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六十五章 碎片

第六十五章 碎片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决策一旦下达,便是雷厉风行的执行。

    随着南凝江的一声命令,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针对秘密山谷一带的侦察骤然加强,封锁线大幅度前推,同时整个山区更是被彻底锁死,以确保在天神宫入山期间,唐劫不会从他们的背后逃逸。

    大肆行动的同时,一只被精挑细选出来的队伍也渐渐成形。

    为首的赫然正是犬王何长安。

    如此重大的事情,他没有理由不亲自出马。

    这也是唐劫第一次看到何长安本人。

    那是一个面貌陌生的大汉,他身形高大,双目微凹,看起来没什么威势,反倒象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如果不是玄钟站在他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唐劫还真不敢确定这就是犬王何长安。

    论境界,玄钟与何长安其实没有区别,都是化魂境巅峰,但是论实力,一个何长安却可以打翻无数个玄钟。魁首是实力的表现,代表着境界的极致,其差距就好比未晋升天心的王绝灭,唐劫在脱凡修者的地位。

    继何长安之后,是玄钟与南凝江分立两边。

    玄钟这边是金银二老,李松三位心魔真人以及黄越,明夜真,虚明月,梁真人,凌天启等人。南凝江这边则是老三周芳华,老七,老和老十,此外还有两名喋血堂战将及五十名喋血堂精锐。

    另一边则是兽炼门的傲翅虎,“钱英晨”等人,他们几乎是所有人出动。

    此时南凝江正在与夕残痕说话:“小十二,此次探险,意义重大,若有成就,说不得可为兽炼门觅一重宝,以弥补他们失去万兽园之憾。但是唐劫也不能不防,你和十一弟留在这里,另外还有方安几位真人,新增的二百喋血弟,五百执役武士,八百金甲都交给你指挥。我不求你抓住唐劫,只要你保证在这段时间里,不会让他逃出大山就行!”

    夕残痕从虚无现形,露出一张青春年少的脸。

    他笑着看南凝江,露齿一笑:“放心吧大哥,唐劫绝不会逃出大山。”

    看着夕残痕认真的样,南凝江点点头。

    天变时夕残痕的那一剑,的确刺去了南凝江许多疑心。

    但不知为何,他对夕残痕依然有许多不放心。

    每当他看到夕残痕时,内心就会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就好象你无法接受一个刺客站在你的背后,因为那意味着你的安全受到威胁。

    所以他选择了把夕残痕放在外面,值此重大时刻,他不希望有任何意外。

    “那就好。”南凝江拍拍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喂,喂,你们要去哪儿啊?为什么不带上我?”

    循声望去,只见金玉堂正飞一般的赶来,身后还跟着他的老管家,十名守护修者以及一大群的家族武士。

    看到金玉堂出现,傲翅虎的大方脸立时黑了下来,他沉声道:“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探索秘地一事,事关重大,因此傲翅虎得知后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对金玉堂封锁消息,他可不希望这种大事让金玉堂这么个蠢货出来掺合。

    但事实出乎他预料,金玉堂竟然还是得到消息赶过来了。

    这刻傲翅虎环视过去,众人尽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

    惟有唐劫在一旁偷偷微笑。

    那边金玉堂已是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骂道:“好你个傲翅虎,去秘地探宝竟然不叫上我,是想一个人独吞大功吗?”

    傲翅虎气得要吐血,脸上却只能陪笑道:“金少这话是何意,秘地是否有重宝,尚无法确定,我们也不过是先行探索。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不是白去了吗?”

    “你少来糊弄我。”金玉堂却是叫道:“若是无法确定,需要那么多人一起吗?我不管,此事我也要参加。”

    傲翅虎知道这货的兴致一旦上来,条龙都拉不回来,只能苦笑道:“可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说着已把眼神扫向不远处的何长安。

    他是希望何长安拒绝的。

    没想到何长安眼神一扫,落在那老管家身上,片刻后才道:“能多几个帮手,也是好的。”

    完蛋!

