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八章 误导

第五十八章 误导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凝固住。

    所有人同时被定格在一个瞬间,眼惟有场立着的唐劫。

    今日的唐劫,与以往明显有所不同。

    他弃了洗月派的传统月白衣衫,穿着一袭黑色劲装,就这么不丁不八地站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全身却自然而然的凛冽出一股气势,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感,仿佛站在众人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

    这种完全不同的气势震慑得所有人都为之颤栗了一下,直至天空钱英晨的身影重重坠落,才从这仿佛万物之重心的感觉清醒过来。

    “啊!”钱英晨发出有生一来最恐怖的惨叫声,在地上拼命地翻滚着。

    他的一只右臂被唐劫一拳震断,全身的骨骼几乎都被唐劫一拳轰散,全身上下还完好的地方已无几处,要不是修成灵体再非常人,换成一般修者经历如此重创,便是数条命也死了。

    然,活着于他只是更大的痛苦,来自金刚境那恐怖的力量就算是心魔境修者亦难以承受,何况是他。

    来的是本体!

    只不过现在的唐劫已不复之前伟岸的身形,而是回到了初入绝大阵时的样,只是他能隐藏自己那飚悍的肌肉,却藏不住那惊人的气势,使得每个人都感觉到,眼前的唐劫非同以往。

    那是一种更加凝聚的力量,仿佛风暴将至。

    这刻一拳击溃钱英晨,唐劫缓缓道:“我抱着大打一场,抢了人就跑,说不定还得重伤逃逸的心思过来,没想到等到了……却发现自己是来收拾残局的。”

    回头看向许妙然,他说:“干得漂亮。”

    听到这话,许妙然激动的再不顾一切,飞出玉宫,扑到唐劫怀。

    见此情形,红狐立感是机会,低啸着飞扑过去,双爪上已凝聚出最强的闪光。

    它以为封不智会和自己配合攻击,一灵环加二心魔,配合夹击一个“脱凡巅峰”,当已够了,尤其是这个脱凡巅峰竟然大意到这个时候去搂女人。

    但是封不智却好象一下没反应过来般,竟是慢了慢,结果就是它独自一个先杀了过去。

    下一刻唐劫已回头看了红狐一眼。

    他并没有推开许妙然,而是一只右手向着她腰际揽去,左手则微扬迎向红狐空双爪。

    那一瞬间,红狐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血狐爪全力运转下,一爪与唐劫的左手对上,另一爪则趁势抓向唐劫胸口。

    拳爪相交,一人一狐在这刻碰撞出最惊人的血色光华。

    红狐陡然发出一声凄厉长啸,痛苦啸鸣,整只狐爪就象是被高速行驶的列车碾压而过一般,只一击便化为齑粉。它的另一只手爪按在唐劫胸前,却如钢铁之墙,只在唐劫胸前插出五个浅浅白痕。

    “不!”红狐已是惊得呆了。

    这怎么可能?

    唐劫怎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不是不知道唐劫身边有相当于心魔境的力量,可那毕竟不是唐劫啊!

    那一刻红狐已彻底转不过脑了。

    呆楞的同时,唐劫的左手已迎空而上,捏向红狐的脸。

    就在要一举捏爆红狐的刹那,钱英晨坐起,双目泛起红光,那红光落在红狐身上,红狐突然高叫一声,化成一道红霞向天空冲去,身影竟消失不见。

    就在它完全消逝的同时,唐劫的手已抓在了她的腿上,就听蓬的一声,红狐的一只左腿已然炸开,化出大片血雾。

    可怜这红狐本是速度极快的妖物,而炼体者最头疼的就是速度快的对手。因为体修的攻击手段较少,动辄直来直去,若对方凭借速度规避,就算打不过,缠总能缠一会儿。

    但红狐不知唐劫底细,错误的冲上去打,正是以短击长。

    这刻再被唐劫一爪碎腿,再想利用速度已是不可能了。

    废了红狐一腿,唐劫这才咦了一声回头看钱英晨“竟然还有力气坐起来,是我小看你了”,说话的同时抬手轰出一拳,这一拳击在上方空处,下一刻就听“啊”的一声惨叫,红狐已跌出空。

    眼看唐劫又是一拳轰来,这妖狐咬着牙,身形一闪躲过,高叫道:“封不智,你在干什么?”

