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九章 渗透

第五十九章 渗透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醒来的时候,唐劫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已被包成了粽子。

    很好,至少包自己的是绷带而不是捆仙链。

    唐劫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意味着他已经闯过了第一关。

    他此刻正躺在一张春雷木制成的大床上,屋内点着檀香,周围没有别人,惟有一个侍女在靠着台子,以手支头小睡。

    唐劫用手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只觉得全身奇痛无比,身上的每一个伤口似乎都在向他发出哀号。

    他当然有办法让自己恢复,但他不能这么做,非但如此,他还要保持这伤在短时间内好不起来。

    混入天神宫是一个非常风险的计划,有太多人太多原因可能让他暴露,因此变化容貌只是核心,在此之外唐劫还需要其他手段辅助。

    重伤就是目前最重要的辅助手段。

    为了确保不被发现,唐劫打断了分身六根肋骨,心,肝,肺等诸多内脏皆受到强烈震荡。除此如此,最重要的脸部遭遇极度重创——面骨被打裂,下巴被轰飞半截,整张脸出现严重变形,就算是熟人在这里,能认出钱英晨就了不得了。

    即便黄越使用洞察,在这种极度伤残的情况下也很难分辨真假——洞察主要是通过看破法术痕迹来还原背后的真实面目。惨烈的伤势必然需要施法恢复,从而导致面部法术痕迹复杂混乱难以看破,就算真看破了,因为伤势的缘故,也只会看到一张同样的烂脸。

    同样的道理,浓重的药香也会掩盖掉原本的气味,使犬王何长安也难以分辨。

    幸运的是钱英晨本来就不是以恢复力强大著称的,唐劫制造的伤势又多是最难恢复的骨伤,短时间内都不虞被发现。至于那之后怎么掩饰,就要看情况了,有办法就留下去,没办法就干一票后走人……

    坐起的声音惊动了小睡的婢女,丫鬟明显吓了一跳,匆匆过来扶钱英晨,道:“公子醒了,小的一时困倦失察,还请公子……”

    话未说完,身体已微微颤抖起来,显是对钱英晨充满畏惧。

    本想说没关系的唐劫立时改了主意,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哼,那婢女吓得连忙跪下。

    唐劫缓缓道:“饶你一次,还不滚下去。”

    那婢女如蒙大赦匆匆出屋。

    长出了一口气,唐劫艰难的挪着身子步出小屋,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葱翠绿地。

    这里是通灵山区的外围区。

    绿地上挤满了各种法宝变化的临时小屋,而在绿地最中央的地方,是一座堪比皇宫的建筑,那便是天神宫在此山设置的玄黄行宫了,也是追杀唐劫的总指挥部。

    至于唐劫现在所住的则是钱英晨自带的清幽小筑,看起来只是一屋,其实内中另有如画山水。

    绿地建筑群的外围,是一些玄甲执役武士在值守。这些执役武士不是喋血堂弟子,而是最低级的武士,实力大多在灵台境,有些甚至不是天神宫培养而是直接对外招募的。他们主要负责一些琐碎杂事,包括象现在这般的外围值守。象这样的执役武士六大派都有,不列问墙之内。

    这刻看到唐劫出来,一名执役武士统领对着唐劫一躬道:“公子伤重未愈,不宜外出。”

    “不用你管!”唐劫以忿忿的口气回答。

    愤怒是不合理的最好掩饰,此刻的唐劫,表现的就象是一个痛苦不堪,冲出来发泄的重伤员。

    那武士统领见状只能退下,早有人见此情形后通知了玄黄行宫,下一刻南凝江已然出来,看到唐劫道:“英晨,你伤还重,怎么就跑出来了?”

    “唐劫!”唐劫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你杀了他吗?”

    南凝江滞了滞,终是摇摇头:“我们去的时候,人都不在了,只看到了你。”

    唐劫的身形颤抖了一下,他颤声问:“其他人……都死了?”

    “都死了。”南凝江回答:“包括封不智,他也死了。”

    唐劫的身体再颤。

    终于,他突然嗷的一声叫出,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看他伤心的样子,南凝江心底也是叹了口气,同时又不由想到,要不是你们发现了许妙然踪迹却不通知我们,想独自利用许妙然抓唐劫,事情又何至于此?