    傲翅虎彻底绝望。

    何长安到底是大人物当得久了,他以为他能够驾驭住金玉堂,因此这位金家大少并不能给他造成什么麻烦,他看到的也只是金玉堂身边的那些好手。

    但是傲翅虎知道,一个**真正发起威来可以造成什么样的破坏。

    这种人最可怕的不是他的武力,而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来的突发奇想,以及先做后思考的恐怖习惯。

    但这些话他不能对何长安说,只能悻悻点头,同时对天期盼金玉堂不会给自己弄点什么夭蛾出来。

    至于说分功给金玉堂,他是半点都不介意了——你就是吹的天花乱坠,兽炼门也不会有一个人相信这货能干出什么正经事。

    他不扯后腿就是最大的贡献!

    看着傲翅虎绝望的表情,唐劫道:“要不……我去保护一下金少?”

    “如此就拜托钱公了!”看着唐劫,傲翅虎的眼露出一抹感激。

    ———————————

    这是一片幽静的山谷。

    它存在这个世界其实不过半年,是在那次天变之后出现的。

    两侧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壁立千仞,雄奇险峻,山谷却是青草幽幽,看起来风景不错。

    一只白狐从山谷漫步而出,狡黠的眼睛四处转动着,突然间冲了出去,四爪上带出一片风云,踏着青草飞掠而去,转眼间消失无踪。

    它并没有发现,在不远处,有一群人正在关注着它。

    “那白狐的脚上有条红线,是我们的人系上去的。三天前它还只是一只普通狐狸,现在却已是通灵品。”南凝江道。

    目光从白狐的身上收回,重新落在山谷,何长安朴实的脸上不见半点表情:“既如此,那还等什么。入谷!”

    一行人已是浩浩荡荡向谷内走去,兽炼门的兽化武者走在最前方。

    山谷很大。

    随着一路深入,眼前是一片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片花的海洋,四周开满了说不上名字的野花,空气传播着芬芳的香气。花海一路延伸,无边无际般通向山谷深处。

    为了行进方便,大家纷纷将自己悬于空,在花海上方缓慢飞行着。他们不敢飞的太高,但是这种低空飞行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正一路飞行,突然花海暴起一道黑影,猛地窜向一名兽化武者,那兽化武者立时发出“嗷”的一声痛苦呼喊。

    “发生什么事了?”金玉堂正在赏花,一时没注意,问道。

    “没什么,就是突然跑出来一条蛇。”唐劫回答。

    他和金玉堂位于兽炼门的后方,看得清楚,刚才那一下袭击的确只是一条花蛇所为。它只咬了一下,就被那兽化武者一把扯断。

    但是下一刻,就见那武者的腿陡然肿胀起来,变得狰狞恐怖。

    那武者吓的大声叫唤。

    傲翅虎双目电光一闪,已是飞掠而出,取出一粒药丸塞给那武者。

    他到不是在意这武者性命,只是有心了解这蛇毒有多厉害。

    就见吞了解毒丸的武者,伤腿依旧不受控制的肿大着,毒气攻心下,整张脸都开始浮肿起来,全身青筋劲冒,竟如有什么东西在皮下扭曲一般,看得人心骇然。

    “傲师救我!”那武者凄声喊着。

    傲翅虎毫不理会,只是向后走了几步,踏于空处,如立平地。

    “啊!”那武者惨叫着,突然仰天喷出一口毒血,再无力维持飞行姿势,落于花海。

    下一刻就不知从哪儿冒出大片的红色蚁群,竟是瞬间就把那武者吞噬。

    它们完全不在乎剧毒,在令人头皮发麻的啃噬声,转眼就只为大家留下了一具骸骨。只是短短时间,骸骨已呈现出一片灰黑色,可见毒性之猛烈。

    傲翅虎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回头喝道:“小心,此地诡异!”

    “诡异?”唐劫与何长安在那一刻竟同时点了点头,说出同一句话:“诡异就对了!”