    这时再看,只见两个封不智竟是一起向后退去。

    他竟是要跑了!

    原本一门心思想抓唐劫的人,如今见到正主儿来了,却是慌不迭地落跑,看到此景,红狐终于知道自己上当。

    与红狐不同,封不智的眼睛很毒,从看到唐劫的第一眼前,就感觉到这个唐劫与以往有很大不同。

    分身与本体,在气势上其实存在着巨大差异。前者清秀,儒雅,气势并不夺人,后者则狂野,飚悍,凶猛,即便是隐去了身形,也隐不掉那强烈的气势。

    而唐劫对钱英晨的一击,更让他看出问题,他发现那不是法术,而是完完全全通过自身力量造成的。

    尽管还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一刻,封不智本能地想到了自己。

    正因此,他没有落入这个所谓的“本体陷阱”,而是让红狐先去试探。

    当红狐被唐劫一拳碎爪,视红狐的攻击如无物时,封不智仿佛看到了上一次战斗里,那神秘飚悍的猛男狂砸何岳阳的事。

    两个封不智同时对望了一眼,脑海灵光一闪而逝,他终于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唐劫也有分身!

    原来那打杀何岳阳的不是唐劫帮手而就是唐劫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唐劫的力量!

    这个认识几乎要让他叫出声来。

    巨大的恐惧在一瞬间笼罩了封不智,他再不犹豫的向后退去,甚至连钱英晨都不管了。

    尽管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选择,这个决定却还是下得有些晚了。

    唐劫嘿然冷笑一声:“现在想走?晚了!”

    右手依旧搂着许妙然,左拳对地一击,就听轰然震响,一股浩瀚拳力借着地面传彻四方,地下涌出无数道气流激射四方。

    封不智厉啸着飞起,此刻他已无心与唐劫争斗。

    但就烟尘漫起的同时,一道人影从前方冲出,射向黑袍封不智,带起一抹璀璨刀花。

    “唐劫!”

    那赫然是另一个唐劫,分身唐劫,也是那个他所熟知的唐劫。

    他从这里出来,显然之前是去清理藏在林的那些兽炼门人了,而刚才本体的一击震地却不是为了阻他逃逸,而是为了掀起烟尘,遮蔽视线。

    也就是说,他还不想秘密泄露,不希望被人看到两个唐劫的同时存在。

    想到这,封不智厉啸着拍出一掌。

    这一掌拍出,不是对着前方冲来的分身唐劫,而是对着那漫天烟尘去的。

    他要拍散这遮蔽视野的云雾,让唐劫的秘密彻底暴露在每个人的眼前!

    唐劫似是也没想到封不智会有此举,分身的剑光击在封不智的防御法罩上,只一击便洞穿黑袍封不智的身体,犀利的刀气在他体内炸出一片血雾,但是封不智却理都不理他,劲潮席卷下,烟尘四散,刚刚被遮蔽的天空已重新恢复清明天空。

    这时黑袍封不智才怒吼着一掌拍向分身唐劫。

    就在这一掌击出的同时,他呆住了。

    眼前的人哪里还是分身唐劫,分明是那当初打杀何岳阳的高大猛汉!

    这是……

    变化之术!

    封不智一下明白了。

    两个唐劫,一个炼体,一个修法,而修法的这个很明显拥有变化之能。

    那样说的话,炼体的那个才是本体了。

    他不具备变化之能,却至少可以让自己在本来样与肌肉猛汉之间转变,而当本体转成本来样时,分身却变成了本体曾经的样。

    通过这种方式,本体与分身互易身份,也就形成了无形的诱导,若用以对敌……红狐就是最典型的下场,错误的判断对手,错误的战斗选择,带来的是致命的结果!