    兽炼门的心思他何尝不知道,无非就是抓到唐劫后和自己讨价还价,却忽略了唐劫若是那么容易抓到,他们现在也不会在这儿了。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怪对方,毕竟是天神宫先在宇晶一事上对不起兽炼门,如今兽炼门派来的帮手此战全线尽殁,惟钱英晨仅以身免,南凝江也不好再说什么,终只能走上去,拍拍他的肩头:“莫伤心了,好男儿流血不流泪。唐劫狡诈,可他再怎么狡猾凶狠,终还是被我们困在这山中,总是逃不掉的。”

    钱英晨哭声略减,因为哭泣的缘故牵动伤口,血水再度渗了出来。

    他却无知无觉,只是艰难吐声道:“我该怎么向义父交代……我该怎么交代啊……”

    南凝江温声道:“跟兽炼门说明情况,他们会谅解的。”

    “说因我贪功冒进,导致封不智和我兽炼门十余位精英尽丧?”钱英晨的声音变得低沉冷酷起来。

    “这个……”南凝江也知道,这样的消息传回派里,对钱英晨会是怎样的影响。

    他是兽炼门如今最为耀眼的新星,可是正因此,他也轻易犯不得错误。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一次失败,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现在他开始有些理解钱英晨刚才为什么哭得这么惨烈了,感情这里面还有为自己的成分啊。

    想了想,他说:“可消息总会让他们知道的。”

    “帮帮我!”钱英晨看着南凝江道。

    看着纱布下那双充血的眼睛,南凝江问:“你要我怎么帮你?”

    “就说是你派他们去的,说是你派去的!”钱英晨抓着南凝江的手道,他看看四周,似是在怕别人发现这边,拉着他向一边走。

    南凝江脸色沉了下来:“你让我帮你担这个责任?”

    钱英晨急道:“你不是兽炼门的人,他们不能把你怎样的。你帮了我这次,我也会回报你的!”

    听到这话,南凝江的脸色越发阴郁。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自己帮了钱英晨这次,那就意味着手里捏了钱英晨一个把柄。钱英晨是兽炼门重要弟子,未来少主之备选,有了他的把柄,他的交情,其意义之重大可想而知。

    说白了,鹰堂十二鹰终究不过是一些小人物,也就是在查案办案上有几分权力,脱离这个范畴就什么都不是。钱英晨则远远不同,就算成不了兽炼门的掌门人,未来前途亦是无限光明。能够交好他,总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南凝江点点头:“好,既如此,此事我替你承担了。我会传讯给兽炼门,就说是我安排的你们去追击,你一力反对无效,最终遇伏,死战逃生。”

    有南凝江这么一转,钱英晨的贪功冒进一下就变成了英雄奋战,诈死逃生,有勇有谋的行为了。

    钱英晨被绷着脸没法笑,只能在纱布下发出呵呵的笑声:“既如此,多谢南大人了。”

    “不客气。”南凝江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你伤重,早些回去休息吧。”

    “英晨明白。”

    目送南凝江离开,唐劫眼中掠过一丝笑意。

    让南凝江帮忙圆谎,自然不是为了钱英晨的未来考虑——这货已不可能有什么未来了。

    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拉近钱英晨和南凝江的关系。

    冒充钱英晨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搜集情报,而再没有比从南凝江身上下手更好的。不过从本体那边得到的消息是,钱英晨为人傲得很,轻易不和别人接触,即便是南凝江请了他来,也是爱理不理。

    这有个好处,就是在兽炼门的人死光后,天神宫的人对他了解很少。但也有个坏处,就是不易拉近与天神宫的距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唐劫就想到了这个理由。

    通过这种方式,唐劫直接将钱英晨矮了一头,并迅速拉近了与南凝江的关系。

    迅速拉近关系的还一个好处就是南凝江更加不易怀疑他。

    人和人之间的接触,固然有理智与利益的成分,其实更多的还是情感交流。

    没有谁会在生活里每做一件事还考虑这合不合利益,那不是人,是机器人,指引人们行为的更多是发自内心的本能,而非理智逻辑。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大人物也会犯下低级错误的原因,一相情愿的认为是大人物就一定智商无敌,就一定不会犯错,本身就是极傻逼的认识,该去多读读历史。