    凡天下重宝之地,岂有不设防之理。

    有诡异有伏击,便意味着此地必然非同凡响。

    那一刻,何长安已微微抬了抬头,道:“继续前进,莫要耽搁。”

    行进的速度陡然加快。

    这片山谷令人惊讶的大,一路飞行一时竟见不到尽头。

    然而越往里去,危险就越多。

    起初是毒蛇,接着就是大量的毒虫从四面八方出现。

    那些连名字都说不上来的毒虫一个个大如拳头,口器锋利如匕首,带着蓝荧荧的光芒。

    一名兽化武者不小心被一只毒虫蛰了一下,很快便化为脓水,即使傲翅虎用上最好的解毒药也没能救活他的命。

    这让大家心惊胆颤,一个个都开启了护罩飞行。

    弥漫的花香也越来越浓,大家渐渐感觉,在这花海世界里,他们渐渐竟不辨方向,竟有种在山谷也会迷路的感觉。

    “天王……”南凝江叫了起来。

    “我知道。”何长安抬头看了看天空:“这应当是一个阵法,可以错乱时空。”

    “可以错乱时空的阵法?”南凝江一惊:“怎么会是阵法?”

    大山通灵可以理解,大山有意志也没问题,可是大山什么时候能自己布阵了?

    难道说这里的一切与大山无关,是另有人布伏?

    难道是唐劫?

    就在南凝江心震惊的时候,何长安却说:“一个存在了很久很久的阵法,带着莽荒,古老而又沧桑的气息。”

    什么?

    南凝江愕然。

    何长安的说法,无疑彻底否定了这是唐劫阴谋的看法。

    何长安已又道:“不用担心,它存在的太久了,如今已基本荒废,仅剩少许威能,便是这错乱时空了。只要我们朝着这方向一直走,很快就能破开此阵。我说的可有错?凌大师,虚姑娘?”

    那阵道大师凌天启已呵呵笑了起来:“不愧是何天王,想不到对阵道竟也有如此深刻理解。没错,此阵的确应当是某个上古大阵,只是年代太过久远,如今早已失效。”

    “难道说,这大山之还存在着某个秘境?”众人听毕,眼已同时泛起兴奋的光芒。

    栖霞界就象是一个被开发尽了的世界,无论太古,上古还是近古时期遗留的遗产,早已被贪婪的后人们疯狂的挖掘至尽,再找不出一点儿好处,逼得大家不得不圈地自重,修洞天福地,一个兵主秘境更是让天神宫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去找。

    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冒出一个关于秘境的消息,这让大家都有些惊愕。

    “怎么会?”南凝江已道:“宫里以前不是查过此地吗?可是什么也没发现啊。”

    “那一次说探察,实质却是被困,又能发现什么?”何长安漫声道:“至于这次,或许是因为天变之故吧。”

    天变?

    听到这个词,众人心又是一凛。

    半年前的那场大山剧变,让天神宫人彻底失去了抓到唐劫的机会,也让他们真正见识到了天地之威,领教了这大山的恐怖,以至于很长时间他们都不愿再回想那一战。

    但是今天,何长安再度提起,却给了所有人一个新的答案。

    “难道说……秘境曾是在地底,却因这天地剧变而又升起?”明夜真低语。

    “也许,大山之变也和这有关?”又有人道。

    “这真是太有趣了。我们追寻唐劫不就是为了获得秘境吗?没想到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竟然就有一个。”虚明月冷笑道。

    众人一时都是无语。

    是啊,谁能想到通灵山区竟然还有这种秘密呢?

    不过再想到当年天神宫集紫府大能与无数真人都未能探破的秘密,如今却自动向大家展露一角,所有人又同时振奋起来。

    这可是旷世之奇缘啊!

