是跟随她时间最长的婢女,性情成熟稳重,深得她喜欢,就算知道这一路艰险,亦然是无怨无悔的跟着她赶到这里,没想到就这么死在这处,心中悲痛,双手亦为之颤抖。

    下一刻封不智又对着红苑走去,单手再扬。

    “住手!”许妙然大叫,左手离开钱英晨颈脖,对着封不智一指点去。

    就在这一指点出的同时,钱英晨吼地发出一声暴吼,将头猛地向后一扬。

    这一下后扬,钱英晨的头正撞在许妙然鼻子上,撞得她仰头痛呼,一股鼻血已从鼻腔中喷出。不过她来不及顾自己,左手急速回捏钱英晨,钱英晨却低喝着猛向后撞去。

    这一撞,原本就插在他身体里的水晶笔受再度入体三分,钱英晨却只是闷哼着,尚算完好的右臂已屈肘回砸,正砸中许妙然小腹上,肘部现出一片光华,巨大的力量震得许妙然飞起,再无法控制钱英晨。

    眼看钱英晨要脱离掌控,许妙然左手一扬,一条丝带已缠在钱英晨颈上:“你走不了!”

    已是带着钱英晨向自己飞来,同时右手刀再刺,这一次却是要把他的右臂也卸掉了。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斜刺里冲出一道快如闪电的人影,正挡在钱英晨与许妙然之间。

    红狐!

    左手一抬,抓住许妙然刺来的水晶匕首,匕首划破她手掌,割出丝丝血气,右手一划,掠过丝带,丝带已断为两截,接着身躯陡地向上升去,就见钱英晨竟是从红狐的身后直接冲出,他颈上还缠着许妙然的丝带,脸上却聚着前所未有的愤怒,飞出一脚踢向许妙然。

    砰!

    这一脚踢在许妙然身上,已将她远远踢飞出去。

    “嗷!”钱英晨发出愤怒而得意的呼啸:“都说了你抓不住我的!”

    饶是如此,此刻的钱英晨也是伤得不轻,他背后中了一刀,左臂被断,就连子孙根都完了,伤势之重令人发指,若是换个人怕是早躺地上不能动了,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脱身逃离许妙然的掌控,只能说此人在心计与狠辣程度上同样与唐劫有得一拼。

    即便是唐劫处在他的位置上,自问也很难做得更好。

    许妙然在空中翻转着落下,手捧胸口,怒瞪钱英晨:“你杀了仙桃!”

    钱英晨先是从芥子袋中取出疗伤灵药给自己服下,随后才阴笑道:“一个婢女而已,死就死,值得这么心疼吗?本来你只手翻盘,我还很欣赏你的,在我认识的女人里,你不是最强的,却无疑是最聪明也最果断的,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可偏偏你竟为了个婢女而放弃大好优势,你是主子啊,她们为你死不是很正常吗?真是蠢不可及!”

    许妙然冷望他:“你这种人,不懂什么叫感情。”

    “恰恰相反,我懂。”钱英晨嘿嘿笑道:“只不过,我的感情不会用在无用的蠢货身上。”

    说着他右手往后一抓,已遥空将红苑摄了过来。

    他抓着红苑道:“象这样没什么本事又没什么头脑的丫鬟,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感情。不过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了。你们女人,从来不懂什么叫正确选择!”

    说着他挥挥手:“抓住她。”

    红狐笑着向许妙然走去。

    就在那时,红苑突然抬了下头:“那死在笨丫头手里的又算什么?”

    什么?

    钱英晨楞了楞,低头看去,就见红苑全身盛放光华,突然一指向着钱英晨点去。

    仙桃也好,红苑也罢,都是跟随许妙然修炼的,这一点钱英晨他们都知道。只不过这两个丫鬟资质一般,也没什么灵药资助,实力比起许妙然就差得远了,如今才不过刚入九转的境界,正因此谁也没把她们两个放在心上。因此钱英晨也没费什么心思去特别制住她,毕竟这种人,他一指头就随意捏死了。