    有了和南凝江之间的这层交情,相信以后许多事都会好办起来。

    ————————————

    钱英晨苏醒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一时间到是有不少人过来看他。

    包括玄钟子,金银二老,李松,周芳华等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他床头,嘘寒问暖。

    看着这些往日里追杀自己追到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家伙如今对自己关怀备至,唐劫内心中忍不住就是暗暗发笑。实在憋得辛苦,分身笑不得,便干脆通过本体在那边狂笑,弄得许妙然莫名其妙,想不明白这家伙发了什么失心疯。难道自己跟他说养的狗死掉了自己伤心落泪隆重下葬这事很好玩吗?怒从心起,对着本体的屁股就是狠狠一脚。

    黄越也来看钱英晨了。

    那是唐劫最紧张的时刻。

    尽管做足了准备,但在黄越出现的那一刻,他还是象个面临监考老师的作弊学生一般,内心满是紧张。

    黄越浑然不知唐劫那绷紧如钢丝般的心弦,一进来就喊着:“英晨老弟,你终于无事了!”

    仿佛多年未年的老友般。

    在黄越的心中,其实一直有一种傲气,就是自己系出名门。

    他是释无念的学生,未来执掌天神宫的大人物之一。

    南凝江他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追杀唐劫需要他的一点小聪明,搁在往日,黄越是看都不会看他一眼的。

    整个追杀唐劫的天神宫序列里,唯一能让黄越放在眼里的大概也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犬王何长安,当然何长安是不是把他放在眼里就是另一码事了,另一个就是钱英晨,

    相比黄越,钱英晨显然更符合这个“未来执掌”的描述,因为他是风牧原的义子。

    徒弟可以有很多,黄越的“美好未来”里免不了会有一场同门相残,钱英晨这个义子却是独一份。正因此,黄越

    很乐意与钱英晨建立同盟关系。

    所以他的态度也是特别热情——抓着唐劫的手,满脸笑开了花。

    唐劫象个偷钱包被抓的小贼,木然而微带惊恐地看着眼前满脸笑颜的家伙,以他的智商一时间竟未能反应过来这货为何要对自己如此热情。

    他越是盼着对方走,对方便越是想留。

    一边拍着唐劫的肩膀,黄越一边道:“英晨老弟莫要气馁,此战你虽败犹荣。想当初那么多人围追堵截唐劫,不也还是被这小子逃了吗?此子诡诈,不可轻敌。英晨老弟以一人之力独战唐劫而能存活,不愧兽炼天才之美誉啊!”

    唐劫从嗓子眼里挤出几声干笑:“多谢黄真人关心。”

    “客气了,你义父,我恩师,份属同辈,你我也当平辈论交。我比你年长几岁,托个大,你叫声哥哥便是够了。”

    听到这话,唐劫终于有点明白过来了,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要和黄越交好的意思,只能用言语暗示自己伤重,不宜长时间待客。

    他那意思是你快走吧,我就不留你了。

    黄越听了却是哈哈一笑,一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

    一转手从芥子袋里摸出一个白玉长盒。

    白玉是保存稀罕药物的盛器,使药效不易流失。这刻黄越将盒子递给唐劫道:“这是兄弟我前些年弄的千年王芝精,有药死人活白骨的功效,被我买来后留做续命后手。如今便送给英晨老弟,有了它,这伤也会好得快许多……哦,无需多用,只需对着那根处挤上几滴精华,便有奇效。”

    他唠唠叨叨说个不停,表情更是露出肉痛之色。

    唐劫却是听得惊了。

    千年王芝精华啊!

    这可真的是好东西,是连九绝诛仙阵里都没有的。

    没想到黄越竟然会有一株,并拿了出来。

    看他那万分不舍的样子,其实也未必是想全给自己,只是想让自己滴几滴,剩下的再给他,所以才反复说此物用法。

    唐劫哪里会给他。

    接了盒子往枕头下一塞,对着黄越就是一躬:“多谢哥哥成全!”

    黄越脸上的肉一阵哆嗦,不过身为“大人物”,怎会舍不得这点“蝇头小利”,他拉着钱英晨的手道:“老弟何必如此客气,你我份属兄弟,守望互助,自是应当!”