    封不智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唐劫的计划。

    危机时刻,封不智的大脑反而清晰起来,理清了这一切的因果关系。

    可惜他明白这一切终究是太晚了。

    下一刻变化成巨汉的唐劫,金刀轻挥,已掠过封不智的身体。

    封不智想躲,却发现自己突然全身都动不了。

    身心深处有一种力量骤然升起,在一瞬间控制住了他,让他再无法动弹。

    这是……定身散,一种可被人控制发作时间的定身毒药。

    可唐劫是什么时候给他下了这种毒的?

    刷!

    金刀已再次刺入他的身体。

    一刀,两刀,三刀……

    唐劫冷酷无情的抽刺着,就象是在杀猪一般。

    封不智一动不动,任唐劫的刀在体内进出,那一刻他脑海闪过当初他与唐劫对过的一掌。

    唐劫那碎裂的手指,掌心划过的那一抹伤痕。

    原来,在那个时候,唐劫就已经做好了杀自己的准备了吗?

    “为什么……是我……”封不智从嗓里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那一刻,他只想知道唐劫在那么多人里,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自己作为下毒的优先对象。

    “因为你很厉害!”唐劫冷酷回答。

    定身散不值钱,但是要想把毒下到对方体内却不容易,机会只有一次,就要选择最有价值的目标。

    如果可以,他是想选玄钟的,但事实是他接不下玄钟的一掌。

    所以他选择了封不智。

    在他接触过的所有心魔修者,封不智是智慧最高,实力最强,同时也最了解他的人。

    事实证明他没有错,封不智是第一个看破他分身与本体的人——唐劫也看出了封不智破解雾障的用意。

    麻痹全身的毒药终于散去。

    唐劫的刀也将封不智捅成了筛。

    当金刀抽离身体时,封不智无力的跪了下去。

    他背后的黑熊虚影幻现,却没有攻击,只是仰天发出不甘的咆哮。

    封不智看着天空,讷讷道:“原来如此……承蒙看重。”

    “好走不送!”唐劫冷酷说道,金刀再挥,这一次是抹过他的脖。

    一颗头颅冲天飞起,封不智的无头尸身重重跌落尘埃。

    一点幽魂从封不智体内冲出,直向远处白袍封不智的体内冲去。

    “你不该扫去尘埃的。”唐劫叹息。

    如果不是封不智扫去尘埃,唐劫还真未必发现这一点异象……封不智先前的表现完全就是伪装。

    下一刻,鬼卫的手爪已洞穿白袍封不智的胸口,将他的心脏生生挖了出来。

    与以往不同的是,那心脏竟化出人脸,发出惊恐的尖叫:“不要,不要杀我!”

    “都说了好走不送。”鬼卫冰冷道,随手一捏,心脏粉碎。

    唐劫微微挑了下眉头。

    这话不是他教鬼卫说的。

    随着那心脏的破裂,生命也失去了最后的支柱。

    白袍封不智化成一团碎石散落,只是在碎石,有一块白玉莲花台分外引人瞩目。

    “天灵石。”唐劫低语:“怪不得你能分身呢。”

    天灵石在栖霞界也算是一种大名鼎鼎的神石,拥有载魂护魄之神效。简单的说法,就是有了它就可以提升自己灵魂的强度,可以加强抵抗神念攻击,可以用来作为分身化魂,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就是它是冲击紫府的重要材料之一!