    但就在这刻,红苑一指戳出的瞬间,钱英晨却感到一丝死亡的威胁。

    “不!”钱英晨与许妙然同时发出惊恐的呐喊。

    指光凝聚出最绚烂的光华,点向钱英晨。

    那一刻钱英晨拼尽全力,把头向旁边闪了闪,指风正打在他的右边脸上。

    下一刻就见指风如枪,在钱英晨的脸上整个开出一个大洞,可以看到洞内鲜红的血肉与白森森的牙床,不仅如此,锋利的指芒在脸上炸裂,余波甚至炸出了钱英晨的一只眼球。

    “混蛋啊!”钱英晨发出痛苦的歇斯底里的吼声,这声音从脸上的破洞中灌出,发出呜呜的回身,同时他右手一抓,红苑的手臂已当场粉碎,被他一把抛了出去,红苑在空中翻滚着落地,如死了般一动不动。

    “咫尺天涯指!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个?”钱英晨捂着脸痛呼起来,这一指之下,他已然只剩下半张脸了。

    可怜他身为兽炼门天之娇子,实力强悍,头脑精明,手里也不知多少底牌,就连唐劫对上他也奈何不得,没想到却在这一主二仆的手里连遭重创,心中之愤恨可想而知。

    “当然是我教的……她们不是废物,你却是个瞎子!”许妙然愤怒地看着钱英晨。

    说着她已向红苑冲去,抱起红苑就跑。

    “想走?”钱英晨满面厉色:“你们主仆今日都不得好死!”

    说着已一掌抓向许妙然背后,同时红狐与封不智也一起向着许妙然追去。

    许妙然头也不回甩出一物,却是一座玉宫。

    这玉宫一出,迎着风涨大,顷刻间变成一座真正的宫殿,许妙然已向着玉宫内钻去。

    她这番离家,也知道自己实力有限,未必能帮唐劫多少忙,所以走时可没忘把她老爹的家当来个抄底,各种好宝贝拿了不少,这玉宫就是一件逃亡利器,要不是被钱英晨一开始就拿下二婢,许妙然只要祭起玉宫,就凭钱英晨他们几个还真未必追得上许妙然。

    这刻眼看许妙然要逃,钱英晨狞笑一声,他知道这玉宫防御厉害,也不追击,反手再抓,这次却是把仙桃给抓了过来:“你就不管这个的死活了吗?”

    “仙桃?她不是死了吗?”许妙然一愕,她人不停,直接跑如玉宫中,一道光华闪过,将她和红苑整个护住,这才回身看向钱英晨。

    “如此有用的人质,岂可轻易杀之?不过是昏过去罢了。”钱英晨笑着一拍仙桃,就见仙桃嘤咛一声,竟然又醒转过来。

    “仙桃!”看到仙桃没死,许妙然大喜。不过心中一沉,知道自己已再次被钱英晨捏住把柄。

    相比上次,钱英晨这次却是要小心了许多。在拍醒仙桃的同时,已给自己上了个防御法罩,接着啪啪两下,竟是把仙桃的两只手臂都折断。

    “不!”许妙然痛心大叫:“钱英晨,你没人性!”

    “人性?老子要人性何用!臭女人,再不下来,我就这小丫头的手脚筋脉挑掉,骨头全部打断,然后扔给狗去日一万遍!”他凄声大叫着,只剩半张脸的钱英晨,这刻看起来要多狰狞有多狰狞,已完全没了人的样子。

    形势在这刻一变再变,许妙然看看钱英晨,再看看仙桃,突然叹了口气道:“抱歉,仙桃,我救不了你。”

    仙桃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小姐,别管我,你快走。”

    许妙然点点头,突然一咬牙道:“我不会让你被这帮畜牲糟蹋的!”

    说着手一扬,一道金针骤然飞出,飞射仙桃。

    钱英晨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许妙然之前还努力救人,为了她们不惜己身的许妙然这刻突然变了脸,转成杀人。大惊之下,抱着仙桃的手往后一撤,躲过这针。

    许妙然一看一针无功,干脆手一摇,这次却是一把飞针洒了出来,连仙桃带钱英晨一起罩入其中。

    钱英晨大急,身往后退,红狐与封不智已同时飞过来,四掌连拍将那些金针全部震散。

    钱英晨怒道:“许妙然,你这婆娘不要她的命了?”