    他将这守望互助二字咬得特别重。

    唐劫立刻道:“那是自然。哥哥尽管放心,有英晨在一天,就永远支持哥哥一天!”

    他这个便宜少门主反正也不负责任,许诺张口就来,莫说只是一个支持,就是再大的承诺他也敢给,反正吹牛也不上税。

    最妙的是他骗的是天神宫人,绝不违心。

    黄越笑得眉开眼花,凑到唐劫耳边道:“过些日子,我师尊要从徒弟中选一个出来,传授大愿神通。”

    “传授大愿神通?”唐劫吃了一惊:“可是我怎么听说,入门者皆有获传?”

    “入门者只传纲要,算不得真正的大愿神通,这一次却是真传。”

    随着黄越的解释,唐劫渐渐明白过来。原来释无念一共有十四个徒弟,但是获传真正的大愿神通的却只有三个,即大徒弟,二徒弟和五徒弟。可惜这三人中有两人已死,只剩一个老五还在,也是如今释无念最出色的徒弟,由于只有一人获传大愿神通,释无念不放心,因此一直在选择新的接受大愿神通的继承人。

    黄越是释无念的第十三徒,于洞察一道颇有天赋,释无念有意为天神宫寻一个执掌洞察的继承人,便收了黄越为徒。

    奈何黄越想要的更多。

    “若是风狼主肯为我美言一二,那么师尊是有可能选择传我的。”黄越已道出他的目的。

    风牧原身为青天狼主,他的面子,释无念是不会不给的。

    唐劫握住他的手,正色道:“哥哥放心,我这便书信一封给义父,请他为你美言几句。”

    黄越笑得眼睛眉毛都挤到一块儿去了,抓着唐劫的手道:“多谢弟弟了。”

    “对了,不知那大愿神通的总领纲要,可否借弟弟一观?”唐劫突道。

    “什么?”黄越立时怔住。

    这可是大愿神通,唐劫竟提出想看。虽然只是纲要,却也意义非凡啊。

    “只是总领而已。”唐劫言辞恳切道:“英晨以仙途发誓,只是好奇,绝无觊觎。”

    听到这话,黄越想了想,终是一点头道:“那好,我便把总领给弟弟看,不过弟弟千万保密,不可泄露。总领虽无修炼之法,却也涉及到神通存在之根基,亦是不可轻易外泄的。”

    “弟弟明白,敢以英晨在兽炼门一生之成就为誓,绝不外泄。”唐劫拿别人发誓不手软,这一会儿功夫好几个大誓就这么发出去了。

    黄越见如此,也只得答应。

    本来还想再和唐劫聊一会儿增近感情,唐劫却不愿他在这儿,干脆一翻白眼表示自己头痛,要睡一会儿,直接打发他回去了。

    看着他离去,唐劫这才长吁一口气。

    再想到刚才的事,又不免觉得好笑。

    没想到易容成钱英晨,竟然还会得到这样的好处。

    说起来,他当初冒充钱英晨并不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而是因为发现有机可趁才临时起意。正因此,其实当初他并未想过这么做对自己有多少好处,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思考如何不被敌人发现揭穿上了。

    直到这刻,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个错误。

    那就是他混入天神宫的意义到底何在?

    情报?

    人都已经在山里了,左右不过是一些封堵计划,围剿人员。可是这些情报有意义吗?

    追击他的是玄钟子又或者是别的化魂,有区别吗?

    再说有夕残痕在,南凝江再怎么瞒,大部分的计划还是会通过夕残痕给自己的。

    情报的价值,有,但是不大。

    杀戮?

    很显然,这也不现实。

    暴齐杀人,象刚才的情况,他的确可以杀任何人,南凝江,黄越,甚至金银二老,李松,只要他愿意,暴起之下,就连玄钟子都可能杀掉,但那又有多大意义?接踵而来的却可能是分身的死亡。

    杀戮的价值,同样不大。

    反倒是黄越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另一件事,另一种可能。

    利用钱英晨这个身份,他完全可以得到更大的好处,甚至于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就可以让别人自己把利益送上门来。

    想到这,一个计划浮上心头,唐劫已嘿嘿笑了起来。

    他为这个计划取了名字,叫:无限透支。

    透支的是钱英晨,得好处的是唐劫。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