    正因此,天灵石在栖霞界也算重宝之一,没想到封不智竟会有一块。

    只不过他没有把它留来用作冲击紫府的宝贝,而是直接用来分身化魂了。

    他不知道这到不是封不智短视,而是当初封不智得到此物时被太多人看到,无法保密。从那时起,就不知有多少人对封不智的的天灵石心生觊觎。

    别人到也罢了,问题是那些化魂境的半步紫府,他们若是想要,当时只有灵环期的封不智是抗不住的。

    因此他想来想去,便干脆将天灵石用来做了分身凭依,将它用了,别人就没法说什么了。

    这也是为什么封不智的分身无法保密的原因。

    而在失去了白鹤妖身后,封不智失去了化身凭依,原本用于承载分魂的天灵石转而就成了构成新躯体的材料,代价就是新的白袍比之老白袍要呆滞许多,失去了往日之灵动,真假难辨之功效。

    从碎石取出莲花法台,唐劫看了看,信手收起。

    此物是重宝,不过具体要如何用法,还需好好斟酌。

    此时场的战斗也已结束。

    在本体面前,钱英晨与红狐本来就构不成任何威胁,何况还先后重伤。

    红狐当场死去,钱英晨却还活着。

    “你留着他干吗?”许妙然一想到钱英晨干的那些事,就想一刀把他宰了。

    唐劫笑笑:“妖物只有死了的才有价值,人到是活着的才更有作用……钱英晨不管怎么说都是风牧原的义,知道兽炼门许多机密的事,很有价值。”

    “什么价值?”许妙然问。

    唐劫不回答,只是回头望去。

    拎着芥袋,分身唐劫大步走来,随着一路走过来,他的形象不断变化着,渐渐竟变得与钱英晨一般无二。

    许妙然看得震惊:“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能变化?”

    唐劫回答:“这是我用血肉和我的一丝分魂制作出来的一具分身,拥有变化能力,可以变化成我的样诱敌,也可以变成别人的样诈敌。”

    在如何向许妙然解释分身与本体的问题上,唐劫用了一种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式,就象是在展示某种能力般,告诉你“啊,我又拥有了某种能力”那么简单。

    在这个过程里,唐劫有意避开了“何时有的分身”“分身是否与许妙然有过接触”等敏感问题,带给许妙然一种,这是唐劫最新掌握的能力的错觉,因而也不会产生任何抵触心理,只会是由衷的高兴。

    当然,最重要的是,许妙然没有看到分身“唐劫”的样,因此也就没这种抵抗意识。

    等以后她渐渐醒悟过来时,已经熟悉了分身的存在,也就没什么可抵触的了。

    听到这话,钱英晨这才恍然大悟,再看分身化成自己的样,他终于意识到唐劫要做什么,失声大喊起来:“不,不,你不能这么干!”

    唐劫缓缓抓起钱英晨:“为什么不能?其实我很早就想找机会混到追杀我的人去,但是可惜,有黄越在,我很难这么做。反倒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兽炼门的‘太’,黄真人总不能随意对你用洞察之眼,正是个合适的目标。”

    钱英晨咳着血大喊:“你不是我,你总会露出马脚!”

    “所以才要你活着啊。”唐劫拍拍他的脸,正要重新丢给伊伊,却被许妙然拦下。

    “怎么?”唐劫问。

    “把他交给我。”许妙然回答:“我保证能让他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唐劫有些迟疑。

    要逼钱英晨招供,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许妙然道:“相信我,女人残忍起来时,也会很可怕的,尤其是对他这样的畜牲,本姑奶奶没有怜悯之心。”

    唐劫看看昏迷的红苑还有仙桃,还有她们残破的衣衫,有些明白了,他笑道:“他不知道什么这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女人……他是你的了。”

    随着扔给许妙然。

    抓住钱英晨,许妙然然道:“别担心,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

    看着许妙然那愤怒而仇恨的眼神,钱英晨绝望的大吼起来:“不……”

    ————————————

    林区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在那片残破的战场,横七竖八的躺倒了许多尸体。

    浓重的血腥味未散去,死去的尸体尚有余温。

    天空传来沙沙的声响,一个又一个天神宫弟落于场。为首的是十二鹰的老三周芳华,她脸色铁青的看着全场,沉声下令:“搜索战场,看看有什么发现。”

    所有弟同时分开,四处搜查。

    很快,林间深处传来一声嘹亮呼唤:“快,这里还有个活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