    “废话!死了也比落在你们手里好!”许妙然大喝着,又是一把金针撒出,同时一拍玉宫,那玉宫轰的一下竟整个向着他们撞去。

    这玉宫防御坚硬有若金石,这一撞就好比一座山撞过来,连封不智都不敢硬抗,只能与红狐一起向两侧退避。就在他们闪避的瞬间,玉宫中突然放出大片光华,猛地炸出无数道金光。

    这是玉宫自带的反击法术,却在这刻被许妙然放了出来,威力极大。

    仓促之下,封不智也不得不运足法力相抗,一时间再顾不得其他人,却是红狐知道不好,猛闪身冲向钱英晨,抱住他,同时背后现出大片红光。

    光焰炸裂下,红狐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已跌飞出去,吐了口血,落在地上一时竟爬不起来,可见这玉宫一击之威。

    最倒霉的还是那四名修者,被玉宫一催之下,竟是尽皆杀死。

    不仅如此,余波继续前冲,直入林中,只听林内又是惨呼一片。

    那是钱英晨预布在林中准备对付唐劫的人,他们在林中早做下各种准备,包括杀敌擒敌之阵法,进可攻,退可守,却在这刻玉宫大潮的冲击下,一起被摧毁。

    谁也没想到许妙然还有这一手,所有人都楞住了。

    感情她刚才杀仙桃是假,引红狐与封不智过来是真,趁着大家集中在一起的时候,爆发出自己最强的手段,竟是妄图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该死的女人,好毒辣的算计!

    只可惜她终究没能成功,封不智不是他的直属手下,只是看在真君面上给他几分颜面,真到生死关头绝不会舍己救人,而红狐,别人只知她速度奇快,很少有人知道此狐天赋血狐罩拥有极强大的防御能力。

    许妙然也不知道这点,所以玉宫的全力一击并不能杀死她,只是将其重创。

    但是她对林内的布置却影响重大,一个眼看着就要布置完成,就算唐劫来了也可对付的阵法被她一击冲毁,埋伏在林中的十三名好手,至少死了四个,剩下的人也多有带伤。

    不过这一击显然对玉宫本身的消耗也很大,随着这强力攻击过后,玉宫本身的防御罩光芒陡黯,出现委顿光彩,显见注定无法支撑太久。

    “臭女人。”封不智却也是被许妙然这一连串的奇兵突出气得够戗,黑袍摆动间,手一挥,一物祭出,却是一块石头。

    那石头在空中滴溜溜转着,落在地上,变成的赫然是又一个封不智。

    白袍封不智。

    只是这次的白袍与当初有所不同,眉眼间有几分木讷,却是缺了些灵动。

    但就在出现的那刻,黑白袍封不智同时扬手,四只手掌一起按在玉宫之上,就见玉宫华光大作,防御罩陡然放出最强烈的光彩。

    “杀了她!”钱英晨也怒叫起来。

    此情此景,钱英晨已彻底放弃了利用许妙然要挟唐劫的计划——时间被耽误的太多了,多到钱英晨都不敢想象以唐劫是不是已经到了,只是以他的狡诈性子说不准正在等更合适的机会出击。

    而没了林中的那些布置,又没转到许妙然这个人质,钱英晨更是没了底气对付唐劫。

    所以此刻他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快杀了许妙然,然后逃之夭夭。

    至于因此引发的后果他才不在乎呢,反正倒霉的只会是天神宫。

    但就在那一刻,被折断了手臂的仙桃突然扬起头。

    她扬头,张开嘴,狠狠咬向钱英晨,正咬在钱英晨的耳朵上。

    “嗥!”

    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中,钱英晨的另半边脸上再度冒起一片血泉。

    血光飞溅里,一只人耳在空中飘扬。

    “贱婢!”钱英晨怒吼着一掌拍在仙桃身上,将她一掌击飞出去,同时右掌凝聚出一片华光,腾空飞起,对着她的脑袋狠狠压下。

    此刻他杀心大起,再不需要什么人质,掌心中涌动出庞大的死亡能量,就要将仙桃一掌毙于掌下。

    “仙桃!”许妙然流泪大叫。

    “天上地下,再无人能救你!”钱英晨爆出自己最狂放的喧嚣。

    “是吗?”一声冷酷的回答在林中荡起。

    一道人影电射而出,在钱英掌的手掌拍在仙桃之前,架住了这一掌。

    拳掌相撞,冲撞吹天地间最狂野飚猛的气流,下一刻钱英晨的身体已腾空飞起,巨大的力量在他身体中肆虐,并从他身上所有的孔洞中一起迸发而出。

    于是钱英晨上身每一个有洞的地方都迸出大量的鲜血,在瞬间形成了一个人形血喷泉。

    这是那人影才一把接住仙桃,缓缓落地。

    “唐劫!”许妙然发出又惊又喜的呼叫。

    他终于来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