    “还等什么?冲吧!”有人已低啸道。

    来自花海的袭击阻挡不住人心的贪婪,众人已加速向前飞去。

    正如何长安所说,这座上古大阵已到了破灭的边缘,除了颠倒时空让大家的方位感略受影响,时间感知上模糊一些外,其余再无任何作用。

    而花海的毒虫,毒性虽猛,自身攻击却一般。

    在大家擎起护罩,绝大多数的毒虫便再无法威胁到他们,惟有少数不会护罩的兽化武者受到袭击,纷纷命死当场。

    其实那些修者若肯用心保护,那些死去的兽化武者可以活下不少,只是兽化武者本就是作为炮灰和探路的存在,大家又怎肯为他们去冒险。

    人命在这刻变得再不值钱,眼惟有无尽的**与资源。

    终于,在飞了不知多久后,他们冲出了这大阵笼罩的范围。

    花海消失,眼前赫然是一片庞大的宫殿。

    是的,宫殿!

    一个半截埋在土里的庞大宫殿群!

    岁月为地宫蒙上了灰色,却掩不住它那来自荒古的苍茫感。

    倒塌的宫门,断裂的殿柱,还有半掩的宫墙,处处都陈述着旧日的气息。

    精美的雕纹密布在这片宫殿群的每一个角落上,断裂的壁柱更是闪烁出奇异的金色。

    “星痕石,紫曜金,澜沧玉……我的天啊!”有见多识广的已惊呼起来:“全是稀有材料!”

    这整个地宫竟然都是用稀有材料打造的,有些材料他们见过,有些则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有人兴奋到忘乎所以,冲上去就象从这宫殿的墙壁上掰下一块星痕石来。

    何长安目光陡射神光,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反倒是南凝江意识不妙,喊了声:“小心!”

    下一刻就见那人已轰的一下砰然炸开,碎裂成无数肉块。

    何长安这才轻哼一声:“自寻死路。”

    这地宫最外围都有大阵,内部又怎可能没有防御措施。而且越核心越重要,外围的大阵都未完全废弃,内部的法阵完好度就更高了。

    此人试都不试一下就去拆宫墙……这叫攻击好不好?不遭遇反击才有鬼了。

    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

    看都不看那死鬼一眼,何长安的目光已落在宫墙一角。

    那里有一座小楼,半个楼身竟是融入了悬崖,惟留下小楼正门孤悬在为。

    门上挂着一个黑玉龙头,龙头吐出白色如浆的水泉,落到下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的水无处可去,但无论上面的水怎样落,却就是不会满。

    一只小浣熊正趴在水潭边饮水。

    很快,它的身体放出一片光芒。

    这光芒不大,落在修者的眼却引起一片骚动。

    “成妖!”

    那只小浣熊成妖了。

    “那个龙头……是那个龙头,它喷出的水可以提升野兽为妖兽。”有兽炼门的弟兴奋地指着黑玉龙头道,更有人冲过去就想抢龙头。

    “停下!”傲翅虎已喝道:“你们忘了刚才那人怎么死的吗?”

    兴奋的兽炼门弟这方清醒过来,只是一个个依旧贪婪着的盯着那黑玉龙头。

    “不是龙头。”那个时候,唐劫突然道。

    所有人一起看向他。

    “钱兄这话何意?”傲翅虎问。

    唐劫却不理他,只是继续看着地宫。

    好一会儿,他才说:“撒尿需要用到老二,但它是唯一吗?”

    比喻虽粗俗,道理却很简单,众人一下明白了。

    很显然,这液体不是黑玉龙头的力量,而是整个地宫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么?”有人不解。

    “循环。”这次是凌天启回答。

    这位长年侵淫阵道的老人,眼闪烁出异样的神采:“循环,滋养,能量,源泉……就象是人身体的血液,在流淌向整个法阵供应力量,以维护法阵的运转,这地宫的存在!”

    “你是说……这种可以把野兽提升为妖兽的灵液,仅仅是用来维持法阵的一种材料?”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凌天启大吼起来:“什么狗屁灵液,那根本不重要,甚至连这宫殿也不重要。你们还不明白吗,这宫殿里的才是真正的宝贝,神珍,甚至于道兵!”

    所有人都震撼了。

    南凝江喃喃自语:“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到底要什么样的地方才会有如此震撼的排场?

    即便是仙境,他们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仙境会如此惊人的排场。

    何长安死死盯着眼前庞大的地宫,好久终于挤出几个字:“万界王庭……这是万界王庭的碎片!”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